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六十章  其乐融融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六十章  其乐融融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这是连蔓儿知道的一首脍炙人口的诗,形容的是二月初春时节的美景。

    这首诗的作者生在江南,他所描绘的也是江南的初春。辽东府的二月,虽然也过打了春,却丝毫没有诗中的旖旎春意。

    春寒料峭、冻土未融,就是最心急、最坚强的野草也还没有发芽。如果说辽东府二月的春风也是一把剪刀,那它绝不是裁出碧绿柳叶的剪刀,而是迎面戳人脸的剪刀。

    不过,比起腊月、正月的寒风,二月的风还算得上是温柔的,世代耕种为生,与自然紧密依存的庄户人,已经能从这风中感觉到,冬天将近,真正的春天就要来临了。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充满希望的季节。

    对于连蔓儿一家来说,更是如此。

    第一件喜事,就是张采云的婚期到了。

    提前一天,张青山、李氏、张庆年和张王氏就赶车大车,带着张采云和她的嫁妆到了连蔓儿家。一家人要在连蔓儿家休息一天,明天从连蔓儿家发嫁。

    像这种成亲的双方离的比较远的,很多都是成亲的当天新娘一家才动身。不过这种情况下,为了能够赶上吉时,新娘一家天没亮就得动身,距离更远一些的,起的就要越早。

    张氏、连蔓儿她们在家商量,觉得这样的话。对于张青山、李氏,还有张采云等人来说,就太过劳累和紧张。张青山和李氏上了年纪。张采云上轿之前还要打扮。因此,两家一商量,就让张家人提前过来,正日子就在连蔓儿家发嫁。

    “我正好住着,要是我也住的远,那就算了。咱有这个好条件,干啥还像别人家那么忙忙碌碌的。”张氏当时是这么说的。

    张氏是张采云的亲姑妈。这是非常亲密的关系,她就是张罗发嫁张采云都是名正言顺的,何况只是借用一下房舍。因此张家人考虑过后。就答应了。

    小龙和小虎两个孩子也跟车来了。只有张延年和胡氏两口子没来。明天张家那边还有许多亲友要来参加喜宴,因此张家不能不留人。这两口子留在家里,就是等明天要负责带着众亲友过来。

    张采云因为婚期就在二月,所以自上次从连蔓儿家回去之后。整个正月里都没再往三十里营子来。如今见了张氏、连蔓儿众人。就亲热的不得了。

    “跟她大姑,比跟我都亲。”张王氏穿着新做的长身褙子和皮裙,就对张氏笑道。

    这个时候,张采云正靠在张氏身边,笑的一脸的灿烂。

    “我娘捡着大便宜了,往后就让我采云姐给我娘做闺女吧。”连蔓儿就笑道。

    一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知道张家的人来了,吴王氏带着连枝儿和吴家玉。赵氏带着连叶儿都赶了过来。之后,罗小燕抱着二妞妞带着罗小雀也来了。随后来的是蒋氏和大妞妞,蒋氏还带来了连芽儿。

    “……往后我能得着采云的继。”张氏摸着张采云乌黑的头发,笑着道。

    姑侄两个感情好,住的又近,张采云泼辣能干,以后针线、家务等方面,张氏如果要人帮忙,张采云就是最好的人选。而张采云在生活中有什么事,有张氏在这,都能说得上话,帮得上忙,也不用大老远去求助娘家。

    又或许有人要说,如今以连蔓儿家的情况,仆佣众多,用不着张采云什么。可亲侄女在跟前,毕竟和别人不一样。

    得晚辈的继,并不单单指的是得晚辈伺候、奉养。有晚辈经常在跟前,常来常往的,对于衣食无忧的老人来说,可是莫大的精神安慰。

    众人说笑了一阵,就纷纷拿出给张采云的添妆来。

    张氏给张采云的添妆是两个尺头,一对鎏金双喜麻花镯子,两方同心方胜的帕子,上面都拴着一副金三事儿,另外还有一对她亲手绣的鸳鸯枕套。

    原先连蔓儿家就送了张采云一份添妆,只是并没有对外宣讲。如今这一份,则是明面上的。张氏和连守信商量过,以后侄女、甥女、堂孙女等出嫁,也按着张采云这个例,明面上都是这些添妆。这样大家都一样,也少了许多口舌。

