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二十七章  叙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二十七章  叙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因为外面下了雪,沈三奶奶就笑着说让张氏带着连蔓儿留下来。

    “一会没注意,这雪就下的这么大了!”三奶奶笑着道,“这下着雪,外面天又黑,路又滑的。你们娘儿两个就别走了,咱们这府里别的没有,房子多的是。要不,咱们就看看灯,斗斗牌,热闹它一个通宵。……一年也就这么几个节令,可不得好好聚一聚!”

    “没几步的路,不碍事的。”张氏和连蔓儿也都笑着道。

    辽东府的冬天冰天雪地,路上时常结着冰。而拉车的骡马一般都在蹄子上钉有马掌。那是铁质的,虽然能保护骡马的蹄子,但是却不能防滑。因此,冬天道路特别滑的时候,赶车的人都要在骡马的蹄子上裹上干草等物,用来防滑。其效果相当的不错。

    这样做不仅防滑,还能消音。现在连蔓儿一家人要回家去,她们的车夫自然也会这么处理。安全不会有问题,也不会骚扰到临街住户的睡眠。府城中就有规矩,对于大批拉了水、菜等货物凌晨进城的大车,拉车的牲口蹄子上必须裹上东西,免得扰民。

    当然了,今天是上元夜,虽然外面下雪了,但是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到看灯人的热情,外面的灯市上依旧人山人海。

    民间一般认为,过了正月十五,这个年才算真的过完,该要准备操劳新的一年的生计了。节日的最后一天,大家心里面难免都想将这一天拉的长长的。

    沈三奶奶情知连蔓儿她们不会留宿。也就没有再勉强,只叫了一个小丫头过来,低声吩咐了几句。那小丫头就忙出去了,随后沈三奶奶带着人亲自送了张氏和连蔓儿下楼来。

    走到二楼的拐角处,刚才被沈三奶奶打发出去的小丫头就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连老爷和两位大爷已经从三楼下来了……”小丫头说连守信带着五郎和小七已经从三楼下来了,现在正在旁边的一间书房内,“六爷正和连老爷和连家两位大爷说话,还有楚先生也在。说是还要一会,请太太和姑娘过去。”

    “你们带着连夫人和连姑娘过去,好好伺候。”沈三奶奶就又指了一个小丫头吩咐道。然后又笑着对张氏和连蔓儿道,“……我就不送了,有什么事尽避吩咐丫头们。”

    “有劳三奶奶,改天还请三奶奶带两位姑娘来我们家坐坐……”连蔓儿就向三奶奶福了一福。笑着说道。

    “好。好,”三奶奶笑着答应,“我正等着那。就算你们不请我,我也要去的。我可听说了,你们家有专门做苏点的大师傅,早就想去尝尝了。我那两个丫头也说要找你玩。”

    几个人说笑着,就在走廊上分手,沈三奶奶带着人依旧往楼上去了。客人们走了一些。还有一些留了下来正在斗牌,三奶奶还得回去陪着客人。

    连蔓儿和张氏则是由两个小丫头陪着。就往二楼的小书房来。这间小书房是专属于沈六的,连蔓儿她们都曾经来过。两个小丫头陪着连蔓儿和张氏到了书房门口,就退到了楼梯口,说是有吩咐尽避叫她们。

    书房的门口站着四个丫头,见了张氏和连蔓儿都纷纷屈膝行礼。其中有两个连蔓儿看起来有些面熟,应该是在念园的时候见过。这些都是沈六身边伺候的。

    连蔓儿扭身给跟随的丫头小喜使了个眼色,小喜就从袖子里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荷包,笑着上前递给门口伺候的丫头们。领头的一个大丫头推辞了两句,就笑着收了,又带着几个丫头给张氏和连蔓儿行礼。

    两个丫头打起帘子,请连蔓儿和张氏进去。

    进了小书房,连蔓儿一眼就看到了沈六……的眼睛,在屋内融融的灯光下熠熠生辉的一双眼睛,正向门口望过来。

    连蔓儿的目光接触到沈六的目光,不由得笑了笑。这笑并非是那种应酬、礼貌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很久没看见沈六了,今天来能够见到他,连蔓儿心里很高兴。

    比起沈家的大太太府城的那些官家女眷们,沈六自然更有气势,威压十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连蔓儿见了沈六,反而比在那些女眷们跟前更加的放松、自在。

