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七十五章  吊客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七十五章  吊客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这两年,宋家一直维持着和他们的来往,但凡有大事小情,宋家总会打发人来上礼。年节的礼也从来没有落下过。两家虽然并不亲密,但是礼尚往来,就把这个关系给维持了下来。不知内情的,或许以为这是因为连花儿曾经是宋家的媳妇的缘故,但只要略了解一些内幕的人都会知道,连接两家的是跟沈家的关系。

    连老爷子死了,宋海龙会来吊祭,这早就在连蔓儿一家的预料之中。

    连守信和五郎就赶忙起身去老宅,还将小七也带了过去。小七年纪虽小,却正像当年五郎那样,要早一些跟着父兄多见世面,多多习学。随后,张氏也去了老宅。

    连蔓儿没去,她陪着李氏说了一会话,又叫了几个家人过来,问了问这几天家里的情形,然后就去西屋补眠。

    “等我姥爷、大舅他们来了,再叫我。”临睡前,连蔓儿是这样嘱咐的。

    本来这几天在府城,因为忙着置买田庄和安排田庄上的事务,连蔓儿就不曾好好休息过,再加上一宿的颠簸没有合眼,她是真的累了。不过,她刚打了个盹,连叶儿就来了,接着吴王氏带着连枝儿也来了。

    没人来西屋打扰连蔓儿,不过连蔓儿听见了动静,还是起来了。她一边收拾,一边不由得并暗自叹气摇头。正像众人所说的,遇到家里老人没了这样的大事,一家子这几天谁都别想好好歇着。本来。办白事就比办红事要麻烦,要劳累。

    连蔓儿另换了一身鸭青的袄裙,头上只戴一根珠簪。两根素银的发钗,全身上下不戴一点颜色的装饰,走到东屋来,和连叶儿一起坐在炕上陪着李氏说话。

    “……本来啥事都没有,就是让他们俩打架给气的。”连叶儿细细地跟连蔓儿说着连老爷子犯病时的情形,“那时候我爹被叫过去了,我爹就看出咱爷要不好。还没摔到炕下的时候,好像就说不出话了。我爹让他们停手,他们谁都不听。咱奶也不看着咱爷。就一个劲儿的让我爹拉架。”

    “肯定是没想到……”李氏听着,就叹了口气。

    周氏和老宅的人,都没有想到,连老爷子这次病的会这么厉害。没有缓过来。

    连老爷子这半年多来。身子一直不太好,反反复复的闹了好几次了。周氏看着在连老爷子病倒后,服侍的似乎很精心。但是,在平时除了会给连老爷子张罗小灶之外,其他方面却可以说得上是粗心。

    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她从来不会因为顾忌连老爷子会犯病,而收敛自己的脾气。周氏从来就不是个温柔的女人,而连老爷子的病。吃什么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要心情舒畅。

    连老爷子几次发病。说起来,都是周氏和老宅那帮人给闹的和气的。

    “这世上的事啊,有时候就没法说。冤孽……”吴王氏跟李氏低低的声音叹道,“老爷子应该是享福的日子。”

    “谁说不是那。”李氏点头。

    晚些的时候,张氏带着小七从老宅回来了,五郎和连守信则还是留在老宅。

    “来的人还不少,都是听见了信儿。我估摸着,明天的人还得更多。”张氏就说道。她这个时候所说的来吊祭的人,自然是看着连守信和五郎来的。明天,连老爷子过世的消息传的会更远,自然会有更多的人上门来。

    “这是肯定的。”吴王氏就道。

    下晌申初,张青山带着张庆年、张延年,张王氏、胡氏,这一家子都来了,一家子都是一身的青衣,显然对连老爷子过世这件事很重视。

    按着礼数,张家只要来一两个人做代表就可以了,之所以全家都急急忙忙地赶了来,一方面自然是张青山还念着与连老爷子的旧情,另一方面,则是看着连守信和张氏。

    连蔓儿打发了人,将小龙和小虎从学堂里接了回来。大家说了一会话,就留下连枝儿帮着看家,张家一大家子,连蔓儿、张氏、吴王氏、连叶儿等就都往老宅来。

    到了老宅的大门口,张青山就大声哭开了。

    “老哥哥,你咋走的这么急,最后一面都没见着!我的老哥哥哎,心疼死兄弟了!”

