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二十章 饺子馅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二十章 饺子馅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连老爷子絮絮地说了半晌,连守信听得有些似懂非懂。他左右瞧了瞧自己的一双儿女,见连蔓儿和小七都是大眼睛闪亮闪亮的,就安下心来,对连老爷子说的话连连点头应承。

    他听不大懂没有关系,两个孩子都比他聪明,肯定是听懂了的。看两个孩子的表情,连老爷子说的应该不是什么不能答应的坏事。等一会回家去,他再问问两个孩子就行了。

    “爹,你放心,我知道。”连守信就对连老爷子说道。

    “那就好。”连老爷子的目光在连守信爷三个的脸上扫过,有些话他不能说的太明白。不过,对于四儿子连守信的了解,他知道连守信是个实诚人,而且热心、心软。即便是如今做了七品的官,待人接物却没有丝毫的架子。

    这样是很不错,但是在应对某些内心奸猾、嘴上抹油的小人的时候,却难免吃亏。

    连老爷子这一辈子处处与人为善,但惟独讨厌这样的人。

    说了一会话,连老爷子就又询问起连蔓儿几个的情况来。他先问五郎,然后就问到了小七身上。

    “小七打算啥时候去考童生试?”连老爷子和颜悦色地问道。

    连老爷子说了这些话,连蔓儿一直在旁边安静地听着,是不是看看连老爷子的脸色。连老爷子今天似乎有些反常。当然,这个所谓的反常,是与连老爷子从前的言行比较而言的。而这种反常,其实才是一般人家做父亲、做祖父的最正常的表现。

    连老爷子竟然真的关心起他们来了。是终于想开了?终于被感动了?又或者是因为自己终于感觉到年纪大了,某些心态发生了变化?

    还是其他别的原因?与商怀德和小周氏一家的到来,有什么关系吗?

    “现在还没定。等去了府城,请楚先生考校考校他再说。还得再问问鲁先生的意思。”对于连老爷子的问话,连守信如实地答道。

    “好。”连老爷子点了点头,感慨了一句,“你们遇着贵人了,有贵人相助。这是命,是时运啊。有的人。一辈子,几辈子,都修不来这个福气!……到啥时候。都别忘了人家的好。”

    “嗯。”连老爷子点头。

    “……蔓儿的年纪虽然还小,是不着急出门子。可也得早点打算,遇到好的,就赶紧定下来。闺女家一辈子。就这么件大事。对方的家庭要打听清楚了。孩子的人品最要紧……”连老爷子竟然又说到了连蔓儿的婚事。

    不管怎样,连老爷子这说的都是良言,连守信耐心地听着,不时点头应承。

    这个时候,周氏挑门帘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周氏身后跟着蒋氏,蒋氏手里抱着菜墩,菜墩上放着两把菜刀,还有一些剁了一半白菜馅。

    周氏旁若无人地就脱鞋上了炕。一边让蒋氏将菜墩放在炕沿上,蒋氏转身又出去。拿了白菜和装白菜馅的大盆进来,大妞妞也跟着蒋氏进来,怀里也抱了一颗白菜。

    周氏坐在炕上,蒋氏站在炕沿下,当当当地就剁起了菜馅。

    连老爷子就不得不提高了声音说话,免得连守信他们听不清楚。

    连蔓儿嘴角抽了抽,她听张氏说过,自打她进门,就发现周氏特别爱坐在炕上干活。而并不是连蔓儿一开始认为的那样,周氏是因为年纪大了,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周氏是小脚,站久了自然累,而且如今数九寒天,外屋夜里是要结冰的,可以想象有多冷。那里比得上在暖和的屋里,坐在热炕上舒坦那。

    当然,在连家,坐炕上干活,是周氏的特权。换做别人,不管活多累外屋多冷,那也得在外屋挺着。曾经有一次,也是做饭,何氏要求进里屋来拾掇菜蔬,就被周氏给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周氏自己坐炕上干活,那就是她老天拔地,还伺候一家老小。是她勤快、能干,劳苦功高。若是媳妇们这么做,那就是懒惰,邋遢,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

    连老爷子这边和连守信说话,周氏和蒋氏已经剁好了一大盆的菜馅。周氏脾性不好,但是有一点要公正地说,那就是,周氏这个人,确实能干。就看她剁菜馅,手臂非常有力,一点都不比正年轻的蒋氏差。

    连蔓儿一直听着连老爷子和连守信说话,突然小七在轻轻地扯了扯她的衣袖。

    连蔓儿略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小七,小七就将小脑袋凑过来,附在连蔓儿的耳边,低低的声音说了两句话。

    “姐,咱奶刚才看你好几眼了。”