    至于私下里另外又如何如何,那就完全由得她们自己灵活掌握了。

    吴王氏送的添妆,也是两个尺头,另外还有一对簪子、一对丁香、一对戒指。连枝儿和吴家玉姑嫂两个另外送了一对枕套、一对荷包,一对珠花,还有两张包袱皮。

    吴家在随礼方面,历来手面很宽。吴王氏这边给张采云添妆,吴玉贵那边又给男方随了一份礼,是随的份子钱。

    像这种情况,与成亲的男女双方都有礼往的,只选择一方随一份礼就可以了。吴家这样做,颇为厚重,显示与张家陆家都关系匪浅,也显示对这两家的爱重。

    “我们都商量好了,到时候我就带着蔓儿,坐新亲的席,家兴和他爹他们爷俩啊,就让他们坐主家那一席去。”吴王氏笑着说道,“枝儿我就不让她坐席了,家玉在家陪着她嫂子。”

    吴王氏说带着蔓儿坐席,而不是说跟张氏一起坐席,又显得连家和吴家之间亲如一家。

    连蔓儿在一旁含笑,她很喜欢听吴王氏说话。吴王氏会做人,说话做事都让人舒服,让人想要亲近。难得的是,她做的并不是表面功夫,为人也很让人称道。

    张氏固然是很好的娘,但是在吴王氏那里,却可以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连枝儿嫁进吴家之后,说话做事都更成熟、干练了许多,就与吴王氏的教导分不开。

    赵氏和连叶儿也送了添妆,一对绣花枕套,一对绣花包袱皮,一对绣花半截门帘(专门夏季在内室用的),还有两个一套的木盆,是连守礼亲手箍的。连叶儿也送了两个亲手绣的荷包,和两张帕子。

    罗小燕送张采云的添妆是一对绣花枕套,一对绣花枕巾,一对绣花包袱皮,还有一对荷包。

    因为二郎和罗小鹰都在城里上工,罗家的家境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善。不过罗小燕拿出来的这几件活计,比起其他人送的,无论是布料,还是绣工,都还是差了一截。

    罗小燕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

    “……粗针大线的,拿不出手……”

    “看这话说的,有这个心意就行了。”张王氏就道。

    蒋氏则是代表连家老宅来送礼的。老宅这边,自打和张家结了亲,凡是生孩子,张家都会来下奶,继祖娶亲,连花儿出嫁,二郎成亲,张家也都送了礼。如今张采云出嫁,于情于理,老宅都得给添妆。

    自打蒋氏进了门,连蔓儿就一直在好奇,这一回,老宅那边会送出什么样的添妆来。上回添妆给连枝儿添堵,自家孙女,张氏又老实,就那么含糊过去了。如今张采云可是张家的长孙女,老宅若是照着连枝儿那个时候来,张王氏就敢打上门去。

    不过,等蒋氏拿出添妆,连蔓儿就知道,她的担心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老宅那边,别的不行,这家里外头,他们却分的很清楚。

    老宅给张采云的添妆是三尺大青布,一条印花的被面,另外还有两个绣花荷包,四个同心的络子。

    那大青布和被面,一看就是从镇上买的。至于荷包和络子,则显然是出自蒋氏之手。连蔓儿甚至猜测,老宅送的只有前面两样,后面两样则是蒋氏私下里准备、私下里加上去的。

    怎么说那,虽然这份添妆比起别人家的轻了一些,但起码不是什么边角碎料,而是花了钱从外面买回来的。

    老宅给连枝儿添妆的事,张家人都知道,看了给张采云的这份添妆,相互之间交换了个眼色,就笑着收了。

    等众人的添妆都看过了,连蔓儿又笑盈盈地将张采云拉到西屋去,她也给张采云另外准备了添妆。连蔓儿给张采云的添妆,也是她自己做的针线。其中有一对荷包,两方帕子,两条大红的汗巾子,还有两双棉綾的袜子。

    “剪裁、缝,还有绣花,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一针一线啊,好多天,不到天亮我都不睡觉,彩云姐……”连蔓儿笑着将礼物送上,并暗示张采云要记得她的“辛苦”和“恩情”。

    “等以后,我也给你绣。”离了大家伙跟前,只跟连蔓儿在一起,张采云刚才的端庄就都烟消云散,又恢复了往常的活泼样。她很不客气地从连蔓儿手里接过几样活计,一样样翻看起来。

    给张采云准备的东西,连蔓儿当然用了心,虽然没有她自己说的那样夸张。

    “蔓儿,你的活计现在做的可真好。”看完了,张采云表示她特别满意,“还是你随我大姑,手巧。我随我娘,手笨。”

    “你别给自己找借口了。”连蔓儿也毫不客气地吐槽张采云,“我大舅妈手哪里笨,上次给我姐绣的活计我可看见了,不比我娘绣的差。”

    张采云被揭了底,也不生气,嘻嘻地笑。

    “这是我的,还有我哥和小七的……”

    ……

    求粉红,晚上争取加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