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七十二章  戴孝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七十二章  戴孝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连老爷子已经过世,就不能继续再放在炕上,而是要进行小殓。发送老人,也就是给老人治丧这种事,一般很多事情都不要自家人动手,而是要亲朋帮忙。

    这是一种需要,也是一种风俗。说它是需要,因为这种时候,丧家一般都是悲伤过度,哪里会有精神去理会杂事那。说它是一种风俗,是因为古往今来都是如此。这也是乡邻们互帮互助的一种优良传统,里面满溢着浓浓的人情味,以及生者对于死者,对于死亡这件事情本身的尊重。

    不用人说,吴玉昌就主动地做起了知客。旁边还有吴玉贵、管事韩忠等,还有村里久经世故的老人们,比如春柱爹等帮着张罗。

    首先第一件事,就是要给连老爷子净身,换上装老的衣裳。这件事情还不能拖,因为人刚咽气的时候,身体还是柔软的,这个时候穿衣比较容易。如果时间拖长了,就不好办了。蒋氏已经在知客等人的提醒下,烧了一大锅的温水,用盆子装了送进来,放在炕上。

    连蔓儿、小七、连叶儿几个小孩子就先被打发了出去。

    给连老爷子净身、穿衣这件事情,自然是由周氏来主持。不过,只有她一个还不行,还得有人帮忙。

    “我、我来给爹洗身子、穿衣裳。”连兰儿就自告奋勇地道。

    “不用你。”一直当连兰儿是空气的连守信突然开口,他伸手拦住要上前的连兰儿。“你那边屋里待着去吧。这边……”

    连守信说着话,就朝张氏看了一眼。

    “有五郎他娘那,还有叶儿她娘。继祖媳妇也帮把手。”连守信一句话,就定下了给连老爷子洗身子和穿衣裳的人选。

    在民间,这个人选是有讲究的。丈夫死了,如果妻子还活着,那么这件事理所当然要由妻子来完成,亲生儿女们帮手。而能够为老人做这件事情的儿女,自然是平常家里有出息。被老人所喜爱,同时也是孝顺老人的。

    在这个重视孝道的年代,能够为老人做这种事。是非常有面子的,而且算做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孝行。

    本来,连兰儿作为大闺女,是可以做这件事的。但是现在。她却没有了这样的资格。显然。连守信已经认定,连老爷子的死与连兰儿有关。作为气死连老爷子的元凶之一,连兰儿已经没有这个尽孝的脸面了。

    连兰儿神色惶然,她当然知道连守信是怎么想的。连守信一回家,没有跟她发作,只是因为要先紧着办连老爷子的事,这并不代表,连守信会不追究。所以连兰儿就更希望。能够通过为连老爷子净身、穿衣,来为自己增添砝码。同时淡化连守信对她恶感。她可怜巴巴地朝周氏看了过去,希望这个时候周氏能为她说话。作为未亡人,在这个时候,周氏的话是相当有分量的。

    但是,出乎人意料的,周氏这次却没有为连兰儿说话。周氏似乎是没有听见连守信和连兰儿之间的争执,她根本就没抬头往这边看。

    连蔓儿在外屋听见里屋说话,就忙低声嘱咐了小庆两句。小庆就转身又进了屋,一会的工夫,就有两个媳妇半扶半拖地将连兰儿从屋里带了出来,奔西屋去了。

    又一会,何氏也被打发了出来。显然,她也被剥夺了给连老爷子净身、穿衣这项荣誉。

    屋里面,别人都走了,就只有周氏、连守仁、连守义、连守礼、连守信,还有张氏、赵氏和蒋氏,这是连家将送连老爷子最后一程的所有人。

    虽说是让儿媳妇们伺候,但是有这么多的儿子,给连老爷子擦身的活计,就不会真的让儿媳妇们来做。

    周氏坐在炕上,带着四个儿子给连老爷子脱了衣裳,一边就用湿帕子给连老爷子仔细地擦拭身体,用梳子给连老爷子梳理头发。张氏、赵氏和蒋氏则聚在炕梢整理连老爷子的装老衣裳。

    装老衣裳从内到外一共好几套,普遍的做法是先都一件件套好了,再给连老爷子穿上,而不是从里到外一件件地穿。三个人都是做惯了活计的利落人,一会工夫,就将衣裳整整齐齐地整理好了,周氏又带着几个儿子,趁着连老爷子身体还软和,将整套的装老衣裳给连老爷子穿上了。

    之后,一众人又放声大哭。这个时候,等在外面的人才将灵床抬进屋里,众人相帮着,将连老爷子的尸身抬到灵床上,整理了一番。又有人摆设好香案等一应用具,小殓这才算完成。

    小殓之后,便是接受吊唁了。

    庄户人家,消息口耳相传,哪家有人没了,转眼十里八村的人就知道了。不用人报丧,有礼往的人就会自动前来吊唁。不过在庄户人家的俗语里,一般不说吊唁这样文绉绉的话,他们一般称之为吊纸。

