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八十九章  出人意料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八十九章  出人意料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连老爷子没了,似乎周氏从此以后就可以随心所欲了。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尤其是牵涉到外边的事情的时候。

    而即便是在连家内部,周氏也不会像过去那样自在。她两个闺女,都因为不同的原因,不仅没有了以往在连家的地位,以后差不多也不能来往了。至于几个儿子,也唯有连守仁那一股,因为经济上要依赖她,才会受她的拿捏。

    只不过,连守仁那一股的几口人,可不像连守信和连守礼那么老实。

    连守义那一股,更是直接跟她翻了脸,往后一个院子住着,刺周氏眼睛的事情还不知道有多少。偏偏这一股人,是最不在乎周氏的闹和骂的。

    周氏往后的日子肯定省心不了。她这个不省心还不同于连老爷子从前的不省心。从前,连老爷子如果能看穿些,是完全可以过上省心、自在的日子的。而以后,周氏却并没有这样的选择。

    “脚上的泡都是自己个走的,虽说是人上了年纪,看着就让人心软。可她这个……咱也就只能供足她吃穿。”张氏就道,“再说,她也不是那吃亏的人,比咱都厉害着。”

    “那倒是。”连蔓儿和张采云就都点头。

    娘儿几个正说话,外面就进来人禀报,说是连守礼一家三口来了。张氏忙说了声请,赵氏和连叶儿就跟着人进来,连守礼则留在了前院。

    “我四叔和五郎哥他们还没回来,我们挺担心的。我爹说。想去迎一迎。”连叶儿就对张氏和连蔓儿道。

    因为连守礼跟着大家伙出去寻人,赵氏和连叶儿这娘儿两个也是一直没睡。连守礼刚从老宅回来,知道连守信和五郎那两拨人都没回来。就跟赵氏和连叶儿说了,要去迎一迎,能帮点忙就帮点忙。

    连守礼主动这样要求,赵氏和连叶儿都特别的高兴。因此,娘儿两个就陪同着连守礼一起来了。

    见他们这样,张氏也很高兴。只要连守礼他们有这份心意,人去不去的。却都没什么。

    “……他三伯刚回来,身子骨也没好利落,这黑灯瞎火的。冷风直往骨头缝里钻,还是别让他去了。打发出去的人手也差不多够了,你们还是早点回去歇着。我知道,他三伯手里还有活计要做。”

    赵氏和连叶儿自然不肯。张氏就说那就让连守礼留在家里。和管事韩忠一样,做个支应。

    “四婶,就让我爹往那边迎迎吧。黑天、冷风啥的,我爹多穿点,再说又不是站在那不动,活动开了也没啥。让他在家里待着,他肯定待不住。”连叶儿就道。

    张氏就看了连蔓儿一眼,连蔓儿微微点了点头。既然连守礼有这个心意。一家三口又如此坚决,当然要领这个情。

    张氏就点了头。外面打发了两个伙计,跟着连守礼一起,就往西边去了。

    赵氏和连叶儿干脆也不回去了,娘儿两个都上了炕,与张采云一起,帮着张氏和连蔓儿做起了针线。

    “……不像是要好好过日子的样,这往后啊,就是芽儿和六郎可怜了……”几个人闲聊着,就说到连守义一家去上房蹭饭吃的事,赵氏就叹气。

    “蔓儿姐,那些话我都跟我爹学说了,”连叶儿只悄悄地跟连蔓儿说话,“我看我爹这回心是凉透了,他也应该想明白了。你看这回,他在那边吃了饭,直接就回来了。要是搁以前,肯定得多待,回来也得跟我们说老太太咋样咋样的,这回他回来,根本就没提这个话茬。”

    “我爹知道应该跟谁知近了……”连叶儿喜滋滋地。

    无需赵氏和连叶儿提醒,连守礼主动要去迎连守信和五郎,这就是很大的进步。

    “这是好事。”连蔓儿就道,她也为连叶儿高兴。

    屋里的炕烧的热热的,地下还拢着火盆,几个人坐在炕上,一边做针线一边谈谈说说,中间又喝了两回浓茶,吃了一回点心。到天交四鼓的时候,派出去哨探的人终于回来报信儿。

    连守信和五郎这两拨人回来了,已经快到青阳镇了。

    这个消息让连蔓儿几个顿时精神大振,针线也不做了,立刻就都穿了大衣裳出来,亲自安排着热饭热菜,又将一应的房屋重新收拾的暖暖和和。这边准备停当,约略盏茶的工夫,就听得外面马蹄声、脚步声,还有人低低的说话声。

    是连守信和五郎带着人回来了。因为是夜间,他们加意小心,不肯扰民,当然也是为了避免张扬,因此虽人数众多,却井然有序,并无人大声说话。

    将人迎进屋来,张氏先就将连守信和五郎全身上下都仔细打量了一遍,看两人脸上虽有风霜,身上却都齐齐整整地,显见并未遇到什么危险,她的心还略微放下来一些。

    “……外边冷吧,都没啥事吧?”

