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三十二章  报复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三十二章  报复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咋这语声这么耳熟?”张氏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将车帘掀开了一点点,往外面看去。

    连蔓儿也听见了外面的吵闹声,她也觉得那声音有些耳熟,就跟张氏一起往外看。

    马车正走在一条不算宽阔的巷子里,巷子的两边都是人家。大大小小的院落里炊烟袅袅,巷子里弥漫着饭菜的香气,是吃晚饭的时辰到了。

    而巷子口的一群人,和那吵闹声就显得与这和谐宁静的氛围特别的格格不入。张氏和连蔓儿往外看的这一会,那一群人里头就有一个人飞快地挣脱开另一个人,向另一条巷子跑去,而后面的人追了几步,没有追上,随后又有几个人跟过来,冲着跑走的人的背影咒骂。

    张氏只看了几眼,就忙将车帘子落下了。她回过头来,看着连蔓儿。

    “蔓儿,你看见了没?”张氏问连蔓儿。

    “娘,我看见了。”连蔓儿对张氏点头。

    争执的双方,她们都认识。那个跑开的人正是四郎,他身上穿的,还是张氏送的布料裁制的衣裳。如今出了正月十五,县城里大多的铺子已经重新开板了。四郎做活的纸扎铺子还和别的铺子不一样,即便是正月里,也有活计,因此还比别的铺子早开板,所以四郎这是又来城里上工来了。

    而与四郎争执、吵闹的人,正是连兰儿一家。刚才抓着四郎不放的人,正是金锁。后来跟上来的是罗宝财和连兰儿。

    “……别看他穿的人模狗样的,那就是个二流子。”连蔓儿的马车已经走出去了好远,还能听见连兰儿的咒骂。“吃喝嫖赌。他还偷东西,啥坏事他都干,就是不干好事。……我可不是冤枉他,也不怕大家伙笑话,那个是我的侄子。他啥样,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连兰儿的咒骂声到此戛然而止,原来是连守信和五郎在车上听见了。打发了人去让连兰儿住了口。

    一行车马进了柳树井胡同的宅子,早有蒋掌柜带着人接了出来,等一家人略作洗漱。在屋里坐下来慢慢喝着热茶的时候,连守信脸上的怒色还没有缓过来。

    “……那骂骂咧咧的,像啥样,磕碜了四郎。她就能得着好了……”

    连守信对于连兰儿当街和四郎翻脸吵闹。相互辱骂、诋毁这件事非常不满。

    “这是找后账,还是又出了啥事?”连蔓儿就问。

    “她大姑那个人,可不是能吃亏的。上回的事,她们去村里闹过一回,也没讨着啥好处。老爷子没答应她的那些个要求。她能忍下这口气,白吃了这个亏?我看啊,这就是找后账。”张氏就道。

    连蔓儿微微点头,她和张氏的看法一样。也觉得这是连兰儿在报复四郎。四郎坏银锁的名声,那她就坏四郎的名声。

    “看那样。兴许又出了啥事吧。”连守信就皱眉道,“能出啥事那?四郎他们都闹僵了,来城里上工,也不可能再住到那去。咋就又缠到一块了?!”

    “一会等小核桃回来就知道了。”小七就道。刚才连守信和五郎打发人制止了连兰儿的咒骂,并让连兰儿一家人回家的时候,小七多了个心眼,打发了小核桃混到人群里去打听消息。

    小核桃年纪小,人也机灵,很适合这样的差事。

    高高兴兴地回来,一进城就赶上这一出,谁也不可能高兴。不过,张氏、连蔓儿、五郎和小七这娘儿几个也没太过放在心上,所以这件事也没有怎么影响她们的心情,说道说道也就算了。只有连守信,毕竟对老宅那边的感情不同,所以,心里边有些不自在。

    很快,小核桃就回来了。

    “打听着了没,是咋回事?”小七就问小核桃道。

    “回二爷的话,打听着了。”小核桃忙就答道。

    “说说,是咋回事?”连守信也问。

    小核桃就将他听来和刻意打听来的消息一一说了出来,原来四郎过完年回纸扎铺子上工,因为连守信给蒋掌柜留了话,蒋掌柜跟纸扎铺子管事的人说了,四郎下工后,可以住在铺子里。

    四郎应该也是知道将连兰儿给得罪透了,家里又张罗着给他说媳妇,所以竟真的老老实实在铺子里干活,也不往连兰儿那边去了。

    如果这样相安无事下去,也算是一件好事。但是很快,这街面上就传出了不少关于四郎的闲话,将四郎说成是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二流子。