    办丧事,不同于办其他的事情。庄户人家,非常重礼,但是因为物力所限,拿不出重礼来,一般吊唁,只要拿上一扎大纸就可以。一般的庄户人家,也都是拿这种礼,所以称之为吊纸。

    当然,也有送白布,还有送礼金的。只不过一般的庄户人家非常少,只有富有的人家,或者关系非常亲密,且走动的特别近的亲戚才会这么做。

    近处的乡亲们是不用去报丧通知的,但是远处的亲戚,却得打发人去报丧。

    吴玉昌和吴玉贵就来问连守信,有什么亲戚需要去通知。

    “我岳父那边得打发人去说一声,这个让韩忠去安排。”连守信就说道,至于别的亲戚,连守信想了想,就去问周氏。

    “都死绝了,没人!”周氏硬邦邦地道。

    众人就都面面相觑。

    “大哥,有要去报一声的亲友没?”吴玉昌就问了连守仁一句。

    连守仁就不说话,只看连守信。连守信也没说话,僵了一会,连守仁就摇头。

    “那就这样吧。”吴玉昌就做了主。

    连老爷子那边是没有老亲来往的,周氏来往的只有大周氏和小周氏两家,都在村里不用特别告诉,至于连守仁、连守义和连守礼的岳家,却都是早就没了来往的。

    吴玉昌和吴玉贵兄弟虽主动承担了知客,可有些事,还是要主家来立章程。

    “二姨,”吴玉昌小心地跟周氏说话,“我二姨夫没了,这个大事,咋个办法,还得你老发话。”

    吴玉昌是周氏所有的晚辈里头,包括她众多的儿孙,除了连兰儿和连秀儿之外,唯一一个能够亲近周氏,并能够让周氏与之心平气和地说话的人。吴玉昌的精明和八面玲珑,由此可见一斑。

    “我一个孤老婆子,我能说哈。”周氏沉思了一会,说道,“手里一文钱都没有了,都让四郎那个小崽子给偷走了。要干啥,你找他们说。”

    这话说完,周氏就不吭声了。

    吴玉昌只好转向连守仁、连守义、连守礼和连守信四兄弟。孙儿辈的连继祖、二郎、五郎、六郎、七郎虽然也都在场,在这种事上的发言权,却要排在父辈们的后头。

    一阵静默,连守仁、连守义和连守礼都不说话。

    “这件事,就劳烦两位兄弟了,尽避铺排。发送老爷子,要用银钱,都是我这股出。”连守信就道。

    “四弟,我就知道,你的为人,真是没的说。”吴玉昌就道,“弟妹也是爽快人,刚才我说了一声要布,这已经打发人给送来了。”

    不只是吴玉昌和吴玉贵,大家伙早就都猜到,连老爷子发丧的一应费用都要连守信承担的。吴玉昌特别地问了问,是依着规矩,不能想当然,也是给连守信做脸。

    这样一件大事决定了,吴玉昌和吴玉贵就更加放开手脚铺排。

    将门帘子摘下来,凡是颜色的事物都收起来,按着庄户人家的习俗布置灵堂,大门的门垛上挂起了白幡,西厢房被打开,收拾了,烧了炕,又拢了火盆,好几个来帮忙的媳妇坐在炕上,快手快脚地剪裁白布,缝制孝衣孝帽。

    这白布,自然就是刚才吴玉昌提到的,张氏打发人从家里拿来的。

    庄户人家的习俗,老人没了,儿子、媳妇、闺女们一律是披麻戴孝,也就是要穿整套的孝衫和孝帽,孙儿辈们则是每人穿孝帽、男孙再扎一条白布带,长孙则和儿子辈的一样,要穿整套的孝衫和孝帽,至于关系再远一些的,则只有一顶孝帽,更远的,就只有一条白布带。

    几个媳妇不停手的忙活,一会,就将连家直系儿孙的孝衣孝帽都缝制好了,大家一一穿上。连兰儿本也要穿孝衫,不过却只得到一顶孝帽。罗宝财和金锁、金锁媳妇、银锁则只得一条白布带。

    这还是连守信一贯不肯将事做绝,若换做厉害的,就是这些怕都是没有的。

    周氏按照规矩,也要戴孝。

    自打连老爷子咽了气,周氏就坐在炕上,一直都没下地。此刻,小周氏和大周氏早就赶到了,一左一右地陪着周氏。两个人就要帮着周氏戴上孝,却被周氏一把扯了下来。

    周氏也不说话,只是不肯戴孝,就做平常的装束。

    …

    今天的更新,求粉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