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九百四十三章  分歧

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四十三章  分歧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555,爬上来说一句,这本来是明天的份,弱颜的存稿,一不小心,手滑了一下,就给发布了,555,明天的存稿没了,还得码,挠墙……求安慰~~~

    …

    闫道婆一边偷眼觑着外面,似乎生怕有人这个时候进来,一边将声音压的低低的、两片有些发紫的薄唇上下翻飞,在张氏的耳边说了半晌。

    “……她要是听了我的话,在成亲半年之前吃下这个药,刘员外后来哪能花心,只怕她现在儿子也跟太太家的大爷一般大,能顶门立户,娶妻生子了。”最后,闫道婆还说道。

    “真有这样灵验的药?”张氏沉吟了一会,似乎有些半信半疑地问道。

    “我要是说谎,就天打五雷轰。这府城里头,谁不认识谁那,我要是说话不实,办事不牢,也没有现在了。出家人,最忌讳的是打诳语,我敢是不要命了。……这是千真万确的。只是,这个药得来的不易,就只有那么一丸,除了刘夫人,就是太太,再没别的人知道了。……没有深厚福缘的人,我连提都不敢提。”

    “太太是正人。我对太太没有隐瞒。太太就这么听了,千万别告诉人。我老婆子怕招祸那。”闫道婆蝎蝎螫螫地道。

    “你放心,在我这里走不了话儿。”张氏就道。

    “……姑娘说了人家没有?”闫道婆觑着张氏的脸色,见张氏竟这样。没有再问下去,眼睛中微微闪过一丝失望,不过她马上收敛了心神。又小心地问张氏道。

    “还没……没定。”张氏就道。虽然心里挺喜欢闫道婆这个人,不过张氏也不至于什么话都和闫道婆说。她不是何氏,不至于那么没心眼。而且,连蔓儿也曾经跟她说过,对于闫道婆这样的人,要嘴严一些。

    “那也该说了。姑娘这样的才貌人品,怕是做贵妃都委屈了。”闫道婆就道。

    “这说的叫啥话。啥贵妃不贵妃的,那皇宫是咱家的孩子去的地方?”张氏的脸色就变了,对闫道婆斥道。

    张氏历来待人慈和。极少变脸。闫道婆忙就做张做智地站起身,朝张氏行礼,连声的道歉。

    “瞅我这一张臭嘴,就是太稀罕姑娘的才貌人品了。一时嘴顺。说了胡话。不是我当面奉承太太,这整个府城里头,都没一个及得上姑娘的。……这姑娘家当然还是得聘到爹娘跟前,经常能看见,那才好。姑娘的人品气度,将来一品夫人那是跑不了的。”闫道婆又陪笑道。

    “你啊,出了这个门,在外头你可别说我们蔓儿这个那个的。不管好的坏的,让我听见。我可不答应。”张氏就正色道。连蔓儿要是知道闫道婆背后嚼说她,不知道该多生气。往后,闫道婆也别想再往她家来了。更有甚者,若是连蔓儿气急了,再做点什么事,这闫道婆就吃不了兜着走。

    闫道婆没口子的应承,连说不敢。

    “我这一张臭嘴,出去了,哪敢提姑娘,不敢腌臜了姑娘。”闫道婆见张氏脸色好转,就又陪笑道,“只是在太太跟前,我跟太太特别投缘,我才说的多一些。”

