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九百零七章  毒誓

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零七章  毒誓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想撵连守义离开老宅,这个和让连守义净身出户并不一定是同一个意思。五郎想现弄清楚,周氏让连守义离开老宅,还有什么附加的条件。

    听五郎这么问,周氏立刻就听出了希望。她不再看连守信,而是将满含期待的眼睛看向了五郎。

    周氏心里其实是知道的,连守信这一家人,连守信名义上是当家人,但是很多事情他都做不了主。而五郎和连蔓儿若是开了口,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五郎的话比连守信的话更有分量,要想撵走连守义,连守信或许没有办法,可五郎却一定有办法,而且有这个能力。

    “……就是让他离了我眼跟前,我好多活几年。”周氏说到这,略顿了顿。

    一旦跟五郎说话,周氏的态度和语气无形中就有了明显的变化——更像一个正常的老人,那股子泼辣劲没了。也许连周氏自己都没注意到,这两年,一旦面对面跟五郎、连蔓儿、甚至小七说话,她总是不自觉地模仿大周氏。

    温和、端庄,说话也只说正经话,不再牵三挂四说些不着调的话,也不会带脏字出来。

    总之,周氏在面对五郎、连蔓儿和小七这几个孩子的时候,与面对连守信的时候是判若两人的。

    “老爷子留给他的东西,还都归他。我一文钱不要他的。……他要是顺顺当当的走,我还另外给他添点。”周氏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那六亩地,我就留下三亩,另外那三亩。就给他。”

    听了周氏的话,五郎、连蔓儿、还有连守信都半天没言语。

    周氏这样,简直是割地赔款。连蔓儿心里想,看来,周氏是实在受不了连守义了,宁愿吃这样的亏,只要连守义离了她这里就行。

    这算什么。恶人也怕恶人磨?!

    老老实实、孝顺的儿子那里,她一点不肯假以辞色,还总想着要多刮些油水下来。而对于这不作法。对她并不承担任何赡养的义务,还经常将她气的半死的儿子,则不仅能擎受连老爷子留下来的遗产,还可以另外获得她给的补贴。

    这算什么那?

    连蔓儿想了一会。不觉冷笑。这其实也没什么好想的。连家老宅,历来就是这样的行事。连老爷子在的时候如此,连老爷子不在了,剩了周氏,依旧遵循的是这样的“规则”。连家老宅,什么时候有过公平了?

    没错,家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这世上也没有绝对的公平。每家每户。都有类似的现象。只是,在连家老宅。这一切都太过了。

    然而,积重难返,某些不合理的事情一旦日久天长,竟能成了定例,成了它自己的“理”。

    积重难返,连老爷子和周氏的小王国,一直是按着他们自己的规矩运转的,并且还会这样运转下去。而连蔓儿她们,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有幸脱离了这个小王国的人。

    “虽然是这么说,恐怕他们还是不愿意走。而且,这院子是我爷留下来的,搁到外面去说,都得说他们不对,但要撵走他们,恐怕也不能服众。”五郎沉默了一会,才又缓缓地道。

    若是连守信这样说,周氏立刻就要撒泼。但是五郎这么说,周氏却不敢。

    “我知道,这事不好办。”难得地,周氏竟然说了这么一句通情达理、体贴人的话。“过去,我也忍着,没说。可如今,如今,你是举人老爷。你说一句话,比啥都有用。”

    “奶,正因为我哥是举人了,现在说话办事,比过去还得更注意几分。朝廷上面有人监察,就是咱这十里八村的,人家看着我哥做的不对,人家还能往上面递话,到时候我哥可要挨罚。”连蔓儿就笑着道。

    “树大招风,还得防着那些小人说三道四。咱不往远里说,就说你老人家,要是有啥不高兴,背地里说了我哥两句,或是咋地咋地啦,有心人知道,或许就要当做把柄拿捏我哥。……虽然是隔了辈分,没道理直接牵扯我哥,可那些人或许不知道。就是知道了,或许想着,能给我们添点堵也是好的那?”

