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八十六章   失踪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八十六章   失踪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连守信恹恹地坐在那,就不说话了。

    屋里的其他人这个时候都仿佛没有注意到连守信的情绪,依旧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

    “老太太这心肠啊……就是比一般人硬。”不管怎样,张氏说话的时候还是多少考虑到了一些连守信的感受,因此在对周氏的评价上就说的比较委婉,“虽说是母子,看来也得讲求缘分。”

    连蔓儿点头,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母性十足的。有的女人,天生就母性意识淡薄。她们嫁人、生子,只是因为到了年纪,社会要求这样。周氏似乎就是这样的女人。生下并将儿子养大,她就认为她是了不得的大功臣了,在家里拥有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可以对儿子们予取予求。

    她甚至还会看不起自己的亲生儿子,即使这个儿子并无恶行,即使这个儿子对她非常的孝顺。

    从这方面上,连蔓儿更是发现,周氏对于张氏本能的厌恶,也许有相当的一部分是来自于对张氏母性的排斥。

    张氏对待自己的孩子的温和态度,甚至对于没有血缘关系的小泵也能待如己出,这和周氏的为人大相径庭。周氏因此本能地厌恶张氏,不管张氏怎么讨好都改变不了。

    俗语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周氏对待儿子、媳妇、孙儿孙女的态度,也直接导致了如今这样的局面。不管是老宅那两股,还是连守礼、连守信这分出来的两股人。没谁真的对周氏亲近。

    这样的周氏,谁又能喜欢、亲近的起来那。就算是连守礼和连守信这两个亲生儿子,他们怎样孝顺周氏。但要说和周氏亲近,那却都是从来没有的。母子间能够心平气和、有来有去地说上两句话的时候都极少。

    周氏自称老厌物,也算是有自知之明。

    “一会回去,我就跟我爹说,看我爹这回还能说啥。他要是觉得她做的对,说的对,那我就跟我娘商量。让他去老宅,跟他娘一块过去,还能吃好的喝好的。我和我娘。我们俩干活也能养活我们自己个。”连叶儿嘟着嘴说道。

    连叶儿打算这么做,连蔓儿自然不会拦着。

    一会,话题又转到周氏不要银钱,只要十亩地的事情上来。

    “老太太挺奸的。她胆子比谁都小。肯定是让四郎给吓着了。这回老爷子没了,她每天恐怕更得菜刀不离身儿了。”张氏就道。

    “恐怕也是因为看明白那两股都是啥样的人了。”连蔓儿也点头道,“再说,她和我爷可不一样。我爷在的时候,说啥话,办啥事,都为那两股,尤其是他大儿子那一股考虑。现在剩她一个人。没有我爷的影响了,她只会为她自己个考虑。”

    周氏是个只有她自己的人。而且。实话实说,周氏并不是大手大脚过日子,也并不贪图银钱。

    以前周氏是曾经向她们要过过分的东西,还狮子大开口要过大笔的银子,但是那都不是出于她的本意,而是被人所怂恿的。现在,能够怂恿她的人和环境都不存在了,周氏会活的更加自我。

    显然,张氏也是这么认为的。

    “……以前家里的钱,虽然是在她手里,也是老爷子说咋花就咋花。她就是把吃食把的紧,别的上头,她都不大用心。”张氏道。

    说白了,周氏除了在炕头上和灶台边,别的方面她都很无知,也没有什么贪欲。

    如今,给了她十亩麦地,周氏得了甜头,还能更好地将连守仁那一股人拿捏在手里。有这样一股人凭她拿捏着,差不多就能满足了她的控制欲。

    老宅那边,随她去搅风搅雨好了,连守礼和连守信这两股,都可落得清静。当然,前提是这两个人不自己送上门去给周氏拿捏。

    连守信这边,连蔓儿并不担心,至于连守礼,就得看连叶儿的了。如果这次,知道周氏背后是怎么打算的,连守礼还执迷不悟,那么,赵氏和连叶儿也真的只有离开他,才能有好日子过。

    连叶儿又跟连蔓儿说了一会话,眼瞅着要到饭时了,就起身告辞说要回家。连叶儿才刚起身,外面就有人进来禀报,说是蒋氏来了。

    “说了有啥事没有?”张氏就问。

    “……着急忙慌的,一头的汗,脸色都变了,说是连朵儿没了……”

    “啥,连朵儿没了?”张氏一惊。

    连叶儿本来要走,也站下了。

    “没了,是连朵儿死了还是咋地?”连叶儿就问了一句。

    “是不见了人。”

    刚办完连老爷子的丧事,又再一次彻底了分了一回家,可想着能清静一阵了,连朵儿又不见了!