    “来了?”沈六的眼睛微微眯了眯,沉声招呼道。

    “来了。”连蔓儿答应着,就和张氏上前来,给沈六行礼。

    “免礼,看座。”沈六摆了摆手道。

    就有小丫头搬了绣墩来,请张氏和连蔓儿坐下。张氏和连蔓儿又向坐在一边的楚先生行礼,楚先生受了连蔓儿的礼,又起身向张氏还了一礼。张氏和连蔓儿这才在绣墩上坐了,五郎和小七在张氏进门的时候就站了起来,这个时候才跟着一起坐下。

    沈六今天没有坐在桌案后,而是坐在桌案前的一张太师椅上,似乎是这样,可以和他的客人更加靠近。沈六的右手侧,坐的是楚先生和连守信,左手侧坐的是五郎和小七,张氏和连蔓儿的座位,自然被安排在了连守信的下首。

    连蔓儿进来的时候,大家正在说小七的学业,等她们坐下,这个话题就又继续了下去。

    “……若是想去见识见识也好,”楚先生接着刚才的话说道,“他年纪还小,再过一二年再中,也是好的。……童生不难,秀才还要再等等的。”

    楚先生的意思,是小七可以参加今年的童子试,并且认为小七能考过。但是他想让小七将此当做是一种历练,考过考不过的都不要紧。从他的话语里可以看出,楚先生甚至有些不希望小七早早地考过。天才少年固然好,但楚先生更希望小七等心智更成熟些,基础包扎实些的时候,再去参加考试更为稳妥。

    但正如他所说,去考场见识见识,也不是坏事。

    关于这件事,五郎也写信问过鲁先生的意思。鲁先生只是很仔细地批改了小七的文章,对这件事并没发表意见,只让他们问楚先生的意思。

    连蔓儿一家虽然希望小七能够早点考中,但也觉得楚先生的话说的有道理。而楚先生的这种思路,其实更与连守信那种庄稼人特有的朴实和稳重相合。

    这是连蔓儿一家来府城要解决的一件大事,如今说明白了,大家都很高兴。

    “……灯会看的怎么样?”沈六突然问,而且显然问的是连蔓儿。

    “回六爷,看的很好。”连蔓儿忙起身道。

    “坐下说话,”沈六挑了挑眉毛,看着连蔓儿道,“这也没多久没见,怎么就生分了?”

    “不是生分,是见六爷大年下的还勤于军务,不得歇息。现如今大家这么安乐,正是多亏了六爷的操劳,我这心里面敬佩的很。”连蔓儿见沈六这样说,就笑着说道,随后才又坐下。

    “连姑娘这话说的极是。”楚先生就笑道,“如今辽东府百姓安居乐业,百业华盛,六爷居功甚伟。”

    “这可不敢当,都是皇恩浩荡。”沈六说着,朝京城的方向抱了抱拳。

    “六爷这次回来,在府城打算待多久,是不是还要去边城?”连蔓儿又闲话家常般向沈六问道。

    “……只能待两三天,就得回去。”沈六点了点头,“今年冬天比往年都要冷,咱们辽东府还没什么,那北边连遭了几场大雪,损失不少。要是真没东西吃了,那些人少不得要动心思。虽说是太平了些年,往年也有这样的事,最后都平平安安过来了,可还是不得不防。”

    “六爷说的是。”楚先生脸色极为肃然地说道。

    连蔓儿心中微微一沉,眼波流转落在沈六的身上。沈六在书房里,只穿了一件玉色织锦的长袍,腰间扎着玉带,装束简单却不失华美,更衬得他的人面如冠玉,目若朗星。

    北面边界不稳,沈六这个年想必都没有过消停。而即便是这样,也不见他脸上有什么疲劳、风霜之色。想起沈六少小的经历,看沈六现在这样,也就不觉得奇怪了。沈六虽然年纪不甚大,但是经历的大风大浪却不少。肩上的这副重担,他已经挑习惯了。否则,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能坐镇辽东,保一方平安了。

    “六爷,边城物资可还充足?我是说,需不需要我们做些什么。捐款捐物,六爷说一声,没有办不到的。粮食咱们辽东府应该不缺。就是边城那可比这还要冷,棉衣棉被还有棉鞋这些,要不要我们捐助一些?”连蔓儿说的颇为急切。

    沈六安静地等连蔓儿说完,就笑了。

    “……你费心了。”沈六的语气中含着浓浓的笑意和暖意,“暂时什么都不缺。不过你说的话我记下了,若是有什么短缺,我也不用去找别人,只找你。”

    “没问题。”连蔓儿也笑了。辽东府兵精粮足,沈六运筹帷幄,应该早有准备,怎么会短缺物资那。“六爷尽避找我。不是我说大话,这件事上,我们一家子都不用商量,肯定都和我是一个心思。别的不敢保证,就四个字,竭尽所能。”

    说到最后,连蔓儿也郑重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