    连蔓儿笑吟吟地说话,又挑了挑眉,看着周氏。

    “这么大的一件事,弄不好,还得我哥拼上他的前程那……”最后,连蔓儿又说了一句道。

    连蔓儿的话,题目做不不可说不大。周氏又是最怕官,且对外面的世情颇为懵懂无知的。听了连蔓儿的话,周氏就被镇住了,半晌无语。

    然而,她又实在受够了连守义,自己有拿连守义没办法,她不能放弃这次机会。

    周氏虽然怕官,对外面的事情懵懂,但她依旧是个聪明人,对自家的事情是很清楚的。坐在那琢磨了一会,周氏慢慢地就琢磨出一些味道来。

    “这个事,就这样大?!……我老天拔地,土埋到脖子了,我还能活几年。我不是那没脸没皮的,我说了话,那就板上钉钉。这个事,是我最后一次朝你们开口。我就坐这发个誓,再跟你们开口,我都不是个人!”

    “我也就坐这个炕头上,大门我都不出。你们的事,我啥也不知道,我也啥都不管。隔辈人,我对你们没啥贡献,我都知道。我这个嘴,……我从来没说过你们啥。往后,更是一句话我都不会说。这个,我也能发个誓。”

    周氏赌咒发誓,说这是最后一次提出要求,而且还保证,不会乱说话、乱闹腾,给五郎这几个孩子的名声上抹黑。

    “你爹,那讲不了了,那是我儿子。我随口说说,那有时候也是讲不了的。……往后,就是他,我肯定也少说。”

    说到连守信,周氏却没有把话说死。而张氏,周氏则干脆就避过不提。

    “奶,看你说的。就算你今天这么说,明天转眼就忘了,我们还能跟你叫这个真?”连蔓儿就又笑着道。

    似乎当初向她们要十亩麦地的时候,周氏也说过以后再不提要求的话。

    连蔓儿这样说,周氏的老脸就是一红。说实话,她也没想到连守义的事情会闹到这样,她又有求到连守信这一股的这么一天。

    关键是,这件事连守信还办不成,还得五郎、连蔓儿这两个孩子出力。

    虽说,没有她生下连守信就没有这几个孩子,但这几个孩子毕竟不是从她肠子里爬出来的,她对他们,远没有对连守信的理所当然和理直气壮。对这几个孩子,她是心虚的,虽然她面上不露出来,也从不曾跟人这样说过。

    但是,心虚就是心虚。

    她的心虚,还不仅是因为隔辈人,更重要的原因是,这几个孩子的性情,是和连守信、张氏两口子不一样的。她根本就拿捏不了,而且几乎次次都处于下风。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事实上,她是有些惧着这几个孩子。

    小七还好,她第一个惧的是连蔓儿,第二个是五郎。

    “……求人啊,不低头不行啊……”周氏突然喃喃地道,就从炕上支起身子,从盘腿而坐改为双膝跪下,并抬起一只手。

    “日头就在外头,那还有供的胜龙佛,我发个毒誓。”周氏跪在那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竟真的发了毒誓,“……让我头顶流脓、脚底生疮,从嗓子眼烂到肠子里……”

    周氏说话毒、凶狠,对别人这样,对自己,她也狠的下来。一番毒誓,让听着的人都觉得脊背发寒。

    周氏发毒誓,自然有赌气,赌狠的意味,但是毒誓就是毒誓。周氏是个极胆小的人,又和这个年代的大多数妇女一样,对于迷信的那一套深信不疑。看她发誓的时候脸色铁青,两手颤抖的样子就知道,她这是认了真。

    周氏发了誓,小周氏就忙上前来扶着周氏坐下,一面还很不赞同地盯了连守信一眼。旁边的商怀德则咕咕哝哝的说些安慰、圆场面的话。

    周氏发誓,连守信脸上略有不忍,五郎和连蔓儿却都松了一口气。

    即便是周氏不开口求他们,周氏和连守义的事情,他们也要想法子解决。今时不同往日,过去连守义和周氏隔三岔五地闹腾,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他们可以当做不知道。但是以后,却不能这样了。

    这并不仅是因为五郎中了举,小七考中了秀才,为了兄弟俩以后的前程。这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五郎该说亲了。老宅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总归说出去不大好听。等新媳妇进门,见了老宅的光景,难免要受惊。她们自家宅院里早就治理的“海晏河清”,也是时候收拾收拾老宅了。最起码,得让他们变得不那么“吓人”。

    连守义过去怎么闹,她们都没有管,也是为了今天。一举就可以同时降服住周氏和连守义这两个最大的祸头子。两个人虽是本性难移,但是从今往后,在她们跟前,却要安安分分,遵守她们定下来的规矩。

    现在,周氏发了誓,接下来,就是具体如何压服连守义。

    …

    求正版订阅、粉红票支持,过两天粉红翻倍的时候再粉红支持也好,不要忘记就行O(∩_∩)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