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八百零九章扭秧歌、唱大戏

重生小地主 第八百零九章扭秧歌、唱大戏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

    (请稍后刷新再看。)

    “哎呀,蔓儿,这是不是就要唱上了!”张采云立刻高兴地道。

    “不是。”连蔓儿就笑道,“这是扭秧歌的来了。”

    “扭秧歌,那也好看啊。”张采云的兴致丝毫不减,甚至还更高了。

    踩高跷、扭秧歌是辽东府民间,尤其是乡村间的一项颇具有代表性,而且非常普及的一种娱乐和表演形式。它的特点之一就是步伐简单,极容易学会,当然,这仅仅是指扭秧歌,不包括踩高跷。

    就是连蔓儿,也会扭秧歌。不只是她,她们兄弟姐妹几个都会。那还是跟张氏学的,很简单的十字步,或者也有叫做八字步的。

    秧歌可以踩高跷、穿了戏服、装扮上来扭,也可以简单地平地扭,只需要腰间系一条大红或者大绿的绸子,或者手里拿一把扇子,就可以扭的像模像样,喜气洋洋。

    今天连蔓儿家不仅请了戏班子和杂耍班子,另外还请了一队秧歌,这秧歌是在开席和开戏之前,暖场用的。

    “蔓儿,你听这声,多热闹,咱去看看呗。”张采云就跟连蔓儿商量。

    连蔓儿也很想出去看,不过今天她是主人,无论如何不能扔下客人,自己跑出去玩。因此,连蔓儿就问屋里的一众小泵娘们,都想不想出去看看扭秧歌。

    “咱们也不用出门,就在那跨院里,已经搭好了看台。”连蔓儿笑着道。

    来的这些小泵娘,有的住在乡间,有的住在城里,不过都是爱玩爱笑的年纪,对于这种乡村风味十足的扭秧歌比对看戏还感兴趣,大家这么一商量,就都说要去看。

    连蔓儿见大家都要去,心里也乐意,就带头出来,一众小泵娘,旁边跟着伺候的丫头婆子,簇簇拥拥的,就往跨院来。东屋那边,也有些年轻的媳妇们也走了出来,说说笑笑的,也是到看台上去看秧歌的。

    看台搭在跨院里,比院子的围墙矮了几寸。在这看台上,周围的景色一览无余,甚至能看见老宅的院落,更别说是前面牌楼前的空地了。看台上早已经安放好了桌椅,连蔓儿一众人沿着梯子缓缓上了看台,纷纷就坐,就有小丫头端了托盘,送了香茶和各式的点心上来。

    外面牌楼前的空地上,已经黑压压地坐满了人。前面特意留出来的坐席上,也坐了些人,其中最显眼的,是金家的几兄弟。

    今天老金一家都来了,不过只有老金和他媳妇来赴宴,金家的几个儿子就是来凑热闹看戏的。金家这五兄弟,在青阳镇一代是极有名的人物,这么热闹的事情,他们自然不会缺席。

    今天人来的多,难免鱼龙混杂,连蔓儿家安排了人在外面维持秩序,其中重要的一项是看着,不让人弄脏或者损毁了御赐的牌楼。金家几兄弟很早就到了,很积极地帮着看场面,维持秩序。

    老金声名在外,金家几兄弟在外又被称为金家五虎,几个人往那一站,喊上一嗓子,就是那些想趁乱捣蛋的混混、二流子之类的,都乖乖地收敛了爪牙,不敢再打什么鬼主意。

    所以这外面坐着的人虽然多,也说说笑笑的,但是秩序却很好,热闹而又不杂乱。

    连蔓儿因为是主人,不像张采云一坐下,就盯着秧歌看,她先注意的是牌楼前的观众。见来的人多,秩序良好,连蔓儿就很满意。然后,目光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金家兄弟的身上。

    金家几个兄弟,一如往常地穿的都非常气派,金家老大到老四四个兄弟都大马金刀地坐在那,只有喜宝,站在那里,正低着头跟金家老四说话。

    很久没见了,喜宝似乎又长高了一些,也更壮实了,喜宝一身玄色缂丝的长袍,肩头还披了一件大红色的裘皮大氅。

    从连蔓儿的方向看过去,正好看见喜宝的侧脸。具有金家特色的高挺的鼻子,和饱满的嘴唇,使这个少年的侧脸显得格外英挺。

    今天来的人男女老少都有,其中自然还有不少的大姑娘小媳妇。很多羞涩的、爱慕的目光都投向了金家兄弟。

    其中以金家老四吸引的目光最多,然后,就是喜宝。投射在喜宝身上的目光,又与投射在金家老四身上的目光不同。

    金家老四是老金几个儿子里面最英俊的,但毕竟已经娶妻。而喜宝,已经到了该定亲的年龄,却还没有定亲。

    金家的财势,喜宝自身的好相貌和脾性,连蔓儿早就知道,喜宝是个很受十里八乡小泵娘们喜欢的少年。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样爱慕的目光暗地里看的习惯了,喜宝对于周围投射来的目光似乎毫无所觉,依旧跟金家老四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连蔓儿正要移开视线,喜宝突然毫无征兆地转过头来。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毫不掩饰的眼神,就这样直直地看过来。

