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二十八章  特别的礼物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二十八章  特别的礼物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对。”听连蔓儿这么说,连守信、五郎和小七都点头。如今太平盛世,百姓安居乐业,但是这种太平和安乐,却并不是理所当然从天而降的。这是从前的几代人用热血和汗水换来的,如今也还需要无数的人去守护。

    听到边城有异动,即便不能亲自上阵,但是他们也都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为自己,为大家,为了家园。

    与远在中原腹地,几乎没被战乱波及的地方的人不同。辽东府这样的地理位置,战乱时期祖辈们浴血奋战的故事,一代代的被传了下来。这里的人们,他们的骨子里就有一种特别的热血。

    “好。”沈六点了点头。

    楚先生坐在一边,手里捻着胡须、嘴角含笑,对于自己的学生一家能有这样的觉悟,心中很是高兴。

    “府城这些天正热闹,你们倒是可以多玩几天。”沈六拿起茶碗,喝了一口茶水,又问连蔓儿道,“你们这些天,可有什么计划?”

    “我们打算过了正月二十再回去。”连蔓儿也不隐瞒,就将她的计划对沈六说道,“这些天,还得有劳楚先生,多教导教导小七的功课。还有,我们打算在村里办个学堂,这件事,六爷知道了吧?”

    “嗯。”沈六点头,“刚才五郎跟我说了,是叫开明学堂吧,嗯,很不错。”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楚先生又捻着胡须说了一句,显然对于连蔓儿家此举非常赞赏。“办学堂的事情。是大善。”

    “我们这次来府城,要请一位曲先生,就是鲁先生推荐的。另外还打算再请一两位先生。到学堂教书。”连蔓儿就告诉沈六道。

    “曲先生这个人我知道。”沈六听了,略思忖了一下,就说道,“虽然你们有鲁先生的信函,怕也有困难。楚先生和曲先生也有些交情,不如麻烦楚先生,一同前去。应该成算大些。”

    “义不容辞。”楚先生很痛快地答应道。

    如果楚先生跟着他们一起去请徐先生,楚先生代表的就不是他个人,这表明了沈六。也就是沈府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至于你们打算再请一两位先生,这件事,也多听听楚先生的意见。”沈六又道,“学堂里教书的先生。学问自然要好。人品也要好。”

    而楚先生作为一名老儒,久居府城,对这方面人才的了解自然强过别人,连蔓儿和五郎来时就有打算要请楚先生帮忙,如今沈六吩咐了下来,事情自然就更好办了。

    “这个我到是能推荐些人……”楚先生就道,对于这件事,他很乐于帮忙。

    “还有什么事要办的?”沈六又问连蔓儿道。

    连蔓儿终于有些后知后觉地发现。沈六这应该是知道自己不能在府城久留,因此想尽快帮着连蔓儿把在府城想办的事情都办好。

    其实。这些都是小事,恐怕沈六平时都不屑于理会的,也根本就不用他出面。沈六这是,怕他们在府城遇到什么难事吧,所以防患于未然?!

    难得他在这种时候,百忙之中还如此关切,连蔓儿心中微微一动,飞快地看了沈六一眼,又飞快地垂下眼帘。

    “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沈六没听见连蔓儿的回音,又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就会错了意。

    “并没有。”连蔓儿看向沈六,笑着说道,“这次来,也就是小七考童生,还有办学堂这两件事。”

    至于置买田宅铺面等事,连蔓儿并不想说出来,免得让沈六劳神。那些事,她们自己可以处理好。

    “有事尽避说。”沈六就道,“如果我不在府城,你们就去找钟管事。”

    又说了一会话,连蔓儿就给连守信和五郎暗暗使了个眼色,一家人就起身告辞。夜色已经有些深了,连蔓儿想,应该让沈六早些歇息,毕竟这个年,他恐怕一直是在劳碌中度过的。

    沈六也没有挽留,只是也站起身,跟在他们身后,也从小书房走了出来。走到门口,立刻就有丫头拿了貂皮的大氅和雪帽来。

    “去拿伞了大衣裳来,打发两个人好生送楚先生回院子里。”沈六一边穿了大氅,戴了雪帽,一边吩咐道。

    立刻就有两个小丫头拿了伞和大氅过来,服侍着楚先生先下楼去了。

    连蔓儿一家人见沈六这样穿戴,知道他要下楼,自然是让到一旁。

    “六爷这也是要出去,还是要歇下了?”连蔓儿笑着问了一句。

    沈六的目光落在连蔓儿的脸上,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楼外的雪还在下,不过今夜的雪,似乎颇有些闲情逸致,零散的雪花飘飘悠悠的,随着微风在空中飞舞。连蔓儿因为正侧身站在栏杆旁边,就有几片雪花飘进楼里来,往她的脸上罗去。

