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九百二十五章  桃花劫

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二十五章  桃花劫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屏风倒了,前面没有遮拦,几个女孩子和沈六等几人几乎就成了面对面,而且离的距离也不远。这种时候,女孩子们都下意识地往后退,而且低了头,以做回避,就等着人赶紧过来将屏风扶起。

    那一下子就站在了前面的女孩,如果不注意,似乎是别人后退,她慢了些,所以才出了众。但连蔓儿因为有刚才的经历,难免处处留心,就看出来。那个女孩子,是故意地。

    她不仅没有后退,反而往前迈了一步。

    连蔓儿不由得心中一动,微微抬起脸,朝那个女孩子看了过去。

    大家一起出来的,自然都认识。那个女孩子正是辽东府安抚使司同知钱大人家的次女,叫做钱玉婵,今年十六岁。

    钱玉婵是个漂亮的女孩子,瓜子脸、大眼睛,小巧的嘴巴,身材也颇为高挑丰满。

    几个女孩子都垂着头,或多或少都有些惊慌。唯有钱玉婵并没有半分回避的意思,她俏生生地站在那,两只手翘起兰花指,在身前捏着一块香罗帕,一双眼睛水光莹莹地看向对面。

    今天前来赴宴的太太、奶奶、姑娘们都精心地打扮过。钱玉婵本就人物出众,更是打扮的花枝招展。描画的细细弯弯的眉,涂的红润润的唇,举手投足、眼波流转间,都有一种别的女孩子身上少有的韵味,也就是媚态。

    钱玉婵无疑是个很吸引人的姑娘,尤其对于男人而言。她微微有些眼角的眼睛总是波光流转。微微有些鹰钩的鼻子,或许不被同性待见,但对于一些男人来说。却有着别样的诱惑。

    现在,钱玉婵正摆出了她最含蓄诱惑的姿态。

    看着钱玉婵这样,连蔓儿心里就有些明白,一双眼睛也飞快地朝对面扫了过去,心里不由得想,不知道这位钱小姐,她的目标是谁?方才屏风倒了。是凑巧,还是人为?如果是人为,是钱玉婵做的吗?那么刚才撞了自己一下的人又是谁?是故意的吗?为什么?

    “是怎么回事?”连蔓儿正思索间。就听见对面的沈六开口道,“去看看,连姑娘受伤了没有?”

    “去看看孙太医在哪。”沈六又吩咐身边跟着的一个小厮。

    听见沈六提到自己,连蔓儿下意识地抬起头。正看见沈六的目光朝自己看来。那目光非常专注。里面有欣喜,更多的是关切。

    虽然经常有消息往来,但是从年初开始,连蔓儿和沈六几乎就没见过面。如今就在眼前,连蔓儿忍不住也多看了沈六两眼。

    沈六今天穿的非常简单,宝蓝色团花的箭袖长袍,金冠玉带。他身边带的几个人也非常的出众,或儒雅、或俊秀、或英气勃勃……。然而沈六站在那,即便不说不动。他还是最吸引人的目光,他的光芒也还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连蔓儿收回目光,眼角的余光就看到旁边几个姑娘都在偷偷地往对面看,而钱玉婵的目光,只凝滞于一处。钱玉婵此刻的目光已经有些火热,顺着钱玉婵的目光看过去……

    钱玉婵一直看的竟然是沈六。

    不过,这也没什么稀奇就是了,连蔓儿心里想到。

    这个时候,沈六已经打发了一个小丫头过来,给连蔓儿行礼,问连蔓儿是否伤到了,要不要紧等语,并说要立刻叫府里的太医来看视。

    几个姑娘的目光就都转到了连蔓儿的身上,钱玉婵也微微扭过脸来,看着连蔓儿。

    “并没伤到,就是吓了一跳,不碍事的。”连蔓儿忙就笑道。她不过踉跄了一下,哪里需要看太医那。

    “哎呦……”连蔓儿话音刚落,就听钱玉婵娇滴滴地呻吟了一声,随即还微微地弯了腰蹙眉道,“我的脚,我的脚被砸到了,好疼!”

    就有跟随钱玉婵的小丫头并两个和钱玉婵要好的女孩子上前,纷纷扶住了钱玉婵。

    钱玉婵被人扶着,立刻显出一副弱不禁风的姿态,眼睛却又瞟向了沈六,目光幽幽的。

    “没事就好。”沈六却对钱玉婵的娇吟充耳不闻,对她的媚态也视若不见,而是侧转身,“诗儿,谊儿,好好照顾客人。”

    说完,沈六就率先迈步,带着五郎几个人快步离开了。

    钱玉婵立刻脸面绯红,一双眼睛不甘地看着沈六的背影,直到什么都看不到了,依旧不肯收回目光。

    沈诗和沈谊这个时候已经反应过来,一面叫人将屏风搬开,一面就上前来看钱玉婵。钱玉婵被几个人簇拥着,问长问短,突然就落下泪来。

    “疼的厉害吧,这可怎么办?”就有一个女孩子道。

    “……到我房里歇一会,叫郎中来看看,开个方子。”沈谊一边扶了钱玉婵的胳膊,一面就说道。

    “没事,过会就好了。”钱玉婵用帕子抹了抹泪,说道,“况且,咱们女孩子家,从小在高门深户里,怎么好给什么郎中、太医那些臭男人看了身子去?”

    这么说话的时候,钱玉婵微微挑眉,往连蔓儿这边看了一眼。

    连蔓儿面上没什么,只装作听不懂钱玉婵话里的刺,心里却暗自摇头。何苦来哉那,钱玉婵这眼神,这话语,分明是针对自己,其挑衅和贬低的意味实在是太明显了。为的是什么,就因为沈六刚才对自己关切,对钱玉婵却并不理睬?

    这还真是无妄之灾。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遭遇这场小小的桃花劫。罪魁祸首,自然是沈六。

    沈六今天就该穿桃花袍子,戴桃花冠才是。连蔓儿想到这,就在脑海里描绘了一番沈六一身桃花的模样,当下几乎忍不住就要笑出来。

    连蔓儿忍住笑,朝屏风那边看了一眼,心下正想着,要不要当面拆穿了钱玉婵。

    “咱们女孩子家自然遵礼守法,可也没有病了伤了,就不医治的道理。”沈谊那边已经正色说道,“那成了什么了,古往今来,都没有这个道理。钱姑娘想来是疼的有些糊涂了,才说这样的话。”

    “钱姐姐放心,不用郎中也行,我们府里有善治疗跌打损伤的大娘,一会请她来给钱姐姐看看,没有治不好的。”沈诗就道。

    沈谊和沈诗一定要请人给钱玉婵看伤,钱玉婵的脸色就变了。

    …

    粉红翻倍最后一天,求粉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