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三十五章  好亲事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三十五章  好亲事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连守信的这种做法和要求,在这个年代,是并不奇怪的。可以说,这是民间的一种普遍的做法。这个年代,讲究的是盲婚哑嫁。但是这个盲与哑,是对成亲的一对男女来说的。成亲的两家人,自然还是要好好地了解对方以及对方的家庭的情况。

    而这种了解,除了听媒人介绍之外,大多要通过打听这种行为来实现。而一般这种时候,被打听到的人都会报喜不报忧,只说优点,不说缺点。即便是平常一无是处的人,这个时候也能被大家夸成一朵花。

    对于这种普遍的做法,一般的舆论不认为是欺骗,相反,一般的舆论认为这是做好事,是成就婚姻的善举。

    媒人的两片嘴固然是不可信的,而通过打听而来的消息,其真实性、可靠与否,也是有很大的活动空间的。

    像四郎这次有人给说亲,就算不能掌控别人背地里会说什么,最起码,自家人这边不能传出什么对四郎不利的话来。

    连守信将这个很当成一件事,因此特意还嘱咐张氏。而张氏对连守信这样就有些不满,两口子共同生活多年,连守信应该了解她的为人,她并不喜欢说人长短,更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说四郎什么。

    不过这两口子的性情都偏温和,张氏即便不满,也不会有什么过激的言行,而连守信也肯马上服软。也怪不得曾经遇到过那么多的事情,可连守信和张氏却从来没真正争吵过。

    一点小龌龊。要搁在老宅的连老爷子和周氏之间,肯定就是一场战火,可换做连守信和张氏。就这么平平淡淡地平息过去了。

    一家人都没有忘记,他们提前回村来主要为的是什么。

    随车运来的棉布、棉花、羊皮、针线等都卸在了前院跨院里,得抓紧时间把活计给分派下去。

    “娘,我是这么打算的。咱先请几个人,把棉布、羊皮都照着样子裁好,再把棉花、针线啥的按量分出来,到时候也好分派活计。”连蔓儿就对张氏道。

    统一裁剪。再将每双护膝和每双鞋垫用多少棉花确定下来,这样可以控制用料,同时也可以避免到时候交上来的东西厚薄不均。还可以加快进度。

    “行,这么着活计还能做的快点。”张氏就点头。

    “娘,那你想想,咱周围都有谁手巧。会裁剪?”连蔓儿就问。

    “……你三伯娘和叶儿肯定得叫她们过来帮忙。继祖媳妇也会裁剪,可惜不能叫她来,一会打发人到镇上,看你吴家婶子还有家玉她们娘儿俩有空没有,再叫上春柱媳妇……”张氏一边想着,一边就定下了人选。自家人优先,然后就是几个平常和张氏要好,同时也是村里有名的巧手媳妇们。

    “那也不用等明天。就现在咱赶紧打发人去把人都给请来,大家伙一起商量商量。咱今天就开工。”连蔓儿立刻就道。

    “行。”张氏痛快地点头。

    连蔓儿立刻就叫了家人来四处去请人。

    赵氏和连叶儿母女因为离的近,知道连蔓儿她们回来了,本来也是要来的,因此第一个就上门来了。

    好几天没见面了,妯娌、姐妹们相见,自然少不得一番寒暄。趁着别的人还没上门来,娘儿几个就围坐在一起唠嗑。

    “……老爷子给四郎说了个媳妇?”张氏就先问赵氏。

    “是啊,”赵氏就点头,“昨天傍晚的时候才得的信,说明天就要来相看相看,今天一早老爷子托进城的人给四郎捎了信儿,让他回来。你们刚回来,咋就知道了?”

    “四郎跟我们一起回来的。”张氏就将四郎去柳树井胡同找他们,一同回来的事情说了,然后又问赵氏,“老爷子给四郎说的是哪的媳妇?”

    “听说是西边八道庙子的,”赵氏就告诉张氏道,“姓王,家里有五个闺女,一个儿子,给四郎说的这个是老三,说是今年十八了。”

    “啊……”张氏就点了点头,“八道庙子离咱这可不近,有名的穷地方。这姑娘家看样子也是不富裕,年纪和四郎比,也大了点。……这些都是小事,只要姑娘本人行就行。……那边说了要多少彩礼了没?”

