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二十二章 微妙了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二十二章 微妙了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啥事?”连蔓儿忙问,看连叶儿的表情,好像是有什么要紧的消息要告诉她。

    “下晌的时候,我碰见二丫了。”连叶儿也没压低声音,不只连蔓儿,一屋子的人都可以听到。“是二丫告诉我的。咱奶不是在她家待了半天,还吃了晌午饭吗?二丫跟我说,咱奶跟三姨奶她俩人,说了半天咱们的坏话。”

    堂姐妹俩多年不见,这一见面不好好地叙一叙别情,竟然说了她们半天的坏话。这……这还真是很有周氏的特色。

    连蔓儿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都说咱们啥了,肯定都是说我,还有我娘了吧?”连蔓儿就问连叶儿。

    “也没少说我跟我娘。”连叶儿没有直接回答连蔓儿的问题,但是显然,答案正如连蔓儿所猜测的那样。

    “……数落咱们都咋咋不孝顺,心眼不好,不帮她干活,就让她一个人受累,跟她顶嘴啥的,还说我娘生不出儿子,让我爹绝户了啥了。”连叶儿气呼呼地道。

    “怪不得那。”连蔓儿恍然道,“怪不得在老宅那会,她看我的眼神就不对劲。”

    连蔓儿就将小周氏看她的眼神特别犀利的事情跟大家伙说了。

    “还特意问了我娘,听她说话的意思,好像是我娘没和我们一起去老宅,就是不孝顺。”

    小周氏这么明显的不待见,原来是因为周氏早在她面前说了许多坏话的缘故。说了整整半天工夫啊,联想到周氏素常骂她们的那些话。想来,在周氏的嘴里,张氏、她自己。甚至赵氏和连叶儿,都成了那种恶毒的、十恶不赦的人物了。

    “就说咱这两股人了,那两股那?”连蔓儿就又问连叶儿道。

    “在她嘴里,除了她自己个,还能有好人吗。”张氏忍不住说了一句。其实,张氏也是很了解周氏的,毕竟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嘴上说不说是一回事。心里肯定不能没数。

    “没错。”连叶儿重重地点头,“也说芽儿她娘了,就是说她邋遢、埋汰、懒啥的。可没说她心眼不好。就说咱们心眼不好。”

    “那朵儿她娘,还有大嫂那?”连蔓儿又问。

    “没说朵儿她娘,大嫂也没落着啥好,咱奶跟三姨奶说大嫂奸。当面背后两样人。不是个好东西。”连叶儿如实地道。

    “噗……”连蔓儿忍俊不禁,“还真是除了她之外,就没一个好人。”

    周氏这是多么的不幸啊,连蔓儿忍不住囧囧地想,那么一个完美无瑕、白莲花儿一样的人儿啊,竟然一辈子生活、挣扎在虎狼窝中。而且,就她这么个善良的好人儿竟然能将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紧紧的握在手心里,她说一别人不敢说二。

    这是什么样的境界?

    这就是颠倒黑白。自说自话的没有底线的境界!

    “怪不得她看大妞妞也没啥好脸!”连蔓儿说道,原来不论蒋氏再怎么巧妙周旋。周氏在背后依旧将她黑了一个彻底。

    “我刚才还说商家搬三十里营子来,跟咱没啥大关系那。看来还真不是那回事。”张氏对赵氏说道,“老太太那个脾气,这一个村里,也没个要好的姐妹能好好唠唠啥的,就他大姨奶一个人。这些年,我看她们俩也就一般,一点都不亲。”

    “俩人不一样的脾气,说话说不到一块去呗。”连蔓儿插了一句道。大周氏性情较为温顺,待人随和。大多数时候,大周氏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从不掺合什么是非。而在家,大周氏和儿媳妇处的相当不错,很早就将当家的权力交了出去,凡事全凭儿子和媳妇做主。对待孙子、孙女们,大周氏更是非常慈爱,从不打骂。

    这样的大周氏,自然和周氏没什么共同的语言。

    “就是这回事。就像老太太今天叨咕咱的这些坏话,她平常咋不跟她大姨奶说。人家她大姨奶就不是这样的人,她想说都没个搭茬的,她也说不下去。”张氏点头,“这以后可好了,她可找着说话的人了。”

    周氏也不是没跟大周氏叨咕过几个儿媳妇甚至孙女们,但是大周氏从来不向着周氏说,反而经常劝说周氏。现在来了个小周氏,却和周氏一个脾性,以后两个人凑到一起,可就有的热闹了。

    “我看我奶挺瞧不起我大姨奶的。”连蔓儿就道,“我就没听过她管我大姨奶叫过姐。”

