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九百二十二章  归来

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二十二章  归来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沈三爷和沈三奶奶是大家都知道的和睦夫妻。这屋子里丫头婆子们早都退了出去,夫妻俩说话就没有避讳。

    “……今个儿,连家夫人跟我说,想要给她家五郎说亲。”沈三奶奶抬眼看了沈三爷一眼,见他听的入神,便又低声絮絮地说道,“……年纪好,样貌好,为人行事待人说话也好,新中的举人,又有那样的恩师,这往后的前程那也是可见的了。公婆两个都随和,不是刻薄人。姊妹兄弟也和顺。真是少有的好亲事。我听着他们要挑媳妇的条件,我就心动。咱们家谊儿的年纪,也该说门亲事了。诗儿倒是还能等两年。”

    听沈三奶奶的意思,竟有些看中了五郎,要将自己的闺女沈谊说给五郎做媳妇。沈三本来斜靠在引枕上,这个时候就坐直了身子,看了沈三奶奶两眼。

    “怎么?就一点……”沈三奶奶就问道。

    “这是别打算了。老六的为人,我最知道。那就是板上钉钉的。”沈三就摆手,正色道。

    “我也知道,就白说说。”沈三奶奶轻轻地叹了口气,“还托了我,说有好的姑娘,尽避去说。”

    “既然托了你,你就费费心。”沈三就道。

    “这个肯定。”沈三奶奶就点头道。

    同时,松树胡同连窄中

    连蔓儿一家人已经回到家中,换过了衣裳,大家就都到张氏的屋里坐了说话。连蔓儿坐在张氏身边,手里捧了一盅桂圆大枣枸杞茶。四周扫了一眼。一家人的脸上都有喜色。看来,这次去沈府拜会了沈三、沈九以及沈三奶奶,一家人都各遂心愿。所以开心。

    “……听说你还跟小九跑去校场骑马了?”连蔓儿就问小七道。

    “是去了。”小七就笑着道,然后就告诉连蔓儿和张氏,楚先生如何看了他的功课,又如何送了他两套新书,之后他才和沈谦单独去玩了。

    “我跟小九哥说了,咱们家摆酒席,到时候小九哥也来咱家。咱家的西苑。他上回来过,也没得工夫好好看看。”小七笑着道,“小九哥还跟我说。我在府城的时候,还是跟他一块念书。楚先生也让我过去,说要给我讲几章书。”

    “这样好。”连蔓儿就道。

    连守信、张氏和五郎也都点头赞同,如此这般。小七就不至于耽误了功课。

    而且小七和沈谦两个相处。感情是越来越好。他们两个一起念书,相互督促,也有个伴。另外还有楚先生看着,小七自己又自觉,沈谦也不像一般的纨绔,所以也不怕他们玩闹、生事。

    “什么时候开始去,说好了没?让外头安排车每天送你过去。要准备些什么物件、要带哪几个人,想想先准备起来。”

    “嗯。”小七点头。

    “……递了帖子。又当面请了一回,沈三爷答应一定会来。另外还有……”连守信就说这次除了请了沈三爷,另外还有三位在府城的沈家子弟也会来赴宴。

    一家人又说了一会宴席安排的话,张氏就忍不住笑了笑。

    “今儿个我跟沈三奶奶说了,沈三奶奶答应帮忙那。她还跟我提了几个闺女,年龄都相当。”张氏就对连守信道。

    小七和连蔓儿都知道张氏在说什么,因此都屏声敛气,生怕漏掉了什么。五郎就有些不大自在的样子,不过也坐着没动。

    “……也有咱们请到了的,也有咱们没请到的。沈三奶奶说,那天他们家摆酒席,这些人家务必都会到,姑娘们也会去。到时候,我可要好好的看看。”张氏这么说着,就笑着看了五郎一眼,“蔓儿也从沈家姑娘们那打听了不少。”

    “嗯。”连蔓儿就脆生生地答了,一面朝五郎做了个鬼脸。

    “五郎,娘现在跟你说道说道,你看看哪个中意,到时候娘和你妹子好多留点心。”张氏就对五郎道。

    “娘……”老成如五郎,毕竟还是个少年,而且,似乎他在这个事情上脸皮还特别薄,虽是在灯光下,还是被大家看的脸红了。“娘,你和爹做主就行了。”

    “那哪行,这是给你娶媳妇,第一个就是你得中意。”张氏就道。

    五郎的脸色更红。

    “娘,”连蔓儿就笑,“你现在问我哥,我哥咋好意思说。等我们都走了,你再问吧。”

