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四十四章  反目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四十四章  反目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六郎上你家去了没?”张氏见连叶儿来了,就忙问道。

    “刚才去了。”连叶儿就答道,“正好我爹在家,我爹已经跟六郎往老宅那边去了。我娘在家看家,我跟我爹一起出来的。……我过来找蔓儿姐,一会我也想上老宅看看去。”

    “哥,打发人上地里,给咱爹捎个信儿吧。”连蔓儿想了想,就道。

    “嗯。”五郎点头,随后就叫了人去找连守信。

    这次的事情与以往的事情有些不同。每次老宅有事,一般都是连老爷子打发人来找连守信或者连守礼。而这一次,却是周氏让六郎来找人。周氏虽然难缠,但想法直接、个性极强,这种做法对于她来说,几乎相当于是自认弱势、向两个分家另过的儿子服软。

    老宅的情况一定很糟糕,连老爷子怕是支撑不住了。

    这边打发人去叫连守信,连蔓儿又继续询问连叶儿。

    “老宅那边吵吵起来了,到底是咋回事,你咋知道的,是六郎跟你说的?”连蔓儿一连串地问道。

    “不是六郎跟我说的。”连叶儿就告诉连蔓儿道,“……我上二丫家去了,回来的时候从老宅门口过,正好赶上……”

    连叶儿路过老宅的门口,听见里面吵吵的挺厉害,她就进去看了。这才知道,原来是镇上的孙媒婆带来八道庙子老王家的口信儿,说是亲事黄了。

    老宅的人都很吃惊。也很失望,尤其是连守义何氏两口子,当然。最失望的人是四郎。这三口人对这个消息都很不能接受,也不能接受王家说的所谓觉得配不上四郎的理由。

    “这肯定不对劲,老王家人走的时候,那都是高高兴兴的。他家闺女要往这边来,那不就是想过好日子吗?从来只有嫌男方家里穷,男方不行的,哪有嫌男方家里条件太好的?”连守义扯着大嗓门。虎着脸问孙媒婆,“这里肯定是有别的事,你可别瞒着我们?”

    “说啥回家去再好好想想。让俺们听信儿。她那就是心里乐意,想抻一抻俺们,到时候好多要点彩礼,省得俺们家小瞧她啥的。”何氏也嚷嚷道。显然。他们几口人私下里早就讨论过这件事,并且达成了一致的意见。“几口人走的时候,那都乐呵呵的的。老王家那闺女,还瞅了俺们四郎好几眼,眉花眼笑的。她咋能不乐意。”

    “肯定是有啥别的说道!”何氏也斩钉截铁地道,“老孙婆子,你有啥话就直接说呗。俺还不知道你,想多要媒人钱。你就直说呗。”

    四郎已经急的满脸通红,他倒没说什么。就和连守义、何氏一起,直盯盯地看着孙媒婆。几口人都认定了,老王家相中了他们,之所以没有答应婚事,必定是有别的缘故,而且还猜疑是孙媒婆在其中使坏、作梗。

    孙媒婆解释半天,连守义、何氏两口子还有四郎就是不信,最后越发认定是孙媒婆这出了问题。

    孙媒婆无奈,也有些害怕,最后就渐渐地说出来,说是老王家那边听了些风言风语。

    “……原本真是愿意的,咱这人家,咱这孩子,可有啥挑那!谁知道,哎,我说了多少好话,人家也不信。说是哪怕那些话是假的,可万一它有点儿真那,那闺女一辈子不就完了吗,就这样,说啥也不答应了……”

    就是孙媒婆这么几句,终于是将连守义、何氏和四郎这几个人的仇恨从她身上给撕摞了下去。

    是谁说了四郎的闲话,具体的人似是找不出来的,但是那闲话的源头却是现成的。这几口人甚至怀疑是连兰儿特意往老王家那边传了话,就是为了报复四郎,坏四郎的好事。

    “……都说是城里银锁她家给传的,说肯定是知道四郎说了好亲事,特意给搅合黄了。”

    几口人不再纠缠孙媒婆,孙媒婆借机就溜走了,只剩下老宅的自己人,连守义、何氏、四郎就大骂起连兰儿来。

    “骂的可难听了,后来,我爷我奶说了两句,他们就跟我爷我奶吵吵起来了。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说亲事没成,是银锁家给搅合的,我爷我奶也有责任啥的,还说他们俩偏心闺女、外姓人,胳膊肘往外拐。”

    “还说那么疼闺女,咋不让闺女家炕头坐着去啥的。他们越吵吵越厉害,我听着也就那么回事,我就回来了。”最后,连叶儿又道,“我刚到家没一会,六郎就来了。估计是我走了之后,他们闹的更厉害了。”