    “她是看不上你大姨奶。她说你大姨奶性子绵软,没主意。”张氏就道。

    比起周氏,大周氏那么随和,不拿捏、不打骂儿子媳妇,还早早地就不管家了,周氏自诩刚强、能干、那大周氏在她眼里,可不就是绵软、没主意吗。

    想来小周氏肯定和周氏一样,也是个刚强、能干的。

    “她那老儿子这两年也要说亲了,听那个意思,是想在咱这左近找媳妇。”张氏就道。

    “唉呀妈呀……”赵氏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长叹。

    大家都跟着叹气,虽然谁也没明说,但是心里的想法却是一致的,不知道哪家姑娘倒霉,会进商家给小周氏做儿媳妇。

    “我那会心里还想那,她那一个闺女一个儿子不都要到年龄了吗,他们在这人生地不熟,咱认识的人多,帮着介绍一个也没啥。现在啊,我是不敢了。”张氏就道。

    大家这边说着话,连守信在旁边一直都沉默着。

    “爹,在老宅的时候,你看见没看见,我三姨奶看我的眼神?”连蔓儿略一思忖,就向连守信道,“她看大妞妞也那个眼神,可吓人了。看小七的时候稍微好点有限。爹,这个事,你咋看?”

    要说小周氏看连蔓儿的眼神不善,连守信还真没注意到。他本来想说,小周氏就是那样的人,那么看连蔓儿和大妞妞也许并没有什么意思。可是想了想,他还是将这句话咽了回去。

    “……人有个性的,”连守信斟酌了一会,说道,“她咋样,不影响咱啥。又不是你爷你奶。……往后少来往就行了。”

    连蔓儿点头,要的就是连守信的这句话。

    正如连守信所说,商家和她们的关系,差了还不只一层。就算是连老爷子和周氏,也不能将她们怎样,何况商家小周氏。

    “也就是普通亲戚吧,合的来就多来往,合不来就少来往。”张氏听连守信这么说,也跟着说了一句。

    “就是这样。”连蔓儿点头。

    “你爹在家吗?”。连守信问连叶儿。

    “我爹去老宅了。”连叶儿就答道。

    老宅晚饭的时候送了饺子,而且知道小周氏一家晚上就住在老宅,连守礼要过去看看、说说话,也在情理之中。

    “那你和我三伯娘咋没一起去?”连蔓儿问连叶儿。

    “我们待会再去。”连叶儿就道,“等时辰差不多,我们去了坐一会,就跟我爹一起回来。……我们去那么早干啥,人家也不可能给我们啥好脸。”

    显然,是从二丫那听来的消息,让连叶儿对小周氏有些反感和防备。而连蔓儿觉得,连叶儿的这种做法是很明智的。

    连叶儿和赵氏又坐了一会,看时辰差不多,才有些不情愿地去了老宅。送走了她们娘儿两个,一家人依旧围坐着说话。

    “蔓儿,小七,你爷后来跟我说的那些话,你俩也听见了是不?你爷那些话,是啥意思?”连守信就问连蔓儿和小七。

    “我猜我爷那些话,可能指的就是商家的人。”连蔓儿想了想,就告诉连守信道。

    “是什么话?”五郎就问。

    连蔓儿就将连老爷子说的那些话跟五郎学说了一遍。

    “哦……”五郎挑了挑眉,沉思起来,“我爷的脾气,还真没听他说过谁的不好。看来……我爷跟商家,是不是不对付啊?”

    连蔓儿笑而不语。

    大家就都看向连守信。连老爷子和商怀德之间,是否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我那时候才几岁,要不是今天见面,平常走路上碰见了,我都认不出他们来。就是有啥事,我也不知道啊。”连守信无奈地道,“也没听谁说过啥。”

    听连守信这么说,大家只好放弃从他的身上寻找线索。

    “也不一定非有啥事,性格反冲也可能。”张氏说了一句。

    连蔓儿点头,她觉得张氏的话有道理。民间来说,连老爷子和商怀德是“一担挑”,两个周家的姑爷,难免相互比较、争竞。而且,连老爷子那样的性情,很可能是很不待见商怀德的。

    “看我爷今天和他唠的可亲热了。”连蔓儿回想起在老宅的情形,不觉含笑。只从表面上看,连老爷子和商怀德简直像是久别重逢的亲兄弟。

    “咱爷这连等两天都没等,就那么说,看来,是真的挺不对付。”五郎呵呵两声道。

    这一担挑之间的关系,有些时候,还真跟妯娌之间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啊。

    连蔓儿微笑着想,微妙,微妙啊!

    ……

    先送上一更,求粉红,稍后争取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