    屋里正说着话,就听见院子里脚步声响,闫道婆侧着耳朵一听,就知道是连蔓儿回来了。

    “……过两天我再给太太来请安。太太有啥事,打发个人去吩咐我,我肯定随叫随到。啥事都行……”闫道婆就站起身,向张氏告辞。

    “行,那你就先去吧。没事闲了,常来走动。……做法的事,你别忘了。”张氏就道。

    “忘了自己的性命,也忘不了这件大事。”闫道婆就陪笑道。

    连蔓儿从前头回来,正走到院子里,就看见闫道婆笑嘻嘻地从上房屋里出来。闫道婆看见连蔓儿,立刻满脸堆笑,小跑着下了台阶,就侧身站在一边,向连蔓儿行礼。

    “怎么不再坐一会了?”连蔓儿就问了一句。

    “不坐了,这都坐这么半天了。姑娘有什么吩咐,我再来伺候着。”闫道婆陪笑,小心地道。

    连蔓儿就上台阶,进了屋。闫道婆见连蔓儿进了屋里,这才转身往外走。

    连蔓儿进了上房,并没直接去张氏的屋里,而是回了自己的屋子里头。丫头们端了水来,连蔓儿略洗了洗手,擦了擦脸,又换了一件衣裳,这才将善喜叫到跟前。

    “……声音时高时低的……,什么生子药,还提到了三太太……”善喜就将听到的向连蔓儿禀报了一遍。

    连蔓儿听了只能暗自叹息,想了想,就走到张氏的屋中来。

    “去了这半天,是有啥大事?”张氏见连蔓儿回来了,就问道。

    “没啥大事。”连蔓儿在炕上坐下,就将刚才所处置的事情大体跟张氏说了一遍。

    “那就好。”张氏听了,也就没有多问。家里的内外的事情,有连守信、五郎和连蔓儿,很少真正需要张氏来操心的。

    或许,等秦若娟进了门,和五郎生了孩子,张氏就没心思和精力去想别的了吧,连蔓儿心里暗自想到。

    “娘,昨天你绣的那个荷包那?”连蔓儿就向张氏道。

    “我收起来了,干啥?”张氏就问。

    “我看那荷包跟我这件袄挺配的……”连蔓儿就道。

    “你要啊,那我找给你。”张氏听见连蔓儿这么说,立刻就道,一边就起身,去找荷包。

    连蔓儿也跟着起身,张氏拿了一个匣子打开找连蔓儿所说的那个荷包,连蔓儿随手就将后面一个匣子拿了起来。

    那是张氏装私房钱的匣子,连蔓儿和小七都知道。

    对于自己的私房钱,张氏本来是不瞒着几个孩子,尤其是连蔓儿和小七的。至于五郎,五郎根本就不会留意这个。不过,连蔓儿和小七也不怎么在意张氏的私房。两个孩子要刮钱,也是去刮连守信,从来不会向张氏伸手。

    不过,因为刚从私房钱里拿了两吊钱给了闫道婆,张氏微微有些心虚,想要阻止连蔓儿看她的私房,可话又不好开口。

    连蔓儿就将张氏的钱匣子打开了。张氏在银钱上本就散漫,又因为备着小彪女和小儿子什么时候用钱想从她这里拿,就没将匣子上锁。连蔓儿自然是一打就开了。

    连蔓儿就往张氏的钱匣子里瞅了一眼。

    “娘,你这钱咋少了那?”连蔓儿就问张氏道。

    张氏知道连蔓儿精明,事情瞒不过她,不过还是有些期期艾艾地,没立刻就说。

    “又给了闫道婆吧。”连蔓儿就叹气道。

    娘儿两个重新坐回炕上,张氏这才将拿钱给闫道婆做法灯会的事情告诉了连蔓儿。

    “……为的是你三伯娘。”张氏对连蔓儿说道。

    张氏这话倒也不是谎话,她确实挺替赵氏操心的。

    “娘,我三伯娘的事,我不是早跟你说过了吗。”连蔓儿就劝张氏道,“什么时候,请三伯娘上府城来,请府城最好的郎中,好好给她看看。再不行,还有沈府里,那是在太医院待过的太医,咱们托个人情,也能请了来。还有石太医,他总有回府里来的时候,咱们再想法子,能请了他来,就更好了。”

    话虽是这么说,但连蔓儿对赵氏产子,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赵氏和连守礼成亲后,是一直没有动静,几年才怀了连叶儿。生连叶儿的时候,赵氏还有下血的症候,险些没了性命。之后,坐月子的时候也没有得到良好的调养。再之后,一直到现在,赵氏就再也没怀上过。

    这两年,赵氏也不是没有看郎中,吃汤药。可是一剂剂的汤药下去,赵氏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郎中们给赵氏诊脉,虽没说她无法孕育,却也都一致地诊断,赵氏先天不足,后天失于调养,是比较难怀上孩子的。

    就算是怀上,以赵氏的体质,要想平安生下来,也是艰难。而且,赵氏的年纪也一天天的大了,会越来越危险。

    赵氏和连守礼已经有了连叶儿,虽是个姑娘家,可毕竟是两人的骨血,而且连叶儿又是个要强、孝顺的。与其让赵氏冒着生命危险怀孕产子,还不如两口子守着连叶儿,往后给连叶儿招赘,也是美满的一户人家。

    这个年代,虽说是子嗣重要。但只有独女的人家也不是没有。人家也照样过日子。不往远里说,就说三郎入赘的王家,那就是个极好的例子。

    而且,就算再退一步说,不能再生儿子,连守礼也不会休了赵氏的。没有了这层担心,赵氏就更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了。

    “好好的看郎中,好好的吃药,不比胡乱吃那些来历不明的东西强?别再治不了病,再把身子给吃坏了。”连蔓儿最后又道。

    “你说的那些,我也赞成。我也想让你三伯娘来府城一趟,找人给她好好看看。”张氏就道,“不过吧,别的药吃吃那也没啥。蔓儿,这神佛显灵的事,可不能不信。这不现成就有吃好的例子吗?”。

    “那么多求神拜佛的,那人家都是傻子?退一万步说,就算吃不好,那肯定也吃不坏。就是多抛费俩儿钱的事。可它万一就灵了那,那不比啥都强!”

    …

    求粉红、正版订阅。

    555,爬上来说一句,这本来是明天发的,弱颜的存稿,一不小心,手滑了一下,就给发布了,555,明天的存稿没了,还得码,挠墙……求安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