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百八十九章 争吵

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八十九章 争吵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大家商量要连继祖去纸扎铺子做学徒干活,连守义这一股切地赞同,连继祖自己却不愿意去,连守仁坐在炕上,没有说话,看样子也不像是要发表意见的样子。

    蒋氏从外屋进来,给连继祖使了一个眼色,就慢慢地往外走。连继祖犹豫着站起身,然后又重新坐了回去,而且还垂下头,不再去看蒋氏。蒋氏走到门口,见连继祖没有跟上来,眉头微微皱了皱,也就停了下来。

    周氏在炕上盘腿坐着,两只手交叉握在一起,也没有说话。对于家里这样的事情,周氏是从来不会参与意见的。

    半晌,连老爷子都没有说话,只有连守义和四郎还笑呵呵地说着话,似乎连继祖去纸扎铺子干活已经成了定局。

    “有他们兄弟俩在外头挣钱,咱家就啥都不怕了。”连守义咧嘴笑道。

    “爷······”连继祖无奈,只得又抬起头来,眼巴巴地看着连老爷子。

    连老爷子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过心里已经纠结成了一团。私心中,他是舍不得连继祖去纸扎铺子的。那可跟进学堂教书是天差地别的差事。被人使唤、没有体面,而且说起来纸扎的活计似乎并不需要出太多的力气,但是其精细繁琐,却同样的累人。

    虽然心里舍不得,可却不能说出来。因为,不管他在心里怎样另眼看待长孙连继祖,表面上他还是希望让大家相信,他对孙子们都是同等疼爱的。

    尤其是现在的老宅,前些日子因为给连守仁说亲的事情,一大家子人的关系已经非常紧张。他不能在这个时候,让人看出他偏疼、偏袒连继祖。

    为什么四郎能去干的活计,连继祖却不能去干?

    因为连继祖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他不习惯被人使唤·吃不了苦。可四郎不一样,四郎是干惯了活计,听惯了使唤。吃得了苦的。

    但是这个原因,却是无论如何说不出口的。

    想留下连继祖·就得找到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而这个理由,实在不好找,尤其是在连守义和四郎这一股人如此逼迫的情况下。

    “老大,这个事,你咋看?”连老爷子心里着急,可又不能总不说话,只得开口问连守仁。

    “我?”连守仁抬起头·看了一眼连老爷子,又看了一眼连继祖。“爹,你老是一家之主。这个事,你老做主就行了。”

    如今这老宅里,最听连老爷子话的人,非连守仁莫属。

    只是连守仁的话是好听,但在这个时候,却丝毫帮不了连继祖·也帮不了连老爷子。不过,这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连守仁虽然是长子,而且活了四十多岁·可他什么时候支撑过家事、帮扶过连老爷子那?

    “爷,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孩子都老大了。”连继祖见连守仁这么说,生怕接下来连老爷子就要点头答应,忙就说道,“要不,还是央告央告我四叔,让我去学堂里,随便干点啥都行。”

    “人家不都说了吗,学堂里没有你能干的活。人家早都安排好了。”四郎斜了一眼连继祖·说道。

    “爷······”连继祖的话被四郎堵了回去,只能央求地看着连老爷子。

    连老爷子的眉头锁成了一个疙瘩。当前这个情况,不让连继祖去纸扎铺子,就只能用强,用他当家人的权威。而这样,是不能够服众·而且要给人留下偏心的话把的。

    连老爷子不愿意这么做,可同时又心疼连继祖,下了不了狠心让连继祖去纸扎铺子做活。

    “这个事,缓一缓再说吧。”半晌,连老爷子终于开口道,“继祖的先缓一缓,四郎愿意去,就先去。……不是我偏袒继祖,我也是为了咱一家子好。继祖读了好几年的书,我再找找他四叔,应该能给继祖找个更······更合适的活。钱也能挣的多点,到时候贴补咱这一大家子。”

    “四郎······毕竟没念过啥书。不过,四郎年纪小,像纸扎铺子里,学东西肯定比继祖快。”

    连老爷子老着脸将话说完,连继祖那边立时就松了一口气。

    连守义和四郎都有一会没说话,等回过神来,四郎就冷笑了两声。

    连老爷子老着脸,只当没有听见。不过此刻他的心里,却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他不想这么做的,可他实在没有办法。

    就比如说刚才连守信一家在这里的时候,五郎前面已经说了那样的一番话,如果搁在从前,他打算的那些要求,是不会再说出口的。可是今天,他漠视了五郎的话,还是将要求一一提了出来。

    比如现在,若是搁在从前,他也不会这样做,这么明显的偏袒给人留下这么明显的话把。但是今天,他却这么做了。

    “爷,”四郎冷笑了两声,见连老爷子没什么反应,就说道,“我这去纸扎铺子做工,天天来回六十多里地,我肯定走不了。我就住我大姑家,爷你看咋样?”

