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九百二十三章  重阳

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二十三章  重阳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并没什么要紧的事,只是留我吃饭,说了说家常。”五郎就道,“除我之外,也没别的什么人,就是沈家几个近枝的兄弟。”

    连蔓儿听五郎这样说,就更加放心了。

    “没什么事就好。”连守信和张氏也都说道。

    五郎就又让人捧了几个盒子进来。

    “六爷带了些东西回来,分了一份给咱们。”五郎就道。

    “六爷这太客气了。”连守信就道。他们与沈家已经过了重阳节的节礼,沈六这份,显然是额外另送的。

    连蔓儿就让人将盒子打开,一家人将沈六送来的礼看了一遍,见除了以前曾经讲过的边城的特产,就是几张上等的银鼠和灰鼠皮子。

    “……正好咱们这些天要添置冬衣……”连蔓儿见了那几张皮子,就笑着对张氏道。

    “……咱们买的,可没有这个好。”张氏就叫人将皮子拿到近前看了看,又摸了摸,“这个厚实、顺溜,市面上怕是见不着。”

    “对了,这个皮子,六爷说了,是他带着人亲自猎的,让当地最好的皮匠鞣制出来的。说是特意谢娘和蔓儿给操持的冬衣。”五郎就笑道。

    “这可当不起六爷一个谢字。”张氏就道,“六爷这个人,真是人情周到,一般人比不了。”

    连守信在一旁也点头附和,和张氏两口子对沈六满口称赞不迭。这两口子是真的感激沈六,而且将沈六当做了仙佛一样的人物看待。

    连蔓儿坐在那。忍不住嘴角含笑。沈六这样的人,像这样人情往来的事情,哪里会亲力亲为那。自然有贴身能干的随从、管事来料理这一切,必定会办的滴水不漏的。五郎方才也说了,他们得的是一份,另外自然还有送别人的。

    连蔓儿这么想着,微一转念,就觉得似乎有些亏了沈六的心。刚到府城去就特别叫了五郎过去,也没别的事情吩咐。不过是说些家常,又送了这份礼。再想想以往沈六打发人往三十里营子送东西,虽然每次打发人过去总有个缘故。到她们家是顺带的。但是,能每次想着她们,这份心意就难得了。尤其是在沈六本就是个大忙人的前提下。

    沈六对自家,是真的好的没话说。

    “说是谢我和娘。恐怕还有哥的情分在里头。不好单独赏赐。就都搁在这个里头了。谢了我和娘,也就是赞赏了我哥一样。”连蔓儿就道。

    “这些个东西,是收起来还是……”张氏就跟连蔓儿商量。

    连蔓儿就和张氏一起,将东西都拾掇了起来,吃用东西送到厨房,至于那几张皮子,连蔓儿收起了两张,其余的就和张氏比量着要大家都做件袄子。

    “……这件灰鼠的给我姐。上次她好像跟我说过,想买一张。没买到合适的。”连蔓儿就道。

    “好,好。”张氏自然没有不依的。

    “也不知道六爷到底在府城住多久,什么时候有空。咱们也该提前安排了,请六爷过来坐一坐。”将东西都拾掇好了,连蔓儿突然想起一件事,就问五郎道。

    “对,这个是大事,咱得提前订好了。六爷事忙,不知道啥时候就回边城,要不就去京城啥的。”连守信也忙道。

    “这个我哪能忘。”五郎就道,“我已经跟六爷提了,六爷说会来,就是日子现在还定不准。等过两天,看看情况,我再跟六爷把日子定下来。”

    “好,这咱得好好准备。”连守信就喜道。

    一家人又说了一会话,见时辰不早,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之后两天,连蔓儿都陪同张氏出门赴席看戏,席间少不得格外留心与五郎品貌相当的那些闺秀们。府城里,似乎也都知道五郎要寻亲事,那有年纪相当的女孩的人家,见了连蔓儿和张氏,也都格外留意。

    张氏虽然急着要给五郎娶给媳妇进门来,但是那天跟五郎唠过之后,也明白事关重大,不能操之过急,免得以后后悔。

    到了第三天,就是重阳节的正日子,这天,是沈家办酒席,遍邀亲朋和府内的官宦。连蔓儿一家自然也在被邀请之列。这天早上,连蔓儿早早地起身。这样的宴席,自然不能向往常居家那样打扮,不过连蔓儿也实在不喜欢繁复的装扮。

