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五十五章  无奈的龙套们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五十五章  无奈的龙套们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加更,求粉红。

    就这么几句话,周氏就又给连守礼安排了活计,要让他护送连兰儿,再往返一趟锦阳县城。

    对于周氏的吩咐,连守礼是不敢违抗的。他马上啊了一声答应了,眼睛却看向连老爷子。

    “你瞎琢磨啥!”连老爷子皱着眉头,扫了周氏一眼,“哪有那么多的事。”

    “你们几个在上外头找一遍,别光是咱们村,镇上、赵家村、西村啥的这周围的地方你们也在找找。”连老爷子驳斥完了周氏,又对连守仁、连守礼和连继祖几个吩咐道,“这大白天的,外头都有人,多问问,兴许谁看见过四郎。”

    连老爷子的意思,不用担心连兰儿,家里这几个能出门的人现在要做的是再次寻找四郎。

    周氏却不肯这样妥协。

    “老三往县城那边去,那不也是找四郎?”周氏面向连老爷子盘腿坐在炕上,头颈向前伸着,一双眼睛也瞪了起来,“四郎在城里上工,就不兴往城里去?就让老三顺便看看兰儿他们,那咋地啦?你就不许?”

    “闺女是我一个人生的?别当我没看出来,你心里也恨上兰儿了吧,你恨不得她把铺子啥的都赔给四郎,那你就高兴了!兰儿一家好几口人的命,都顶不上你一个不作法的孙子!人家罗宝财年年给你打酒,那酒都喝到狗肚子里去了?”

    连老爷子今天对罗宝财和连兰儿着实客气,别人或许还没看出什么来。但是和连老爷子共同生活了几十年的周氏却看出了异样。

    连老爷子对连兰儿疏远了,不愿意看见连兰儿了。

    “说正经事,你这七三八四的。你瞎呛呛个啥?”连老爷子一直忍着周氏,不过被周氏这些话说的也有些火往上撞,“四郎不是你亲孙子,万一四郎出点啥事,你心里就过的去?你不怕半夜撞见鬼,你总把菜刀塞枕头底下你是因为啥?”

    连老爷子这也是气急了,当着儿孙的面就揭起了周氏的短。

    周氏被揭了短处。心虚的表现绝不是示弱,而是更强硬的反弹。

    “……你个老王八犊子,要不是你没用。我用得着怕啥?”周氏骂了连老爷子,但心病毕竟太重,即便是她也不能完全做到若无其事,“我怕啥。我啥也不怕。我一把年纪。我啥没见过。要有鬼,他尽避来,大鬼小表,老鬼少鬼,活的时候我就不惧他,死了我怕啥?来一个我就拿菜刀剁一个,来俩就剁一双!”

    周氏硬挺着说完了硬气话,心里却不能不怕。腰板虽然还硬挺着,肩膀就微微地缩了起来。

    连守仁、连守礼和连继祖坐在那都低着头。谁也没吭声。对于连老爷子和周氏吵架,他们已经司空见惯。这老两口,不论是谈论什么话题,前一刻好好的,下一刻,也许是一句话,也许是一个眼神,甚至是一个小动作,他们就能吵吵起来。

    而当他们吵吵起来的时候,有时候劝连老爷子,还能将两个人劝开,但是周氏却万万不能劝。只要她的气没撒完,谁去劝她,不管说的是什么话,都能被她揪住大骂一顿。

    也许在别人家,吵架是很了不得,会伤身伤神的事情,但是在连家老宅,在周氏,吵架、骂人几乎是一种有益身心健康的日常功课,每天都不能缺少,而且是越吵越精神,越吵越健康。

    “你能够,你别和我说话。”连老爷子满是心事,实在分不出精力还跟周氏计较了。

    连老爷子示弱,败退,周氏大获全胜,身心舒泰。

    “……半大小子,又不是半大丫头,他平常哪不去啊。他不去祸害别人,他自己能出啥事?他是自己个走的,咱谁可都没撵他。”身心舒泰后的周氏,语气中没了那么大的火气,“这老些人,都找了好几回了。他饿了,自己就知道回家。”

    “再去找找也行,省得有事没事就说我,好像我咋地似的。老三就往县城那路上去。”周氏又道,“老三,我嘱咐你的话,都记住了没?”