    四郎的语气有些僵硬,听起来不像是在请求连老爷子,甚至不是商量。

    连老爷子刚刚明显偏袒了连继祖,心里正对四郎有些歉疚,对四郎的这个要求,就不那么好直接拒绝。

    “走不了就别去,不去那啥铺子,谁也饿不死。”周氏突然开口道,她根本就不去看四郎,只是对着连老爷子。“他大姑家人也不是开大车店的,也不是啥大财主。那几口人住的紧巴巴的,再住一个大小伙子像个啥?能挣钱就挣,不能挣就别挣,麻烦人家干啥?人家可不姓连。”

    连老爷子对周氏的话心里是赞同的,嫁出门的女儿,就是别人家的人了,自家的事情,自家怎样都好说,却不好去麻烦别人家。

    “这四郎不也是为了家里好吗?”。连守义气鼓鼓地道,“我大姐那不是老连家的闺女,不是四郎的亲大姑。

    她家住的咋就紧巴巴了,原先那时候,我大哥,朵儿她们娘儿几个在那一住就一个月俩月的,咋谁都没说紧巴巴的,财主、大车店啥的,咋四郎就不行了?四郎这还是正经营生!”

    “俺四郎不是老连家的?咋这一家,还捧一个踩一个的,就踩俺们。俺知道,这一家,那是一个眼珠都看不上俺们。”何氏也吱吱喳喳地插话进来道。

    “啥不姓连,要她家帮点忙,她家就是别人了。那她上咱这来咋不说那,她家下了大狱,那不是我四叔帮着给弄出来的?那我四叔给我爷的布啥的,咋不给我们,就给她?”四郎涨红着脸,说道。

    “一年年的饽饽冻豆腐往她家里背。”连守义又道。

    “俺们都吃不着的东西。”何氏就插嘴道。

    “就知道吃,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周氏被连守义几个人当面顶撞,将她一些私底下的事情都揭了出来,顿时恼羞成怒,先指着何氏就骂了起来。

    一时间,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被翻了出来。你说你的理,我说我的理,屋里就吵吵成了一团。

    连老爷子本来就心里烦躁,被众人这一闹,更是觉得头大如斗,气血翻涌。因为他自己这个时候也拿不出个合适的解决办法来,一开始,有些自暴自弃的没有去管,等连守义、四郎和何氏都站起来,和周氏越吵越凶的时候,他才出声阻止。

    不过,这个时候,却是没人肯听他的了。

    连老爷子大喝数声,连连咳嗽,都被置之不理,眼看着几个人吵吵的几乎要将房顶给掀起来了,再不立刻阻止,怕要闹得不可收拾,连老爷子无法,只得拿起炕上的一只茶碗,狠命地摔在了地上。

    茶碗落地摔碎的脆响,终于唤回了争吵中的人的一些神智。大家就都扭过头来看连老爷子,这一看,几乎都出了一身的冷汗。

    因为心火上涌,摔茶碗用力过猛的缘故,连老爷子一阵的头晕目眩,手脚无力,脑袋冲下,就往地下栽了过去。

    周氏惊叫了一声,和连守义都忙上前来要拉住连老爷子,不过却来不及了,眼看着连老爷子的半截身子都掉出炕外,脑袋眼看着就要落

    如果这一摔要是摔实诚了,连老爷子这条命只怕要保不住。

    周氏一边往连老爷子这边扑,一边就哭嚎了起来。连守义也惊叫了起来。

    说巧不巧,就在这个时候,门帘子从外面掀开了,连继祖和蒋氏一前一后从外面走了进来。刚才屋里吵成一团,是蒋氏趁乱将连继祖叫了出去。小夫妻俩在外屋说了半天的话,如今才回来。连继祖脸色并不好看,蒋氏的眼睛红红的,似乎刚刚哭过似的。

    “继祖!”周氏和连守义同时大喊。

    连继祖发现情形不对,堪堪就在连老爷子脑袋要碰到地面的时候,一把拉住了连老爷子的一只衣袖,阻住了连老爷子下跌的趋势。随后,周氏和连守义也扑到了。一个在炕上掖着连老爷子的衣襟,另一个和连继祖一起抱着连老爷子的肩膀,将连老爷子拽回了炕上。

    等将连老爷子的身子平放在炕上,看清了连老爷子的脸色,一屋子的人都吓呆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