    “还行,穿的多,啥事也没有。”连守信和五郎就都答道。

    “人找到了吗?”。连蔓儿在旁就问道。

    “嗯。”五郎答应一声,示意连蔓儿往东看,就见一辆骡车被人赶紧旁边的跨院里去了。

    想必车里的就是连朵儿。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既然人找到了,连蔓儿也就不再细问,将这件事暂时撂下,忙着安排大家进屋、洗漱、吃饭。

    这个时候夜里外出寻人,还偏是往北和往西去,自然十分辛苦。因此,饭菜也准备的极为丰盛,连蔓儿还让厨房准备了羊肉火锅,另外还有酒,吃了正好解乏、暖身子。

    小七在书房,本来早就被张氏哄着睡下了,这个时候听到众人的动静就醒了,和小龙、小虎三个一起,干脆都穿了衣裳起来。

    小七年纪虽小,可也知道担心父亲和哥哥,见连守信和五郎回来了,他也很高兴。张氏让他再去睡,他就不肯,最后干脆和小龙、小虎两个,跟了连守信、五郎挤坐在一起,每个人捧了个小碗,吃了起来。

    “也好,吃过了这顿,正好该念书了。”五郎就道。

    “嗯,嗯。”小七点头答应,这个时辰,也就比他平时该起来念书的时辰早了一些不多。

    等大家都吃好了,寻常的人都散去,只剩下自家人,连蔓儿这才细细地问起寻人的经过。原来连守信那一拨人往西走了很远,却不见人,向人打听,也没有什么可疑的痕迹。连守信跟吴玉贵、吴家兴父子一商量,干脆就回转来,也去了往北的路上寻找。

    连朵儿,是被五郎带人找到的。

    连朵儿是往锦阳县城的方向去了,不过没敢进城而是绕城而行,五郎是在锦阳县城城郊的一个小村落里,找到了连朵儿。其中细情,五郎并没有详细地说,不过三言两语,但其中艰辛,却是可想而知。

    根据找到连朵儿的地方的方位,五郎判断,连朵儿是要离开辽东府,往河间府的方向去。而河间府,也未必是连朵儿最后的目的地。

    “竟然走了这么远。”连蔓儿有些吃惊。连朵儿是小脚,又不惯行走,从三十里营子到五郎找到连朵儿的地方,少说也有五六十里地,连朵儿是怎么走去的那?

    连蔓儿就看着五郎。

    “有人和她在一起,他们有车。”五郎道.

    “是谁?”连蔓儿就问。

    “不是四郎吧?”张氏也问了一句。

    “不是四郎,”五郎顿了顿,才说道,“是那个货郎。”

    张氏和连蔓儿都有一会没有说话。

    “他们俩是以兄妹的名义,投宿在那户农家的。”五郎说道。

    张氏听了,似乎就松了一口气。

    “哥,你把他们俩都抓回来了?”连蔓儿已经猜到答案,不过还是问了一句。

    “嗯。”五郎点头。自然都要抓回来,没有放走那个货郎的道理,否则以后还有的麻烦。

    “那你问了没有,那个货郎,他们是怎么……”

    “还没问,人先关在跨院的柴房了。”五郎看了看窗外,天边已经泛起了一条鱼肚白,“先不歇着了,现在就问吧。”

    “把人带过来,正好我也看看。”张氏就道。

    五郎就沉吟了一下。

    “娘,你还是别看了。我和我爹,去跨院问问得了。”五郎就道,然后转头对着连蔓儿也道,“蔓儿,你也别看了。”

    五郎不让她看连朵儿,自然有五郎的考虑。而连蔓儿也不是非要看连朵儿不可。五郎和可靠,会将一切都处理好的。

    有一个可靠的哥哥,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他会帮她遮风挡雨,遇到丑的脏的,他会主动站在她的前面,而她则可以做到十指不沾“阳春水”。

    “嗯,那我就不过去了,哥你问完了,回来告诉我们。”连蔓儿就点头答应道。

    连守信和五郎就去了跨院,两人回来的时候,脸色都不太好。

    “都问明白了?”张氏就问。

    “这事,跟四郎还有点关系。那个败家的玩意儿!”连守信先就气愤愤地道。

    “是咋回事?”连蔓儿就问五郎。

    …

    补昨天的更新,今天的更新要稍晚。

    求粉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