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七十八章  抱子葬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七十八章  抱子葬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这种环境下,吴王氏的话确实不免让人多想。然而,吴王氏那样说,却不是故意吓唬人。

    棺材的重量,加上尸身的重量,再加上那些木杠和扁担的重量,就是对年轻的壮劳力来说也不是轻松的事。出了村口,走了一段的路,抬灵柩的人已经换了一批。因为灵柩的重,所以大家伙才要加紧了脚步。

    而在民间的说法中,是有灵柩会越来越重的说法。这个说法,有一部分是实情,这倒不是说灵柩的重量真的会加重,这指的是抬灵柩的人的主观感受。

    而另外一部分,则有着浓郁的感情色彩。

    灵柩中的人眷恋阳世,不想入地府。

    也正是因此,这抬灵柩的才要越走越快,要早点让灵柩中人入土为安。灵柩一旦抬起,中间绝对不能停下来,灵柩更不能落地,否则就是大凶之兆。从老宅到南山的墓地,其中有一段要经过官道。官道上有来往的车辆和行人,看到送葬的队伍,都很自觉的避让。因为不能当着灵柩的路,那样对人对己,都是不好的。

    等走过官道,就是上山的乡村小路。这路有些难走,果然如吴王氏所说,到后来,连蔓儿扶着张氏,几乎要小跑着,才能跟上队伍。她是大脚还是如此,就更苦了跟来送葬的小脚女人们。

    乡邻的女眷都不参加送葬,但是亲眷中的女人们却是要来的。蒋氏来了,连芽儿跟着何氏。连兰儿带着银锁也来了。蒋氏、连芽儿、连兰儿和银锁这几个都是小脚,累的气喘吁吁,还是被落在了后头。

    南山的墓地。连蔓儿来过有数的几次。如今是早春,漫山枯黄,使得整座山更显得肃穆、苍凉。连蔓儿曾经听村里的老人说过,南山在风水上是一处绝佳的墓地。村子里祖祖辈辈的人都葬在这座山上。老人们还说,三十里营子之所以年年风调雨顺,极少灾荒,很大程度上。是托庇于大家的祖坟葬的好,也就是这整座山的风水好。

    连蔓儿并不懂风水之术,只是觉得这山下有活水流过。整座山山形虽无奇特之处,风景也不算绝佳,但却极适合林木生长,环境宁静清幽。身处其中。让人心境平和。

    这样地,自然就是极好的地,而且极为契合中庸之道。

    送葬的队伍就来到了连家的墓地前停了下来,连老爷子的墓址已经挖好了。这是昨天,吴玉昌请了几个挖墓址人,并让连守仁跟随上山,指明墓址的所在,之后挖好的。

    连家的墓地只有一座极大的坟。那是连老爷子的爹娘的合葬墓,连老爷子的墓址。就选在这座墓的下方,也就是他爹娘的脚跟地下。这个位置,是连老爷子生前就自己选好了的。而这种葬法,也是民间通常最普遍采用的一种葬法,风水术上称之为抱子葬。

    怀中抱子,可保家宅安宁,后代子孙绵延不绝。

    而这种葬法,同时也寓意着浓浓的天伦亲情,做儿子的死后,重归爹娘的怀抱,依偎在爹娘的膝下,天伦重聚。

    连蔓儿一种家眷都在连老爷子的坟前跪了,五郎和小七拿了几沓纸钱,先在连老爷子的爹娘坟前烧了,然后又在四方各烧了一些,等下葬的时辰一到,连老爷子的灵柩才被缓缓地放进墓址内,接着就有帮忙的年轻人开始铲土填坟。

    坟地上,顿时哭声又响成了一片。

    坟很快就被填成了一座土丘,各种花圈、驴、牧童等纸扎都被摆到了坟前点燃,连守信默默地跪在坟前,将一沓沓的纸钱点燃。

    “摔盆,该摔盆了。”一个老人就喊道。

    摔丧盆,是葬礼的一个重要环节。所谓的丧盆,一般就是个粗瓦盆,一直放在灵前用来烧纸的。这个盆,是有连守礼抱着上山,要在连老爷子坟前摔碎,这场葬礼才算完成。

    当然,葬礼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环节,打灵幡。民间的说法中,有时候就用打灵幡和摔丧盆来指代发送老人,由此可见,这两个环节的重要性。发送连老爷子,连守仁打灵幡,而摔丧盆的差事,则交给了连守礼。

    连守礼能摔丧盆,很大程度上得力于连守信。本来这个差事该连守义来,但连守义这几天心虚,说话都处处小心,因此并不敢认真争竞。

    而连守信之所以支持连守礼摔丧盆,是因为他深知连守礼的心病,希望能够通过这件事,让连守礼在连家能够挺直腰杆,以后更有话语权。对于能够给连老爷子摔丧盆,连守礼是很吃惊的,他从来都不敢想,他能够得到这件差事。一开始大家商量,让他摔丧盆的时候,连守礼还谦让了几句。不过,看他后来抱着丧盆那难掩激动的神色,不难猜测他心中真正的想法。