    说完了,连蔓儿还故意地笑。小七也凑热闹,一边瞄着五郎,一边嘿嘿地乐。

    五郎越发的不好意思了。

    “你们俩调皮捣蛋的,这是正经大事,别逗你哥!得了,也没啥事,你俩该睡觉的去睡觉,该看书的去看书,那个……五郎先别走。”张氏就赶忙道。

    张氏这样,连蔓儿和小七越发笑的欢了。不过,两人笑了一会,就都站起身告辞离开了。出了屋门,连蔓儿就打算回自己屋里,却被小七给拉住了。

    小七就冲连蔓儿眨眼睛,示意要连蔓儿留下来和他一起偷听。这是姐弟俩常调皮干的事情。

    不过这一次,连蔓儿故意迟疑了一下。

    “姐,咱们听听哥想给咱们娶啥样的嫂子啊。”小七将声音压的低低的,对连蔓儿道。

    连蔓儿就笑,姐弟俩便悄没声地走回到门边,侧耳细听屋里的说话声。就听张氏问五郎,却听不到五郎说了什么。姐弟俩对视了一眼,忙又往门上凑了凑。

    就听得吱呀一声,门突然开了,张氏探出头来,无奈地看着连蔓儿和小七。

    连蔓儿和小七就知道,这次是偷听不成了,姐弟俩交换了一个眼色,立刻就笑着跑开了。张氏站在门里,只能笑着摇头叹气,还得招呼着让他们跑慢点,别摔着。

    偷听不成功,连蔓儿有一点遗憾,不过却也没放在心上。本来这个举动,就是玩闹的意味。以他们兄妹这样亲近,五郎心目中想要什么样的媳妇,她总会知道的。

    第二天,连蔓儿家大宴宾客。酒席就都摆在西苑内,男客在东侧的戏楼,女客则往西,都聚在莲湖畔的大花厅内。这一天,人来客往,吃酒听戏,这番喜庆热闹是不必说了。

    连蔓儿要陪着来的姑娘、奶奶们,又有管事大娘找她回事,竟是一丝空闲也没有。整整热闹了一天,到下午申初时分,宾客才都散了。连蔓儿就先让张氏回去歇着,她又看了一会丫头媳妇们收拾家伙,将余事都安排妥当了,这才回到院子里来。

    这个时候,已经是申正时分了。连蔓儿先回自己屋子里,刚换了家常的衣裳,张氏就打发了大丫头多福来叫她。

    “太太说让看姑娘歇着了没有,要是先不歇着,就过去说说话。”多福向连蔓儿道。

    “我这就来。”连蔓儿就道。

    张氏屋中,连守信、五郎和小七都在,见连蔓儿进来了,小七就起身,等连蔓儿在张氏身边坐了,小七才跟着坐了。

    一家人坐着说些家常,不过是今年又添了哪些要走动的人家,谁家的节礼要加厚一些等。入秋,天越来越短,不知不觉外面的天就暗了下来,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忽然,吉祥就进来禀报,说是前面的管事禀报进来说,沈六回来了!

    “咦,不是说明天才能到的吗?”。连蔓儿就惊讶道。

    沈六的打发人给沈三捎的信儿,是明天巳时才能到府城,这自然是不会出错的。可如今足足提前了一整夜,难道是突然间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连蔓儿想到了这,五郎自然也想到了,兄妹俩交换了一个眼色,不觉都有些紧张。

    “……说是那边府里打发了人来,就在前头。说六爷已经进了城,请大爷过去说话。”吉祥就道。

    “这样……那就快去吧。”连蔓儿就道。

    “对,兴许六爷有啥事。”连守信和张氏也都忙道。

    五郎忙就起身,和连守信一起往前院去了。少顷,就见连守信一人走了回来。

    “五郎换了衣裳,已经往那边府里去了。”连守信先就告诉张氏、连蔓儿和小七道。

    “……说并没什么要紧的事,这几天天气好,六爷高兴,想着快点赶回家来团聚,就没大歇宿,才提前到了。”坐下后,连守信又道。

    “没什么要紧的事就好。”连蔓儿听连守信这样说,就放下心来,“估计是想赶在重阳的正日子之前到家里。”

    “估计是。”连守信就点头道。

    一家人依旧坐着说话,一会就有跟五郎的小厮回来,说沈六留了五郎在那边府里吃饭。一家人越发放心,也就吩咐厨房摆放,几口人在张氏的屋里吃了,就等五郎回来。

    酉末时分,五郎才从沈府回来。

    “……六爷还好?”连守信先就问。

    “我看着很好。”五郎就笑着答道,“说是连赶了几天的路,许是高兴的缘故,精神头看上去似乎更好了。”

    听说沈六很好,一家人都很高兴。

    “这刚回来就叫你过去,还叫了谁没有?叫的这么急,是不是有事?”连蔓儿就问道。

    …

    4号了,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