    “这个还没说一定,应该不会要的太多。”赵氏就道。

    “要这么着,我看这事十有八九能成。”张氏琢磨了琢磨,觉得王家那姑娘的条件和老宅的四郎也算得上是般配,就说道。

    “我看也差不多。”赵氏也说道。

    “叶儿,给四郎说的这个姑娘,咱爷肯定是乐意,芽儿她爹娘都乐意不?”连蔓儿在旁边也向连叶儿问道。

    “媒人来说的时候,他们也挑来着。”连叶儿就告诉连蔓儿道,“说是嫌八道庙子穷,没嫁妆,还嫌老王家闺女多、儿子少,还说老王家的那个儿子小,怕以后挂连四郎啥的。还嫌那姑娘年纪比四郎大,还问人家长的好看不好看啥的……”

    “这挑可还真多……”连蔓儿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他们两口子,拿架子呗。”张氏听见了,就接口道,“那最后那,都点头了吧?”

    “都点头了,我爷才托人给四郎捎的信儿。”连叶儿就道,“芽儿她娘还上我们家叨咕来着,说她命不好,一个儿子两个儿子的,都是给别人家养活的。看老王家这个样,以后肯定要挂连四郎啥的。”

    “这话不是我说,他们还挑啥啊,这就挺合适。咱挑别人之前,也得先看看自己个。”张氏就说道,“人家要不是地方穷,家里没钱,没嫁妆,就能往老宅里嫁?那地方穷,咱这地方好,人家姑娘嫁人,可不得奔着点啥咋地。”

    “就算儿子少,离的这么老远,也不一定就挂连他傻。姑娘十八岁,比四郎大点不多。再说了,姑娘年纪大点好,干活啥的都比年纪小的强,也懂事。二当家的两口子不早就想着让儿媳妇伺候了吗,就这条件,他们还有啥可挑的。”

    当着赵氏和连叶儿的面,张氏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了出来。

    “叶儿她爹回家跟我们学,老爷子也是这么想的。还说穷人家的孩子才好,要是姑娘家里富裕,他还不敢给四郎定。……听老爷子那个意思,等明天相看了,只要王家的姑娘没啥大缺陷,这门亲事,他就做主给定下来,挑个日子,就给四郎成亲。”赵氏显然也是赞同张氏的看法的。

    “这姑娘和四郎年纪都不小了,早点成亲好。”张氏就道。

    “咱就准备给上礼就行了。”赵氏就道。

    “对了,咱们这听到啥风声没?”张氏又压低了声音,对赵氏道。

    “啥风声?”赵氏不解。

    “……昨天我们进城的路上,碰见了……”张氏就将碰见连兰儿和四郎吵架,连兰儿在城里传四郎的闲话的事情告诉了赵氏。

    “还有这回事?”赵氏就吃了一惊,“我们没听说啊。”

    “那就好,看来没传到咱们这来。”张氏就道。

    “可真够厉害的,要是搁咱身上,恐怕就得吃了这个哑巴亏了。哎,这人和人啊,可真不一样。”赵氏咋舌道。

    “可不是。”张氏点头,“两下算都碰到茬口上了。”

    她们妯娌两个说的极为绸缪,一旁连蔓儿和连叶儿也咬着耳朵说的很热闹,连蔓儿还告诉了连叶儿,四郎在回来的路上如何要学五郎骑骡子,后来又非要骑她的马的事。

    “可真够不要脸的,就不应该搭理他。”连叶儿就道,然后又叹气,“这要是换做我家,我爹估计也跟我四叔差不多。你还有五哥和小七,我就自己一个人,哎。”

    几个人正说话间,请的人陆续就都到了。

    吴王氏不仅带了吴家玉来,还将连枝儿也带来了。娘儿几个见了面,亲热的了不得。连枝儿如今在吴家和连家都金贵的很,一进屋,就被张氏和连蔓儿小心翼翼地让到炕里坐了。

    “姐,你咋也来了,我刚才还和咱娘说,明天抽出空来去看你。”连蔓儿小声对连枝儿道。

    “……不用这么小心,我啥事都没有。”连枝儿就道,“我也想帮着做点活计。”

    连枝儿原本身材就苗条,如今虽然怀了身子,可月份还小,看上去腰肢依旧纤细,行动也极为灵便。

    大家寒暄了一会,等请的人都到齐了,连蔓儿就将事情又都跟大家仔细地说了一遍。如今大家都正闲着,不过是做些简单的针线,又能帮上边城守军的忙,又能让平时在家里没有什么收入来源的姑娘、媳妇们挣一些零花钱,大家自然都乐意。

    连蔓儿就在跨院里腾出一间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又将炕烧的暖暖的,大家都挪过去开始剪裁。

    剪裁的活计要在连家统一完成,缝制的工作则将交给姑娘、媳妇们拿回家里去做。这边活计刚开始做,就有听到消息的姑娘媳妇们主动上门,抢着要领活计回家做。

    ……

    求粉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