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八十一章   大风波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八十一章   大风波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连叶儿顶撞了周氏,周氏就想借题发挥,闹的全村都知道。可连叶儿根本就不怕,她甚至比周氏更愿意将事情放到公众的眼前,让大家伙判断是非对错。

    连叶儿豁出去了。

    其实,就不说事情本身,但就连叶儿和周氏吵吵上这件事来说,真的让众人评理,最后是两败俱伤。连叶儿辈分小,顶撞周氏,会被人说不孝。但是周氏这么大的年纪,跟孙女这么针尖对麦芒的,也要被人说是为老不尊,没有身份。

    周氏对于连叶儿的反应有点吃惊,不过她的性子,是历来不肯服软认输的。祖孙两个就这样杠上了。

    然而,屋子里这么多人,是不会让事情真的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的。

    吴玉昌忙就劝说周氏,一边劝说压服连叶儿。连守信等人这个时候却不敢多说,怕火上浇油,周氏再借题发挥。

    “二姨啊,我知道你老,嘴上虽然不说,心里是真心疼儿孙。你老是刀子嘴豆腐心。三哥他们条件确实一般,六亩地,再加上两间房子,在咱这村里,这也算数得上的了。他们要是有条件给添,肯定得给你老添。”吴玉昌轻言细语地劝着周氏。

    “你老也不忍心看我三哥他们过的苦巴巴的吧。要不,就先这样,往后,你老要是缺啥少啥,我三哥他们也不能干看着。到时候肯定得伸手。亲母子,有啥话不好商量啊。是不。二姨,你老是明白人,外头谁不说你老心眼好。人明白啊?”

    吴玉昌的话,周氏听得很熨帖。

    多亏了吴玉昌的三寸不烂之舌,那边连叶儿被连守礼和赵氏禁住,不吭声之后,周氏也缓和了下来,不再冲着外面大嚷大喊了。实际上,她今天的打算在闹与不闹之间。本来她的打算。只要连守信那一股答应了她的要求,她就不打算闹。毕竟那是大头,决定了她以后的生活。

    在连守礼这一股的问题上。她主要是想借此机会,拿捏拿捏这三口人。

    “我这么大岁数,让她一个小丫崽子打我的脸,我一个孤老婆子。我以后还咋活。老三家不乐意给我多添。就不多添,这小丫崽子,她得给我赔礼道歉。”周氏就对吴玉昌道。

    “要不地,我就豁出去,反正我这张老脸也让小丫崽子给打了,我也不要了,我就到他们门口,我去撞死。你们啥也不用另外准备。就把老爷子的坟给扒开了,把我直接埋进去就行。大家伙都省心。”周氏说狠话。摆明了要压服连叶儿。

    作为未亡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吴玉昌也没了办法。她又劝了半晌,周氏只是不肯让步。

    吴玉昌只好向连守礼使眼色。

    “叶儿,你给你奶赔个礼。”连守礼就对连叶儿道。

    “我没错,凭啥我给她赔礼。说她是我奶,她啥时候有做奶的代价了。”连叶儿也是个倔脾气,摇头不肯。

    周氏那边见连叶儿这样说,脸色就又变了,立刻就摆起了姿势,打算要大嚎大叫。吴玉昌赶忙拦住周氏,又给连守礼使眼色。

    连守礼就又让连叶儿给周氏赔礼,赵氏也跟着劝。

    连叶儿就哭了。

    “我没错,让我赔礼不行,我把命赔给她。”连叶儿说着,抹了抹眼泪,就朝周氏扑过来,低了头就朝周氏怀里撞。

    “我把命赔给你,我把命赔给你。”连叶儿连声道。

    连叶儿这不要命的架势,就有些将周氏给唬住了。周氏两只手护在身前,急忙往后退。连叶儿撞不到周氏,干脆心一横,就朝炕沿撞了过去。

    老宅的炕是土坯炕,炕沿上镶的是整块的厚木板。按照连叶儿那样不要命的力度将额头往上撞,不死也要残。

    连叶儿是真豁出命去了。

    屋里这么多的人,自然不能真的让连叶儿撞了头,几个人上前,就把连叶儿给拉住了。连叶儿还兀自挣扎不休,连声说要撞死,把命赔给周氏。

    不讲理的,她也怕不要命的。周氏强自镇定,不过却不再说让连叶儿赔礼的话了。

    这场风波就这么停息下来,周氏也没再朝连守礼要更多的供养。

    别人家要谈老人的赡养问题,一般都是从长子开始谈,可是连家行事奇特,是从最小的连守信开始谈,然后是连守礼。这两个人的谈完了,就轮到了连守义和连守仁。

    “老爷子没了,往后啊,我就自己个过。玉昌啊,你在这,就手帮我把这家给分了吧。”周氏语出惊人,“我也不多要,就这个屋子,后面半拉院子,还有另外六亩地。剩下的,就给老大和老二。他们要是乐意在一股过日子,他们就过。要是乐意分,他们就分。”

