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一十一章不消停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一十一章不消停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

    铡美案,是一个平凡女子向负心汉讨公道的故事,流传极广。连蔓儿前世就知道,而且她还知道,历史上确有陈世美其人,不过却不像剧目里所演绎那样,陈世美是个很不错的人。这个剧目,是和他有怨的人特意写了来埋汰他的。

    从此也可以看出来,文人杀人,确实从来是不用刀的。

    而卷席筒这部戏,连蔓儿却是没听过也没看过的。她刚才还腹诽张氏等人的品味,不过不仅是铡美案,就是这卷席筒,她竟然也一样看的津津有味。

    这戏班子能够唱的红遍锦阳县,自然是有原因的。艺人们唱念做打,很有吸引人的魅力。而卷席筒的剧情,也并不复杂。

    这部戏说的是继母虐待先房所撇下的儿子,但是继母所生的儿子苍娃,却和兄长、嫂子十分友爱,处处帮衬。苍娃瞒着母亲资助兄长进京赶考,然后又帮衬嫂子和侄子的生活。之后,继母下毒害死了丈夫,诬陷媳妇是凶手,并且买通了衙门,将媳妇打入大牢。苍娃为了救嫂子,到衙门去自首,将罪责扛在自己的身上,并被判秋后问斩。

    嫂子得救了,苍娃的母亲却慌了,散尽家财也没能救出苍娃,最后也死了。

    苍娃死在狱中,尸首被扔了出来,嫂子惦念他的恩情,去收殓他的尸首。因为嫂子没什么钱,买不起棺材,就只带了一领席子。

    用席子收殓尸首,当然是要用卷的。结果这个嫂子卷起席筒,那席筒就自动打开。如是者三,将这位嫂子吓了个够呛,以为是苍娃阴魂不散,闹鬼了。剧目的名字“卷席筒”就因此而来。

    这个嫂子好一番祝祷,然后又要卷席筒,结果苍娃从席子上一跃而起。

    原来苍娃没有死,而救了他的人,正是被他资助进京赶考的兄长。

    兄长做了官,翻案卷,查到了苍娃的案子,知道里面有蹊跷,重新审理,才使得苍娃无罪获释。而苍娃玩闹心起,想跟嫂子开个玩笑,因此才出现了后面卷席筒的场景。

    大团圆的完满结局。

    观众们也是先哭后笑。

    张氏和李氏尤其的投入。连蔓儿就坐在张氏的旁边,膝盖上放着一叠帕子。张氏哭湿了一张帕子,连蔓儿就忙递过去一张干净的。两场戏下来,这娘儿两个的泪,几乎就没干过。连蔓儿粗略地估计,张氏能哭了一脸盆的泪水了,而李氏也不呈多让。

    这是感情和泪腺同样丰富的娘儿两个。

    连蔓儿又忙着让丫头倒茶来,给张氏和李氏喝,以补充她们因为流泪所流失的水分。

    连蔓儿刚给张氏又递过去一张干净的帕子,就感觉后背被人轻轻的碰了一下。连蔓儿微微扭过头,她后面坐的是连叶儿。

    “蔓儿姐,你看……那边……”连叶儿见连蔓儿回了头,就凑近过来,让连蔓儿往棚子外看。

    连蔓儿就顺着连叶儿视线的方向看了过去,棚子外,连继祖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正一边小心地往棚子里张望,一边满脸的踌躇,似乎不是来看戏,而是有什么事的样子。

    “他怎么来了?”连叶儿撇了撇嘴,轻声地道。

    连蔓儿摇头。

    据在这时候,坐在后面一排的连守信也发现了连继祖。连守信没有起身,而是向旁边伺候的管事韩忠挥了挥手。管事韩忠会意,就从棚子里出去,走到了连继祖的跟前。

    管事韩忠跟连继祖说了一会话,就又走了回来。

    连蔓儿很快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连继祖是被连老爷子和周氏打发来找连守信的。连兰儿和她的丈夫罗宝财来了,连老爷子和周氏想让连守信过去。

    “……继祖大爷也没细说,就是让老爷最好能赶紧过去……”管事韩忠如此向连守信回禀道。

    连兰儿两口子来了,让连守信过去干什么?最近几次连兰儿来家,老宅都比较知趣,并没有来找过连守信。那么这次,是有什么不同?

    连兰儿初二那天就来过了,不欢而散。这个时候又来,而且现在已经是后晌了……

    连兰儿必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连蔓儿略一思忖,就猜到。

    现在能有什么要紧的事,莫不是跟四郎和银锁有关?要不然,怎么连继祖吞吞吐吐,不肯跟管事韩忠说明那?!

