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八十二章  再分家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八十二章  再分家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果然,连守义当时抢了摔丧盆一事,是有目的的。

    这个年代,孝道最重。而评价儿孙孝与不孝的标准中,养老送终,也包括丧事就占了很大的比重。其中一项,女人如果为公婆守过丧,就不能再休弃。以连家为例,以前周氏或许还能够以无所出为由,做主休了赵氏。但是从此以后,周氏就不能这么做了。因为赵氏在发送连老爷子的时候,克尽了孝道,以后还将为连老爷子守孝。

    与此相同的,民家发送老人,打灵幡、摔丧盆两件差事的意义相当重大。做了这两件事的儿孙,都被当做是对老人很是尽孝。以后在人们的评价中,还有在家庭生活,以及遗产继承方面,这样的儿孙都要被摆在前头。

    连守义因此心虚,不敢跟连守礼明着争夺摔丧盆。但是阴错阳差,再加上连守礼的不自信,使得连守义找到了空隙,抢着为连老爷子摔了丧盆。

    连守义是何等样人那,没有便宜地道事情,什么时候见他会抢着去做了。现在,周氏要把他分出去,他果真就拿这件事出来说嘴了。

    连守义要多分财产,连守仁这一股自然不会答应。

    “老二,本来咱们商量,是让老三给咱爹摔丧盆的,你跟谁都没说,你就抢着把丧盆给摔了,这大家伙都看见了。你这个,名不正,言不顺。”连守仁毕竟也读了多年的书,这样关键的时候。说话中还带出了几句文词,“再说,就算是你给咱爹摔的丧盆。我还给咱爹打了灵幡。”

    “我是老大,你是老二,你跟我平分,咱爹娘没亏待你。”

    “二叔,这个分法,我爷在世的时候也有过话,就是这么分。”连继祖也道。

    周氏也咬定了。就是这样分法。虽然她一直摆着独立于连守仁和连守义这两股的姿态,但是以后毕竟是要跟连守仁这一股生活的,她是不会开口让连守仁将一部分财产让给连守义的。

    事情被这样一说。似乎就该无可辩驳了。然而,连守义从来就不是一个好打发的。可以说,在连老爷子和周氏跟前,连家兄弟几个中。连守礼和连守信有多好打发。连守义就有多难打发。

    “别说啥孝不孝的,老大,继祖,你们爷俩也就现在老实了,装好人。以前你们俩咋待老爷子的,老爷子以前身子骨多结实,咋就这两年总闹病?那病谤就在你们身上。老爷子有几回差点就没了,就是你们给闹的。这大家伙都知道。还用我再细说道说道不?咱老大别说老二,咱都一样。”

    “我儿子多。给老连家传宗接代了,我应该多分。”

    “六郎还没说媳妇,芽儿还没嫁入,这都是花钱的大事。我大哥娶过仨媳妇,继祖的事也都是花公中的钱给办的,孩子都养活这么大了,花儿嫁人,大家伙一起给背的利滚利的债。六郎和芽儿的事,不能就让我一个人背!要是现在就把我们分出去,得把钱给够了!”

    “你们感情乐意跟着老太太过,老太太从老四、老三那挖的那么大块的肉,老太太一个人能吃多少,还不都是进你们嘴里。你们精,我也不傻。”

    “这些年,我们爷几个就养活你们几口了,现在看我们没用了,就想把我们当要饭的打发,没门!”

    连守义双目通红,摞胳膊卷袖子的,不争到更多的财产决不罢休。

    关于周氏的赡养问题已经顺利地谈好了,而连守仁和连守义的财产之争,连蔓儿这一家从来就没打算过要插手。有人问连守信,要他拿主意,或是出面压服,连守信都是摆手、叹气。

    “咱们大家伙都是乡亲,知根知底,在大家伙跟前,我也没啥必要装。别看我出了这个门,大家都给我几分脸面,在这门里头,我……我就是听喝的。……真没我说话的地方,我在这,除了出钱出力,说啥都是错!”

