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九百一十九章    西苑

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一十九章    西苑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因为这次打算多在府城住些日子,小七也跟了来。家里还有小龙和小虎两个孩子,虽然有管事的、媳妇丫头们照看着,终究还是不大放心,因此,一家人临走前,又打发了车子,将李氏从烧锅屯接了过来。

    农闲的时候,李氏在家也没什么事情。这么过来住着,一来可以帮着闺女姑爷看看家,二来也能亲自照顾两个孙子,三来,离的张采云近了,等张采云临产到时候也方便照料。

    因有这几处方便,张家和李氏都乐意。尤其是李氏,虽然这两年家里又添了两个孙子,但小龙和小虎总不在身边,她也怪想念的。

    学堂的事情,有曲先生,一切都无需担心。家里的事情,留了管事韩忠和韩忠媳妇内外照料,至于其他的事情,也都有庄头等执事的人,只要照以往的规矩行事就可。

    一家人出门前留了话,一应事情,这些人大可遵例做主,真有要紧的大事不能决断,就打发人到府城报信儿。另外,还嘱托了吴家、陆家等众亲眷,遇事帮着料理。

    种种都安排妥帖,一家人离了三十里营子,也就没什么事情可挂心的了。

    出行之时,依旧是上午出发,晌午到了锦阳县城,略作盘桓歇息了一宿,第二天又起身直奔府城。

    辽东府的九月,已经进了霜降时节。一家人起身的早,出了城,就见官道两侧树木地亩上都笼罩着薄薄的一层白霜。直到将近午时,太阳暖上来了,那树上的霜才融得不见了踪影。两边地亩上的霜却聚久难散,依旧看得到湿寒浸浸的。

    这个时节,这湿寒还只是浸入到地亩的最表层,等入了冬,寒气愈烈,整个地亩的表层都将被冻住,这就是辽东府特有的冻土。冻土虽听着寒气森森。似乎不好,但实际上却是好东西。

    冻土能够涵养水分,来年融化。就是最适合种植庄稼的肥沃土壤。辽东府土地肥沃,作物丰美,就多赖这冻土的缘故。

    连家一行数量大车,前后左右都有骑骡子或步行的管事、家丁和小厮们尾随。头一辆车里。坐的是五郎。紧跟着第二辆大车里。坐的是张氏和连蔓儿,之后,是连守信和小七父子两个共坐一车。跟随在后面的还有几辆大车,其中两辆上坐的是贴身伺候的众丫头、媳妇,其余数量车上,则是一家几口的贴身行李物品,以及从村里带来的土仪等物。

    车队的最后面,还拴着几匹高头大马。都是膘肥体壮、鞍辔鲜明,有专门的人照看着。那是预备五郎他们骑坐的。

    连家出行,还就属这次人数最多、排场最大。

    说是排场,也不过是外人看着他们车辆众多且都非常齐整、鲜明。实际上,他们走在路上,并没有摆什么排场,连执事都没有摆出来,不过是车辆上都挂着标识连守信官阶的灯笼。虽是如此,官阶和连字的标记摆在那里,路上十有八九的人都知道是她家。路上或有偶遇别的车辆,大家都按规矩或避或让。

    这天天气和暖,也没什么风,或遇上官道上没什么人的时候,连蔓儿就会掀开车帘,和张氏一起闲看外面的风景。

    官道两侧都是成行的白杨树,远远近近的山林树木,正是漫山红遍、层林尽染,在高远的蓝天下,让人心旷神怡。

    连蔓儿看的正高兴,五郎和小七就都骑了马过来,不紧不慢地跟在连蔓儿和张氏的马车两侧。

    天气好,这段路又平坦、人少,哥两个在车里坐的烦了,就出来换了马骑。连蔓儿见了,少不得有些羡慕。

    沈六送了她一匹好马,连守信和张氏倒也不拦着她学会骑了,不过却只能在自家场院里骑着过过隐,出来行路想骑,却是不行的。不为别的,是张氏担心她终归是个女孩子,怕不小心摔了。

    “那可不是好玩的,你闺女家,跟你哥和你弟还不一样。”张氏这样对连蔓儿说。

    张氏的想法非常的现实,骑马不比坐车、走路,在庄户人家看来,那终归是有危险的。男孩子骑马摔着了,都还不要紧。可女孩子却不行,万一伤着了脸,就是大事。又或是伤了手脚,也是大事。

    说白了,女孩子要靠外貌,而男孩子却无需靠这个。

    张氏虽然好说话,但是连蔓儿知道,在骑马这件事上,是没得商量的,因此也就不提,只说这风景好看。

    “这个是不错,也只能算一般的。”五郎四下看了一眼,就笑着道,“等咱们到了府城,拣个天气好的日子,我带你们去城外的九云山,那里有大片的枫树林,现在正是最好看的时候。”

