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百八十七章 偏心

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八十七章 偏心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连守信让连老爷子好好想想,如果这次让四郎做工,肯定的是稳定的活计,那么从此就要成为这个社会的工匠一类人。

    在这个年代,工匠的地位比有田地的庄稼人要低一些,尤其是那些在别人的铺面、作坊里做工的伙计。

    不过一般的人家要出去做工,当然是因为家庭条件所迫。为了生存,也不会讲究太多。毕竟给人家做工,那也是清清白白地用劳力换饭吃。不过,连老爷子在这方面,曾经是非常讲究的。所以,连守信才会特意这样问一问。

    “现如今,也······”连老爷子沉吟了一会就开口道,不过他的话只说了一半,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地,又扭过头去问四郎,“四郎啊,你自己个乐意不乐意?”

    “我乐意,我当然乐意。”四郎连连点头答道。

    “那······哎,也就讲不得那些了。老四啊,这个事,就得托给你了···…”连老爷子就对连守信道。

    “出外做工,可比不得在家里。”五郎突然就说道。

    五郎这句话说的略有些突兀,打断了连老爷子将要说下去的话。连蔓儿不由得看了五郎一眼,兄妹两个又交换了一个眼色。连蔓儿就明白了,五郎不高兴听连老爷子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知道,连老爷子接下来肯定会说一些冠冕堂皇的漂亮话。

    而那些漂亮话,他们听了心里不是滋味。

    “出外做工是咋回事,爹你老肯定知道。我给二郎和罗家那么安排,是他们求到我头上,非要去不可。这边,既然也开口了,有这个意愿,那就试试吧。”连守信就道。

    “爹,那天我听蒋掌柜说,县城有一家邓记的纸扎铺子·要雇人。要是蒋掌柜给说说,应该能成。”五郎就道。

    这#阝记的纸扎铺子的活计,正是连蔓儿一家原来给罗小鹰准备的。如今让四郎去,却正合适。

    为什么会给罗小鹰找这个活计·不仅因为这活计有连守信当初告诉二郎的那些优点,还因为去了邓记纸扎铺子做学徒,不容易惹祸。

    这一方面是纸扎铺子的性质决定的,另一方面是因为邓记是老铺子,掌柜的精干,管理很严格,里面人员紧凑·几乎泼水不进。四郎去了也只能老老实实干活。

    连守信就点了点头,将纸扎铺子的好处又说了一番,活计轻松,风吹不到日晒不到,学成了是一门手艺,能够保障生活。

    听到活计轻松,风吹不到日晒不到,四郎已经非常乐意了。

    “那每月工钱是多少?”连守义忙问道。

    连守信正要说话·连蔓儿突然就干咳了两声,看向连老爷子。

    “四郎是去学手艺的,还想挣多少钱。那样的铺子·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你能干,你就多挣钱。你偷懒耍滑不干活,那你就不挣钱,让人家赶出来,那才丢脸。”连老爷子收到了连蔓儿的眼色,知道这是他该说话的时候了,就正色道。

    “出去做工,那不是去捡钱的。你得出力,得用心,还得···…”连老爷子又说道·“这个差事不错,四郎要是想去,待会我再好好跟你说说。”

    “去,咋不去那。”四郎就道。

    活计轻松,而且多少还能挣些钱,最好的是去县城里·那可比每天闷在村里好多了。

    “工钱多少,到那人家会给你说。就像你爷说的,看你自己个的本事了。铺子里晌午还能供你一顿饭。”连守信就道。

    铺子里还能提供一顿晌午饭,四郎就更高兴了,看他的样子,似乎恨不得马上就能去县城上工。

    “爹,这活计听着正经不错,凑巧人家正要雇人,咱也能说上话。

    帮一个也是帮,帮两个也是帮,刚才我爷还提我继祖哥了,要不,让我继祖哥也算一个?”连蔓儿对连守信说完,就又笑着看向连老爷子道,“爷,你看好不好?”

    “啊……”连老爷子就是一呆。

    “这事包在我们身上,爷,就听你老的一句话了。”五郎立刻会意,也跟着对连老爷子诚恳地道。

    “都去也行,我给那边捎个信儿。”连守信就道。

    “这、这个先不忙,”连老爷子飞快地看了连继祖一眼,就道,“我再想想,过于麻烦你们了。”

    刚才提那么多要求不说麻烦,现在却说过于麻烦了,连蔓儿面色不变,暗暗冷笑不语。

    “咱爷可真见外。这半天了,也没听他说麻烦不麻烦的。”五郎转向连守义、四郎这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连守义和四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哎哎地点头附和。

    “可不是咋地。”连蔓儿就笑道。

    连老爷子脸上忽红忽白,干咳了两声,装作没听明白五郎的话。

    “五郎,我没咋去过城里,这邓记纸扎铺子在哪啊?”屋里安静了片刻,四郎就问道。这是他以为刚才五郎对他说话了,因此才敢跟五郎搭腔。“咱村离城里这老远,那铺子里有住的地方没?”

