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九百三十章  无名谷

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三十章  无名谷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好。”沈六就看着连蔓儿,一双眼睛中流光溢彩。一会,也微微笑道。

    “六爷是男子汉大丈夫,一言出口,驷马难追。”连蔓儿立刻就道。

    见连蔓儿脸上含笑,一双眼睛亮闪闪的,颇有些得意地笑的样子,沈六不禁有些好笑。他自幼就身担众人,性情比谁都坚毅。又因为得天独厚,同时养成了上位者身上独有的个性。他习惯发号施令,习惯了众人的听从。只有人顺应他的,没有他顺应别人的。

    不过,面对连蔓儿,沈六愿意放下身段,纵容她的小小得意。

    “哎呀,”沈六就故意皱眉道,“还没说要罚什么,怎么就答应了?这岂不是要吃亏!”

    连蔓儿知道沈六这是故意哄她开心,忍不住就又笑了起来。

    “你已经答应了,现在要反悔可是来不及了。”连蔓儿就忙道,“是什么好看的东西,快带我去看。”

    不得不说,连蔓儿心里还真是很好奇。沈六的眼界极高,不知道他认为的好东西,会带来怎样的惊喜。

    “好。”沈六笑着应了,就一边拉着大黑马的缰绳,一面催赶自己的马,朝左手的缓坡上拐去。

    很快,两个人就到了缓坡的坡顶。

    “蔓儿,你看!”沈六抬起手,往山坡下面一指。

    “呀!”连蔓儿的眼睛立刻就睁大了,被眼前突然出现的景色惊呆了,嘴里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

    缓坡下。四面霜林尽染、山花烂漫的群山围着一潭碧水,就好像是一块无瑕的美玉镶嵌在彩色的花冠上。

    “这里竟然还有这样一个湖!”好一会,连蔓儿才反应过来。

    “怎么样。好看吧。”刚才看见连蔓儿失神,知道是被眼前突然出现的美景镇住了,沈六微微有些得意地道。

    连蔓儿想到刚才打的那个赌,就只是笑,不肯说话。

    沈六见连蔓儿这样,也没有再继续追问,只是让连蔓儿和他一起下谷底。到湖边瞧瞧。

    “光从上头看着你还不服,咱们下到谷底,你近瞧瞧。就知道我没哄你。”沈六就道。

    这么漂亮的地方,连蔓儿当然也不舍得就这样离开,就点了点头。

    沈六催动白马,与连蔓儿并辔而行。两匹马似乎都熟悉路径。溜溜达达地下到山谷里来。临近湖边。是颇为宽阔的白沙沙滩。沿水的岸边许多地方生着高大的树木和杂草,浅水处是大片大片的芦苇荡。

    两个人在岸边停住马,连蔓儿看着面前的湖水半天都没有说话。应该是没有污染,且少有人来的缘故,这山谷中的湖水格外清澈,湖水里有倒卧的树干,更多的是红色的落叶,映着蓝天、白云。

    在这湖边站上一会。吹吹微凉的秋风,看看眼前的山光水色。不由得令人心旷神怡,真是什么愁烦的事情都忘了。

    “人间仙境……”也不过如此吧,连蔓儿自言自语道。

    就在这个时候,沈六的白马跺了跺前蹄,打了一个响亮的响鼻。紧接着,就听得呼啦啦的一阵想,连蔓儿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不远处的芦苇荡中骚动起来,一群一群野鸭、野鸟纷纷飞起,逃向湖心的方向。

    原来这幽静的山水中还栖息着这么一群小东西,连蔓儿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怎么样?”沈六不像连蔓儿那样沉醉于这湖光山色,他的眼睛几乎就没离开过连蔓儿。

    “嗯……”连蔓儿故意沉吟了一下,她心里是很想说沈六输了,要认罚,但是置身此情此景,这样的谎话还真是无法说出口,“勉强算是过关吧。”

    “小丫头,踩到我的头上来了。”沈六见连蔓儿嘴硬、耍赖,就眯起了眼睛,似乎想要重拾威风,可惜,他那双眼睛里的笑意出卖了他。

    连蔓儿当然不怕沈六,自己拨转了马头,就沿着湖边跑了起来。沈六立刻纵马跟上,等追上连蔓儿之后,两人依旧并辔而行。

    两人都放开了缰绳,信马由缰。这处山谷并不是很大,没用太久,连蔓儿就了解了它的全貌。原来这潭湖水是周围山上的山溪流下,汇聚而成的。在几处山崖上,还能看见几挂大小不等的瀑布,更为这山谷增色不少。

    “六爷很喜欢这个地方吧。”连蔓儿问沈六道。

    “嗯。”沈六点头,“每次回来,只要能抽出空闲,我都要来这里看看。你看现在,这里已经很美了。等冬天再来,又是一番景象。”

    连蔓儿点头,虽然她还没能亲眼看见,但是却可以想象到,这湖光山色,每个季节都有各自独特的美。

    “六爷,这山谷,还有这湖,都叫什么名字?”连蔓儿又问沈六道。

    “……还没名字。”沈六就道,然后凝视连蔓儿,“蔓儿,你看这山谷,还有这湖,该叫什么名字好?”