    难得的,周氏不带丝毫火气的说出这样大一段话来。不过话里的内容,却让屋里的人都惊呆了。

    连老爷子死后,周氏会要求再次分家,这件事大家多少都有些料到了。可是她要单独另过,这样的分法,却是出人意料。

    老宅的家业,周氏要的这部分之外,就还剩下连守仁和连守义两股现住的两个屋子,后院西边半个院子,还有前院东边半个院子,以及十二亩地。

    其实,若是按照一般庄户人家的水平来说,连守仁和连守义两家平分了这一份财产,日子也是能过下去的。只不过,这两股人却都不这么想。他们都想过更轻松、更好的日子。

    “娘,说啥也不能让你老自己过呀。”连守仁就又跪下了,“要是这样,往后到了地下,我都没脸见我爹。娘啊,让儿子伺候你到老,给你养老送终。”

    “我让你伺候啥,我现在走的动,爬的动。我手里有这些东西,我怕啥。以后就是走不动,爬不动,有这些东西,也不怕没人伺候我。”周氏就道,“跟你们过,你们白落个养活我的名儿,还得嫌我孤老婆子,当面背后的,不拿正眼看我。我可受不了这份气。”

    “娘……”连守仁听周氏这么说,赶忙一面剖白自己心里如何孝顺,一面赌咒发誓以后要如何善待周氏,“娘,我爹没了,你老就是主心骨,是一家之主。”

    连继祖和蒋氏这时也跟着跪下,都说以后要听周氏的话,好好孝顺周氏。

    连蔓儿在旁边看着,恍然大悟。周氏其实并不是真的想自己个过,她就是想趁此机会,拿捏儿孙,从而进一步确立她今后的地位。

    以退为进,真是好心机、好手段啊。连蔓儿想,这两天,周氏不吵不闹,话也少了,看来是在仔细地为她自己的将来做打算那。而这,就是她精心思考的结果。

    周氏在拿捏儿孙,保障自己的地位和生活方面,从来都是个顶顶聪明的女人。

    连守义见连守仁这一股这样,忙招呼何氏、连芽儿和六郎也给周氏跪下了,也是信誓旦旦地保证以后要孝顺周氏。

    周氏却对这几个人连个眼神都欠奉。

    “你爹没了,我操不起那个心。你爹在世的时候,都说不听你们,我算个啥。老大这一股求着我,我就先跟他们过。你们,我用不着你们伺候我。你们爱干啥去就干啥去。”周氏挥了挥手,向是要摆脱什么讨厌的东西似的。

    “四郎把家里的钱财都偷走了,还把我压箱底的首饰也给偷了。按理说,就该啥也不分给你们,让你们净身出户。……玉昌说的,刀子嘴豆腐心,我就嘴上惹人。我这人心肠软,该分给你们的那一份,还分给你们。你们自己个过去!”

    “我啥也不朝你们要,就当我白养活一个儿子。以后咱各不相干,我死了,你们乐意在我灵前磕个头就磕,不乐意,你们站在那,哈哈大笑,那也没啥。我啥也不指望你们。”

    周氏的态度很坚定,话说的非常绝。

    连守义几口人一下子就傻眼了,等缓过劲来,连守义就嚎啕大哭,何氏也跟着嚎,六郎和连芽儿不太明白,不过一会的工夫,就也跟着哭了起来。

    顿时,屋里就乱了。连守义给周氏磕头,赌咒发誓,又耍赖撒泼,种种招式都使遍了,就是不想分家,要继续跟周氏一起过。周氏却不像连老爷子,不管连守义怎样,她都不肯松口,一定要将连守义给分出去。

    这一番乱就不必说了,事情最后还是闹开了,动了来人。在里正等人面前,周氏一点也不客气,直说连老爷子的死跟连守义有关,她管不住连守义,以后要是跟连守义一起过,她会受气,甚至会被连守义、何氏给害死。

    “本来应该啥也不分给他,我照样分他东西,我满对得过他。”

    最后,连守义见事情实在无法挽回,就提出了要多分财产的要求。但是周氏还是咬死了,一点不肯多分,连守义说的急了,周氏干脆就又祭出让连守义净身出户,甚至逐出连家的法宝来。

    “我给我爹摔的丧盆,就是我娘,也不能把我赶出去。”连守义则用给连老爷子摔了丧盆,尽了大孝为名加以抵抗。“我爹留下的东西,我该分大头!”

    ……

    送上加更,月底倒数第二天,求大家粉红支持。

    (知道这样写不讨好,氮素,生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