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七十一章  瞑目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七十一章  瞑目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老爷,李郎中陪了半宿,天亮的时候刚走。”管事韩忠正好和连守礼从外面进来,听见连守信这样叫,忙上前答道。

    连蔓儿回过头,就看见连叶儿也从门外挤了进来。连叶儿的目光跟连蔓儿的对上,就忙走到连蔓儿跟前。

    “蔓儿姐,你刚回来?一宿没睡吧?”连叶儿似乎看出连蔓儿脸上有些倦容,就轻声地问道。

    “嗯,接到信儿,正好天擦黑了,我们马上收拾了,连夜赶回来的。”连蔓儿就点头道,她又有些奇怪地看了连守礼一眼,将声音略压低了问连叶儿道,“叶儿,你爹刚才干啥去了?”

    这种时候,事事有连蔓儿家的管事、伙计,还有村里的人帮忙,连守礼就应该和连守仁、连守义、连继祖一样,守在连老爷子的跟前。

    “我爹刚才上山了,村里老人说咱爷看着要不行了,得准备后事啥的,得上山看看墓址。”连叶儿就告诉连蔓儿道。

    “哦。”连蔓儿点了点头,心想这倒是正事,只不过,“这件事,不应该是……”

    连蔓儿眼睛朝连守仁的方向瞟了瞟,看墓址这种事,应该是身为长子的连守仁所应该做的。

    “他不去,说离不开咱爷,就让我爹去了。”连叶儿就道。

    “哦。”连蔓儿意味深长地又哦了一声。是啊,这个时候,连守仁怎么会离开连老爷子那。虽然大家伙都说连老爷子要不行了,但是万一他还能醒过来那?哪怕是好不了。能明白那么一小会也好啊。老人家的临终遗言,那可是很贵重的。

    连守仁当然是片刻都不会离开。

    而且,连蔓儿估计。如果连老爷子真的能够清醒,那么他最想见到的人,应该也是连守仁吧。

    想想这爷俩相处的几十年,连蔓儿只能暗自摇头叹息。

    “再去请,再去请。”这会工夫,连守信已经催着韩忠再将李郎中给请来。

    韩忠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能和连守信讲道理的时候。而且主家吩咐,他也只能去做。因此,就答应了一声。出门去请李郎中。

    屋里的几个人,包括周氏、连守仁、连守义、连守礼、连继祖等,虽然都隐约有些明白,连老爷子是不成了。但是心里都难免还存了些许的希望和侥幸。希望连老爷子能醒过来,能好起来。

    很快,李郎中就被请了来。

    连守信就拉了李郎中的手,请他救救连老爷子。这样的事情,李郎中行医这些年并不是第一次见了。他已经给连老爷子诊了几次脉,又陪了连老爷子那么久,现在只要看连老爷子的脸色,他就知道。这个人不行了。不过,看了一眼连守信。李郎中心中叹息,但还是坐到炕前,给连老爷子诊脉。

    李郎中这么做,不仅是照顾连守信的脸面,就是平常人家,他也会这么做,为的是安抚。李郎中行医多年,风评极佳,一方面是因为他确实有些本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精通世故而又为人正直。

    李郎中认真地诊了一会脉就站起身,连守信忙上前去询问。

    “李先生,我爹咋样?需要啥药,李先生你尽避开方子。”

    “能开的方子都已经开了……”李郎中叹气,摆了摆手。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话,蒋氏手里端着碗热腾腾的药汁,挑门帘从外面走了进来。

    “再试试,如果这药能吃的下,就有几分生机。”李郎中见人熬了药来,就说道。

    连守信脸上就有了几分光彩,周氏、连守仁等人的脸上也是如此。大家七手八脚,就将连老爷子的头垫高了一些,周氏拿羹匙舀了药,去喂连老爷子。

    只是,一羹匙的药虽然勉强被喂进了嘴里,却几乎都从连老爷子的嘴角流了出来。这正是俗话里说的,水米不能进了。

    就是这样,周氏还是连喂了两羹匙,最后她的手也稳不住了。

    连蔓儿还是第一次看见周氏手抖的这样厉害,而且,这一次,完全没有做作的成分。一屋子的人,几乎都掉了泪,连守仁还呜呜地哭出了声。只有周氏,眼圈虽然红着,却是一滴眼泪也不掉。

