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九百章 双喜临门

重生小地主 第九百章 双喜临门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连守义现在几乎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什么也不在乎,脸皮厚的什么似地,不管周氏怎么打骂,他都一点也不放在心上。母子俩的冲突,往往周氏被气的什么似的,可连守义却是没事人一样。

    周氏虽然霸道、厉害,但是也搁不住连守义天天的闹。她也有为了清静清静,向连守义妥协的时候。正是八月节期间,周氏手头非常宽松,很可能为了能好好过个节,而给连守义一些甜头。

    至于说连守义拿到了甜头会去干什么,会不会走下道,周氏其实并不关心。或者她人认为,那不是该她管的事情。

    一直以来,周氏就是这样的。她对家里的儿孙们管教甚严,可她的管教不过是让儿孙们孝敬自己、顺从自己,其他方面,她是不管的。就如同她当家,也不过是抓着衣食的分配权力,其余一切皆不挂心。

    连蔓儿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她觉得周氏这样做,固然与她本人的性格有关。而另一方面,也与这个时代对于女人的道德、以及在家中的职能的要求标准有关。

    周氏那么偏心、看重连兰儿和连秀儿两个闺女,但是这两个闺女的婚事,却都不是她做主的。连兰儿当初嫁的并不情愿,是连老爷子做的主,根本没有征求周氏和连兰儿的意见。这母女俩也没敢闹。至于连秀儿的情况则更惨,周氏也没真的闹出来,不过是折磨古氏解气而已。

    说白了。周氏从来就不会考虑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儿孙的后事,她只会为自己一个人操这份心,能够将儿子们生下来、养大。就是她的天恩,她就是大功臣。

    连守义这次拿出去耍钱的本钱,肯定有一部分是来自于周氏。

    “这位老太太……也有服软的时候。”张采云就摇头道。

    “以前我娘总说跟她闹不起,她那个性子,你不招惹她,她一天没事找事总得闹一闹,就是不能安安宁宁的过日子。现在可好。是反过来了。”连蔓儿就又道。

    这不是说周氏年纪大了,性子变了。是说这样性子的周氏,也闹不过连守义。

    “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张采云就道。然后又问连叶儿,“我看现在我三伯也不咋往老宅跑了。”

    “也去,”连叶儿就道,“就是没过去那么勤了。我爹一去。老太太就总跟他叨咕人。还总说我娘和我的坏话。我爹不大爱听,……换了谁也不爱听。”

    虽然要应付连守义,可周氏还是没有放弃拉拢连守礼以及打压赵氏和连叶儿。连蔓儿有时候都觉得,周氏这么大年纪,能有这样的精神头简直是奇迹。

    “别看我三伯这样,我看老太太这一阵对我三伯可比过去好多了。”连蔓儿就笑道。

    连守礼对周氏不再像过去一样顺从的完全没有自我,没有妻女,周氏对他反而不像过去那样随意。而是更加温和。只不过,每每这种温和都保持不了多久。一不顺心,周氏依然开口就骂。

    实际上,周氏对每个儿子的态度都和过去有了些不同。

    “今天上午,我还上老宅去了一趟。”连叶儿就说道,“老太太带着大嫂她们正准备做饭那,看着挺乐呵的,准备的东西也挺不少,煎炒烹炸的。老太太这回也舍得吃了。”

    “这边送过去那老些东西,她有啥可舍不得吃的。”张采云就笑道。

    “芽儿也在那帮忙,老太太好像还给她做了件新裙子。”连叶儿又道。

    “现在芽儿成了她的知心人了。”连枝儿就道。

    “芽儿可听她的了,让干啥活都干。”连蔓儿就点头道。

    连守义和何氏身边的两个孩子,连芽儿算是完全由周氏养活了,而六郎则是她们这一股在养活着。两口子只要自己吃饱了,就全家不饿。

    几个人说说笑笑,直到月上中天,荷塘边的宴席才散了。连守信几个人都有了些酒,好在住的都不远,家里的车也是现成的,连蔓儿嘱咐管事的,专挑老成的车夫将大家都送回家去。

    连守信回到屋里,喝了碗醒酒的热汤,就和衣靠在靠枕上,一边傻笑,一边说话。连守信的酒量还算不错,而且这方面很懂得控制自己,从不会大醉。现在这个样子,就是醉了。

    连守信这个时候说的话,都没什么实际的意义,中心思想不过是两个字,高兴。

    “五郎和小七不知道考的咋样了?”连守信话中还是带着笑意。

    张氏和连蔓儿看连守信这个样子,都觉得有些好笑。连守信这个时候还知道挂念五郎和小七,张氏更是如此。

    “这夜里现在可够凉的了,不知道你哥和你弟多穿了一件衣裳没?今天也不知道吃的是啥……”张氏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串,却一句也没提到五郎和小七考的如何,能否考上这样的话。