    五郎不搭理四郎,就装作扭头跟小七说话,没有理会四郎的问话

    “#阝记啊,我知道,好像是在菜市后头的那条巷子里。”连老爷子就道。

    “对,就在那。”连守信就道,“铺子里应该没住的地方,出外做工不比在家里。”

    二郎这半年在油坊里做工,也都是早出晚归,每天来回要走将近三十里地的路。如果四郎去县城做工,那么每天来回就要走六十里地。四郎显然不愿意这么辛苦,想就住在城里。

    连蔓儿突然心中一动。

    “菜市后头,那是不是离我大姑家特别近?”连蔓儿就道。

    “对,是挺近的。”连守义就抢着道,“就隔了两条胡同。”

    “那、那我就住我大姑家得了。”四郎顿时一脸的喜色,高兴地道。

    即便离的不近,那也比离三十里营子近多了。四郎很乐意住进连兰儿家里。

    连老爷子还没说话,周氏的脸呱嗒一下就落了下来。

    连守信、五郎、连蔓儿和小七就都站起身,向连老爷子告辞。连老爷子就要留连守信他们吃饭。

    “饭菜都准备下了,马上烧火,一会工夫的事。咱爷几个也好些日子没坐一块吃饭了,我是过一天少一天的人了。”说到最后,连老爷子的声音有些哀切。

    “爹,咱们不在这上头,也不在这一时。我今天还有事,改天,咱们改天。”连守信推脱道。

    他们特意来的早了些,就是怕赶上饭时。

    连老爷子执意挽留,连守信拒绝的也很坚决,并带了几个孩子抬腿往外走。

    连老爷子见留不住人,就慌忙下了地,带着一家人送了出来。这一家人里面,自然不包括周氏。周氏她老人家是连守信的亲娘,架子始终端的高高的,是绝对不会下地迎送的。

    走到大门口,连守信停住,让连老爷子赶紧回屋。

    “爹,有些话我就不多说了。谁也不呆不傻,嘴上不说,心里都明白。”连守信的目光在连老爷子的脸上略作停留,就飘向了远处。“我回去就听信儿。机会我给了,最后咋样,就看你老的了。”

    说完了话,连守信很干脆地转身,带着几个孩子回家了。

    到了家,父子几个就都脱了大衣裳,上炕坐了,张氏就忙让人端上茶水和点心来。

    “累坏了吧。”张氏看着他们几个进门时的脸色,就猜到在老宅肯定是不高兴了。她也没急着问,只是给五郎、连蔓儿和小七准备的是山楂甜汤,给连守信准备的则是萝卜茶。

    “顺气的。”张氏亲手将萝卜茶递给连守信,并解释道。

    连守信接了茶,低头端详了一会,一样脖子,将一碗茶一饮而尽。

    连蔓儿和小七挨着坐着,都慢条斯理地喝着山楂甜汤,这是她们小姐弟俩在冬天最爱的饮品之一。旁边的五郎端了甜汤,只喝了半碗,就让小丫头给另外换了龙井。小七喝完了自己那碗,又将五郎剩下的半碗给喝了。

    “爹,你别不高兴了,咱不早就都估计到了吗?”。连蔓儿慢悠悠地喝着甜汤,看连守信的眉头还皱着,就劝了一句。

    “老爷子不是到不去的人,他说那些话,他是一点都没为我想啊。”连守信长叹了一声。

    过去,连守信对连老爷子的言行也并不是完全认同和满意的。但是,即便暗地里有些微词,他几乎从不在妻儿面前有所表示。而现在,别人都没提,他先说了这样一句,看来,今天连守信是被伤到了、气到的。

    “这也不是今天才知道的事吧。”张氏就跟着叹气道,“算了,谁让咱摊着了。”

    早就知道的事情,连守信还会受伤、生气,只能说明他还在乎。亲父子,怎么能不在乎那。有期望才有失望,有爱、有感情才会有伤痛。

    “老爷子都要求啥了?”张氏就问。

    连蔓儿她们还没开口,小七就抢着答了。

    “这可真是······”张氏听了,也有些无语。

    “前面两个要求,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我生气,是因为老爷子根本就不该开这个口。”连守信就道,“他那是把我往火坑里拉,把咱一家往火坑里拉,想让人戳咱们的脊梁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