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九百零五章  有所求

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零五章  有所求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连蔓儿等着周氏说正题,周氏偏偏不说,只是说些别的,又说小周氏和商怀德给五郎和小七送贺礼的事情。

    五郎和小七高中,商家自然也送了礼,礼物还颇贵重。自然,连蔓儿家也请了商家一家子过来吃酒、听戏。往后商家有事情,她们也会相应的回礼。

    “送了。”连守信就答道。

    “你三姨对你们……那是十个头的,你们有啥事,人家也没落下。”周氏听了,就继续说道,“咱们家也没啥亲枝近脉的,就你大姨和你三姨,还都住在近边,人家对你们都没说的,你们心里得有数。”

    周氏语气虽然尽力柔和,但是这话说着说着,便又有些透出她的本性来。

    连守信、五郎和连蔓儿都知道周氏的为人性情,她这样说,爷三个也就不大过心。只是周氏的话题不是说小周氏,就是说大周氏,这让连蔓儿不禁有些疑惑。

    难道竟不像她所预测的那样,周氏巴巴地送礼,又叫他们过来,竟然不是为了她自己的事,而是为了大周氏和小周氏的事情?

    应该不会啊。连蔓儿想,况且最近不论是大周氏家,还是小周氏家都没什么为难的事情,是需要他们来帮助解决的。

    “过几天,宝容就要成亲了,你们给准备好添箱的东西没?”周氏突然问道。

    商家如今已经完全在三十里营子扎下根来,不仅不再租住别人的房舍。自己置办了一个院子,还买了二十来亩地,佃给人种。每年收的租子。也够一家几口人的嚼用了。商怀德还跟人合伙,在镇上盘下一个铺面,经营布匹,也做裁缝的活计。商家的日子很是过得去,在三十里营子算的上是小盎。

    自打商家来了三十里营子,就不断有人给商宝容说亲。只是小周氏对闺女的亲事格外的挑剔,高不成低不就的。生生地将商宝容又拖大了一岁。小周氏也有些着急了,开春的时候,终于给商宝容说定了亲事。

    这门亲事。是孙媒婆帮着说和的,对方家住青阳镇西北五里地一处叫关屯的村落,姓关,家中也颇有些田地资财。兄弟两个。老大已经成亲生子。给商宝容说的是老二。

    这关家老二,比商宝容还小了一岁半,模样性情据说都极好,并无丝毫庄稼汉的粗莽,说有时候还腼腆的跟个大姑娘似的。

    媒婆的说法,这样的人品性情,那以后小夫妻两个都有尽让的。话里的意思,是说关二性格好。以后处处会让着商宝容。

    关家两兄弟,关二更得爹娘的宠爱。媒婆暗示。往后居家过日子,甚至以后财产分配方面,关二都不会吃亏,自然商宝容也跟着吃不了亏。

    两家相看了一回,都觉得满意,三月间就正式下了订,婚期就安排在这个八月底。

    听周氏问给商宝容添箱的事情,连守信就看向连蔓儿。像这样的事,连守信一般都不大过问,都是由张氏和连蔓儿做主安排的。

    “已经准备好了,我娘跟我说要往厚里准备。”连蔓儿就笑着答道,“奶你今天问,那我回去跟我娘说,再加厚一成。”