    正如大家所说的,周氏是一个“刚强”的人。

    都到了这样,连守信还是不肯放弃,他让五郎端了药碗,他自己拿了羹匙,亲自喂连老爷子喝药。

    只不过,奇迹却并没有发生。那药汁喂进去多少,还是流出来多少。

    连守信试了几次,最后也只能颓丧地放了手。就在这个时候,连蔓儿发现,连老爷子的被子似乎动了动。连蔓儿眨了眨眼睛,怕自己一夜没睡,眼花了,就让小七看。

    小七也看见了。

    “我爷的手刚才好像动了。”小七就道。

    连守信连忙爬到炕上,掀开被子。连老爷子的手骨节粗大,皮肤粗糙,那是庄户人家特有的、操劳了一辈子的手。

    大家都看见了,连老爷子的手指确实动了动。

    “爹……”连守信一把就抓住了连老爷子的手,一边紧张地看着连老爷子的脸。

    连老爷子的眼睛没有睁开,不过可以看到眼皮下面的眼珠子动了动,接着,连老爷子的嘴巴也蠕动了两下。

    “老爷子醒了,老爷子醒了。”

    “这肯定是知道老儿子回来了,这老爷子啊,强撑着一口气,就等着他老儿子那。”外面就有村里的人议论道。

    “爹,爹,你醒醒,睁开眼睛看看,我回来了。”连守信有些哽咽地道。

    也许真的是连守信的孝心感动了上天,连老爷子终于缓缓地、艰难地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神采。

    连守信急忙往连老爷子的眼前又凑了凑,一边嘴里喊着爹。

    连老爷子的眼睛终于落在了连守信的脸上,不知道他是不是认出了连守信,只见他的嘴巴又张了张,却只发出两声没有意义的啊啊声。

    连守信就将耳朵贴了上去,可是这次,连啊啊的声音都没有了。

    “五郎、小七,蔓儿,赶紧来,让你爷看看你们。”连守信伸出一只手,胡乱地在脸上抹了一把,就招手让五郎、连蔓儿和小七都到连老爷子近前来,让连老爷子能够看到他们。

    连守信这是也认识到了,连老爷子不行了。他希望连老爷子在最后,能够看一看他的几个孩子。

    “爹,这几个孩子,都跟我一块回来的,来看你老。爹,你看看他们。”连守信大声道,一边让五郎、连蔓儿和小七叫人。

    “爷。”几个孩子都叫道。

    连老爷子又张了两下嘴,发出意义不明的一声啊,随即就缓缓地合上了眼睛。他又恢复了一动不动躺在那的姿势,只有嘴巴的轻微蠕动,发出轻微而艰难的呼吸声,证明他还活着。

    “老爷子这个岁数,不算少亡。儿孙都在跟前……,哎,准备后事吧。”李郎中说了这么一句,就冲连守信抱抱拳,转身走了。

    这里已经没有他的事了。

    连老爷子是在巳初三刻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从昏迷的时候开始,到最后离世,他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儿孙都在跟前,老儿子和老儿子家的孩子们大老远也都赶回来了,老爷子啥挂念都没有了,就走了。”有的村里的老人是这样说的。

    听到的人都点头,没有人会反驳这样的话。

    连老爷子过世的时候,几个儿子都在,孙子辈,除了被招赘的三郎(宗法意义上讲,三郎已经不是连家的子孙了,他在与不在意义不大),还有不知所踪的四郎(大家都默契地忽略了四郎),所有的孙儿都在场,两个闺女中,老闺女实在离的远,可大闺女一家都在。

    在民间,生死都是大事,而生与死相比,死更是大事。而在这件大事上,讲究的就是儿孙们都在跟前,给老人送终。如果一个老人最后咽气的时候没人知道,或者说身边的人少,那会被认为是非常可怜的。而儿孙们平时再孝敬,这个时候没在跟前,也要被人所诟病。

    连蔓儿觉得,这种风俗,应该是出于人们面对死亡的恐惧。

    连老爷子咽了气,屋里屋外顿时一片哭声。

    “爹啊,爹啊,你带我走吧。”

    其中连守仁哭的最厉害,连兰儿哭的最大声。连守信他们回来了这一会,连兰儿一家一开始在西屋,后来扭扭捏捏地过来,也不敢太说话,处处陪着小心,偷瞄连守信的脸色。

    连守信对连兰儿一直是视若不见。

    众人都跪在地上,只有周氏还盘腿坐在炕上。就是这个时候,她也没掉眼泪,更是一声都不肯哭,只是紧紧地抿着嘴角。

    屋里这么一哭,外面的人不用传报,就知道是连老爷子没了。就有里正、春柱爹等村里的老人,还有吴玉贵、吴玉昌等人进来。

    连老爷子没了,要开始操办丧事。庄户人家的习俗,都是大家伙相帮着操办丧事。

    …

    补昨天的更新,弱颜潜下去再码今天的。这么快又要到月底,求攒了粉红票的童鞋支持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