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九十一章  圆坟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九十一章  圆坟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出殡第三天,按照丧仪的规矩,孝子们要去圆坟。连守信和五郎这两天一直都没得好好休息,不过这天一早,还是早早地就起来。

    一家人吃过了早饭,见时辰还早,就坐着喝茶唠嗑。

    “二郎今天得到吧?”张氏就对连守信道。

    “肯定得到。那天就说了,今天他向大车店里告一天的假。”连守信就答道。

    老人去世,头一年是新丧,规矩较多,其中有几个比较重要的日子,比如说今天的圆坟,还有之后的五期、十期等,诸孝子们都要聚齐,按照规矩进行祭祀活动。五期、十期的期,是以七天为一个单位。

    这样,直到周年,那时候有的人家还会聚在一起,办一个较隆重的祭祀活动,之后,就按照往常祭祖扫墓一样行事就可以了。

    “可惜三郎到不了。”张氏就又道。

    连老爷子没了,连守信这边托人捎了信儿给太仓的三郎。但因为路途遥远,三郎无论怎样,都是赶不及回来参加连老爷子的葬礼的。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估摸着,再过两天,那边就能捎来回信儿。不拘是五期、十期的,他能回来一回,也就行了。”连守信就道。

    “那肯定能回来一回。”张氏就点头,“听说他在那边过的挺好,一家子对他都好。他媳妇头胎就生了个大胖小子,说是把老王家给高兴坏了,请住客们吃了一天的喜儿。要是三郎回来。能把孩子带回来看看,那就更好了。”

    三郎的性子非常随和,又长的得人意儿。即便原来在连家,也是挨骂最少的。

    “那就得看人家老王家的了。”连守信叹了一口气道。

    “那是。”张氏点头。

    一家人说着话,连守礼、赵氏和连叶儿就来了,连守礼是来会同连守信和五郎,先去老宅,然后再上山给连老爷子圆坟。

    连守礼扛了一把铁锹来,圆坟需要给新坟填土。并进行修整。连守信和五郎就都起身,小七今天也跟学堂里请了假,就一起往老宅去。

    张氏、连蔓儿、赵氏和连叶儿都不去。

    按照规矩。这一天,等孝子们圆坟回来,一大家子还应该在一起吃一顿,而且应该由老宅来预备饭。但是。大家伙都了解周氏的脾气。又有之前连老爷子还在的时候,祭祖的团圆饭也并不让她们去吃的,因此,娘儿几个也不愿意过去讨那个没趣。

    “她们爷几个吃了饭再回来,孩子他爹都跟我说好了,一会让厨房准备几道菜,到时候送过去。算是咱们给添的菜。”张氏就跟赵氏、连叶儿说道,“他爹说了。老太太吃喝上细,这些人白去吃一顿。怕老太太心里不痛快。”

    连守信是不愿意让周氏事后叨咕,说大家白吃了她的,因此早就和张氏商量好了,所谓添菜,相当于自备伙食。

    这样,吃的时候,就不用看人脸色,过后,也少些口舌。

    “她是细,那也是分人。跟咱,她就细,跟别人,她可舍得了。”连叶儿就道,“她最怕咱吃了她的。别说吃她的,她心疼。就是我们吃我们自己个家的,她还不乐意那。”

    这是说周氏想多向连守礼要供养,好使的赵氏和连叶儿的日子不那么好过的事情。

    “这个事,我肯定记她一辈子!”跟外人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连叶儿曾并不掩饰地说道。

    ……

    老宅

    连守信、五郎几个到老宅的时候,二郎已经等在那了。二郎也带了一把铁锹。连守仁、连继祖都在上房,连守义的头似乎也不疼了,也在上房坐着。六郎也跟学堂里请了假,跟连守义坐在一起。

    周氏正带着蒋氏在准备祭品,旁边何氏和连芽儿在帮忙。不过,真正干活的是连芽儿,何氏不过来来回回做个样子。周氏看都不看她,也没有使唤她。

    周氏虽然沉着脸,但是祭品却准备很是尽心和丰富。一碗专门包的白面肉馅饺子,一碗方肉,一碗豆腐,一碟子干鲜果品,还有一小壶烧酒。

    比起给连老爷子办丧事的时候,似乎是直到现在,周氏才意识到连老爷子真的去了,并且认真地思念起连老爷子,并开始重视连老爷子的身后事。

    祭品准备齐整,都装入一个大篮子里,上面又装了些纸钱,由连守仁提着,连继祖抱了个小饭桌,几个人跟周氏说了一声,就出来了。

    出了老宅的大门时,二郎的肩头上又多扛了一把铁锹,连守义也扛了一把,不过出了村口,他就交给六郎扛了。

    一路上,兄弟叔侄几个都没什么话,只有连守信问了几句二郎在大车店里的事,再有就是小七和六郎走在一起,说些学堂里的话。

    几个人都利落落落,规规矩矩,只有连守义,咧着嘴,脸上挂着笑,两手抱在胸前,走路竟也不像往常那样好好地走。

    到了连老爷子的坟前,将祭品和祭桌都放下,几个儿子、孙子就轮流开始挖土填坟,等将坟堆成一个比原先大了足有一圈的土丘,就由连守信和连守礼两个又那铁锹仔细地修整了一番。

