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二十九章  灯市大街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二十九章  灯市大街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当然。”沈六含笑向连蔓儿点了点头。

    这匹马是乌孙良驹,是秋天的时候从西边运来的。他特意挑了其中最漂亮、最好,而且性情也比较温顺的,交给手下最能干的养马人饲养和训练。几个月过去了,这匹马没有辜负他的希望。

    如果不是打算要将马送给连蔓儿,他何必要费这样的心思那。

    而现在看到连蔓儿脸上那掩饰不住的惊喜,沈六觉得,他费了这些心思,几个月的工夫准备了这样一件礼物,是值得的。他的猜想不错,比起那些金珠美玉,连蔓儿果然更喜欢这样的礼物。而他自己也觉得,比起送那些金珠美玉,这份礼物,才能更好体现他的心意。

    “六爷这份礼可太贵重了,真是受之有愧,却之不恭,那我就愧领了。多谢六爷!”连蔓儿向沈六福了一福。

    “等你学会了骑马,再来谢我吧。”沈六就道,“现如今是太平了,咱们这很多习俗都随了南边。以前,咱们辽东府的女人……”

    沈六说到这,似乎想到了什么,语气略顿了顿。

    “……我们沈家前几代,有好几位夫人,骑马打仗是不输男人的。”随后,沈六才又说道,不过语音却压低了,那个语气,似乎是有些缅怀的意味。

    沈家过去的事,在辽东府已经成了传奇。比如说,沈家最早追随先帝发家的那位家主,他的结发妻子不仅性格泼辣。而且力大无穷,和那位家主一起出生入死。后来沈家娶媳妇,也多娶的是武将家的闺女。只是天下渐渐太平之后。这种情况才转变了过来。

    沈六说沈家有好几位夫人骑马打仗不疏于男人,想来不是虚言。而连蔓儿所听到的轶事,据说沈家曾有一位夫人,虽然是小脚,但却能骑马如飞。

    连蔓儿安静的听着,并没有说什么。

    “上马,走吧!”沈六又看了一眼连蔓儿。就挥了挥手,说道。

    大家纷纷上马,沈六自然有他的专属坐骑。五郎和连守信也被小厮请上了马,小七不愿意去跟张氏坐轿,非要和连蔓儿在一起,最后是姐弟两个一起上了大黑马。

    这黑马经过训练。又有人牵着。即便是姐弟两个都还不会骑马,也不怕会出什么危险。

    沈府的建筑与别的王公贵族的府邸不同,就如同这个沈城的街道和建筑,其中融入了很多的军事元素。从凤凰楼前到府门,就有专门的马道。等一行人出了府门,另有一队兵丁早已经等候在那里,除了张千户带着十几骑跟随护卫,还有些家将、家丁步下尾随。径直就往灯市大街而来。

    飘飞的雪花中,满街各色的花灯更显出别样的情致来。路边的各种货摊。还有各色的花灯却没有因此而减少。大街上看灯的人并不少,不过多少还是因为正飘着的雪,而没有那样喧闹和拥挤。这也为马队的通过提供了方便。

    进了灯市,前面开路的马匹就慢了下来,马上的众人,包括那些护卫的兵丁们,都欣赏起灯市的风光来。连蔓儿知道,这些护卫的兵丁中,好些都是跟随沈六从边城来了。这次担任护卫,其实很大程度上,也是想跟着他们的统帅,忙中偷闲来看一看灯。

    连蔓儿和小七骑在马上,正处在队伍的正中心,沈六就在她们前头。第一次坐在马上看灯,小七新奇的不得了,小脸激动的红扑扑的,一双大眼睛几乎不够用了。连蔓儿自然比小七要镇定的多,但她心中欢喜并不比小七少上半分。

    姐弟俩头上都戴着雪帽,身上裹着厚厚的貂裘披风,她们也不用拉马缰绳,只露出一张脸来。旁边的行人见了,只当是两个半大孩子。只要不说话,根本分辨不出是男是女。因此连蔓儿也没什么顾忌,抱着小七一路看过去,有时候姐弟俩还会小声地交谈几句,笑上几声。

    整个灯市犹如一条蜿蜒的灯火游龙,而她们就走在这游龙的背上。坐在马背上,连蔓儿的目光从左右的花灯上移开,落在了沈六的背上。

    人群的喧闹似乎渐渐的远去,只剩下满街的灯火,漫天的雪花,还有眼前的背影。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如果这条灯市的路再长一些就好了。一时间,连蔓儿的脑海中突然升起了这样的一个念头。

