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三十八章  好面子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三十八章  好面子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啊?”张氏吃了一惊,看着赵氏,“他那一身都是你给做的?那我问他,他咋说是他娘给做的那?”

    “是他们娘儿两个上门求我,说赶着要穿新衣裳,她不会做。那衣裳是我给裁的,也是我给做的,他娘连针线都没动。”赵氏就道,“因为这个,我还熬了一宿没睡觉。”

    四郎VS赵氏、连叶儿,张氏自然相信后者。

    “四郎这孩子,这个事还不说实话。”张氏沉思着道,“我当时就奇怪,他娘那粗针大脚的,那衣裳就不像他娘做的。我那么问,还当那衣裳是老太太,要不就是继祖媳妇帮着给做的。没想到,他们是求你们给做的。”

    “他从小不就这样吗,嘴里就没几句实话。”连叶儿气呼呼地道,“用着我们了,就过来央求,也会说好听的话。我娘心软,为给他做那套衣裳,比给我们自己个做都用心。他可好,过后就拉倒了。还说衣裳是他娘给做的,真是白眼狼。”

    “娘,以后咱可记住了,他们再求咱啥事,不管他说啥,咱也不能答应了。那天不是说还想让你帮着给做双鞋吗,鞋底子都让你给他纳。他且等着吧,给他做鞋,又不欠他的。”

    “干别的不行,说瞎话可随口就来。他那点聪明劲儿,就都用在这个上头了。”连蔓儿就道。

    几个人随口唠嗑,没想到竟然揭穿了四郎的一个谎言。而四郎在这件事上撒谎,不仅让他们气愤。也让他们对于四郎的品性,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连守信是老实人,自然而然地厌恶撒谎这种行为。

    “这孩子。像谁那?他们那一股,二郎、三郎还有六郎,那可都是实诚的孩子。”

    她们在屋子里说话,外面就有人进来禀报,说是连守礼来了。

    自从连蔓儿家搬进了这座院子,连守礼就从来没往后院来过。这一次,自然也是连守信到前院去见连守礼。连叶儿心急想早点知道事情的结果。也跟了过去。

    很快,连叶儿就从前院回来了。

    “怎么样?”连蔓儿就问连叶儿,看连叶儿从外面进来时脸上的表情。连蔓儿隐隐地猜到,这事情的结果怕是不大好。

    “老宅把钱收下了。”连叶儿在炕沿上坐了,闷闷不乐地道,“听我爹说的意思。老爷子还夸他来着。说他有兄弟的感情,知道帮扶侄子。说啥钱不在多少,有这个心意最重要。”

    “这里边,是不是有啥事没说清楚啊。”连蔓儿眨了眨眼睛,“咱爷不会是认为,是三伯主动送钱去的吧?咱爷不知道芽儿她爹娘来朝你们借钱的事?”

    “听我爹的意思,好像是不知道。”连叶儿就点头,“还多亏我爹当时没把钱借给他俩。要是就那么给他俩了,那过后他俩肯定就不认账了。”

    “太有可能了。”连蔓儿点头。同时心里暗想,连守礼没有当时把钱拿出来,一方面是不愿意借钱给老宅,另一方面只怕也是知道连守义两口子的性情,防着这一手那。

    “那三伯没跟咱爷说清楚?咱爷知道是芽儿她爹娘硬要借钱,他还能收下这个钱?”连蔓儿就又问连叶儿道。

    “我爹是说了,可经不住人家更会说。人家根本就不承认硬借钱,就说是上我家跟我爹唠闲嗑,说起四郎明天相看媳妇的事,随口说了两句家里困难啥的,说我爹是主动送钱过去的。”连叶儿就道,“蔓儿姐,你也知道,我爹那人嘴笨,也不会跟人争辩啥的,他哪说得过芽儿她爹啊!”

    这话是不错,连守礼不善言辞,说话比别人都慢了半拍。不用在现场,连蔓儿就可以想象得到,连守义是如何处处抢着话头说话,让连守礼无话可说。而且,连老爷子当时再在旁边夸夸连守礼,连守礼的性格,最后只怕也只能顺水推舟地默认了下来。

    “那二百个钱,是算借的,还是给的?”连蔓儿想了想,就问道。

    “算借的。”连叶儿就道。

    “是咱爷主动说是借的,还是……”连蔓儿又问。

    “是我爹坚持的。”连叶儿就道,“我们攒那几个钱不容易,再说,就算是我们有钱,也得花在正地方,不能白给那个白眼狼。”

