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四十六章  直接冲突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四十六章  直接冲突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四郎这真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吓死人。

    也怪不得周氏会跟他们吵起来。虽然现在周氏没有从前那么抬举连兰儿了,但不管怎么样,连兰儿都是周氏的亲闺女,她的心里还是维护着这个闺女的。

    周氏有个特点,在她的心里,只有闺女才是她自己生命的延续。闺女的脸面,就是她的脸面。闺女的福祉,就是她的福祉。她自己有时候可以半真半假地抱怨闺女怎样怎样,但是却决不允许家里的其他人,尤其是儿子、儿媳妇们说她闺女半个不字。如果儿子、儿媳妇说了她闺女的坏话,对她的闺女不满,那就是对她不满,是打她的脸。

    在闺女和儿子、媳妇之间,周氏永远都是站在闺女那一边的。

    但是,如果有人认为周氏是想靠闺女奉养,那就大错特错了。周氏甚至并不愿意去闺女家久住,她也不会占闺女家一丝一毫的便宜。即便是做闺女的逢年过节来送礼看望,她都要给予丰厚的回礼,绝不会让闺女搭上。

    搭上,是三十里营子的庄户人家常用的乡村土语,大概意思相当于吃亏。

    张氏曾经背地里形容周氏的做法,叫做吃公的放私的。

    所谓吃公的放私的,是指在大家庭中生活的人时刻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一边一切用度都花着公中的财物,一边不肯为公中付出,自私地积攒着私房,甚至损公肥私。对于周氏。老连家,也是儿子媳妇们就是公中,而嫁出门的闺女则是她自己储备的私房。

    毕竟。老连家的一切以后都将是儿子和媳妇们的,或者说,老连家的一切,以后都将是媳妇和媳妇们生的孩子的,与她无关,而闺女可是她自己个生的。

    这样谁远谁近,谁亲谁疏就一目了然了。

    周氏的打算。就是在老连家作威作福,让儿子媳妇们奉养她。儿子媳妇们,包括媳妇们所生的孩子都是低她一等的、是下人。是伺候人的,也就是伺候她的,只有她的闺女们,那才是和她有着平等身份的、尊贵的人儿。

    现在二儿媳妇何氏的儿子四郎。要送她嫡亲的闺女去挨板子、蹲大狱。她怎么会答应那。这简直就是,翻了天了。这不是在针对连兰儿,这是在针对她。如果她任由这件事情发生了,那也就代表着她在这个家里,被媳妇和媳妇生的孩子们给踩在了脚底下。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般在正经大事上都保持沉默的周氏,这次却选择和连守义、何氏、四郎冲突起来的原因。

    至于事情的真相,是非到底是怎样,那完全就不在周氏的关心范畴之内。

    “那衙门是你开的。你说啥就是啥?”周氏不对四郎,而是冲着连守义气势汹汹地道。“你还真飞上天了,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老四是你的小打儿?你说啥他就干啥?你把老四当啥了?”

    小打儿,也是一句乡村俗语,大概意思相当于地位微贱的小厮、打杂的杂役。

    “我不是使唤我四叔。”四郎忙就辩解道,“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是人家欺负咱老连家。四叔是咱家最有能耐的,欺负老连家,就是欺负四叔。四叔不出面,谁出面?”

    “坐我们老连家这炕头的,都是老连家人,可没有老罗家人!”四郎又说了一句,也不直视周氏,而是用眼角瞟了周氏一眼。显然,这句话是说给周氏听的,意思是指着周氏吃里扒外,胳膊肘往外拐。

    周氏几乎被四郎的话给噎了一个倒仰,她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严厉的指控。周氏的胸脯剧烈地起伏,她深吸了几口气,最后还是没有对四郎开口。

    周氏转向了连守信。

    “老四啊,你看着没?我和你爹都老了,不中用了,人家看不上我们了。这就开始要往外撬我们了。”周氏说着,拍了拍大腿,嚎了起来,“我恨我自己个啊,我这个老不死的,我咋就不死,在这戳人家的眼睛。老二、老二媳妇,你们给我根绳子,我这就吊死了,给你们腾地方……”

    “四叔,咱还是说正事。”四郎看也不看周氏,继续对连守信说道。

    不得不说,四郎对付周氏的这一招很聪明。

    周氏胡搅蛮缠的本领,一家人早就都领教过。如果搭理周氏,顺着她的话茬,就会被周氏牵着鼻子走,带偏四万八千里,而本来的正题-要怎样对付连兰儿则会被完全忽略,最后不了了之。

    “对,这个是大事。”连守义也附和道,还颇为得意地看了四郎一眼,四叔是在自得于自己生的儿子是这么的聪明。“老四,这前因后果的,你也都知道了。该咋办,你发个话,我们来出力!”