    不管怎样,但愿人长久,连蔓儿心中暗暗祝祷道。

    府城的灯市大街,自然不会短,但是最终,众人还是走到了灯市的尽头,而此刻,雪也大了起来,雪花似乎成团成团地飘落下来。

    虽然大家都有些意犹未尽,但也只能打马回府。

    连蔓儿一家就向沈六告辞,除了给一家人牵马的人,沈六又另外派了几个人将他们护送回家。等他们到了家,那些人就牵着马回去了,只有沈六送给连蔓儿的大黑马留了下来,还有那个为连蔓儿牵马的健壮妇人。

    而管事的则是忙跑来禀报,说就在刚才,车夫赶车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男人回来。

    “……说是沈家六爷送来养马的……”回话的管事虽然暂时将人收留下来了,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依旧是一头雾水。

    倒是那牵马的妇人走过来,向连蔓儿行礼。

    “小的姓赵,小的男人姓孙,名字叫孙大个。小的两口子原来都是给六爷养马的。六爷吩咐,将小的两口子送给姑娘,替姑娘照顾这马,往后一切都听姑娘的吩咐。”

    连蔓儿忙就让人将那个孙大个叫过来,这孙大个两口子又给连蔓儿行礼,还将两个人的身契递了上来。连蔓儿只得收了,看来,沈六这份礼物准备的相当充分。

    夜已经深了,连蔓儿也没多问这夫妻两个,只吩咐了管事的,给这两口子安排房舍,又专门收拾了马厩,安排大黑马。一应都安排好了,厨房的周大娘就带着人送了宵夜的点心来。

    一家人都有些饿了,就围坐着吃了起来。

    “爹娘、哥、姐,我也想学骑马。”小七吃了一块点心,就兴致勃勃地道,“今天骑在马上看灯,可真过瘾。比上次咱们在九层塔上看灯还好看。我也要学骑马。”

    “这马没有骡子稳当吧,刚才我坐轿子里就提着心。”张氏就担心地道,“小七啊,你还小,再等几年啊。”

    所谓的再等几年,是做爹娘的对付孩子的某些要求时惯用的一句套话。其实不过是个缓兵之计,很多做爹娘的都无师自通地精熟此计。而每当他们这么说的时候,往往意味着真的再等几年,那个时候,即便孩子还记得这个要求,他们也是不会同意的。

    “刚才我们骑的是训好的军马,这马听话,可不容易惊了,还有人给牵着,不带出事的。”连守信说道。

    张氏就瞪了连守信一眼,怪他拆自己的台。不过,连守信这么说,确实也让她心安了许多。

    “六爷送了蔓儿一匹马,这礼可够重的。”张氏就又道,“蔓儿啊,你刚才咋不推一推,咋就那么痛快就要了?”

    “娘,六爷诚心诚意的送。我要是故意推,恐怕他会不高兴。”连蔓儿就道,“再说,我还真想要一匹马的。”

    “六爷的脾气还真是那么回事。”连守信就道。

    “咱不白要他的马。”连蔓儿又道,“我都想好了,我在小书房的那些话不能白说。等咱回家去,就操持起来,好歹出一份力。”

    “这样好。”五郎就点头。

    连守信和张氏也点头。

    小七大眼睛眨了眨,讨好地挑了块红豆酥饼递给连蔓儿。

    “姐,给你,我知道你爱吃这个。”小七的一双大眼睛笑弯成了两道月牙,对连蔓儿道。

    连蔓儿看了一眼小七,一般小七做出这副讨好、乖巧的样子,就是有事要求她。这个时候,小七会有什么事要求她,连蔓儿略一思索,也就明白了。她故意当没看到小七递过来的点心一样,另外拿了一块,小口地吃起来,并且无视了小七大举着点心,眼睛水汪汪的、可怜巴巴的样子。

    小七见连蔓儿不搭理他,只得自己啃了一口手里的红豆酥饼,然后又往连蔓儿身边凑了凑。他不会那么容易放弃的,而且他有信心,连蔓儿最终会答应。

    连蔓儿一边吃点心,一边想着以后要养马的事。养一匹马,尤其是大黑马那样的战马,开销可是不小。不过当然了,那点开销对于如今的她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沈六还送了两个养马人给她,这可是大好事。以后应该想法子再弄两匹马来,也不担心没人会养了。

    连蔓儿这么想着,就又想起刚才小七说过的话来。

    “对了,今天怎么没看见小九?”连蔓儿问道。

    “在凤凰楼上看灯的时候还在的,后来就让人给叫走了。说是沈家的大老爷找他。小九哥没玩尽兴,有些不高兴那。”小七就答道,随即又压低了声音,凑在连蔓儿的耳边说道,“姐,小九哥还偷偷抱怨来着,说啥他们凭啥管他,不是不要他了吗?”。

    …

    23号了,求粉红票O(∩_∩)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