    估计老宅那边,这又是闹起来了。连蔓儿心里就有些不快,今天她们家请客的好日子,老宅那边却一点都不肯消停。

    连叶儿也不高兴,还时不时地盯连继祖一眼。因为她知道,连继祖很可能还会去找连守礼。尤其是,如果请不到连守信的情况下,那连继祖必定会去找连守礼。

    连守礼没在这看戏,他在家里打桌椅。

    连守信听完了管事韩忠的禀报,微微皱了皱眉。老宅吵吵闹闹已经成了家常便饭,连守信心里也有些烦。而且,只要不是关乎连老爷子和周氏的身子骨,别的事情,连守信并不愿意理会。

    而且,连守信也有些猜出连兰儿两口子是为什么来的。

    “不是老爷子和老太太有什么事,这就好。”连守信想了想,就对管事韩忠道,“你去跟他说,我这还陪着客人,走不开。”

    连守信这样还是比较委婉的说法,要照直了说,那就是这种事不归他管,他也不乐意管。多么光彩的事情那!

    管事韩忠就出去,又跟连继祖说了几句。连继祖的脸上露出失望和有些焦急的神色,眼睛还朝棚子里看着,似乎是不想走。连蔓儿就瞧见,管事韩忠拉了连继祖的衣袖,一边说话,一边往远处走了。

    连蔓儿暗自点了点头,重新将注意力转到戏台上。

    不过,这些动静,还是惊动了认真看戏的张氏和李氏。

    “咋回事,继祖咋来了?”张氏擦了擦眼泪,低声问连蔓儿。

    连蔓儿就告诉张氏,是连兰儿两口子来了,老宅想让连守信过去。

    “估计是闹起来了。”连蔓儿还说道。

    “大过年的,也不让人消停。都把吵吵闹腾当营生了。”张氏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老宅有事了,要不你们就过去看看?”李氏轻声道。

    这是息事宁人,遇到事情先劝着自家闺女让步。

    “不用去,差不多天天这样。要是每次都去,我们连日子都不用过了。我们两口子干脆背了铺盖,就守在那门口就行了。”不知是不是今天看戏、哭的心胸顺畅、开阔了,张氏说的话竟有几分泼辣的意思在里头。

    “大姐,你就该这样。”旁边的张王氏听见了,就轻轻地笑了两声。

    大家伙都很快忘记了这件小事,又全神贯注地看起戏来。只有连叶儿,坐立不安,一连往棚子外面看了好几眼。

    “蔓儿姐,我得回家看看去。”连叶儿就对连蔓儿道,“我去看看,我爹是不是被叫过去了。”

    “那你不看戏了?行,你去吧,等你回来,我给你讲戏文。……以后,咱家还请戏班子那,不愁没戏听。”连蔓儿知道连叶儿的担心,就点头道。

    “嗯。”连叶儿点头,“蔓儿姐,我还打算去老宅看看。不管我爹去没去,我都去看看。……等我回来告诉你啊……”

    连叶儿说着,又跟赵氏打了个招呼,就急匆匆地走了。

    连叶儿的意思,是不管连守礼有没有被叫去老宅,她都会去老宅,打探了消息,回来就会告诉连蔓儿。

    连蔓儿心里暗笑,别看老宅招呼的时候,连叶儿那么懒得过去,平时连叶儿却不少往老宅跑,正大光明地探听消息。连老爷子和周氏就算明知道,也拿连叶儿没办法。

    ……

    连叶儿回到家里,没有看到连守礼,就赶忙往老宅赶。今天的村里格外的安静,街道上更是没什么人,因为有空闲的人们,都去连蔓儿家门口看戏去了。

    远远地,就看见老宅门口停着一辆驴车。连叶儿走到近前,呀地一声几乎跳了起来。

    “你是谁,干啥那在这?”连叶儿指着被驴车遮挡住半个身子的一个男人,问道。刚才从村口走进来,一直没看见这门口还有人,走到近前突然看见,就吓了一跳。

    而且,这个男人还是生面孔。

    “我、我是卖糖葫芦的,不是坏人。就在这歇歇担子。我这就走,这就走。”那男人一边向连叶儿陪笑,一边真的扛起一个糖葫芦挑子,快步地走开了。

    连叶儿见那人面相颇善,还真是个卖糖葫芦的,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今天连蔓儿家请大家伙看戏,也招来了不少做生意的小贩。这个卖糖葫芦的小贩,想来是来村里沿街叫卖叫卖,想多做几笔生意。

    连叶儿这么想着,就走进了老宅的大门,将这卖糖葫芦的完全抛在了脑后。她毕竟年纪还小,并没有注意到,那小贩匆忙走开,转入后街,却再没有叫卖的声音传过来。

    还没进大门的时候,连叶儿已经听见了吵嚷声,推开门,进了院子,那吵嚷声就更清晰了。

    眼睛不适,看医生,问及平常习惯,医生做恍然状,继而就是一番颇“骇人听闻”的训导,……被严厉限制了每天用电脑的时间\(≥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