    四郎听到了风声,当然不干了,他很快就找到了闲话的源头。原来这些闲话,都是连兰儿给散播出去的。四郎没有忍气吞声,而是找上了连兰儿,结果就闹出了刚才那样的场面。

    四郎在城里就孤身一人,他去连兰儿家闹,四郎还跟金锁打了起来,两个人谁都没占啥便宜。

    后来就被连兰儿一家给赶了出来。姑侄两个当街对骂,都说对方编排自己的坏话,而关于对方的那些传言却都是板上钉钉的真事。

    连兰儿咒骂四郎,说他吃喝嫖赌,而四郎也不是吃素的,干脆也当着人又把银锁的事情宣扬了一番。

    最后,是连兰儿这边人多,还仗着是本地住户,因此占了上风。

    而实际上……

    “两败俱伤,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打发了小核桃下去,连蔓儿就道。这么说着,连蔓儿不由得就想到了连老爷子。“我爷要是知道了,不知道咋生气那。肯定得说,不让人,不懂事,不让人省心啥的。”

    按照连老爷子的逻辑和道理,只要有一方是让人的,肯吃哑巴亏,这件事就不会发展到两败俱伤的地步。

    其实,客观地想一想,连老爷子的想法也有他的道理。一个家庭内部,对于当家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利益的整体,闹矛盾、争执的双方对他来说,那就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他要吃了亏的一方要让人,要懂事,就是为了防止两败俱伤,损害家庭整体利益的局面。

    为了这个目标,他在家庭的内部刻意地模糊对与错、是与非。

    就像俗话说的那样,家,就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

    但是,凡事都有度,过犹不及。小事上的对与错、是与非还罢了,可大事上,却是不能含糊的。而即便是小事,习以为常,聚少成多,长此以往,最终也极有可能造成大是大非的问题。

    而连老爷子,在这个年代,绝不是个例。很多家长都有着和连老爷子一样的理念。毕竟,家里只要有人让人、懂事,那这个家就能够维持“和谐”,而且也非常的容易管理。

    而当当事的双方都“不让人”、“不懂事”的时候,当家的人就要头疼了。

    “哎,”张氏就轻轻地叹了口气,“这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让谁。这脾气啊,都像老太太,不管咋地,就是不能吃亏。”

    连蔓儿就看了张氏一眼,抿嘴忍笑。若是别人,连蔓儿肯定认为这是在借机给周氏上眼药,而且这眼药上的还极为自然。可是张氏并没有这样的心机,她只是,如今没那么多避讳,敢有啥说啥了。

    “都是不省心。”连守信也叹气,“他们两下都没讨好,就让外人看笑话了。这么一闹腾,原先不信那些闲话的人,现在恐怕都得信了。”

    “我爹这话说的对。”连蔓儿就点头。连兰儿和四郎今天这一闹,大家伙看见,都会觉得双方都不是省油的灯,对那些半信半疑的闲话,难免会多信几分。

    厨房里准备了饭菜,一家人吃了,就又请了蒋掌柜过来说话。

    采买棉布、棉花、羊皮等的事情,连蔓儿已经嘱咐了蒋掌柜。除了连记百货自己库房里的存货,蒋掌柜还联系好了另外几家铺子,凑够了连蔓儿要的数目。

    “……明天上午就都能准备齐了,请东家尽避放心。”蒋掌柜保证道。

    说过了正事,连守信就向蒋掌柜询问起别的事情来。

    “……二郎和他小舅子在大车店干的咋样?”连守信先问起二郎和罗小鹰。

    “干的挺好。”蒋掌柜就道。二郎人实诚,干活舍得力气,也不偷懒。就算是嘴上不太会说,但是手脚勤快、干活下力气的伙计,还是很招掌柜和客人待见的。至于罗小鹰,比起二郎来,就有些平平了。

    “看着挺机灵、秀气,跟他姐夫在一块的时候还挺能说,就是对着别人,话就少了。”蒋掌柜道。

    连蔓儿看了蒋掌柜一眼,心里想到,蒋掌柜精于世故,他这话说的,可是很有意思啊。

    “那四郎在纸扎铺子那边?”连守信就又问到了四郎的身上。

    “也还行,”蒋掌柜就道,“年纪小,还是头一回出来做事。一开始,恐怕都不大习惯,慢慢的就好了。过完年,眼瞅着就比年前干的要好。……还挺上进,说是想早点学到手艺。”

    “他在铺子里听话不,没给人家惹啥麻烦吧?”连守信就又问。

    “也还行。”蒋掌柜就道。

    “……那些闲话,你也听说了吧?”连守信终于问道。

    ……

    求粉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