    连蔓儿的嘴角还带着笑,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该移开视线。那边金家老四已经一把拉着喜宝坐了下去。

    嘈杂的人声中,依稀能听见金家老四的说话声。应该是看到了看台上都是女眷,觉得喜宝那样看过来很失礼。

    “蔓儿,蔓儿,你快看……”旁边的张采云扯了扯连蔓儿的衣角,让她看经过院墙来的秧歌队,其中两个武生打扮的正踩着高跷,做了一个极难也极漂亮的翻筋斗动作,赢得了一片喝彩声。

    连蔓儿的目光和心思也被吸引了过来。

    今天请来的秧歌队,并不是戏班子和杂耍班子那种专业的,而是业余的。秧歌和唱戏、杂耍不同,唱戏和杂耍一年到头都有人请,而秧歌只有在年节的时候,特别是过年的时候才有。因此,辽东府内,专门扭秧歌为生的艺人极少。

    今天请来的这一队,是辽东府秧歌队最常见的一种。这里面的人,大多都是自己本身爱好秧歌,而且扭出了专业艺人的水平。平时他们都有自己的营生,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只有在年节了,才会凑在一起到各处表演。

    这些人,就是热爱扭秧歌,一扭起来就高兴。自己扭当然没意思,要越多的人看,越多的人欣赏、赞叹,他们才越高兴。而展示自己的同时,还能挣一些钱,贴补家用,那自然是极好的。

    连蔓儿就知道,这秧歌队里,有好几个,就是周围村里的庄户人。

    扭秧歌,讲究穿戴鲜艳、色彩热烈,而且扭的要喜庆、要热闹。而扭秧歌,里面也装扮有类似生旦净末的角色。

    比如连蔓儿家今天请的这一对,在最前面领队的是两个人,一个书生打扮,扮演的是许仙,另一个小袄襦裙,带着发髻,扮演的是白娘娘。一般秧歌队里面领队的,都是扭的最好的。

    跟在白娘娘和许仙后头的是八个人一对,穿戴各异,是取自民间传说中的八仙。之后,还有穿着破僧衣,戴着破僧帽,手里拿了把破蒲扇的济公和尚。

    再后面,是披着大红袈裟,一脸端严的唐僧,这个唐僧没有骑马,他的身后跟着几个徒弟。头戴金箍,画了一张猴子脸,手拿金箍棒,学着猴子走路,时不时还翻个跟头,赢得一片喝彩声的是孙悟空,扛着钉耙,忽闪着不知什么做的大耳朵,带着几乎能乱真的大肚皮的,是猪八戒,后面还有担着一担行李的,是沙僧。

    接着,又有客人陆续的到了。三十里营子的王举人父子,里正,吴玉昌,县城的王太医和王幼恒父子,老金,老黄,知县等,其中不少都携了妻子儿女一起前来……。

    男客都留在了前院,女眷们就被请到后院。

    张氏今天打扮的十分华贵,所谓居移气、养移体,做了孺人之后,应酬的多了,如今招待起众女眷来,中规中矩,颇有几分气派。旁边又有张王氏、吴王氏等人帮衬着,众女眷谈笑风生,气氛十分喜气、热闹。

    连蔓儿也不清闲。今天是家里的大日子,她也特意打扮了,头上两只珠簪,两只赤金压发,耳朵上是黄豆大小的赤金镶珍珠坠子,身上穿了件石榴红的妆花银鼠窄裉袄,胸前是赤金璎珞项圈,下面缀着一块长命百岁的金锁片,下面是同色的妆花银鼠皮裙,裙边压着璎珞白玉灵芝佩。

    今天来的年轻的姑娘们,都归连蔓儿招待。

    十来个小泵娘,都打扮的花枝招展,因为年纪相近,坐下不到一会,就很快相熟起来,有的谈诗文,还拿了连蔓儿旁边架子上的书卷来翻看,有的谈针线,还有几个小泵娘特别爱听张采云说山里的趣事。

    有两个年纪更小一点的,连蔓儿干脆拿了自己那匣子羊子儿出来,让两个小泵娘抓羊子儿玩。

    “蔓儿,戏啥时候开唱?”张采云偷空过来,小声问连蔓儿道。

    张采云爱热闹,这是想着一会出去听戏去。外面戏台前搭了棚子,前两排的位置都留了出来,已经安设了桌椅,就是备着院子里有客人要去凑热闹的。

    “得等开席了,那边才开唱那……”

    连蔓儿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外面锣鼓齐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