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九百三十三章  喜事临门

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三十三章  喜事临门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连守信、五郎和小七一起迎到大门,将沈六迎进了前面正厅就坐。今天连家就单请了沈六,而沈六也是孤身带了几个随从前来,连沈谦都没带来。在正厅坐定,双方一面寒暄,伺候的人摆上茶果来。

    因为沈六与别人不同,连守信就打发人给后院送信儿。很快,连蔓儿和张氏都穿戴好出来,给沈六见礼。

    沈六今天穿了一件品蓝遍地银的莽缎长袍,腰间扎着玉带。他没有受张氏的礼,而是起身辞让。

    连守信、五郎、小七以及张氏就都暗自有些惊讶,沈六今天来做客,似乎心情特别的好,而态度也特别的温和。这还不算奇怪,因为沈六一直对他们不错。奇怪的是,沈六今天在礼节方面,将身段也摆的很低。

    五郎的心思更敏捷些,就回想起刚才迎沈六进来的时候,沈六也没有受连守信的礼。虽然,以前沈六对连守信和张氏也颇为有礼,但是今天这种完全不受礼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沈六这么做,不会没有缘故。五郎下意识地就飞快地看了连蔓儿一眼,心里隐约猜到了什么。

    连蔓儿心里知道,沈六今天过来,说是受邀来吃酒看戏,其实是要跟连守信提亲。她自然不便在前厅久留,行礼过后,就马上又回了后院,到张氏的屋里坐着,专心安排一会酒宴的事情。

    “六爷是不是遇着啥喜事了?”张氏突然开口道。

    “啥?”连蔓儿吃了一惊。

    “我看六爷今天颜色和往常不大一样,肯定是遇着啥大喜的事情了。一看就看出来了。”张氏就解释道。

    “哦。”连张氏都看出来了。那何况别人那。沈六爷本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物,现在这种情况,只能说是。喜悦溢于言表了。

    “就不知道是啥喜事。”张氏似乎对此颇有兴趣,继续跟连蔓儿说道,“蔓儿,你听着啥消息没?”

    张氏这样说,连蔓儿不得不有些多心,脸上稍微有那么一点的不自在。

    “我是说,你比我灵透。有啥事我看不出来,你肯定能看出苗头来。”张氏就道。

    “哦。”连蔓儿含糊地应了一声,就没说什么了。

    张氏正有些奇怪。怎么自家闺女今天有些走神儿,前面连守信又打发人过来了。

    “老爷说,请太太前头去,说两句话。”来传话的小丫头禀报道。

    “让我上前头去。有啥事说了没?”张氏就问。这样的事情。在她家还是从来没有过的。即便是有什么事情商量,都会叫上连蔓儿。

    “没说是啥事,……婢子是在二门伺候传话的。”那小丫头就道。

    “娘,那你就去吧,这的事有我那。”连蔓儿就道。

    “那行。”张氏说着话,就起身,带着几个丫头往前头去了。

    很快,张氏就回来了。

    连蔓儿抬头看见张氏的脸色。就知道,沈六已经说了亲事的事情。

    张氏脸色微微发红。脚步略有些不稳,手也微微有些发抖。连蔓儿见过张氏这个样子,知道她这是紧张的。连枝儿出嫁,连守信得官,五郎中举和小七中了秀才的时候,张氏都有过这种表情。

    “蔓儿,刚你爹跟我说,六、六爷……来提亲。”张氏进屋坐下,喘了口气,立刻将屋里伺候的人都打发了出去,然后,才对连蔓儿说道。

    “哦……”

    “六爷说要娶你……”张氏又继续说道。

    “哦……”连蔓儿又哦了一声,微微地垂了头。

    张氏打量了连蔓儿一会,她虽不算精明,但是这个时候也隐约地从连蔓儿的态度中猜到了什么。

    “你爹刚才叫我过去,跟我说的,让我回来跟你说,问问你同意不?”张氏就道。

    “六爷提了,我爹没答应?”连蔓儿微微有些吃惊,抬起头问道。

    “六爷是提了,你爹还没答应,这不得先问你的意思吗。”张氏就道,这件事情,是他们两口子早就对几个孩子承诺过的,到了连蔓儿这,虽然来提亲的是沈六,他们还是要先听听连蔓儿自己的意思。“这是你一辈子的大事,我和你爹咋能从二上就给你定了,得你自己看中了。……这咱从前都说好了的,你们兄弟姐妹几个,都这样。”

    连蔓儿不在现场,无法知道沈六究竟是怎么跟连守信提的亲。但是有一件事,她可以肯定。这一次,绝不会像上一次那样,这一次,沈六是志在必得。就算他态度谦和,但是没人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连守信却没有就答应,而是先和张氏说了,再让张氏来问她的意思。