    现在,该是摔丧盆的时候了。连守礼没有马上站起来,而是左右张望了一下,似乎是等人再次确认,是让他摔丧盆。

    “三哥,赶紧的吧。”吴玉贵在旁边看见,暗自摇了摇头,不过还是张口催促了一句。

    连守礼这才站起来,抱着丧盆小心翼翼地往坟前走了两步。

    “这、这行不行?”连守礼问旁边的知客和村中的老人。

    “行了,就这这就行。”一个老人点头道。

    连守礼这才举起丧盆,往地下摔去。这个丧盆,要摔的越碎,越好越吉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连守礼太紧张了,还是这丧盆格外的结实,丧盆落地,只是滚了两滚,却是一个裂缝都没摔出来。

    连守礼头上就有些见汗。

    “这、这咋……”连守礼磕磕巴巴的。

    “常有的事,三哥,你再摔。”就有好心的人在旁边指点道。

    连守礼犹犹豫豫的弯下腰,可还没等他重新将丧盆抱起来,连守义不知怎地就抢到了跟前,一把将丧盆抢了过去。

    “我来摔,保准一下就行。”连守义说着,也不等连守礼反应过来,就将丧盆高高的举起,用力摔在了地上。

    随着清脆的声响,丧盆碎成了数块。

    连守礼呆呆地愣在了那里,连守义飞快地看了一眼连守信,忙退回来,重新跪倒,继续嚎啕大哭。

    花圈等纸扎慢慢都化作飞灰,连老爷子这就算是入土为安了,连蔓儿等人这才起身,陆续往回走。大家都走到了山脚下,连守礼还没有跟上来。

    “我得先回去,还有事要帮着操办。家兴,你去帮着把你三伯给扶下来,哎。”吴玉贵对吴家兴嘱咐了两句,和吴玉昌一起匆匆的下山去了。

    丧盆被连守礼抢去摔了,连守礼就一直呆呆的。大家都往山下走,只有他不走,就垂着头蹲在连老爷子的坟前。他在哭,不过不同于连守义的嚎啕大哭,连守礼是无声的哭。

    赵氏和连叶儿都留下来,陪着连守礼。

    对于连守义抢摔丧盆这件事,大家都出乎意料。那时候大家都跪着在哭,很多人甚至没亲眼看到,事后才知道的。连守信当时是看到了,却根本来不及阻止。而事情发生之后,连守信虽然心里有气,但却不好发作,只能如之奈何。

    “这个事闹的……”吴王氏跟张氏、连蔓儿母女走在一起,摇头叹息道。

    “他三伯是好人,哎,”张氏也叹气,“我听孩子他爹说,他三伯小时候就抢不上槽去,哎……”

    据说,连守义小时候就抢过连守义和连守信的吃食。

    连蔓儿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也是无语。她想到了前世熟知的某句名言——性格决定命运。

    连守礼的性格,使得他没有儿子的心病谤深蒂固。因为这个痼疾,让他在很多时候都缺乏自信,尤其是今天这样的场合,正是这种缺乏自信,让他错失良机。

    失去了这个机会,也就是失去了医治他心病的一剂良药。没有这剂良药,他的心病就得不到缓解。而这心病,还将继续对他的性格施加负面的影响。

    恶性循环,无解。

    求人不如求己,连守礼钻进牛角尖里不出来,别人出多少力都是枉然。

    连蔓儿这些人回到老宅的时候,饭桌都已经放好,很多走的快的人都已经入席坐定了。这一顿饭,将是这场葬礼的最后一顿饭。一般的庄户人家,出殡这一早上并不预备席面,只会准备米饭和大豆腐。不过,连守信觉得这几天,亲戚朋友乡邻们都出了很多力,连老爷子的丧事才能办的这样顺利。因此,虽然没有学那官宦或者大地主人家的席面,也不肯就一盆豆腐就将大家伙给打发了。

    今天的席面,是八大碗,荤素都有。菜色不求精致,却力求“实惠”。

    今天出殡来的人非常多,就连上房东屋也坐了好几桌,其中一桌是周氏,左右大周氏和小周氏相陪,吴玉昌媳妇、二丫、商宝容都坐了这一桌。

    周氏并没有去送葬,而是留在了家里,大周氏和小周氏一直陪着她。

    连蔓儿依旧跟张氏、李氏、吴王氏等人在西厢房坐席。

    …

    先送上一更,月底了,求大家粉红支持,晚上争取加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