    连叶儿就不走了,重新回到连蔓儿身边坐下。

    “让她进来,我好好问问。”张氏皱了皱眉,就吩咐道。

    很快,蒋氏就被人带了进来。果然如禀报的人所说,蒋氏一脸的惶急,她一进门,就冲着连守信和张氏跪下了。

    “这是干啥,快起来说话。”张氏忙让人将蒋氏给扶起来。蒋氏被人扶着,腿就有些发软,直到被人扶着在旁边坐下,她就哭了起来。

    “快别哭了,有啥话好好说。是咋回事?”张氏就问。

    蒋氏擦了擦泪,就将事情的经过跟张氏说了。原来是要吃饭的时候,不见连朵儿上桌,屋里屋外找了个遍,都找不着。蒋氏嚷起来,一家几口又仔细寻找了一回,仍旧不见连朵儿。蒋氏这才想起来,似乎一下晌都没看见连朵儿了。一家子相互印证,最后不得不得出结论,连朵儿失踪了。

    “最后看见连朵儿是啥时候,谁看见的?”连蔓儿就问蒋氏。

    蒋氏支吾了半天,却说不清楚。

    “……早上出殡,妞妞留在家和她在一块,出殡回来,就忙着坐席,招呼客人,恍惚好像看见她在旁边,后来收拾东西,忙忙乱乱的,还没忙活清楚,老太太就叫了大家伙过去,后来二叔吵吵起来了……”

    总之,就是一天都忙的不可开交,而且精神紧张,心里有事,蒋氏其实也不能确定连朵儿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至于老宅的其他人,蒋氏说都问过了,还不如她清楚。起码蒋氏还能确定,早上连老爷子出殡的时候,连朵儿还在的。

    在老宅,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连朵儿几乎都是一个透明人。在人面前,她有的时候一天都说不上几句话。大家也都有意无意地无视了她。再加上连老爷子出殡,来的人极多而且杂,乱糟糟地,连朵儿这样的透明人在这个时候走失,确实不容易为人所发现。

    听说连朵儿不见了,连蔓儿首先想到的是走失,而不是被拐。

    因为连朵儿有离家出走的前科,大家伙显然和连蔓儿是同样的想法。而比起上一次,连朵儿又大了两岁,这个年纪离家跑了,更让人焦躁。

    蒋氏之所以着急,之所以一进门就跪下,就是因为想到了后果的严重性,而老宅那边,就她负责照看连朵儿的,这次在连朵儿跑了之后,她发现的又不及时,她身上背负的责任很大。

    “这段时间,朵儿跟外面哪个人有接触,走的比较近?”连蔓儿又问蒋氏。

    “没有,没有。”蒋氏连忙摆手,“就是今天,太忙乱了,疏忽了。以往我都看着,就家里这些人,她也不说话,没有外头的人。”

    今天之所以会疏忽,忙乱之外,还是因为心里有事。连老爷子没了,他们这一股将何去何从。

    “你确定?”连蔓儿追问了一句。

    “确定,这个我确定。”蒋氏忙道。

    “这么说,就又是自己跑了。”连蔓儿就道,然后又问蒋氏,“大嫂,你知道,她还有什么能投奔的地方?”

    “她能有什么投奔的地方,没有啊。”蒋氏就道。

    “这两天,朵儿跟城里的一家亲近不?”五郎想了想,也问了一句。

    “不亲近,大姑他们这两天也心里有事,我看他们都没说过话。”蒋氏仔细地想了想,就答道。

    “或许你有看不到的地方。”连守信就道。

    “那、那……或许。”蒋氏迟疑地道,这两天忙乱,这么一说,她还真不能打包票。

    “朵儿或许跟外人没有接触,可那天,她不是看见四郎了?”还替四郎做了遮掩。

    “这……”蒋氏也不敢说什么了,总之,都是她的疏忽。

    连蔓儿一家很快地商量了一番,看来从蒋氏这是得不到什么准确的线索的,连朵儿的失踪,肯定是主动的,或许有人帮忙,或许没有。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赶快派人寻找。

    派人寻找这件事,自然是不能指望老宅那两股人的。

    不过,在寻找之前……

    “你来这,老太太说啥了没有?”连守信就问蒋氏。

    “老太太……没说啥,就是说了一句,丢了丢了,丢了更好。”蒋氏如实地答道,不过马上又描补了一句,“肯定是气话。公公和妞妞她爹都出去找人了,二叔那边,想请他们也帮帮忙,二叔头疼,二婶说脚崴了……”

    果然,周氏不管,连守义那一股不帮忙。只有连守仁和连继祖显然顶不上多少用场,蒋氏这是自作主张来找的她们。

    …

    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