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四十章 泼辣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四十章 泼辣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加更,七月最后几个小时,求大家粉红支持。

    …

    屋子里说着话,连叶儿就在一边听,一边打量王家的几口人,尤其是王家的这位姑娘。别看王家老爷子面色黧黑,王家的两位姑娘却都挺白净的。

    连叶儿虽然坐在那不说话,可周氏早就看她不顺眼了。

    “叶儿,你娘那,不是说要来帮着做饭吗?”。因为王家的人在,周氏今天格外的给面子,虽然心里有气,可对连叶儿说话的口气却可以说得上是柔和。

    “啊,家里有点事,我娘一会来。”连叶儿随口敷衍道。反正她说了家里有事,到时候赵氏不来,就说是被事情绊住了脚。

    可周氏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有啥事,还能比这个事更要紧。”周氏就转向了连守礼,虽然没有发火,但语气中已经带上了责备,“提前都说好了,是没往心里去是咋地?”

    “不能,都说好了,肯定是有事,一会就能来。”连守礼早就知道,赵氏和连叶儿都不会来帮着做饭的,但是他自始至终,都没敢跟周氏说。现在,也只得顺着连叶儿的话茬敷衍。

    “一会,这都几个一会了!”周氏的脸就沉了下来,好在她终归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她一个要做奶婆婆的人,也要给亲家留下一个慈祥和蔼的好印象,因此,虽然心里有气,还是将斥骂的话咽了回去。

    “老三啊,叫叶儿别在那坐着了。出去帮她二伯娘、她大嫂烧火去。”周氏并不直接支使连叶儿,而是对连守礼吩咐道,“没看六郎和芽儿都比她小。人家都在那干活那,她二伯娘叫她好几回了。兴许我这做奶的不该说,可你这一个丫头,也别惯的太懒了。”

    周氏这么说着,还用眼角夹了连叶儿一下。

    连叶儿可以对周氏的话置若罔闻,但是连守礼却不能。

    “那个……叶儿,去。帮着干点活去。”连守礼就对连叶儿道。

    连叶儿早就打定了主意,绝不帮着干活。但是周氏已经那样说了,而且连守礼也发了话。她要再坐在这,首先连守礼面子上就不好看,而且这也给了周氏机会,可以当着这些人的面贬斥她懒惰之类的。

    不能吃这眼前亏。连叶儿年纪虽小。却极机灵。她知道不能在屋里待下去了,好在能看的,她都看到了,也听了不少东西,是时候该离开了。

    “哎。”连叶儿痛快地答应了一声,就下了地,从屋里出来。

    外屋里,何氏、蒋氏。还有连芽儿、六郎都在忙碌着,何氏看见连叶儿出来了。就呀了一声。

    “你这孩子,你这**咋就那么沉那。”何氏对连叶儿道,“招呼你几回了,你就坐在那不动。非得老太太说你,你才动。你娘那,是不来了是咋地?……赶紧的,你先把这菜剁了,一会你换六郎烧火,他烧不好。”

    也许是人逢喜事,何氏今天说话声音格外高,也格外的利落。

    奈何,连叶儿根本就不买她的帐。

    “你还说谁**沉,要说**沉,咱这十里八村的,你认第二,都没人敢认第一。”连叶儿毫不客气地对何氏道,“你要是能干,就这点活,你还用得着谁啊。这要是我娘,一个人就干过来了。“

    连叶儿一边说,脚下却不停地就往外面走。

    “你别指望别人了,你自己个多锻炼锻炼吧。别啥也不会,净想着有了儿媳妇,你就啥也不干,擎等着儿媳妇伺候你。”

    连叶儿的话音不高不低,说完这些话,她已经出了前门。

    何氏被连叶儿的话顶了个倒仰,她还不识相,觉得被个小丫头给顶撞了,就要追出去跟连叶儿理论。还是蒋氏机灵,在旁边瞧的清楚,知道连叶儿今天是不会因为四郎相亲,而给何氏等人留面子的,如果何氏追出去跟连叶儿理论,连叶儿再说出些什么来,她们两个人拌嘴吵架让人笑话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怕还会影响王家人对这门亲事的态度。

    “二婶,算了,那屋里还有人那。”蒋氏拉住了何氏,小声地劝道,“你别和小孩子计较,让人家看着不好。叶儿家里肯定是有事。一会这活我多干点……”

    何氏虽然嘴里还嘟嘟囔囔,最后倒真是没有追出去。

    ……

    连蔓儿几个人正坐在炕上坐针线,一边说着话,就看见连叶儿从外面回来了。

    “刚才我们还说,叶儿咋去这半天没回来。叶儿上,上炕暖和暖和,喝口水。”吴王氏见连叶儿回来了,格外热情地招呼道。

    大家伙就都笑,吴王氏刚才说连叶儿好信儿,其实她自己的好奇心一点都不比连叶儿少,尤其是在这样的事情上。

    “咋样,人接来了没有?”等连叶儿上炕坐了,张氏就问道。

    “接来了,我去的时候刚接回来。”连叶儿喝了口水,又喘了口气,就笑着应道。

    “女方都谁来了?”

