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四十一章  告状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四十一章  告状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连蔓儿跟张氏商量,要将借给老宅的车和骡子叫回来,以此给四郎一点教训,同时也为连叶儿出一口气。

    “这样……”张氏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赞同连蔓儿的提议,“车和骡子,都是你爹同意,经你爹的手借出去的。现在你爹不在家,咱要是从二上就把车和骡子给叫回来,过后你爹脸上该不好看。”

    “这个事,你娘说的有道理。”吴王氏知道连蔓儿想为连叶儿出口气,也劝说道,“要是一开始就不借,那也就算了。现在借都借了,半道再给叫回来,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借了。”

    连蔓儿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老宅的事情,四郎的事情,她其实并不想管,这么提议,主要还是想为连叶儿出一口气。

    “那就这么纵着他?”连蔓儿就问,语气已经有一些缓和了。

    “也就这一回吧,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往后你爹肯定也不乐意搭理他了。”张氏就道,“不信等你爹回来,要是知道了四郎让你三伯给牵骡子的事,你看他生不生气。”

    “我爹肯定生气。”连蔓儿就点头。

    “四郎是不像样,你们也消消气,跟他置气,不值当的。就像你娘说的,也就这一回了。”吴王氏又跟着劝解道。

    张氏和吴王氏这样息事宁人,说到底,还是因为今天四郎相亲。这个年代,民间有一种说法,叫做宁拆十座庙。不破一门亲。庄户人家朴素的意识里面,成就他人的婚姻是行善积德的事,也是基本的道德要求。而破坏婚姻的事。却是十恶不赦,是万万不能做的。哪怕是跟当事人并不对付,这种时候,人们也会选择宽容、忍让。

    “算了吧,也就这一回了。”赵氏一直没怎么说话,这个时候就也劝连叶儿道。

    “便宜他了。”连叶儿心里虽然还是不高兴,却也只得道。

    既然连叶儿这样。连蔓儿也就不再说要叫回自家大车和骡子的话了。

    很快,就到了晌午,连蔓儿安排人准备开饭。连叶儿眼珠咕噜噜转了转。就下了地,往外走。

    “叶儿你去哪?”赵氏看见了,就猜到连叶儿是想往老宅去。赵氏担心连叶儿去了要惹事,就忙叫住了连叶儿。“娘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别去了。咱还是在你四婶家吃。去那吃那口仇眼之食干啥?你爹还在那,到时候你爹该为难了。”

    仇眼之食,这还是周氏常说的话,现在被赵氏学会了。

    娘儿两个拉扯着说了一阵,最后还是连叶儿见赵氏急了,才做出了让步。

    连守信晌午没回来,估计是在外头吃了。因此,家里五郎和小七在书房。连蔓儿她们在后院东屋,还有请来裁布匹的姑娘媳妇们在跨院里。共分了三处吃饭。

    跨院里那一桌的饭菜准备的特别实惠,大盆的白肉炖酸菜,大盆的五花肉炒干豆腐,还有炝炒的土豆丝和油炸的花生米,另外还给吃饭口重的准备了小咸菜,主食则是白米饭和小麦面的馒头管够。

    即便是在正月里,这样的伙食也是极难得的。庄户人家的姑娘媳妇们,放开了肚皮,并不比男丁吃的少多少。大家伙吃的高兴,干活自然更有劲、更尽心。

    连蔓儿她们这一桌和五郎、小七那一桌的饭菜只是精致了一些,饭菜里却没有那么多的肉食。

    连叶儿吃过了饭,还是跑去了老宅,这一次,她很快就回来了。

    八道庙子和三十里营子之间路途遥远,老王家的人为了相看,是天没亮就从家里起身,在连家吃过了晌午饭,就告辞回去了。毛驴拉的车走的不快,他们现在起身,也得天擦黑的时候才能到家。

    “四郎还说让他们坐大车回去,说大车快,他还说要亲自送人家回去。人家没答应,说是太麻烦人了,就坐自家的车回去就行。”连叶儿回来,就跟连蔓儿学说道。

    “这么一看,人家这家人还行,起码不浮。”张氏听了,就道。

    连蔓儿也点头,虽然贫穷,想嫁到相对比较富裕的地方来,但是却没有被富贵晃花了眼睛,见了便宜就上,这样的人比四郎可讨人喜欢多了。

    “人家说啥都不坐大车,就坐的自己的驴车,四郎还说要送送,还想让我爹给他牵骡子。”连叶儿又告诉连蔓儿道,“多亏我去了,我拦着我爹,没让我爹去。”