    “姑娘,今天得把头梳起来,姑娘想梳什么头?”如意一边给连蔓儿梳头,一边就问连蔓儿道,如今,连蔓儿的梳妆打扮,主要是如意伺候。如意的手巧,很会梳头。

    “就梳你那天说的百合分髻吧。”连蔓儿想了想,就道。

    “这个好,既简便,又俏丽。”如意就道。

    一时间,将发髻梳好,如意就让连蔓儿看看是否满意。

    “姑娘的头发又黑又顺,还比别人的厚实,不管梳什么,都比别人好梳,且还不用假发髻。”如意在镜子里笑道。

    “你这是早上起来,嘴巴上就抹了蜜吧。”连蔓儿就笑道。

    “婢子说的都是真话,不信问问吉祥姐姐。”如意就陪笑道。

    “如意别的话婢子不敢给她做保,刚才这些话可是千真万确。不只咱们家人这么说,到了外头,那些看见姑娘的人,也没有一个不夸姑娘的。”吉祥正从柜子里往外挑拣衣裳,听见如意这么说,也走过来笑着道。

    “去忙你的吧!”连蔓儿笑骂了一句,遂对着镜子前后左右地瞧了瞧,见如意今天的发髻梳的格外好,还在两耳处梳了两绺小垂髫,更显得镜中人活泼灵动,娇俏无比。

    梳好了头发,如意又将首饰匣子一层层的打开,请连蔓儿挑选今天要戴的首饰。连蔓儿想了想,就只挑了顶赤金佛手镶珠的小花冠,另外又挑了一只赤金点翠镶珠的发簪,耳朵上自然选了与小花冠是一整套的一对赤金镶珠坠子。

    这三件首饰,都是五郎从京城给连蔓儿带回来的,每一件上的珠子都有指肚大小,晶莹润洁,一丝瑕疵也没有。至于首饰的样式和工艺则都是內造的,价值不菲。连蔓儿也很珍爱,并不经常戴出来。

    “不是婢子说,咱们家大爷真是好眼光。不只给姑娘带回来的这个,还有给太太和大姑奶奶带的那些,一件比一件漂亮。”吉祥和如意都在旁笑道。

    “可不是。”连蔓儿也笑了。自家哥哥这样,以后肯定会是个贴心的丈夫吧。就是不知道哪个姑娘有幸能做了五郎的媳妇。

    头上这样就可以了,至于脸上,连蔓儿不过薄施了一些脂粉,又从吉祥拿出的几件衣裳里挑了一件鹅黄色的棉綾立领中衣,橘红色遍地金的妆花褙子,湖色撒花遍地金的褶裙。吉祥和如意两个丫头伺候着连蔓儿穿好了,连蔓儿又选了一件赤金盘螭璎珞项圈,并两只白玉镯子戴了,又挑了一块白玉兰花佩压裙角。

    吉祥又帮连蔓儿挑了件橘红色撒花的披帛。

    连蔓儿装扮妥了,才到张氏屋里来。张氏和连守信也都已经按品级装扮好了,随后,五郎和小七也穿戴好了过来。

    一家人穿戴起来,又和平常日子不同,相互看着,都很满意。尤其是张氏,见三个孩子各个出落的品貌不凡,又是爱惜又是欣喜,一张脸上都是盛不下的笑。一家人坐了,丫头们就摆上点心来,一家人随意吃了一点,就出门来上了车,直奔沈宅。

    到沈宅门口,就见门外已经停了许多车马。人马纷纷,虽然热闹,却不嘈杂,自有沈府的众管事带着人引领进宅子里。沈府今天的宴席摆在后花园中,因那里菊花和芙蓉开的正好,除听戏吃酒之外,还可以赏花。

    连蔓儿和张氏先被领到小会客厅,由沈三奶奶接着,略叙谈了一番,才到花园里来。女客的宴席设在花园晓风轩内,背山临水,左右都有大片的花圃。坐在轩内,就能闻见淡淡的花香,四下景色也一览无余。

    张氏和连蔓儿入了席,就极口夸这景色好。

    “……国公爷这园子里的景色当然是好的,听说,当初是请了世外高人给谋划的。咱们各家虽然也有园子,是不能跟这里比,可总有一两处可看的。连夫人家里的园子,听说就很不错。”在座的一位穿老绿色锦缎褙子的妇人就笑道。

    连蔓儿忙看过去,认得这是府内通判秦大人的夫人,上次家里请客,也曾来过,中途有事先离开了。

    “秦夫人过奖了,”连蔓儿忙就笑着道,“我们那个园子又狭窄,又疏于打理,别说国公爷这个园子,就是在座太太、奶奶家的园子,也远比我们的精致。不过,承蒙秦夫人看得上。刚出门来的时候,我娘还说,上次请各位太太、奶奶来家,聚的热闹,只是散的太早了。过两天,还想请秦夫人,各位太太、奶奶得闲来我家逛逛。”

    张氏正跟沈三奶奶说话,闻言也转过头来笑着说是。

    秦夫人就笑着点头,说到时候必定要去叨扰。连蔓儿含笑,目光就落在秦夫人旁边,身穿藕荷色褙子的少女身上。

    ……

    转眼就5号了,有保底月票的童鞋,请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