    周氏看了连蔓儿一眼,就收回视线,没在添箱的事情上再多说了。

    “……到时候,你……不管咋地,你得去一趟。”停顿了一会,周氏又抬起头,看着连守信说道,语气、神态都非常的固执,显然是一定要连守信答应下来。

    “行,我去。”连守信想了想,就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周氏似乎松了一口气。

    “你媳妇娘家那边,你给捎信儿了没?二郎那,虽然以前没来往,这回也该随礼。咱也没啥别的实在亲戚。你大姐那,我也给她捎信儿了,到时候她也得来。”周氏就又道。

    周氏这是让连守信给张青山捎信,让张家人也来添箱,还希望连守信让二郎也给添箱。

    “我老丈人那,肯定随礼,人来不来到时候再看。二郎那边,肯定也随。”连守信就道。

    “这个我听我娘说了,我姥姥那边是一份,郑家那边还有一份。”连蔓儿就补了一句。

    张家和郑家都是人情来往上从不亏待人的,周氏其实没有必要跟连守信提这些。

    难道周氏叫她们来,就是为了给商宝容添箱的事?如果真是为了这件事,周氏不至于费那么大的周折,还“抛费”给五郎和小七贺喜啊。

    连蔓儿正在疑惑,就听见院子里传来脚步声和说话声。

    周氏的目光微闪,搁下方才的话茬,抬手让连守仁、连继祖和蒋氏出去接人。

    是商怀德和小周氏来了。和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连芽儿。

    连芽儿进了屋,就走到周氏跟前,低低的声音说话。连蔓儿在旁边就听见了。

    “……我大姨奶家有事……”连芽儿如此这般对周氏道。

    连蔓儿这才恍然大悟。刚才在院子里看见连芽儿喂鸡,之后,他们进屋,可连芽儿却一直都没进来,原来是去找大周氏和小周氏了。

    这自然不会是连芽儿自己的主张,而是周氏早就有这样的吩咐。

    再回想周氏打发蒋氏传话的时候,也说了,让连守信来的时候提前通知,老宅这边好准备饭菜。看现在这个样子,只怕这准备中还包含了一项,就是请大周氏和小周氏过来。

    小周氏和商怀德进屋,大家相互寒暄见礼,小周氏和商怀德言谈间,都特意表白他们是凑巧来的。

    连守信和五郎这个时候也都明白了,也并不当面揭穿,大家落座说话。

    “老四啊,不是我仗着是你的长辈,在你跟前拿大。你爹没了,就剩你娘,寡妇失业的,你那,给东西是给东西,给钱是给钱,另外,还是应当常过来看看,看看你娘有啥难处啥的。”小周氏在周氏身边盘腿坐了,就对连守信“语重心长”地道。

    “老四这不是过来了吗。”不等连守信说话,商怀德在旁忙就打着哈哈道,“人家都是念书、做官的人,啥还不比咱懂的多。哪个月,老四都得来上几回。这在村里,大家伙都知道。”

    此刻,事情已经是再明了不过了。周氏之所以刚才不说正题,是为了等大周氏和小周氏两姐妹过来,给她助阵的。

    只不过,大周氏因为家里有事没来,只有小周氏和商怀德来了。

    大周氏家里真的有事脱不开身吗?只怕不是。连蔓儿想,应该是大周氏知道周氏叫她过来做什么,不愿意来。

    以大周氏对连家的了解,自然知道连守信是什么样的性情。但凡周氏有要求,只要不是太离谱,连守信都会答应。连守信很孝顺,自家的事情自家商量着就解决了。而巴巴地叫了亲戚过来助阵、撑腰,肯定会惹连守信这一股人不高兴,既得罪人,又让周氏和连守信母子之间更加生分。

    大周氏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而小周氏和商怀德却未必能认识到这一点,即便是认识到了,这两个人也不能放弃这样显示存在感的机会。

    同一件事情,处在相同的位置,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和做法。大周氏的为人处世,是周氏和小周氏不能比的。这也难怪人家能养出那么个八面玲珑,人人交口称赞的儿子来。

    “娘,你老有啥事,就直接跟我们说吧。”连守信对小周氏和商怀德的双簧心里颇不以为然,就问周氏道。

    “我还能有啥事,我这日子,过的都快憋屈死了。”周氏愣了一下,随即就掏出一块大帕子,抹了一把脸,拉长了哭音道,“再这么过下去,我也活不了几天了。干脆就把棺材抬出来,我躺进去,你们行行好,把我抬上山埋起来,我找你爹去……”

    周氏几乎总是这样,能好好地说上几句话就是极限,她还是最惯于、也最擅长和喜欢这种拿捏人、让人不舒服的表达方式。

    “奶,有啥事,你老好好说,我们才能听明白,才好办事。”五郎沉声道。

    周氏的哭声顿时一噎,她飞快地抬眼看了连守信一眼。连守信没看周氏,而是下意识地将身子往椅子背上靠了靠。

    周氏低声抽搭了两声。

    “还能有啥事,就是老二的事。”周氏又抹了一把脸,这才一字一句地说道,“他都快把我给逼勒死了。这个院子里,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奶,你能把意思再说明白点吗?”。五郎沉默了一会,又问。

    “我这院子里不搁他了,让他给我走,走的远远的!”终于说出自己的目的,周氏的情绪就有些激动。

    五郎和连蔓儿就交换了一个眼色,果然被他们猜中了,周氏再也忍受不了连守义,自己却不能将连守义怎么样,所以才要求助他们,想赶走连守义。

    这个院子,是连老爷子留下来的。连老爷子生前就说好了,有连守义的一份。连守义在连老爷子的葬礼上尽了孝,作为儿子,还为连家延续香火做了很大贡献的儿子,连守义有权住在这。就连周氏这个做娘的,都不好说撵就撵。

    想要赶走连守义,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

    月底有粉红翻倍活动,打定主意要把票给《重生小地主》的,可以等等再投,不那么确定的童鞋,现在就投吧。O(∩_∩)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