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百九十七章 蔓儿的提议

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九十七章 蔓儿的提议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连蔓儿一家在后院,听下人来报说连守礼来了,要见连守信。【】

    “…···三老爷的样子挺着急。”来禀报的人还说了一句。

    村里面,几乎就没什么秘密,何况那两大车的木料从镇上来,再从街道上过去。连蔓儿就猜出,是连守礼得了信儿,过来找连守信询问。

    一百套桌椅,木料由买家提供,还有预付的工钱,这是稳稳当当赚钱的好生意。那多余的边角料可以当柴禾烧,还能拼凑出一些小的家具来。就这一单活计,就够一个普通人家一年的开销了。

    这十里八村的木匠,只怕还没人接过这样大的活计。而由一百套一下子变成五十套,能赚的钱就少了一半。连守礼不能不着急。

    可这件事,是没有办法的,毕竟,不能因为要让连守礼挣钱,就耽误了学堂的大事。

    “我去看看。”连守信就站起身道。

    “爹,你好好跟我三伯说。我三伯通情达理,说明白了,就没事了。”连蔓儿就对连守信道。

    “好。”连守信答应着,就往前院去了。

    “这些桌椅,真就那么急,不能容工夫?”见连守信出去了,张氏就小声问连蔓儿道。

    “娘,看你问的,要能容工夫,我还能另做安排?”连蔓儿一边忙着手里的活计,一边就答道,“这件事说起来,还是我爹当初心里一热。一百套桌椅,咱的学堂开春就开学,本来就不是一个人能忙得过来的活。”

    “咱这周围,木匠也不止我三伯这一家。都是乡里乡亲,过的不好的人家有的是,咱多多少少也得照顾些。······我三伯家,现在也不就指着咱们这的活计。”连蔓儿又道。

    说到有活计,也要照顾一下十里八村别的木匠·张氏对此是没有意见的。

    “你说的也是,乡里乡亲,能维护的咱是都该维护点。”张氏就道。

    “可不是咋地。”连蔓儿就笑了,“这回这木工活·我就分给两家了,以后再有类似的,也该这么办。……让大家都沾沾咱家的光。”

    连蔓儿这句话,可与刚才她对连守信说的有些区别。

    不过,因为是换了一种说法,张氏并没有反应过来。

    “沾光这话得别人说,你这孩子。”张氏也笑了。

    前院·连守信和连守礼在前厅对坐,屋内的气氛些微有些紧张。而这紧张的气氛,是来自于连守礼的身上。

    “老四,我、我刚才在街上,看见你家的车拉木头,我听说,你分了五十套桌椅的活给赵家村的老赵和西村的老李?”连守礼看着连守信,小心地问道。

    “啊·是有这么一回事。三哥,我……”连守信点头道。

    “老四,”连守礼不等连守信说完·就忙插话道,“那五十套桌椅,是用在啥地方的,没听你说过呀。应该不是学堂的吧,我估摸着,你那学堂里,一百套桌椅应该就差不多了。”

    听连守礼这样说,连守信就微微的一愣。连守礼既然听说了,那势必应该已经知道,那些桌椅就是学堂要用的一百套桌椅的一部分。现在连守礼这样说·意思也很明显。

    “三哥,这个事,我正想跟你说。”连守信也不隐瞒,就和连守礼说道,“当初我估计不足,现如今看·开春五十套桌椅,根本就不够用。剩下那五十套,只能另外找人给打。”

    “老四,你、你是说····…”连守礼强作镇定,但是声音还是微微有些发颤。

    连守礼这个人,并没有经历、决断过什么大事。所以,遇到了关切的事,就难免会紧张,形于颜色。在这方面,连守信就比连守礼强多了。一来是性格上,连守信就要比连守礼更加沉稳。另一方面,连守信所经历的,连守信所受的历练,也是连守礼所不能比的。

    自然,这也与如今两个人身份的不同有关系。

    “三哥,这回对不住了。也是没办法,总不能让你没黑天没白天地赶工。眼瞅着要过年,咋地也得歇几天。你这身子,也不容过于劳累了。”连守信就道。

    “我不怕啥劳累,不是都说好的吗?老四,你、你不能······”连守礼就急道。

    “三哥,你别着急。”连守信忙伸手安抚连守礼,“这回是没办法,那些活确实不是你一个人能忙的过来的。······这一年到头,我这活计也不少,保准够你干的了。没了这个,还有那个。”

    “老四,我听说了,我也少要工钱行不,一百套,你略容我些工夫···…”连守礼的眼圈有些发红。

    “三哥,这不是那回事。工钱啥的,给他们的是一样的。他们那是要代替束,和你这个不一样。”连守信有些没想到,连守礼会这样难缠。

    “三哥,就是这么个事,不能耽误了学堂开学,那是大事。……以后,三哥你那的活保准少不了。咱们兄哎,话我也不多说了,也不用多说。”连守信想了想,又对连守礼说道。

    “这就是定了,不能改了?”连守礼又问了一句。

    “三哥……”连守信无奈地看着连守礼。道理他说明白了,人情的话他也说尽了,实在是没别的可说了。

    “那、那行吧,那我先回去了。”连守礼站起身,往外走,走到门口,又扭过头来问连守信,“……老四,那五十套桌椅,不会再变了吧?”