    作为母亲,张氏关心的重点从来就不在这个上头。

    “娘,你放心吧。就算我哥和小七他们自己想不起来,还有身边伺候的人那。小喜和小庆那,我都好好嘱咐了。娘,你忘了,临走的时候,你也没少嘱咐。你就放心吧,这俩丫头,肯定会好好照顾我哥和小七。”连蔓儿就道。

    “也是。”张氏想了想,就点了点头,“蔓儿,这事还得多亏你。丫头和小子不一样,小子再细心,也没有丫头想的周到。”

    连蔓儿将细心调、教出来,使唤的那么顺手的俩丫头给了五郎和小七,这件事上,张氏觉得连蔓儿特别的贴心。

    “哎,有大半年都没见着你哥了……”张氏放下手里正在叠的衣裳,眼望着窗外,幽幽地道。

    “娘,你想我哥了吧?”连蔓儿看了张氏一眼,笑着道。

    每逢佳节倍思亲,尤其是八月中秋,本来就该是一家人团圆的日子。

    “哪能不想那,”张氏并不否认,“那可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很快就能见面了,我哥考完试,肯定就会回来。”连蔓儿就宽慰道。

    “嗯。”张氏点头。

    连蔓儿说五郎很快就会回来的时候,是充满了信心的。但是,事情并没有按照她的预料以及五郎的计划发展。

    五郎和小七参加完了考试,却并没有能立即回三十里营子来。鲁先生从京城捎信给五郎,让他帮着办一件事。五郎因此留在了府城,小七也一起留下,每天与沈谦一道,跟着楚先生念书。

    转眼,就到了八月下旬。张氏几乎是每天掰着手指头在过日子,算着五郎和小七什么时候回来。

    这天上午,连蔓儿正在廊上喂鸟,一边看小丫头们修剪院子里的花木,就听见外面一阵喧闹声,铜锣声响成了一片。

    “怎么回事?”连蔓儿微微吃了一惊,心里疑惑,就忙打发了一个小丫头去前院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一会的工夫,小丫头就一脸喜色地跑了回来。

    “回姑娘的话,是大喜。”许是跑的急了,加上心情激动,小丫头说话有些气喘,“是县里的当差的来报喜,说是二爷中了秀才了。”

    连蔓儿听了,也是喜上眉梢。

    “我就算着,这两天该有消息了。”连蔓儿这么说着,扭头就看见张氏从屋里走了出来。

    “娘,你听见了没?”连蔓儿赶忙迎过去,“是小七,小七考上秀才了。”

    张氏在屋里已经恍惚地听见了,不过是不大敢相信,现在听见连蔓儿这么笃定地说,她才完全信了,一下子喜的眼圈就红了。

    “真的?这是真的?咱们小七也考上秀才老爷了?”张氏抓着连蔓儿,一连声地问。

    “嗯。娘,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小七肯定能考中。”连蔓儿一边说,一边吩咐吉祥到前面去,拿捷报来给她看。

    吉祥就忙往前院去了,很快,就有韩忠媳妇等几个管事的媳妇进来,请示招待报喜人的一应事宜。连蔓儿一一的吩咐了,几个媳妇刚退下,吉祥就拿着捷报回来了。

    “老爷说,给姑娘看看,一会拿回去,还要好好地张挂起来的。”吉祥就对连蔓儿道。

    连蔓儿接过捷报来,仔细地看了。张氏也些须认得些字,也凑过头来看。

    “娘,小七这回考了个第二名,比我哥当初考的还要好那。”连蔓儿就告诉张氏道。

    张氏高兴的只知道念阿弥陀佛了。

    “回姑娘,刚才婢子在前头,听报喜的人说,那考了第一名的,比咱们家二爷大了有十多岁,是考了好些年的老童生,说是这回押对了题目了,才考在二爷的前头,不然,咱们二爷稳保的一个案首。”吉祥就忙笑着道。

    “这样的话别让他们说了,这不过是报喜的人讨咱们欢喜的话。”连蔓儿就道,小七虽然高中,不过年纪还小,最要戒骄戒躁。

    “二爷考中了秀才,这是大喜事,传话下去,就说是老爷太太说的,每个人都有一个赏封!”连蔓儿又道。

    “是。”吉祥高高兴兴地道答应了,正要将捷报送出去,就听得外面又是一阵铜锣响。

    “这报喜的,还来了两拨不成?!”

    ……

    今天更新有点晚,让大家久等了,抱歉。

    求粉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