    这个活计到不拘是谁做,连守信和连守礼是几个人当中庄稼活做的最好,做别的活计也最妥帖的人。

    等将坟修整完毕,几个人又摆放祭品,然后齐齐跪在祭桌前,一边烧纸,一边哭嚎起来。

    半晌,就有跟着连守信的人上前来劝,大家这才起身,将那一壶酒都洒在连老爷子的墓前,至于几样祭品,则是原样放回篮子里,依旧是连守仁提了,大家下山回老宅。

    “一会都有啥菜?”连守义就问连守仁、连继祖,然后又道,“那块肉,一会得给我吃。”

    就如同过年祭祖的肉、菜等,仪式过后,一般都是大家吃掉。今天祭奠连老爷子的这些菜果,一会拿回来,也是给大家伙吃的。

    连老爷子的年纪,在这个年代虽然不能算是十分高寿,却也不是少亡。按照一般的风俗习惯,他灵前、坟前的祭品,是能够给人们带来寿数和好运的。而且,他的子孙后代中,还有发迹的,这让他的祭品有了更多的吉祥含义。当初没出殡的时候,摆在连老爷子灵前的几样祭品,就被村里的人给偷走了不少。

    这种偷,是不能算过恶行的。而且,这种时候,祭品被偷走的越多,丧家的脸上才越有光彩。

    几个人回到老宅的时候,只有蒋氏在摘菜,周氏稳稳地坐在炕上。

    原来连老爷子在的时候,周氏的铺盖每天都要收起。现在,周氏不再收铺盖,而是学着连老爷子,白天就将铺盖卷起放着。

    连老爷子没了,这东屋的炕头,无疑就属于周氏。然而,周氏并没有将炕头都占了,而是留出来半个铺盖的位置,才铺的是她自己的铺盖。

    大家进屋,招呼了周氏之后,就都纷纷落座。

    “……一会我让孩子他娘送几个菜过来……”连守信坐下后,就对周氏道。

    “送就送呗,你们那是有钱的财主……”周氏有些阴阳怪气地道。

    周氏这样说话,大家都习以为常。而不论是人怎么做,周氏也总有说道,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因此,连守信也完全没放在心上,只充耳不闻,慢慢喝了一口蒋氏送进来的热茶。

    蒋氏倒了茶,就来请示周氏,是否开始煮饭炒菜。

    “你们俩媳妇那?”周氏就看着连守信和连守礼问道。

    连守信和连守礼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微微有些吃惊。往常类似的场合,周氏从不曾问起过张氏和赵氏。

    连守信就说了一个缘故,说张氏实在不能来,连守礼也含糊着替赵氏说了。

    周氏就冷哼了一声。

    五郎这个时候,就不经意地看了连守义一眼,小七就问六郎他娘在哪。

    “二郎他娘不在呢吗,让她帮着忙活,正好!”连守义就忙喊着何氏到上房来帮忙,随后,他还忍不住又说了一句,“到时候她一个人吃,你还省几口人的!”

    这分明是说周氏怕媳妇们吃了。

    周氏气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

    何氏听见连守义的呼唤,立刻就来了,真的在外屋帮起了蒋氏。周氏在炕上闷坐半晌,时不时地朝外面吩咐几句,不过一会,她就坐不住了,忙忙地下炕,去外屋看着蒋氏干活。

    等饭桌摆好的时候,连守义、何氏、六郎都自动地上了桌,只有连芽儿怯生生地不敢靠前。

    周氏如今一百个看不上连守义,忍不住就发了火,还让另外几个儿子给她做主。

    “别让他在我跟前,他在我跟前,我得少活几十年。你们就都不管管,让他欺负我寡妇失业的……”

    连守仁和连继祖,还有连守礼都不吭声,周氏只得看向连守信。

    连守信被盯不过,只得闷闷地开口。

    “娘,这是给我爹圆坟的饭。”

    这顿饭,周氏是撵不得连守义的。周氏气的没法,只好大骂何氏。最终何氏并没有上桌,而是被蒋氏拉出去,另外给她盛了饭菜,这才消停。

    之后,连守义一家竟成了周氏饭桌上的常客……

    …

    求粉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