    “我三伯也不容易。”连蔓儿就道。

    连守礼总算守住了最后一道底线,保护了他们一家的辛苦劳动的所得。对于不善言辞,又惧怕连老爷子和连守义的他来说,能确定下钱是借的这一件事,该是多么的困难啊。

    “那咱爷说这些钱啥时候还你们了吗?”。连蔓儿又问。

    “就是说了会还,也没说具体的日子。咱爷还说,明天也不是就缺这几个钱,可我爹这心意难得。他也能在人前说说嘴,让别人知道,别看老连家都分家了,遇到事了,那还是一家人,一条心啥的。”连叶儿就告诉连蔓儿道,“我爹去送钱的时候,三姨奶和三姨夫爷都在。”

    就在连蔓儿一家去府城这几天,商怀德和小周氏一家已经搬来三十里营子定居了,如今一家人就住在后街,暂时租了王姓人家的三间西厢房,只等着有合适的房子就买下来。

    他们刚搬来,跟村子里的人还不熟,几乎每天都会到连家老宅和二丫家里串门。

    几个人又说了一会话,赵氏和连叶儿就拿了些活计回家去做去了。

    等连守信从前院回来,五郎和小七也跟了来,一家人难免又议论起这件事。

    “他三伯都跟我说了,我估摸着,是当着外人的面,老爷子想要这个脸,才特意那么说的,把钱留了下来。过后就得把这个钱还回来。”连守信如是道。

    “不管咋说,钱是进了老爷子的手里,没直接交到二当家的手里,就算没打水漂。要是真给了二当家两口子,那就是打水漂,连个响声都听不见。”张氏道。

    一家人又说到四郎借大车和骡子的事。

    “有多大碗,吃多大的饭。非要这个排场,就不是正经庄稼人会办的事。”即便连守信答应了四郎的请求,但心里也承认这一点,“人浮,不成,不让人省心啊。就指望他好好成了亲,以后有媳妇管着,年纪再大点,能踏实下来……”

    这是连守信作为叔叔的美好愿望,张氏和几个孩子对此都不置可否。

    临睡前,张氏和连蔓儿又去前院跨院看了一眼,见请来的媳妇们热热闹闹地干着活,就吩咐厨房到时候准备夜宵,又安排了一番,才回屋歇息了。

    第二天,吃过了早饭,四郎就来了。连守信打发了一辆大车,还挑了一匹骡子给他,另外安排了车夫跟着。四郎就又说要请连守信去老宅帮着相看,还说如果连守信不能去,请张氏去也行。

    连守信都拒绝了,他今天还有事情要办,而张氏也脱不开身。

    打发走了四郎,连守信就带上人出门去了,五郎今天没事,就带着小七在前院书房念书。

    吴王氏带着吴家玉和连枝儿,还有赵氏带着连叶儿也都早早地来了,和张氏、连蔓儿围坐在后院的炕上,一起做针线。

    女人们凑到一起,手里做着针线,嘴里一般也不会闲着。大家说着说着,就说到今天四郎相看媳妇的事情上面。

    “还跟你们借了车和骡子啊,啧啧……”吴王氏啧啧摇头。

    “还跟我们借了两百个钱,一开始人家要借一吊钱,说是今天办酒席。”连叶儿就道。

    “这……这都是谁的主意?”吴王氏正想要评说两句,不过开口却转了个弯儿,先问是谁的主意。

    “都是二当家的两口子,还有四郎自己个出面。”张氏就道,“昨天我们还琢磨来着,老爷子不是这样的人。”

    听说不是连老爷子或者周氏的主张,吴王氏说话就没了那么多的顾忌。

    “这也真能够铺排的。不是我说他们,这是何苦那。就算是靠装门面把个媳妇娶进门,到时候咋办?”吴王氏就道,“这人啊,也得估摸着自己的分量来。”

    “我刚才去跨院了,有人看见他骑着骡子,后面还跟着马车往西边去了。都是我蔓儿姐家的好东西,不知道的看见了,还当是哪家大财主、大乡绅啥的。他们这么折腾,还当挺露脸的。知道他根底的谁不笑话他呀。我刚才还听一个媳妇说,说他是猪鼻子插大葱,装相!”连叶儿不客气地道。

    一屋子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你呀,以后肯定能享你这个闺女的福。”吴王氏就对赵氏道。

    赵氏笑了笑,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叶儿,你爹那,是在家那,还是去老宅了?”吴王氏就问连叶儿。

    “刚给叫走了,让帮着往西边迎人去。”连叶儿就答道,“还让我和我娘过去帮着拾掇去,我们没去,就上这来了。”

    “等会你去老宅吃饭不?”连蔓儿故意问道。

    “去,咋不去那。”连叶儿就笑道,“我娘不去,我自己个去。正好,我也去看看那姑娘是啥样。蔓儿姐,等我回来告诉你。”

    “好。”连蔓儿也笑了。对于四郎说的这个媳妇,她也是有一些好奇的。

    ……

    送上二更,求粉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