    “不会,三哥,那个你放心。”连守信就道。

    送了连守礼出去,连守信就回到后院。进了东屋,连守信坐到炕上,还作势用衣袖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水。

    “咋地,他三伯真是为那些桌椅的事来的?”张氏就问道。

    “嗯。”连守信点头。

    “那你咋说的,说好了没?”张氏又问。

    “说好了。”连守信长吁了一口气,“下回啊,再有这样的事,我还得慎重点才行。啥事都得一步步来,话也得一句句说。因为啥事它都有个变动。要是一开始·我没一股脑说把一百套桌椅的活都交给他,就好了,也就没今天这个事了。”

    连蔓儿在旁边就抿了嘴笑。连守信又学会了一件事,这算不算是额外的收获?

    当然要算。

    “他三伯这个人·做事有些太死板了。本来这个事挺好说的,刚才看他挺不愿意,这个弯,估计他得转几天才能转过来。”连守信又道。

    其实,连守信对连守礼还是很了解的。

    连守礼在某些事情上是比较死板,同时,他也和连老爷子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多思多虑。连蔓儿相信,连守礼这一回去,晚上肯定会睡不着。他会琢磨这件事。

    那就让他好好琢磨琢磨去吧,不能因为一件事情习惯是那个样子,就当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连守礼也是时候学着长大了。

    一家人吃过晚饭,刚将桌子收拾下去,赵氏和连叶儿就来了。张氏忙叫人将这娘儿两个请进后院,在炕上坐了。

    “吃过饭没有·要是没吃,就在这吃点。”张氏笑着对赵氏和连叶儿道。

    “刚吃完,不吃了。”赵氏忙陪笑道。

    连蔓儿就让人端了茶水和点心上来·让赵氏和连蔓儿吃。连守信、五郎和小七就都起身往前院书房去了,留下她们娘儿几个自在说话。

    赵氏坐在炕上,比起往常明显有些拘谨,期期艾艾的,似乎是有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张氏就与赵氏说些家产里短,连蔓儿则将招呼了连叶儿,两个人到西屋说话。

    “叶儿,有啥话,你就跟我说吧。”到了西屋,连蔓儿和连叶儿上炕坐了·连蔓儿就对连叶儿道。

    “蔓儿姐,其实、其实也没啥要说的。”连叶儿在连蔓儿跟前,还是比较自在,什么话都肯说的。“就是那些桌椅的事,我爹回去,就闷着头在那琢磨。说是啥得罪了四叔·还让我和我娘过来,打听打听,好好说说啥的。”

    连蔓儿忍不住扑哧一声就笑了。“三伯多心了。我爹应该都讲明白了吧,这次实在是三伯一个人忙活不开,学堂那边等着用桌椅,不能耽误了。往后我们这有啥活,只要三伯不嫌弃,还少不得三伯的份。”连蔓儿就道。说到这,连蔓儿停下来,看着连叶儿,又笑了笑。“叶儿,这个事,你能理解不?”连蔓儿问连叶儿。

    “蔓儿姐,我能。学堂是大事,不能因为就顾着让我爹挣钱,就把大事给耽误了。······咱们是长久相处,也不在这一件事上。”连叶儿就道。

    “这就对了。”连蔓儿点头。比起连守礼和赵氏,连叶儿这个小泵娘要大气许多。

    “不过吧,这件事,三伯他要误会,就让他暂时误会一段日子也没什么。只要你和我三伯娘心里有数。咱们还跟以前一样。”连蔓儿就又道。

    连叶儿就眨了眨眼睛,有些没听明白连蔓儿的意思。

    “叶儿,这件事就看你和三伯娘的。或许,暂时这样,你们劝我三伯啥,他更容易听进去?”连守礼固执,有些道理和他讲不通,赵氏和连叶儿的话也没有那么重的分量。但是关系要赚钱大计,事情可能有所转变。连蔓儿说着,又笑了,“或许还是应该好好解释清楚了,省得他想的太多。”

    “蔓儿姐,我明白了。”连叶儿这会却听明白了。

    送上三更,感谢大家的支持,第五袅,领先十几票,呼呼,赶脚一眨眼就会被追上,求拉开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