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九百零八章  逐客

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零八章  逐客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连守义和何氏都是一大早就出了门,现在并不在家里。

    “……知道他俩去哪了吗?”。连守信就问。

    “他们俩人能去哪?”周氏就撇了撇嘴,厌恶地道,“他们没啥正经的地方去,老二媳妇就是哪都串,就是不着家。老二那……更没正经事了。”

    周氏说的都不错,只是毫无价值可言。

    连守信就又看向连守仁、连继祖。连守仁和连继祖都摇头,表示并不知道连守义和何氏的去向。

    “芽儿知道不?”连蔓儿一眼看见连芽儿,就问了一句。

    连芽儿似乎吓了一跳,过了一会才明白连蔓儿是在问她,也忙摇头。

    “她啥也不知道。那两口子啥也不跟她说,……根本就不管这个孩子了。”周氏就道。

    没人知道连守义和何氏具体去了哪里,可还是要将两个人找回来。五郎就叫了一个跟随的小厮进来,如此这般嘱咐了一番,让他回家里找人,分散开在三十里营子和附近的几个村屯寻找连守义和何氏。

    “……就说有要紧的事,务必马上回来。”五郎最后又向小厮使了个眼色,意思告诉他,即便是连守义和何氏不愿意回来,硬拉也要把人给拉回来。

    打发人出去找连守义和何氏,众人在老宅等待。连守信、五郎、连蔓儿都和周氏没什么话说,连守仁和连继祖也不敢开口,商怀德却趁机拉着连守信唠了起来。

    商怀德能有什么正经事。也不过是些闲话。

    连守信不大喜欢,却也应付着。

    连蔓儿就和五郎交换了一个眼色。兄妹两个都觉得商怀德和小周氏没眼色,连家处理这样的家务事。他们不知道回避,反而眼巴巴地在旁边瞧着。

    固然是周氏打发人请他们来的,可看人家大周氏是怎么做的。商怀德那么精明的人,会真的看不出眉眼高低来?连蔓儿当然不相信。明知道他们不喜,却还赖在这里,商怀德和小周氏自然有他们自己的小算盘。

    这两个人的小算盘也不难揣摩,说白了。不过是想增加些存在感,让连守信他们不要小觑他这一家,如果能寻到机会得些好处。就更妙了。

    除了这样的小算盘之外,这两口子这么做,还和他们的性格、为人有关。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大周氏那样有教养、知进退的。

    商怀德和小周氏这样。在庄户人家看来。就是讨人嫌。

    如果连老爷子还在,根本就不会请他们来。现在,五郎已经答应了周氏的要求了,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也不方便外人在场,商怀德和小周氏完全没有必要再留下来。就是周氏,也没必要再坚持留下他们。

    “……表姨在家干啥那。今天怎么没一起过来?”连蔓儿就笑着问道。

    听连蔓儿管商宝容叫表姨,商怀德的脸上几乎笑开了花。

    “你表姨不是过两天就要出门子了吗。正在家准备那。”商怀德一面就笑呵呵地答道。

    连蔓儿笑了笑,抬眼间和蒋氏的目光撞了个正着,蒋氏立刻就朝连蔓儿笑了。

    “那三姨奶和三姨夫爷也挺忙的,正是忙的时候,还费心过来。”蒋氏就立刻接了商怀德的话茬道。

    连蔓儿见蒋氏如此机灵、知趣,就又笑了笑。

    连守信心里正烦商怀德,只是周氏请了人来,还是他的长辈,他一时不好撵人,这个时候见话说到这里,他自然不会错过。

    “哎呀,那三姨,三姨夫,这也没啥事,你们还是回家,料理宝容妹子出嫁的事。那可是大事,一点不能耽误,也不能出差。”连守信说着话,就站起身。

    这显然是送客的姿态。

    连守信非常不欢迎他们继续留下,旁观连家的家务事了。商怀德和小周氏再想装傻,也装不下去了。两人就都看向周氏。

    这个时候,周氏的话是管用的。

    “那……那你们就先回去吧。”周氏看看商怀德和小周氏,再看看连守信爷三个,两只手握在一起,犹豫了一会,才开口说道,“……刚才老四跟我说了,宝容的事,给他老丈人那边捎信儿了,到时候老张家肯定来添箱。宝容那天,老四家肯定去人。”

    周氏的话音落地,小周氏还没什么,商怀德的脸上就闪过一丝尴尬。

    周氏的脾气就是这样,她霸道,不讲理,但在自家人面前从来都是直来直去,从不忌惮表露真意。连家人都习惯了,但是商怀德不是连家人。

    周氏这样说话,听到的人都会想,这是商怀德和小周氏背后跟周氏提了这样的要求,周氏叫了他们来,现在要的打发他们走,就将连守信答应了要求的事说出来,作为安抚,或者说,是一种交换。

