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六十六章  所求为何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六十六章  所求为何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三姨奶,三姨夫爷来了,快屋里坐。”蒋氏的声音,从外屋传了进来。

    原来是小周氏和商怀德来了。

    连蔓儿、五郎和小七这三个孩子自不必说,就是连守信,对小周氏和商怀德也颇有些不以为然。至于原因,也并不复杂。

    首先一条,大家本来就没怎么接触、相处过,虽然是亲戚,但还不如对着村里的乡亲们来的亲切。再有一条,二是,不知道是不是被连老爷子影响了,连守信总觉得和商怀德不是一路人。连守信是老实人,他喜欢跟老实厚道的人结交。而商怀德是个精明外露的人。

    小周氏虽然长相和性格都跟周氏相似,但是,如果有人认为连守信看见小周氏,会产生看见了年轻了的周氏的感觉,因此对小周氏抱有亲切感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周氏是连守信的亲娘,母子俩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不管周氏怎么样,连守信都会对她怀有感情。但是因为周氏的性格,还有曾经的一些行为,连守信对这位母亲的感情中还夹杂了许多其他的东西。

    小周氏又不是连守信的亲娘,两人从就不曾亲近过。连守信对小周氏不仅不感觉亲切,还有些疏远的意思。

    说疏远还客气了一点,实际上,连守信是不想见小周氏,不想与小周氏有什么来往的。

    对于连守信对小周氏的态度,连蔓儿表示太理解了。

    连守信对周氏有感情。是因为周氏是他亲娘。而对于不是他亲娘,却有着和周氏同样性格的女人,连守信剩下的就只有厌恶了。可因为小周氏还是亲戚。连守信不好将这种厌恶明显地宣泄出来。他能做的,就是避之唯恐不及。

    连蔓儿有时候就想,不知道周氏如果了解到连守信的这种心理,会做何感想?每当这么想的时候,她都忍不住要含笑。

    连守信听见是商怀德和小周氏来了,就马上站起身,跟连老爷子和周氏告辞。

    “爹。娘,我明天要去府城,几个孩子都跟我一起去。今天就是过来看看二老。说一声。我这还有事,就先回去了。等从府城回来,再来看你们二老。”

    “啊……”连老爷子是个精明的人,他就意识到了一些什么。就点头。“行,你事情多,赶紧忙你的去吧。出门在外的,多注意点。几个孩子也是。”

    连守信、五郎、连蔓儿和小七就要往外走,就听见周氏冷哼了一声。

    周氏盘腿坐在炕上,一双眼睛斜斜地看着连守信,嘴角向右边撇着。

    “老四啊,你出息了。还学会看人下菜碟了?你还瞧不起人了?你没听见你三姨来了吗?你刚才不是有话要说吗,咋地。听见你三姨来了,你就坐不住了?我的姐妹,就那么招你烦?你是烦你三姨啊,你还是烦我啊?”周氏眼含讥诮,不冷不热地问。

    那边小周氏和商怀德就要进门了,周氏这样的话,让连守信怎么回答?

    连守信脸上就有些尴尬,连老爷子这个时候已经很不赞同地瞪了周氏一眼。

    “你瞎说八道啥那?自己个的孩子,你就这么撅他?你还有点当娘的代价没有?”连老爷子压低了声音道,然后又冲着连守信使了个眼色,将声音抬高了道,“老四,爹知道了。你能抽出点空来不易,你忙你的去。咱这都是自家人,不在这些虚礼上头。”

    连老爷子这是在维护连守信,一会连守信迎面遇上小周氏和商怀德,有连老爷子这句话在前头,就算心里猜疑连守信不太待见他们,他们也不能挑连守信的礼。

    “你四叔在这那?这可赶巧了,要不我和你三姨奶还说,要去见见他。”从前门口,传来加快的脚步声和商怀德的说话声。

    连老爷子就皱了皱眉。

    连守信想要往外走的脚步也只好停了下来,商怀德这么说话,无论如何,他也不好立刻就走了。

    蒋氏挑起门帘,商怀德和小周氏走了进来,大家客套了一番,各自落座。

    “家里还有事,这就要走。三姨和三姨夫来了,我就再坐一会。”连守信客气道。

    “大姐夫,你这个儿子,仁义啊。”商怀德立刻做受宠若惊状,然后又竖起大拇指,他不直接对着连守信夸,而是对着连老爷子赞叹道,“人家现在是多大的官,多大的家业,在外头一提御赐牌楼连四爷,这男女老少,就没有不知道,没有不说他好的……”