    连叶儿从老宅回到家,只是轻描淡写地跟连守礼和赵氏说了一声,说是四郎的亲事黄了,老宅又吵吵起来了。连守礼和赵氏也没当一回事,毕竟,老宅那边,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大家都习以为常。直到六郎去找连守礼,大家才知道,这次的事情严重了。

    连叶儿这边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连守信已经得了信儿,从地里回来了。张氏就将事情跟连守信说了。

    “亲事黄了?这也没啥,有几个相看一回就定下来的?……猜疑城里那边给使了坏?自家人吵吵起来了?”连守信听的眉头直皱。

    “他三伯已经过去了,……怕是老爷子压服不住,二当家的几口人的脾气,你也知道……”张氏就对连守信道。

    “行,我过去看看。”连守信就点头,衣裳都没换,就往外走。

    连蔓儿知道,连守信和张氏这都是担心连老爷子。连老爷子上了年岁,而且这一年来就病了好几回,元气大伤,眼看着不是长寿的像。两口子都担心连老爷子一股火上来,会有个万一。

    “蔓儿姐,你去不去,我想去看看。”连叶儿就对连蔓儿道。

    “那我也去看看吧。”连蔓儿想了想,就道。

    连蔓儿让小庆包了两包点心,就和连叶儿一起跟着连守信往老宅来。

    几个人刚进村口,就隐隐地听见了熟悉的吵嚷声。连守信叹气,连蔓儿扶额。其实,近来老宅已经收敛了许多,虽然也常吵架,但是却很少这么大张旗鼓。由此也可见,这次的事情真的很严重。

    而仔细去听,这吵嚷声和以往又略有差别,以往这样的吵嚷声,都是以周氏的声音为主,而今天,似乎是连守义和何氏的声音占了上风。

    几个人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刚进老宅的大门,蒋氏就抱着大妞妞从上房迎了出来,显然是正盼着他们。

    “四叔,您老可来了。赶紧进屋看看吧,我爷都气坏了,压服不住……”蒋氏的脸上带着泪痕,一面安抚着怀里的大妞妞,一面对连守信说道。大妞妞趴在蒋氏的怀里,脸就埋在蒋氏的肩膀上,好像是吓坏了。

    在外面听着还好,一掀开东屋的门帘,迎面汹涌而来的吵骂声,还有那种紧张的、凶暴的气氛,别说是小孩子,就是胆子小点的大人,也要吓得心蹦蹦乱跳。

    自打从老宅搬出去,连蔓儿已经有许久没有亲身经历这种阵仗,好一会才习惯了。

    东屋里面,一众人都站在地下,连守义、何氏都涨红着脸,气势汹汹,似乎要往炕上扑,连守仁、连继祖和连守礼都站在炕前,拦着连守义和何氏,连老爷子和周氏还是坐在炕头上,连老爷子正眉头紧锁,额头青筋直跳,周氏欠着**,正对着连守义大骂。连守义和何氏也不甘示弱,虽还不至于和周氏对骂,但言辞和语气,却强横的很。

    倒是四郎,站在连守义和何氏的身后,抿着嘴,并不说话,但是他的一双眼睛,却已经充了血,正恨恨地看着连老爷子。

    虽然那双眼睛是落在连老爷子身上,但是旁观的连蔓儿却不由得心中一紧。她本能地感觉到,比起张牙舞爪的连守义和何氏,真正的危险的是四郎。

    不知道连老爷子有没有感觉到四郎的恨意,连蔓儿看向连老爷子。连老爷子却谁都没有看,似乎是刻意地回避了大家的目光。

    “干啥吵吵这么大声,村口都听见了。都坐下,有话好好说!”连守信进了屋,见屋子里的情形实在不像样,就沉声喝道。

    连守信的这一嗓子,还真的奏效了。连守义和何氏都立刻住了声,朝连守信看了过来,只剩下周氏一个人的声音了。

    周氏见连守信一来,就喝住了连守义和何氏,立刻精神大镇,声音不低反高,骂的越发起劲了。

    “……翅膀硬了,丧良心的东西,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你跟我这撕巴,就该一生下来,就把你按尿桶里沁死……”

    口口声声,骂的都是连守义,捎带着两句何氏,却一句话也没骂四郎。

    “得了,你也别骂了。”一直没开口的连老爷子,终于开了口,让周氏适可而止。

    周氏这次竟然也知道见好就收,真的住了口不再骂连守义和何氏,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让人给你捎信儿,你咋才来啊……,”周氏一咏三叹地冲着连守信哭道,“你看见了吧,我和你爹,这都要让人给逼死了……啊……”

    …

    又掉出粉红榜了,求大家继续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