    不管怎样,周氏还是记挂着连兰儿的安全。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她都要给予完全的保护。

    四郎一直没回来,随着时间的流逝,连老爷子越来越坐不住。

    “都去找。”连老爷子没有再驳回周氏的话,“让继祖媳妇也去找,她不能往远里走,就在村里找。把老二、老二媳妇他们也给我叫过来!老三,你走之前去跟你媳妇和叶儿说一声,不管啥事,都先放下,都去找四郎。”

    “……老四偏就不在家里……”连老爷子又皱眉叹气。

    “啥牧场有事,不去不行,他就是故意躲出去了。”周氏扬了扬手,大声地道,“他知道今天家里有事,他就是不想来,心里没有这回事。他要是心里有这事,心里有咱们,啥牧场不牧场的,哪有事他都不能去。”

    周氏历来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成家的儿子们的言行的,不过这一次,她还真说对了,连守信确实是躲出去了。

    “肉尖心,我白养活他了,丧良心的东西。”周氏骂了两句,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就看向了连守礼,“我就骂他了,他大老爷咋地,那也是从我肠子里爬出来的。老三,我也不怕你告诉他去,你让他有能耐他拿绳子把我绑衙门里去。”

    “娘,我、我不是那扯老婆舌的人。”连守礼涨红了脸,呐呐地辩解道。

    “你也不用告诉他,你回去就跟你媳妇,还有叶儿那丫头漏两句,她俩就能替你把话传过去。”周氏瞪着连守礼道。

    “我回去啥也不说,我啥也不跟她娘儿俩说。”连守礼就道。

    周氏盯着连守礼看了一会,随即冷笑。

    “你乐意说你就说,我还怕他可得了。”周氏冷笑着道。

    周氏这么虚张声势,明白的人一听就能听出来,周氏这时变着法的激连守礼,好让他守口如瓶。

    “四郎也不知道上哪去了,这个事,可不能儿戏了。”连老爷子皱着眉,“老四不在家,五郎在,老四媳妇也在。这没法了,还是得找他们。老三啊,你和继祖俩人先去老四家一趟,把四郎走了半天没回来的事跟老四媳妇,还有五郎说说,让他家出几个人,帮着到处找找。”

    “你跟他们说,我这是没法子了。让他们能出多少人,就出多少人。我在家里也坐不住,我也出去找去。”

    ……

    当张氏、五郎、连蔓儿和小七知道四郎离家,半天未归的消息后,并没有太过吃惊。她们并没连老爷子想的那么深,四郎心里憋屈,出去散散,总会回来的。什么寻短见之类的,可能性非常之小。

    四郎和连守义、何氏有一点很像,也喜欢到处去串,对附近都极熟悉。出去半天不回家这种事,对连守义、何氏和四郎来说,都不算稀罕事。

    但是,连老爷子和周氏这如临大敌的姿态,倒是让她们吃了一惊。

    连老爷子打发人求上门来,而且据说连老爷子已经带着连守仁出门,亲自寻找四郎了,五郎也不好直接拒绝派人帮忙。

    五郎就答应了,让连守礼和连继祖先去找人,他随后就把人散出去。

    赵氏和连叶儿听说连守义又要进城,赵氏没说什么,只担心连守礼,连叶儿撅着嘴很不高兴。可她们都拦不住连守礼,只能让连守礼去。

    连老爷子和周氏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来,似乎是哪个人稍微要迟疑一下,就是不孝,就是不将四郎的死活放在心上。

    等连守礼和连继祖走了,连蔓儿和五郎就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人都摇头,无奈地叹气。

    “这么大阵仗,还真是一片苦心!”连蔓儿就道。周氏是真担心连兰儿,可是连老爷子……,连蔓儿呵呵了两声。

    “那是,要不这么挽回挽回,让四郎他们,还有大家伙都看看,他心疼、惦记儿孙,这往后一家过日子,大家都没个好脸。外边的人还不一定说啥那。”五郎就道。

    张氏没有五郎和连蔓儿脑袋瓜转的快,不过听两个孩子这么一说,她也明白了。

    “不是我说,这、这也太能作了。老的、小的,他们有一天消停的时候吗。他们张张嘴,啥都得了,大家伙就得跟着跑断腿。像我这脑袋瓜笨的,给我个棒槌我就认真,我还得跟着担惊受怕。”张氏也无奈地抱怨道。

    张氏很少说老宅的不好,可是几次三番,泥人还有个土性,张氏也被腻歪坏了。

    “哥,姐,那咱家还派人不?”小七抬起头问。

    “派,当然得派。”连蔓儿就笑,“咱要是不派人,那可不就大逆不道了。”

    连老爷子要唱大戏,还要唱全套,他们这些儿孙就都被绑上场跑龙套,甚至有时候还要赶场,还要一人分饰数个角色。龙套也很累,龙套也需要休息!

    张氏和连蔓儿依旧在家做针线,五郎就打发了几个人出去寻找四郎。

    直到天黑,还是没有找到四郎。甚至第二天,四郎仍然不见踪影。

    ……

    加更,求保底月票,11号了,大家手里的保底月票可以投了。铁石心肠吗,投吧O__O‘(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