    连蔓儿相信,如果她说不愿意,连守信和张氏真的会拒绝沈六。即便这夫妻两人明知道这样的拒绝会得罪沈六。

    连守信和张氏其实本质上都是很有骨气的人,过去是被愚孝和所谓的亲情迷住了心窍和眼睛、绑住了手脚。

    “蔓儿,这没外人,你跟娘说,是心里是啥意思。……也不能让人六爷总在那干等着,咱快点给人回话,答应不答应的。”张氏就又问连蔓儿道。

    “娘,你和我爹是啥想法?”连蔓儿想了想,就问道。

    “我和你爹啊,”张氏顿了顿,“今天六爷都来提亲了,那娘就都跟你说了吧。……蔓儿,你还记得前年不,你爹有次回来,变颜变色的。那次,就是六爷找了你爹去,透了话,说是看中你了。”

    “要问我和你爹的想法,六爷这人,真是没啥挑。我看你和六爷,你们也挺说的来的。六爷对咱家,对你们兄妹,都是没说的。六爷对你,我也看出一点来,应该是真心的。……就是六爷家这门第,比咱高的多。我和你爹那时候心里不静,就是因为这个。”

    “不过六爷人家也说了,门第啥的不算什么,你哥和你弟往后争气,那就啥都有了。……他当家做主,你过门,一点委屈都不带让你受的……”

    显然,沈六跟连守信提亲的时候,还说了许多游说的话。而这些话,都很有效地打动了连守信和张氏。

    而听张氏话里的意思,分明是两口子都对沈六很满意,是乐意这门亲事的。

    连守信和张氏的这种态度,完全在连蔓儿的意料之中。

    “娘,我哥说啥没?”连蔓儿想了想,又问道。

    “你哥呀,他也没啥不乐意的。六爷的为人、品行,都没的挑。你哥对六爷啥态度,你还不知道!再说,这个事,主要得看你。要问你哥啥意思,那也是听你的。”张氏就道。

    沈六今天来提亲,还真是水到渠成,连蔓儿心里想。

    “蔓儿,你是乐意不乐意,你告诉娘,娘好上前头跟你爹说去。”张氏就又问连蔓儿道。

    “嗯……”连蔓儿脸色微微有些发红。曾几何时,她还笑过连枝儿的。可是轮到她了,似乎也差不多。“娘,我都听你和我爹的。”

    “这咋……”张氏立刻就道,话说了一半,就明白过来了。“行,行,娘知道了。”

    张氏就笑了,刚才进门时的紧张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那,蔓儿,你有啥别的说的没?”张氏就又笑着问。

    “没有了。”连蔓儿痛快地道。

    关于定亲、成亲等一切的安排,连蔓儿不觉得她需要提什么要求。她有这个信心,不管是自家这边,还是沈六那边,都会安排的妥妥当当,不会让她受一点的委屈。

    “好,好,我这就说去。”张氏笑着起身,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又转回头来跟连蔓儿商量,“蔓儿,娘跟你商量一件事。娘想先给你哥娶亲,然后再办你的事,行不?肯定……”

    “娘,都照你说的办。我啥意见都没有。”连蔓儿就道。

    “哎,好。”张氏笑呵呵地出去了,心里满意的不得了,这么毫不费力就得了个好姑爷,自家的闺女又特别的懂事、贴心,啥挑都没有,她做娘的怎么能不高兴。

    张氏这次去的时间略久,再次回来的时候就是满面春风的模样了。

    “都说妥了,”张氏乐呵呵地告诉连蔓儿道,“你和六爷这亲事,咱两家就算是口头定下了。下定啥的,等你哥的事定了之后,到时候六爷再请媒人过来,正式把亲事给定了。你哥先成亲,看你哥的日子,再给你和六爷挑日子。”

    “六爷人家真是没挑,我和你爹跟他商量,说能不能先办你哥的事,六爷连个顿儿都没打,人家就答应了。”之后,张氏又满意地道,“这个事,人家要说急着迎你进门,不答应,那咱也没啥话说的事。”

    连蔓儿就笑着听着。张氏平时话不多,只有特别高兴的时候,话才会多起来。

    “你这事就算是定了,再把你哥的事情定下来。你们俩的大事都办了,剩下小七,那还得等几年。咱家的大事,就都算定喽……”张氏又道,眼神和语气中都是喜悦和憧憬。

    到了时辰,前面就开了宴席,连蔓儿和张氏都没去前面坐席,娘儿两个在炕上放了小饭桌,只拣了几样爱吃的精致菜肴,就着粳米饭吃了。

    过了晌午,前面的宴席才尽兴而散。

    连守信、五郎和小七都乐呵呵地走了回来。

    …

    求粉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