    商怀德滔滔不绝地赞起了连守信,他还颇有眼色,看见五郎、小七和连蔓儿也在,就将这几个孩子也夸赞了一番,其中,夸的最多的自然是五郎。

    连蔓儿、五郎和小七暗暗地交换了一个眼色,都暗自觉得,这个商怀德果真是非常能说,而且还透着一股子与庄户人家格格不入的油滑气。当然了,商怀德本来就不是种地出身的庄户人,而是做裁缝的。

    “三姨夫,你老别这么说,……都是普通人。”连守信性格忠厚,不爱浮夸,听着商怀德说的口若悬河地,内心并不高兴,反而有些不自在,就出声阻止道。

    商怀德一开始还以为连守信这是虚词,本要继续夸下去,不过看见连守信的脸色,就非常聪明地住了嘴。

    “仁义、厚道,稳重,万中无一啊。”最后,商怀德又赞叹了一句。这却是他察言观色,揣摩着连守信的喜好说的。

    连蔓儿在旁边看了,心想,商怀德还真不愧是人精,这些品质,正是连守信所尊崇的。

    “刚才进门来的时候,听说老四要走,是要去忙啥要紧的事?”小周氏和周氏挨着坐着,一边低声的问周氏道。

    “嗯,说是明天又要去府城了,不知道啥时候回来。”周氏就告诉小周氏道,同时还故意撇了撇嘴,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啊……”小周氏似乎迟疑了一下,然后就忙给商怀德递了个眼色,一边继续和周氏说道,“学堂开学那天,我听说,可热闹了,二姐啊,你咋没去看看?”

    “乱哄哄的,我不稀罕那玩意儿。”周氏就道。

    “开明学堂这件事,可是给大家伙办了件大好事。那天,我去看了,真是热闹、讲究!”商怀德又朝连守信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又对连老爷子道,“二姐夫,你那天是没去看啊,来的都是头面人物,那排场,那气派。不过,不管他是谁,多大的官、多大的财主,到了御赐牌楼跟前,那都得磕头……哈哈。”

    这些都是赞扬连守信的话,连老爷子脸上淡淡地笑着,并没说什么。

    连守信坐了这一会,听见商怀德只是说这些话,就有些站起来想走的意思。

    “来的那些人里头,我差不多就认识王举人,还有他儿子,王家大少爷,对了,那天跟王家大少爷在一块,管王家大少爷叫哥的年轻人,看着面善。我咋听说,王举人家,就一个儿子,那位是……”商怀德的目光就看向连守信,询问道。

    “那个,肯定是王举人的家侄,王小太医吧。”没等连守信回答,连老爷子就先说道。

    “对,是王小太医。”连守信也点头道。

    “那是县城王太医家的少爷?”商怀德就又问了一句。

    连守信点头。

    “真是一表人才啊,年纪也不大,听说,还没定亲?”商怀德马上又问道。

    连蔓儿见商怀德的话题突然就围绕着王幼恒,又问到了定亲的问题,不觉心中一动。她下意识地瞥了小周氏一眼,就见小周氏已经不再和周氏说话,而是十分专注地倾听着商怀德和连守信的对话。

    连蔓儿就有些沉吟起来。

    “听说,在这村里,除了王举人那是一家子,这位王小太医,就跟你们最熟,也最好。他的事,别人不知道,肯定不会瞒着你们。”连守信那边并没有立刻回答商怀德的话,而商怀德却又有些急迫地说道。

    连蔓儿就有些恍然,商怀德在来之前,肯定是听了不少有关王幼恒的事,更可能的是,他不是被动地听,而是主动地打听。

    “王小太医对我们家有恩,孩子他娘当年……就是多亏了他才活下来的。”连守信说道。

    连老爷子和周氏的脸色就微微地有了一些变化,不过,连老爷子很快就掩饰了过去,而周氏,则是轻轻地哼了一声,又撇了撇嘴。

    “王小太医,还没定亲吧?”商怀德又追问了一句。

    连蔓儿偷偷地捏了捏小七的胳膊。

    “三姨夫爷,你咋总问我幼恒哥定没定亲那?”小七眨了眨眼睛,然后,就很无辜、很好奇地对商怀德问道。

    “啊……”商怀德的眼神就有些闪烁。

    连守信看着商怀德,似乎也在等商怀德的回答。

    商怀德就看了小周氏一眼,小周氏就冲他点了点头。

    “是这么回事,我看着王小太医这人不错,跟宝容也算年貌相当,想请老四你给你妹子保这个媒。”商怀德终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

    一更送上,弱颜潜下去,努力第二更。

    求粉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