    连蔓儿听了,下意识地就朝周氏看了过去。好巧不巧,正碰上周氏也在看她。不得不说,周氏和小周氏还真像,看她的目光同样犀利。

    周氏见连蔓儿也在看她,就漫不经心地挪开了视线,鼻子里还哼了一声。

    “就先剁这些菜馅,你去把肉拿来。”周氏放下菜刀,对蒋氏吩咐道。

    蒋氏答应了一声,将满满一盆的菜馅端了出去,紧接着,又从外屋端了一个盆子进来,盆子里面放着一条子肋条肉。

    周氏依旧坐在炕上,从盆子拿出肉来,就开始细细地切了起来。像这种切肉的活计,周氏从来是不让别人做的,都要她亲自动手才行。

    连守信又和连老爷子说了一会话,看着时辰不早了,就起身告辞。连老爷子还有些恋恋不舍,一个劲的挽留,直到连守信说有事才作罢了。

    “爹,外头冷,你老别下地。”看连老爷子打算要穿鞋下地送他们,连守信忙上前拦住了。

    “行,那我不送你们了。老大,你替我送送。”连老爷子也没勉强,就招呼连守仁道。

    最后,是连守仁,还有蒋氏带着大妞妞一直将连守信爷三个送出了大门口。

    回到家里,张氏对于他们在老宅待了这么久就有些诧异。

    “咋去了这老半天?”张氏问。

    “……香河屯的三姨、三姨夫一家来了……”连守信就将商怀德、小周氏一家打算要搬来三十里营子定居的事情跟张氏说了。

    “哦。”张氏就放下手里的活计,细细地问了起来。

    “……长的和我奶可像了,我看脾气也差不多。”连蔓儿就告诉张氏道,还说商宝容长的漂亮,打扮的也好,商宝根长的既不像爹也不像娘。“看着都挺娇的。”

    “脾气不像你大姨奶,像你奶?”张氏就问了一句。

    “嗯,看着她俩还挺能说到一块去的。”连蔓儿就道。她告诉了张氏不少东西,只是将小周氏看她的眼神不善这件事隐了下来。

    毕竟是初次见面,又差了不少辈分,或许,小周氏看人就是那个样吧。可是,小周氏看自家闺女和儿子却不是那个样子的。

    虽然是这样,连蔓儿还是没说什么,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她不打算节外生枝。

    “我爷家今天晚上包饺子,我爷还留我们一块吃来着。”小七告诉张氏。

    “想吃饺子,一会娘就给你包去。”张氏就道。

    小七就笑。

    “这一正月,啥好吃的你是没吃够,现在想饺子吃,我才不信。”连蔓儿就捏了捏小七胖乎乎的脸,笑着道。

    小七还是嘻嘻地笑。

    连蔓儿就将周氏如何带着蒋氏准备包饺子的事一一形容了给张氏听,张氏听的直笑,连守信在旁边眼角抽了抽,颇有些无奈。对于连蔓儿说的这种细节,连守信自然是没有注意到了。

    “你奶就是那个脾气,现在看来还是没改。”张氏笑过之后,就说道。

    “我看她这辈子也不可能改了。”连蔓儿笃定地道。

    “哎,继祖媳妇这一天天的也不容易。”张氏就又道。

    “娘,人家可比你还有我三伯娘以前强多了。”连蔓儿就道,最起码,可从没听周氏当面骂过蒋氏。

    连蔓儿这么说,张氏就不说话了。

    “娘,我奶一边剁馅,一边还瞪我姐。”小七向张氏告状。

    “蔓儿,你说啥了,她瞪你干啥?”张氏忙就紧张起来。

    “我啥也没说。”连蔓儿就道,“娘,她看不上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她要是不瞪我,看着我笑,那才稀奇。”

    “倒也是。”张氏就道。

    “不过,这次吧,我估计她是生气。”连蔓儿想了想,就又道,“以前在老宅,我也是干惯活的。现在我在跟前,就她跟大嫂在剁菜馅,我都不去帮忙,她肯定是不乐意了。”

    当时,连蔓儿不是没看懂周氏的意思,她也不是不会来事,她就是不想那么做。这辈子,讨好周氏这件事,她是不会做的。周氏生气就让她生气好了,谁让她惯性思维,还停留在原处,以为这一家子是她可以拿捏、使唤的那。

    晚饭的时候,五郎终于回来了。因为正月里天天赴席,吃的大多油腻,所以连蔓儿家自家做的饭菜,就特意挑清淡的菜式做。

    他们一家人刚在饭桌边坐下,丫头小喜就从外头进来,说是老宅送了东西过来。

    一更送上,求粉红,稍后争取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