    连守信的心里,是略偏向周氏的。但是对于周氏的胡搅蛮缠,他却不想太纵容,因此,也就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周氏。

    “爹,你说说吧,我听你老的。”连守信就对连老爷子说道。

    连蔓儿在旁微微的点头,她觉得连守信这么做的对,非常的理智。老宅的事情,决策权还是要交给连老爷子。而对于这件事,连老爷子会怎么处理,从连老爷子的性格和一贯行事的习惯上,就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

    “老四,这个事到底咋回事还不一定那。”周氏就有些着急,也不哭嚎了,“那天你没来,老王家那一家子,看着话不咋多,可那几口人眼睛里都有活。一看就都不好斗,那姑娘看着就心高。我看是没看上咱,要不当场这事就能定下来。”

    “你大姐她不能做这样的事。再说了,要不是老二他们先坏人家银锁的名声,哪能有后来的事。”周氏说到这,还用眼睛狠狠地瞪了何氏一眼。“不管咋说,你们一奶同胞,啥时候你都得念这个情。我和你爹都还在那。”

    “咱老连家不是那不讲理,仗势欺人的人家!”

    周氏的态度很明确,不管怎样,不能动连兰儿。

    “咱跟人家讲这个情,人家跟咱讲吗?”。四郎冷冷地道,“老连家人,得着别人啥好处了,偏着别人说话。往后是在老连家炕头上养老,还是往老罗家炕上头去养老?”

    出于某种微妙的、趋吉避凶的心态,周氏一直回避和四郎直接冲突。但是四郎几次三番指摘她,她的脾气,又哪里是能够一忍再忍的。

    “你个小王八犊子,我没跟你说话。我在我自己的炕头上养老,啥时候我也没指望你。往后,我掉井里了,死了没人埋,丢阳沟里,也用不着你!”

    “你个毛都没长齐的狗屁玩意儿,你还敢跟我呛呛!我有儿子,有你没你,跟我都没啥!别说你了,就算没了你爹,我还有三个儿子。到啥时候,我都落不到你手里!”

    周氏指着四郎,瞪着眼睛骂道。

    “你有能耐,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小腿子打折了你的。让别人蹲大狱,第一个就让你去蹲大狱!”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周氏索性也放开了。

    “你们还都别蹦跶。”周氏又指着连守义和何氏,“你们打量现在过的是谁的日子,就凭你们几口人,你们擎等着喝西北风去。你们现在,都过的是我和你爹的日子!你们得瑟个啥,真把我惹急眼了,大棒子打你们出去,你们要饭,都找不到门!”

    屋子里头立刻鸦雀无声,连蔓儿和连叶儿两个交换了一个眼色。周氏这些年能够将一众儿子媳妇拿捏在手里,岂是个容易相与的。

    周氏不是一般人,周氏是个惹不得的人物。

    当然,这是相对于老宅的一众人来说的。

    被逼急了,周氏就这样揭开了老宅如今的真相。连老爷子那边连连咳嗽,老爷子为人较为含蓄,也比周氏更加的精明。有些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却是不好拿出来说。

    再看地下众人,因为周氏这话是针对连守义这股人说的,因此连守仁、连继祖几个都没有在意,而连守义这几口人的表现,就很有意思了。

    何氏满不在乎,似乎根本就没听见周氏的话,或者她听见了,但是她并不在意。而连守义的脸上先是变了颜色,不过紧接下来,就恢复如常,还吊儿郎当地晃起了腿,似乎对周氏的话也不在意。

    而四郎……,四郎很快地别开脸,不过连蔓儿还是看见了他眼中闪过的愠怒和恨意。

    “……人啊,做事不能就凭着一股气,得三思而后行。”连老爷子终于慢悠悠地开了口,“我不是向着外人说话。啥打板子、下大狱,这个话就过了。别说这人还是你们大姐,就是别人,咱也不能这么干。”

    “老四,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说完,连老爷子就问连守信道。

    “爹,你老接着说。”连守信极恭敬地道。

    “你是做大事的人,明白这个道理。估计要是五郎在这,也得赞成我这句话。”连老爷子就点头道。

    “爷,那这个事,就这么算了咋地?”四郎扭回头来,两眼通红地道。

    ……

    感谢大家的支持,送上加更,继续求粉红鼓励,求上粉红榜更好的位置O(∩_∩)O~(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