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九十章  线索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九十章  线索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五郎就告诉连蔓儿,那个货郎之所以能够顺利地带走连朵儿,是因为四郎在其间传递了消息。

    “四郎?他什么时候跟连朵儿关系那么好了?是感激连朵儿那次看见他,没叫嚷出来,还帮着遮掩,哄住了大妞妞?四郎怎么认得那货郎,又是什么时候给通的消息?”连蔓儿一连串地问了一堆的问题。

    张氏也在旁边点头,催促五郎快点回答。娘儿两个都没去问连守信,因为连守信显然很恼火。而且,遇到事情,当然是五郎说的更清楚、明白些。

    “四郎跟连朵儿两个,也没有啥关系好不好的。”五郎就道,“连朵儿上回看见四郎,帮着遮掩过去,应该是知道四郎回去没啥好事,她乐意让四郎成了事。四郎替连朵儿传话,也是一样的打算。”

    连蔓儿就暗暗点了点头,五郎果然见事明白。在老宅,四郎和连朵儿都很不得意,说不上同病相怜,但是两个人的性情和立场有的时候却是一样的。他们都乐意见到家里不好,乐意让了连老爷子和周氏吃瘪。

    “我问了那货郎,他跟四郎,是在太仓认识的。”五郎又道。

    “那货郎还去过太仓,是……缀着连朵儿去的?”张氏就纳罕道。

    “说是放心不下连朵儿,打听着咱老宅那些人都去了太仓,他就上那去做小买卖了。”五郎就答道,“衙门里他也进不去。就在外面晃悠,后来让二郎看见了。二郎认出他来,骂了他一顿。把他撵跑了。四郎跟二郎一起,就认得他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连蔓儿若有所思。货郎是蜀中人,个头长相和辽东府本地人很有些区别,而且说话的口音也不大一样,遇见了,不难认出来。

    “后来连朵儿他们从太仓回来。他那时候还在河间府别的地方,听说了这事,又不放心。就又回了辽东府。咱们上次看灯看见他那次,是他刚回来,改做了糖葫芦的生意。对了,我问过他。他还挺实诚。什么都说了。说是因为知道连朵儿的爹坏了事,担心连朵儿,还上咱们村来卖过糖葫芦。可惜,没见着连朵儿。他还跟人打听,才知道连朵儿从来不出门。”

    因为见不到连朵儿,老宅门户又颇严,货郎也没办法。

    而那个时候,这货郎的心思。也就是见连朵儿一面。至于见了之后要怎样,据货郎自己说。他并没有想过,只要亲眼看到连朵儿安好,他就放心了。

    “上次四郎回来偷了钱,就去了县城,凑巧就看见这货郎了。”五郎接着道,“四郎就跟他说,连朵儿在家怎么怎么过的不好,受气。这个货郎听了,就着了急。他跟我说,确实是听了四郎说的话之后,他心里就盘算,要救连朵儿,带连朵儿离开。”

    “四郎肯定添油加醋,他就没安好心。”连蔓儿冷笑道。

    “没错。”五郎点头。

    四郎想要连家更乱,更头疼,因此才会说那样的话,意思也是怂恿货郎生事。

    “还有一件事更可笑,那个货郎,心里还一直认为,连朵儿在家爹不疼、娘不爱,一直就过的不好那。”五郎又道。

    “这……也是人的缘法。”张氏就道,“现在是不说了,大当家得意那阵,朵儿过的不比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差,他外面稍微打听打听就知道了。就因为朵儿跑出去,跟他说那么几句,他就信实了,哎!……是各人的缘法。”

    货郎有了这个心思,就离了锦阳县城,又到青阳镇、三十里营子来卖糖葫芦了。紧接着,得知连老爷子过世,看连家进进出出人口众多,这个货郎心里就有了主意。

    “……推了辆板车,假装堆着柴禾,那天趁出殡最忙乱的时候,他就混进老宅……”

    之后,几乎没费什么力气,货郎就说动了连朵儿,带着连朵儿出来,让连朵儿躲进车上的柴草中,两个人打算离开辽东府。货郎一路推着连朵儿,不曾歇脚。可惜,连朵儿还是娇惯,寒夜间支持不住,无论如何不肯露宿,货郎只得找了一家农户借宿,由此被追至的五郎抓到了。

    “货郎那天曾看见过四郎,那他知道四郎的去向吗?”。连蔓儿忽然问道。

    五郎摇头。

    货郎遇见四郎的时候,是四郎刚进城,那时候连兰儿家还没走水。就货郎所知,四郎是进城去了。

    “跟四郎在一起的人,他看到没?”连蔓儿又问。

    “这个我也问了,他说不是很保准,只说他跟四郎说话,是有个人要走过来,好像跟四郎认识。”五郎就道。

    “那个人什么样,货郎认识不?”连蔓儿忙又问。

    “他不认识那个人,只说好像比四郎年纪大点不多,流里流气的,不像个好人。”五郎就道。

    四郎的线索就此又断了。

    “如今怎么办?”张氏就道,“货郎和朵儿他们两个,有啥话说没?”