    连守信这么一说,大家伙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连家的情况,大家确实都清楚。以前有连老爷子在,或许还能讲些道理。可如今连老爷子没了,就剩一个周氏。周氏的为人行事如何,大家心知肚明。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是这些来人里头,也难保家里没有霸道的老娘、泼辣的媳妇的。因此,对于连守信,他们都表示理解。

    连守信怕周氏怕成一贴老膏药的事情,在这十里八村原也不是什么新闻。

    男人出去要顶天立地,在家里,却难保不伏低做小。

    何况,刚刚周氏大声哭嚎,左邻右舍也都听到了。因为周氏逼着连守礼多给供养的事情,逼的亲孙女差点撞死了这件事,也早就随风传出去了不知多少里地了。

    因为来人都在,连守信不好甩手就走,但是连蔓儿她们却不耐烦,也没必要留在这看连守义和连守仁争执,因此,五郎、连蔓儿、小七和张氏就先告辞出来了。

    母子几个人的离开,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一家人的立场和态度。

    连叶儿见连蔓儿走了,也拉着赵氏跟了出来。大家伙一径都回了连蔓儿家。

    前院正厅里,此刻非常的热闹。张青山一家人还没走,吴玉贵、吴家兴、吴王氏、连枝儿、张采云、陆炳武几个也都在这陪着。见张氏她们回来了,大家伙难免就问了起来。

    “老太太养老的事说完了。老太太要跟我们大当家的一起过,要把二当家的给分出去。现在两下动了来人,要分家产。孩子他爹在那,我们也说不上话,就先回来了。”张氏就向大家解释道。

    等说到给周氏的供养,周氏又要了十亩麦地的时候,年纪老的几个都淡淡的,年轻的几个还是吃惊。

    “我就猜到这个了,我二姨那可不是一般人。”吴王氏就道,“只多要了十亩地,这个还算是……。我们原本估计,可是要翻几个番。”

    “你们没打驳回吧?”张青山就问张氏。

    “没有,她一提,我们就答应了。”张氏就道。

    “这么做对。”张青山就道。

    “她跟我们要啥,我们也都认了。谁让我们现在是有名的财主那。原本,我们还都商量了,她从我们这多要点,就能从他三伯那少要点儿。有我们这十亩地,就是再多点也行,她把他三伯那六亩地还回去。”张氏就道。

    “是应该这么办。”吴玉贵就道。

    “老太太没还那六亩地?”吴王氏也问。

    看来大家都猜周氏会从连守信这多要,然后将连守礼的那份还给连守礼。几乎每个家庭中,或多或少都存在着“杀富济贫”的现象,做父母的挖富裕的儿孙,贴补不那么富裕的儿孙。

    虽然分了家,但是连守礼跟老宅的关系一直都很密切。与周氏的关系,也是连守礼比连守信要亲密的多。连守礼真是没少为老宅,为周氏出力。远的不说,只说近的,是谁听周氏的指派,护送连兰儿回县城,后来又在连兰儿家做了几天的“保镖”?

    是连守礼。

    后来危机解除,连守礼从县城回来的时候,连兰儿还给了他几斤包子。这包子,连守礼还送去给了周氏。周氏留下一些,其余的还是给了连守礼。

    怎么看,都有些母慈子孝的味道吧。

    如今,连老爷子没了,周氏更应该拉拢几个儿子,尤其是最听话,肯出力的连守礼才是。那么狠狠地挖连守信这一股一块肉,再给连守礼一些甜头,不就是最惠而不贵的做法吗?

    以周氏的精明,她当然会想到这一点。这么做,也很符合她一贯的为人。

    可周氏偏不这么做,她不仅没有归还那六亩地,还要连守礼也给她“添点儿”。

    “不只没还,还想多要。”连蔓儿就道,“逼的叶儿都拼命了。”

    “哎呦,这可就不应当了。”张青山、吴玉贵就都说道。

    “咋地,也该留点母子的亲情。”李氏叹气道。

    “我说句也许不大合适的话,老太太不是见钱眼开的人。她跟这就要了十亩地,也不像是要想多抓钱不松手,她咋还想从三哥那多要出来东西那?”吴玉贵就道,显然是有些困惑于周氏的做法。

    周氏跟连守信这一股多要东西,大家或许不会说什么。但是她跟连守礼多要,这肯定是要被人诟病的。因此,大家都很讶异于周氏的做法。

    “还能因为啥,她看不上我和我娘呗。”连叶儿就冷笑道,“她对我爹,也就那么回事。我爹对她十个头的,她对我爹,用着了,兴许能好好说句话,用不着,我爹在她眼睛里算个啥。她看不上我和我娘,她心里也看不起我爹!”

    一屋子的人都不说话了,连叶儿的最后一句话,实在是令人惊心!这句话的惊心之处在于,它竟然是事实,也在于,也许连守礼都看不清的事实,却被连叶儿一个小泵娘给挑破了。

    ……

    先送上一更,稍晚争取加更。

    八月最后一天,求攒了粉红票的童鞋多多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