    连蔓儿就知道,连叶儿吃过饭就跑去老宅,虽说也是为了打听消息,更重要的是担心连守礼又被四郎支使。

    “你怎么说的?”连蔓儿就笑着问。看刚才连叶儿进屋时的脸色,她就猜到连叶儿肯定是出了气了。

    “我就告诉四郎,他要骑骡子,就自己骑。我爹是他三叔,是他长辈,不是他使唤的奴才,不是他雇佣的伙计。凭啥大冷的天,他们坐车的坐车,骑骡子的骑骡子,就我爹得牵着骡子在地下走,没有这么不把人当人看的。”连叶儿就将她当时的话给连蔓儿学说了一遍。

    连蔓儿忍不住就笑,她觉得连叶儿说的太好了。

    虽然大家伙都说要忍着、忍着,连叶儿最终还是当着人面给了四郎没脸。

    “这也怪不得叶儿,”吴王氏就道,“四郎也太没眼色了,没有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

    即便不说四郎这事本来就做的不对,在连叶儿在场的情况下,他还想继续欺负连守礼,可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狂的都没边了。”连蔓儿就道,而且也太小看了连叶儿。

    “我这么说,他还挺不高兴的,还说啥他是我哥。我这么跟他说话是没大没小,说要教训我啥的。我爹还在旁边和稀泥。”连叶儿又接着说道,“不是我爹那么拦着我。我还有好多话要说。最后,我也没让我爹去给他牵骡子。”

    “那他去送了王家的人没?走着去的,还是骑骡子去的?”连蔓儿就笑着问。

    “去了。他不敢自己骑骡子,非得让人给牵着。我不让我爹给他牵,他就找了你家赶车的伙计,让人家给他牵着。”连叶儿就答道。

    “哦?”连蔓儿微微挑了挑眉。

    “人家没答应,说就是来赶车的。他还把人家给数落了一通。摆的架子,好像他是谁家大老爷似的。他还说,那伙计就是我四叔派去给他使唤的。那伙计不听他的使唤,他就告诉我四叔,让那个伙计吃不了兜着走啥的。”

    “人家天寒地冻的,一大早就跟着去接人。后来就一直在外头照看牲口。就喝了一口热水。还是大嫂想起来了,让继祖哥给送的。刚才又让人家牵骡子,人家饭都没吃着那。”

    “后来那?”连蔓儿就问。

    “他让那伙计赶了车,他坐车送王家的人走了。”连叶儿就道,“说是还顺便送媒婆回镇上。”

    那伙计毕竟吃着连家的饭,即便老宅待的不好,即便不满四郎,终归还得记着东家的吩咐。

    “那亲事说定了没有?”张氏就问。

    连叶儿就摇头。

    “咋地。人家没相中四郎?”张氏忙又问,回去的时候不肯坐连家的大车。也有可能是因为王家并不打算跟连家结亲。

    “也不是,好像是王家通过媒婆说的,说是要回去想想,过两天给准信儿。”连叶儿就道。

    “哦。”张氏就点了点头,这种情况也并不少见。经过相看,并不立刻做决定,而是缓上两天,回家去再商量商量,或者打听打听。“我看二当家的一股好像对这门亲事心挺甜,老爷子和老太太那,相没相中?”

    “我奶就说王家姑娘话少,我爷好像挺满意的。”连叶儿就道,“说山里姑娘都老实、能干,还说王家老爷子一看就是个实诚人。”

    “我爷给老王家装了一袋子有十斤花生,人家没要。”连叶儿又道,“媒婆要了五斤花生,还像还要了赏钱。”

    这个情况就很明显了,老宅的人都相中了王家的姑娘,想要成就这门婚事,就等着王家点头了。

    “你说,这是四郎那边一头热,还是王家在拿身沉?”吴王氏就和张氏小声地探讨起来。连叶儿可以将她从老宅听到、看到的事情都说的清清楚楚,但有些事情并不那么简单。

    “咱也没在跟前,也不知道老王家到底是啥样人,这还真说不好。”张氏就道,“等过两天,看那边的回信儿,就知道了。”

    下晌的时候,连守信从外面回来了,连蔓儿就给连叶儿使了个眼色,连叶儿就跑去连守信跟前,将四郎如何支使连守礼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有这回事?!”连守信的脸色就变了。

    “这事叶儿还能说假话?”张氏就道,“那路上不少人走,你出去打听打听,就知道了。”

    连守信也不是认为连叶儿说谎,而是有些不相信四郎会这么做。

    连叶儿又将四郎如何在王家人面前吹牛的话,也跟连守信说了。

    “那天我跟他说的话都白说了,哎!”连守信握拳捶了一下大腿,颇为痛心疾首的样子。刚对四郎燃起一点希望,可四郎马上就让他失望了。满口谎言,牛皮吹破天,再加上支使长辈,这几条,即便连守信心里再偏着四郎,也不能不心生厌恶。

    这边说着话,外面就进来人禀报说,四郎来了,要见连守信。

    …

    感谢大家上个月的粉红支持!拜谢!

    八月份,依旧是三伏天,预计每天保底一更,视情况加更O(∩_∩)O

    八月第一天,求保底月票,求进粉红榜O(∩_∩)O(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