    民间上门吊孝,进门就要哭,这是习俗。哭的越悲切、越大声,就越证明与死者的关系好,也证明死者的人缘好。

    张青山是长辈,他这边刚放开声,几个孝子忙就从屋里迎了出来,将张青山让到灵前。张青山与连老爷子是同辈,因此无需在灵前下跪,只是上了三注香。几个孝子向张青山磕头致谢。随后,张青山就在灵前的矮凳上坐下,给连老爷子烧纸。

    张青山一边将一沓沓的纸钱点燃,一边嘴里絮絮地说着连老爷子的往事,自然都是连老爷子做大掌柜时候如何能干、如何仁义,如何交游广阔。

    “我老哥哥是个好人,这一辈子不容易啊。走的虽然是早了点,可走的也放心。儿孙们都出息了,老哥哥,你就放心的上路吧。”张青山说到这,又哭了几声。

    连守信等几个孝子也大放悲声,陪着哭了一阵,就有人过来劝着张青山,将张青山扶走了。

    接下来,张庆年、张延年、吴王氏和胡氏几个都在灵前行了礼,连守信几个孝子都是磕头答谢。

    连蔓儿有事走进上房来看了一眼,就看见连守礼站起来的时候动作有些僵硬。连叶儿跟在连蔓儿身边,自然也看到了。

    “我爹那一回受了寒,病谤一直没好利落。”连叶儿就跟连蔓儿道,声音不高不低,旁边好些人都听到了。

    连蔓儿也觉得连守信很劳累,怕他支撑不住。但是这种时候,她却是不好说出让连守信或者连守礼歇息的话。只能等人少一些的时候,让连守信这兄弟几个轮班歇息一下。

    连蔓儿从上房出来的时候,还朝屋里看了一眼。周氏依旧盘腿坐在炕上,跟旁边的大周氏和小周氏两个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商怀德坐在炕沿上陪着。

    这东屋已经做了灵堂,吴玉昌等人都劝周氏暂时搬到西屋去。可周氏执意不肯。

    “这炕头是我的,谁也别想把我撬走。”对着吴玉昌,周氏说话也没客气。

    大家都知道周氏的性情,只能由着他去。

    “以前就总听说她个性,这是不看不知道啊,这也太……”张采云当时在场,过后就忍不住苞连蔓儿吐槽,“就暂时的搬两天还能咋地,听她那话说的,差点没把吴大叔给噎个跟头。人家是知客的,谁跟人家说话不是客客气气的。……她就算不想搬,她就不能说点别的。她要是说想多看看、多陪陪老爷子,那大家伙听着也好听,我大姑父听着也好受不是?”

    “这才哪到哪啊,”连蔓儿不以为然,“你这是没处长,看到的少。处长了比这邪乎上百倍的有的是。你想听她说一句好听、顺耳的话,那是绝不能够地。”

    “哎,我大姑这十几年的日子是咋过来的,我想想,我一天都过不了。”张采云就道。

    张氏听连蔓儿和张采云说了这件事,也没太在意,因为这些年都习惯了。

    “她就是那样人了。不过,该咋说咋说。她这个人,有一点好处,当面背后都一样,从没有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我最烦的,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张氏说着话,就朝上房西屋看了一眼。

    张家一家人在连老爷子灵前吊祭过后,就都到西厢房坐了,随后,连守信就过来,陪张青山说话。

    “墓址定好了吗?”。张青山就问连守信。

    “定好了,老爷子好几年前就有话,就埋老祖宗坟头底下。”连守信就道。

    “那还好办,派人去打墓址了没?”张青山又道。

    “还没有,打算明天去打。”连守信答道。

    打墓址,指的就是挖墓。庄户人家的墓都很简单,并不修筑墓室,只是挖坑,然后填埋。

    “你们人多没事,要不就得早点去打墓址。现在土都没化,墓址不好打。”张青山就道。

    “嗯,我知道。打墓址的人都安排好了,估摸一上午就能打出来。”连守信点头,知道张青山是提醒他。

    屋里这边说着话,就听见大门口传来一阵阵喧哗声,其中夹杂着男人破锣嗓子的哭嚎声,间或还有连继祖的中气不那么足的呵斥声。

    “咋回事?”连守信忙就站了起来。

    “这声音,听着可有点耳熟。”连叶儿歪了歪头,似乎是在回想在拿听过这样的声音。

    这一会,那喧哗声和哭声不仅没有停歇,反而越发的吵闹,连守信就和张青山说了一声,正要出去看看,吴家兴就来了。

    “是老武家那两兄弟来了,要给老爷子吊孝、磕头,正好继祖大哥刚才在门口,看见是他俩,不想让他俩进来。咱看门的伙计就帮着给拦住了,可那俩人说啥也不走,就跪在那哭。”吴家兴告诉连守信道。

    武二狗和武三狗兄弟竟然来吊祭连老爷子!

    “他们还有脸来!”连守信皱眉道。

    …

    求粉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