    沈六抬起手,挡在连蔓儿的脸侧,两片雪花碰上沈六的手指,瞬间就融化了。不过,依旧有一片雪花,落到了连蔓儿的眉间……

    连蔓儿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眉心一凉,接着就看见沈六的手到了眼前。连蔓儿本能地眨了眨眼睛。长长的浓密的睫毛,就那样在沈六的手心刷过。

    沈六只觉得手心一痒,一颗心似乎被温软的小刷子轻轻的刷过。这种感觉……,沈六的手就停在了那。

    沈六低头,连蔓儿抬头,一个微眯着眼,一个睁大了眼,两双眼睛对视,彼此都看见了对方眼睛里的波动。那无疑是这个雪夜中,最美丽的色彩。

    连蔓儿的眼睛忽闪了两下,两脚就向后退去。沈六却没有退,他甚至没有拿开手,而是伸出一根食指,轻轻地点在连蔓儿的眉心。

    连蔓儿飞快地往身后看了看,索性一家人都在看着外面灯,并没有注意到这边。连蔓儿松了一口气,这才又瞟了沈六一眼。

    沈六的眉眼间带着笑,一双眼睛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这个时候,去取伞的小丫头终于到了。连蔓儿一家今晚来赴宴,并没有想到会下雪,因此都没有带伞。

    沈六在前,连蔓儿一家在后,就从凤凰楼上下来。

    “我要去灯市里看一看,你们回家似乎是顺路,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下楼后,沈六站定,对连蔓儿一家道。

    原来不是要去歇息,也不是有什么别的事情要办,而是想去逛一逛灯市。也是,沈六在位高权重,在忙碌,他也还是个年轻人。

    “这个……”连蔓儿一家相互看了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其实他们回家并不是很顺路,而且,虽然下着雪,但这样的雪对灯市并没有太大的影响,这个时候,他们坐的马车要通过灯市的人流,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不过,这个时候跟着沈六去灯市里逛一逛,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别的人都还没怎样,小七的一双大眼睛已经亮了。

    还没等一家人回答,就听见纷杂的脚步声,还有马蹄声。原来是几个兵丁牵了马过来,后面还有健壮的婆子抬了一乘轿子,在台阶前停下了。

    “你们的马车,我已经让人打发回去了。”沈六就道,“你们母亲坐轿子,你们都跟我骑马去。”

    沈六都安排好了,大家自然没什么话说。除了……

    “六爷,我不会骑马,没骑过……”连蔓儿有些为难地道。

    “那……你打算坐轿?”沈六就问。

    连蔓儿看了看轿子,又看了看兵丁牵着的高头大马。她当然不想坐轿子里头,那样看灯市还有什么意思。她想骑马,但是她对自己的骑术有自知之明,所谓的骑术,她根本就没有。而且去看灯,还是在闹市里头,可不是闹着玩的。她可不想在今夜为府城增添一个灯市惊马的

    连蔓儿站在那,纠结着说不出话来。

    在沈六的记忆里,连蔓儿历来都是聪慧果断的,难得看到连蔓儿也有这样的表情,不禁有些莞尔。而连蔓儿自己纠结,看见沈六悠然自得,面带笑容,似乎是在看她笑话,心中自然不爽,趁人不注意,就白了沈六一眼。

    “呵呵……”沈六受了白眼,竟然呵呵了两声。

    连蔓儿暗自握拳,眼中微露凶光。

    沈六干咳了两声,抬手拍了两下。紧接着,就听见了马蹄声。一个健壮的婆子拉着一匹黑马从凤凰楼后转了出来,到台阶前站下。

    连蔓儿的目光立刻就被这匹马吸引住了。即便不是很懂马,她也能一眼看出,这是一匹难得一见的宝马良驹。这黑马浑身没有一丝杂毛,刚从阴影中出来的时候,几乎和夜色融在了一起。矫健的四肢,近乎流线型的身体,增之一分则肥、减之一分则瘦,步态优雅矫健,连蔓儿几乎可以想象它奔跑的样子。

    “……西边送来的,已经训过了,性子很温顺,正适合你骑……”沈六不紧不慢地说道。

    “六爷,你是说,这马是送给我的?”连蔓儿睁大眼睛,狂喜中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

    推荐弱颜完本书:《锦屏记》轻宅斗种田文,大宅门里的家长里短、恩怨纠葛。

    书号:1771214

    下面有直通车,点击可以直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