    “六爷是故意打趣我吧。”连蔓儿就道,她可不相信这里会没有名字。即便原来没有,沈六这么喜欢这里,哪能这么久都不命名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沈六却道,“说没有,就没有。”

    “哦。”连蔓儿见沈六的话并不像玩笑,就哦了一声,然后就没了下文。

    “我从没带……家里以外的人来过这里。”沈六突然道,“蔓儿,你是第一个。所里,这里的名字,留给你拟。”

    沈六这句话说的大有深意,连蔓儿一时间也微微的怔住。

    “你喜欢什么名字,以后,这里就叫什么。”沈六又道。

    “这个地方,说是人间仙境也不为过。”连蔓儿想了想。就道,“既然原来就没有名字,那也不必非要拟个什么名字。无名。也有无名的好处。”

    就像,不管是不是叫玫瑰,玫瑰都不改其香。再优美的名字,比起造化的神奇,都显得雕琢。这片湖光山色,就是如此。

    “好,那就叫无名。”沈六就道。

    见沈六这样说。连蔓儿也就笑笑,不再反驳。

    走到一处平坦开阔处,连蔓儿见地面颇为干净。正好可以走到水边去,就要下马。沈六先她一步从马上下来,拍了白马一巴掌,让白马自在去吃草。一面过来。伸手扶连蔓儿下马。

    连蔓儿的身高在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中算是高的,但马镫还是略高,这里又没有上下马石。连蔓儿正想反正也没什么人,干脆就跳下去。沈六已经在旁边,站了个弓箭步,并拍了拍前屈的大腿,向连蔓儿示意。

    连蔓儿略一犹豫,抿嘴笑了笑。便轻轻踩了上去,沈六一面伸手轻扶了连蔓儿一把。一面直起身,连蔓儿身体轻盈,趁势就稳稳地站到了地上。

    大黑马也不用人驱赶,就踢踏踢踏找白马去了。

    两人就朝水边走去,沈六刚才扶着连蔓儿,后来就拉住了她的手,然后,就再没松开了。两人走到水边,连蔓儿蹲下,用手撩着水玩,趁势就甩开了沈六的手。

    沈六深深地看了连蔓儿一眼,并没有勉强。

    这无名谷中的湖水清澈,浅水处可以看见不少的小鱼小虾。这些小东西被连蔓儿的动作惊散,一会看见没什么危险,又三三两两慢慢地聚拢了来。

    “水凉,别贪玩冰着了。”沈六就道。

    确实,这湖水的水温比想象中的要低很多。连蔓儿答应着站起身,沈六已经用袍子襟打扫好了旁边一块大石,并从马鞍下取了毯子铺在了上面,招呼连蔓儿过去坐。

    连蔓儿在大石上坐下,沈六随后也挨着她坐了。两人又有半晌都没说话,似乎是都沉醉在湖光山色之中了。

    “……今年边关比往年太平,这次能在家里多住些日子。”沈六先开口道。

    “那敢情好。不是说还要进京吗?”。连蔓儿就道。

    “那最早也是冬月的事了。要像圣上述职,也要看看皇后娘娘。”沈六就道。

    “那是应当的。”连蔓儿就点头道。

    两人说着话,沈六不知什么时候又伸出手来,握住了连蔓儿的手。连蔓儿略挣脱了一下,沈六却没松手。连蔓儿也就随他去了。沈六的手很坚定,很温暖,他手心的热力,让连蔓儿从手一直暖到了心里。

    就这样,在秋天温暖的阳光里,温暖的相互依靠,即便一句话都不说,彼此也明了对方的心意。就这样,从少年一直到年老。前世也好,今世也好,这始终是连蔓儿对生活最简单,也最深切的希冀。

    这么想着,连蔓儿不由得看向沈六。沈六此时也在看着她。两人目光相交,沈六的手握的更紧了。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沈六看着湖水,缓缓地诵起了诗经。沈六的声音很好听,尤其是在这湖光山色中,连蔓儿不由听得有些痴了。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最后,沈六又重复道,一面深深地看着连蔓儿。

    若说方才的种种言语举动还只是暗示,现在,就是名言了。沈六此举出乎连蔓儿意料之外,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不过,转念想想,只有这样,才是沈六。

    …

    感谢131012075134068童鞋送的和氏璧,感谢大家的粉红和打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