    “抓到后,就把他们两个分开了,问话,也是分开问的……”五郎就道。

    “朵儿说,要嫁给那货郎。”一直没说话的连守信就冷笑道。

    连朵儿磕头求连守信,要嫁给货郎,跟货郎一起走。

    “那货郎说什么?”张氏见连守信脸色漆黑,眉头紧锁,说话语气中竟是少有的冷意,不觉顿了顿,才又问五郎道。

    “他不知道朵儿的话,只说是为了救连朵儿,把连朵儿当妹子,往后养活连朵儿。”五郎就道。

    “孩子他爹,你看,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张氏想了想,就问连守信。毕竟,五郎在她眼睛里还是个孩子,这种事情,还是问连守信妥当。

    连守信半晌都没说话。

    这个时候,天已经亮了,外面就进来人禀报,说是连继祖和蒋氏来了。

    连朵儿被找了回来,老宅那边早已经知道消息,连继祖和蒋氏已经来了一会,就在外面等着。连守仁没有来,据说是周氏一个人害怕,定要留下人陪着她才行。

    “……让他们看看连朵儿吧,怎么处置,还是……听听他们的意思。”连蔓儿思忖着道,说完就征询五郎的意见。

    五郎会意,点头。

    连守信和五郎出去,半晌又转回来,五郎脸色一直淡淡的,连守信的脸色依旧不好看。

    “……看过了,朵儿喊着要嫁货郎……”连守信就告诉张氏道。

    连继祖和蒋氏两口子被带到柴房,看见了连朵儿。连继祖这个时候,已经知道连朵儿是跟着那个货郎走的。连继祖就拿起了做兄长的身份,上前就打了连朵儿一个耳光,骂了连朵儿,说她不要脸。

    许是这些日子的处境,连朵儿竟然没有跟连继祖顶撞,只说嫌她不要脸,就让她离了连家。

    连朵儿再次跟连继祖和蒋氏说,她要嫁给货郎。

    “他们两口子说了,过来就是看看。还说老太太已经发了话,那边不要连朵儿了。送回去,老太太也不会让连朵儿进门。咋处置、安排连朵儿,都交给咱们。他们从此往后,就当没这个人。”连守信又道。

    “几口人都是这个意思?”连蔓儿就问。

    “那个话头,肯定是老太太说的。这个肯定没错。”连守信就道,显然是对周氏了解甚深。“继祖两口子,还有他爹,那个意思,是啥都听老太太的。依我看,他们也是这个意思。都不乐意再要连朵儿了。”

    连朵儿是个累赘,而且以连朵儿的性情,并不是个安分的,一旦有机会,定会闹出事来。

    而于蒋氏,即便有古氏之前的情分,只怕也受够了连朵儿,尤其是,连朵儿会背地里欺负大妞妞。

    周氏就不用说了,她早就嫌连朵儿碍眼,连朵儿丢了,如果依着她,都不肯去找。

    “这么说,那就只有咱们做主了。”连蔓儿就道。

    这个结果,其实并不出人意料。

    “我跟他们说了,就把连朵儿嫁给那货郎,只是从此他们要离开辽东府,永远不再回来。连朵儿,也不再是连家的闺女。”五郎就道。“他们都同意了,说这样最好。”

    “也算是一个了局。”张氏就点头道。

    “我刚才回来之前,还去跟那个货郎说了一会话。”五郎突然又道,“我把从前的一些事,连朵儿的那些事,都告诉他了。”

    “那他怎么说?”张氏就问。

    “没说什么,估计得想一阵子……”五郎就道。

    …

    连老爷子出殡第二天,连家就传出消息。连朵儿出嫁了,是古氏在世的时候给连朵儿定下的一门亲事,如今那边急等着娶亲,等不得连朵儿守孝。事急从权,娶荒亲这种事虽然少,却不是没有。这样的婚事,自不会铺张。不过一辆小驴车在黄昏时分,接了连朵儿走了。

    从那以后,三十里营子的人们就再没见过连朵儿了。

    多年之后,三十里营子有人往蜀中处,凑巧看见一个货郎。那人却是知道些消息,认得这个货郎的,一时好奇心起,便跟着那货郎,竟到了货郎暂居的家中。货郎的媳妇带着两个孩子正在门前做活。那人上前搭话,货郎却听出那人说话的口音,极为戒备。

    至于货郎的媳妇,那人也曾仔细看了两眼,说是容貌不差,只是年岁看着比货郎大些,一口的蜀中方言,极温柔贤惠……

    …

    今天的更新,求攒了粉红的童鞋支持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