    “好啊,那可就说定了。”连蔓儿听了,立刻高兴地道,又扭头笑着看张氏,“娘,到时候咱们一家都去。”

    “一个山有啥好看的。”张氏就笑。她是山里长大的,自幼生活在美景中,将这些看的都很平常。

    张氏虽是这样说,不过看儿子和闺女都特别欢喜的样子,随后还是点了头。

    “行,都去,咱们一家都去。”张氏满脸的笑,说道。去哪里,做什么,都是没什么要紧的事,要紧的是一家人在一起,那就最开心最幸福了。

    “姐,到时候咱把几匹马也带去。”小七就对连蔓儿眨眼道。

    连蔓儿会意,笑着点头。

    一路上,除了歇息喝茶,一家人只在抚远县打了个尖,傍晚时分,终于来到了府城,到松树胡同的宅子来落脚。

    大家下车,难免忙乱了一番,等大致收拾妥帖,已经是掌灯时分了。因为一路劳乏,一家人略做洗漱,吃了晚饭,就各自歇下了。

    第二天一早,连蔓儿起来,洗漱过后,就带着几个丫头从屋里出来,出西面的月亮门,漫步到了园子里。

    这园子占地约有十五亩,里面花木山石、小桥流水、假山飞瀑、乃至亭台楼阁无一不备。这是连蔓儿家去年凑巧才置办下来的产业。

    本来这个大园子,是一户姓楚的富商所有,与连蔓儿家的宅子只一墙之隔。去年,那富商因为有事,有意要将园子出售。连蔓儿那时正在府城,知道了消息,立刻就找了牙侩居中牵线,利利落落地将园子给买了下来,做了自家的花园。

    连蔓儿本来就极喜欢这个园子,买下后,也就没有再兴什么土木,只开了两道门,方便自家进出。连蔓儿又和五郎商量,将原来的园子名改了,另上牌匾,五郎的亲笔,提名为西苑。

    连蔓儿在西苑看了一回,并未走远,只剪了几株芙蓉,就往张氏的屋里来。

    张氏比连蔓儿起的还早,此刻正坐在炕上,手边的小炕桌上放着个红漆托盘,上面放着一沓帖子。

    “上园子里走去了?这么早,怪冷的,快过来坐。”张氏就招呼连蔓儿过去坐,将那些帖子指给她看,“快看看,说是给咱娘俩的帖子。”

    连蔓儿问候过张氏,让丫头将花插了瓶,这才在张氏对面坐了,拿起帖子来看,果真是各府请她们母女吃酒看戏的帖子。

    “娘,这是一早送来的?”连蔓儿一张张地看着,一边问张氏。

    “是你哥刚才打发人送过来的,说是前两天人家就送来了。”张氏就道。她们来府城之前,是给过知会的,与他们有来往的人家也就跟着知道了信儿,所以特意提前送了请帖过来。

    五郎和小七都考中了,在府城里还没有摆过酒。

    “还有你爹、你哥他们的,你哥都留在前头了。”张氏又告诉连蔓儿道。

    连蔓儿此时已经将帖子都看完了,心里略算计了一下近日的安排,日期倒都是错的开,就一一地跟张氏说了。

    “……这几家,咱们都是有来往的,既然下帖子来请了,没有不去的道理。等会让人写了回帖,吩咐给前头管事的,到时候准备咱们出门。”连蔓儿就道。

    “行。”张氏满口的答应,家里一应人情来往并应酬的事情,张氏都会和连蔓儿商量,对连蔓儿几乎是言听计从。

    娘儿两个又说了一会话,就有管事的大娘们进来回事情,连蔓儿都一一地处置了,张氏看时辰不早,就吩咐开饭,一面打发人去前院请连守信、五郎和小七过来。

    连守信和张氏一样起的早,之后就去前院了。

    一会,连守信、五郎和小七就都来了,丫头们摆上早饭来,一家人围桌而坐,依旧跟在乡下的时候一样。只要大家都在,一般都在一起吃饭,觉得还是这样亲热。

    因为到了秋,为防秋燥,早饭准备了燕窝粥,另有蟹黄包等各色或甜或咸的点心,精致小菜等摆了满满一桌子。一家人吃完早饭,撤下饭桌,小丫头另送上香茶来,大家坐着喝了,就商量起了家事。

    首先一件事,就要各处去拜会拜会,然后就打算在家里摆上两天的戏酒,还有就是去赴各处的邀约。

    …

    粉红翻倍进行中,求保底月票。

    今天的更新,因为有事耽搁,略晚了些。明天会争取早更,并多更些。

    另外,衷心感谢大家上个月的支持。这个月,弱颜和大家还有继续一起努力,握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