    商怀德的面子上当然就不好看了。

    “……就、就这,也不是啥大事,老四和张家大哥,都是大忙人,这、这真是……”商怀德只好打着哈哈,含糊地说了几句,一边就起身和小周氏一起走了。

    连蔓儿见这两个人走了,忍不住看了周氏一眼,暗自发笑。要说最后商怀德走的那么快,周氏的那几句话真是居功不小。

    周氏对此恍若未觉,一边招呼连继祖,一边就掀开衣襟,从贴身的布袋里往外掏钱。

    “……买两斤肉,再买两斤干豆腐,剩下的钱,你看着,再买俩细菜……”周氏看着时辰不早,就吩咐连继祖,去镇上买肉买菜,要招待连守信爷三个吃晌午饭。

    主动拿钱出来买菜这种举动,在周氏却还是第一次。周氏在往外掏钱的时候,甚至没有丝毫的心疼的样子。不仅不心疼,她似乎还很高兴。

    连蔓儿再次确认,周氏是受够了连守义,为了能将连守义撵走,周氏真是豁出去了。

    “娘,你别张罗了。我们也不是外人,一顿饭吃不吃的都没啥。别张罗了。”连守信忙就阻拦道。

    听连守信这样说,周氏数钱的手就顿了顿。

    “咋地,到时候了,不吃饭啊?”

    “估计一会人就能找回来,用不着到晌午,这事就了了。”五郎就道。

    “就是,别麻麻烦烦的了。我看家里这事也不少。”连守信也道。

    周氏耷拉了眼皮子,寻思了一会,依旧将钱数给了连继祖。

    “去,去把菜买了。”周氏挥手,让连继祖去买菜了。

    连守信这次也没再拦着,横竖一会他们不会留下来吃饭。周氏如今也不缺那几个钱,买些菜回来,她自家照样可以吃。连蔓儿更是觉得,撵走连守义,周氏自己怕是也要庆祝庆祝的。

    又过了约两刻钟的工夫,连蔓儿就听见院子里脚步声响,是连守义和何氏被人给找回来了。

    连守义和何氏前后脚地进了屋,周氏盘腿坐在炕上,腰板挺的溜直,离她不远的连蔓儿就察觉道了,周氏的身子有些僵硬,周氏紧张了。

    连守义却是松松垮垮的,何氏也跟没事人一样。两人进来,先是大咧咧地招呼了周氏,也不管周氏应不应,然后就都堆了满脸的笑,跟连守信、五郎和连蔓儿打招呼。

    这两年,除了因为没有了管束,更加邋遢之外,连守义和何氏的变化都不大。连守义的眉间只多了两道皱纹,那是和人赌钱着急急出来的。而何氏却看不出任何的变化。没心没肺的人,总是活的比较自在,没牵挂。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摊上了好亲戚,几个孩子都有人人管,两个人自己吃饱了,全家不饿。

    正因为这两口子这么无赖、不负责,连守信心里很是看不上他们。

    连守信也懒得跟连守义废话,就让他坐下,将周氏的意思跟他说了。连守信先还只说了让连守义搬走,连守义立刻就跳了起来。她不敢跟连守信、五郎、连蔓儿争辩,就跳到周氏跟前,冲着周氏嚷嚷。

    “……房子是我爹留给我的,不是我爹从土里蹦出来让我搬,谁说了都不算。这事打官司我都不怕!娘,你老是我亲娘不?有你老这样的亲娘吗?往外头撵我,你老是想逼死我是不?你老那心里头,还有我爹没有?”

    “娘啊,你这不单单是欺负我,你这还是欺负我爹。你就不怕我爹知道了,半夜回来找你?”

    这样说完,连守义又往前靠了靠,弯下腰来,斜眼看着周氏,还故意将声音压低了一些。

    “娘啊,你把我撵走了,嫌我在跟前碍事。娘,你老这是有啥别的心思了是不?”

    这句话,分明是不怀好意,另有所指。

    周氏立刻就气红了脸,手也抖了,气也粗了。她伸出手,往连守义的脸上就扇。连守义早有准备,夸张地躲开,还冲着周氏做了一个鬼脸。

    “作孽了,我作孽了……”周氏就哭,显然,连守义的言行已经不能用丧良心、黑心尖儿等言语来描述了。

    “老四,五郎、蔓儿,”跟连守义交锋两年,周氏知道她是治不了这个完全变成了无赖的儿子,这个时候,只能求助于连守信这爷三个,“你们看看,你们看见没,他、他就这样,非气死了我不可。……赶他走,赶他走,要不,就弄死他,我给他偿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