    “那姑娘长的啥样?”

    “两方说的好不好,看样子能成不?”

    大家就都抢着问道。

    “女方来了四个人,是那姑娘她大姐和大姐夫赶驴车送她们来了,姑娘她爹也来了。”连叶儿就答道,“那姑娘长的吧,个头不太高,挺白净的,大眼睛。”

    庄户人家的审美一般比较质朴,白净,大眼睛,在庄户人家看来,就是很好的相貌了。

    “白净,还大眼睛,那长相说啥也差不到哪去。”张氏就道,“一开始说这个,我还猜疑那姑娘长的有啥缺陷啥的,没想到,人家长的还不错。这算是摊上一门好亲事。”

    “她们那边日子过的难,都乐意嫁到这边来。”吴王氏就道,“那咋样,四郎他们看着乐意不乐意?”

    “我看他们都挺乐意的,应该是看上人家了。”连叶儿就道。

    “那姑娘家那,看着乐意不?”张氏就问。

    “我没看出来。”连叶儿想了想,就说道。连守义一家几口的态度很明显,而王家人的态度就含蓄的多。连叶儿毕竟年纪还小,这种事她还真说不好。“那姑娘都没咋说话,就她爹和她姐夫说话了。”

    “姑娘家到男方来相看,可不都腼腆咋地。”吴王氏就道。

    大家又接着问连叶儿,连叶儿就将她看到的、听到的都说了,还说了四郎当着王家人的面吹牛、说大话的事。

    “这可吹大发了!”听见四郎对王家人说在城里做管事,一两年还要盘个铺子下来,一屋子的人就大吃一惊。“他这么吹,人家姑娘家还不会打听吗?再说了,以后过了门,这牛皮破了,两口子过日子,可咋收场?没有这么吹的!”

    “四郎这孩子,咋越大越没正行了那,吹牛撒谎,随口就来。”张氏摇头道。

    “要是一般踏实的孩子,也不能朝你们又借大车,又借骡子的。”吴王氏就道。

    “说这个我就一肚子气。”连叶儿气鼓鼓地道,“四郎他不会骑骡子,还非得要骑,那有马车他也不坐,非得让人给他牵着骡子。我四叔家就派了个赶车的去,人家赶车,哪能还给他牵骡子。他最后是让我爹给他牵的骡子!”

    “啥?”连蔓儿吃惊道,“他们去接王家的人,四郎骑骡子,那车空走,然后我三伯就在前头给他牵骡子?”

    “是。”连叶儿点头。这件事,还是她从老宅出来的时候,连蔓儿家那个赶车的伙计告诉她的。“他是谁大爷还是谁祖宗啊?他凭啥让我爹给他牵马坠蹬的?他也不怕折了寿?我爹也是,他咋就那么好说话那!”

    “哎呦,这大冷的天!”吴王氏就叹道。

    “你爹还在那儿那?”赵氏脸上也有些不大好看,就问连叶儿道。

    “在屋里坐着那。”连叶儿点头道,“我一去,芽儿她娘就问我,你咋没去,就等着咱们给她干活那。我在那屋里坐了一会,她叫了我好几回,好像没有咱们,她那饭就做不熟了,媳妇就娶不上了似的。”

    “出来的时候,她还想支使我干活,她还数落我。我没让着她,我把她给说了。”

    连叶儿又将周氏如何支使她,何氏又如何数落她,她是怎样顶了何氏的话学说了一遍。

    “她就欺软怕硬,一家人都那样,巧使唤人。我顶了她,她也没敢咋地。”连叶儿最后还道,“我那时还不知道四郎让我爹给牵骡子的事,要是知道,我要说的话还多着那。”

    “这丫头,以后你们顶门立户,也不用别人,就叶儿这丫头就够了!”吴王氏就笑道。

    连叶儿受了赞扬,心里自然高兴,不过一想到连守礼被四郎支使的事,她就又高兴不起来了。

    “……哪有这么办事的?”连蔓儿知道连叶儿在想什么,“没大没小,没轻没重的。娘,这也给咱们提了个醒儿。等我爹回来,就跟他说,以后少搭理四郎。他现在还惧着我爹一点儿,要是熟惯了,我爹也是好脾气,他非得踩着鼻子上脸不可。”

    “娘,要不咱这就打发人,把车和骡子都叫回来。”

    ……

    七月最后一天,请攒了粉红的童鞋给予支持,争取榜上更好的名次,谢谢大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