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百六十八章烦恼

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六十八章烦恼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

    连守义被连老爷子突然呵斥,开始愣了一下,然后就撇了撇嘴。

    “枝儿成亲这么大的事,我早就盼着了。亲上加亲的好事,我是想去看看。可这人老了,身子骨不给你做主啊。李郎中说了也不止一回了,我现在这样,不能大悲大喜。……老四说了,让我去坐席,看看就回来也行。他是那么说,可我不能答应。”

    “……那么多亲朋好友,热热闹闹的,我到时候一高兴,就得给大家伙添麻烦。今天大家伙都忙,我帮不上啥忙,也不能去给帮倒忙去。”

    连老爷子说的这些也是实情。那天连守信带了李郎中来,说入冬了,看着连老爷子和周氏都没什么精神,请李郎中给老两口子把把脉。

    庄户人家,别说身体没事,就是有些小毛病,没到挺不住的时候,也不会轻易请郎中。但是连老爷子知道,大户人家是有请郎中给请平安脉的习惯的。

    因此,连老爷子也没在意,只认为这是连守信想要孝顺他和周氏。

    李郎中给连老爷子和周氏都把了脉。周氏身体没问题,而连老爷子这边却依旧是肝火、心火俱盛。李郎中给留下的医嘱,就是让连老爷子好生休养,心里别想事,切忌大悲大喜。

    就是这医嘱也并不新鲜,以前连老爷子几次病倒,李郎中都说过类似的话。

    谁知道,连守信听李郎中这么说,当时就提起连枝儿和吴家兴的喜宴,跟李郎中说担心他去参加喜宴,经历大喜会对身体不好,甚至再次发病。

    李郎中则是点头,说连守信的担心很有道理。

    送走了李郎中,连守信就很委婉地跟他说,为了他的身子骨着想,连枝儿办喜事的当天,就不再劳动他了,并让连继祖和蒋氏也留在家里,好生照顾他和周氏。

    “一家人,不在乎这些虚礼。有那份心意就行。”最后,连守信还说了这样一句话。

    等连守信走了,连老爷子就明白过来,连守信专门请了郎中来,为的就是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不让他参加连枝儿和吴家兴的喜宴。而且,就是连继祖和蒋氏也不让去了。

    连守信摆明了是不让老宅的任何一个人出现在喜宴上。

    “这是吃心了。”那天夜里,连老爷子辗转反侧无法入睡,就和周氏唠叨。

    本来说的好好的,请他坐首席,还让连继祖和蒋氏都去坐席的,突然之间做出这样的改变,其原因是什么,也是明摆着的。是周氏打发蒋氏送去的添妆,惹恼了连守信一家人。

    “都是你!”连老爷子忍到了夜里才骂起了周氏,“你天天是干啥吃的,这家里家外的活也不用你,你都支使人干了。就给枝儿添妆这件事,让你经点心,你咋就不往心里去!”

    “说了好几遍,让你花点钱,把礼置办的体面点,你就是不听。你当老四还是原来那?”

    “就是原来,也没有你那么抠的。人家要送你那样的礼,你咋想?”

    “四六不懂啊你,这人都让你得罪光了,你就乐了。你看看你,哪个儿子媳妇的关系你处理好了,家里有谁待见你?你啊,你就称谁都不搭理你。”

    “妻贤夫祸少,你可好,你就是惹祸的根苗。好好的事,交给你手里,你就给办糟了。还说别人谁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最最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的是你。你看看你,能吃能睡的,一点都不过心,你比老2媳妇都没心没肺你!”

    周氏本来有些心虚,这屋里除了他们老两口子,也就一个连守仁,因此连老爷子骂了半天,她都装睡着,没有吭声。可连老爷子越骂越狠,最后竟然还说何氏都比她强。这对周氏来说,是无论如何都忍受不了的侮辱。

    周氏霍地坐起身,指着连老爷子的鼻子也骂开来了。

    “我四六不懂,你懂的多,也没见你办啥出色的事。嫌我不贤,你休了我。看你老王八犊子下回瘫巴在炕上,还有谁伺候你。我整天啥也不看,你那装老的衣裳还有你身上这些不是我一针一线给你做的?有能耐你别穿我做的衣裳,你光**待着。”

    “没囊没气,不就是人家不让你去坐席了,你不能上人跟前露脸去了,你不乐意了。你不敢跟人家炸刺,你就拿我出气!我就给她那些东西了,她能拿我咋样。我也没看她敢来跟我说啥。你惦记着去坐席,我可不惦记。我不缺那口吃的。她爱咋地就咋地,我过我的日子。”

    “你拿我出气有啥用,你找老四去呀。你给他下跪磕头,你给他赔礼道歉,求他让你坐席去!”

    连老爷子最能拿住周氏的痛处,同样的,周氏也知道连老爷子哪里最疼。

    连老爷子被周氏堵得半天说不出来话,一肚子的气只能憋着。

    从知道连守信不让他们去参加喜宴,连老爷子就开始堵心,而且一天比一天强烈,今天到了一个最高点。

    看着周氏和一家子乐滋滋地吃着吴家送来的席面,连老爷子越发难过。在他看来,哪怕是他去了喜宴,什么都没吃到,也比在家里吃上山珍海味还强。

    只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法挽回了,骂周氏根本就没用,周氏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上面,周氏和他的想法不一样,他所在乎的一些东西在周氏的眼睛里,根本就一文不值。

    吴家打发来取回家伙的人进屋来跟连老爷子客套了两句,就拿着家伙走了。因为有连老爷子的压服,连守义那要酒的话也没敢说出来。

    连老爷子松了一口气,目光扫过炕上坐着的几个人,暗地里又叹了一口气。

    “老四一家,今非昔比了。”连老爷子喃喃道。

    周氏因为送了那样一份添妆,连守信和张氏那边默默地接了,以为给张氏和连枝儿添了堵,立了威,因而颇有些沾沾自喜,觉得她厉害,压了别人一头,别人拿她没法子。

    连守信和张氏收了那样的礼,没嚷没闹,反而给他请了郎中来,利用郎中的嘴,以孝道和照顾他的身子骨为名,名正言顺地将他和连继祖、蒋氏都剔除在喜宴之外。而在喜宴的当天,又这么大张旗鼓地送了上等的席面过来。

    两相比较,周氏也好,还有连守仁、连守义,他这老宅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连守信那一股人的对手。连守信那一股人做的越漂亮,就越发显得老宅这边越丑陋,不讲理、没人情味。

    “老四和老四媳妇没这个本事,”连老爷子闭上了眼睛,自言自语,“那几个孩子都长大了,不一般啊……”

    老宅这边,不仅家里的条件不如连守信那一股人,就是人本身的智慧和手段,也和人家有天地的差别。有他在的一天还好,有一天他不在了,老宅的人可怎么办!

    连老爷子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和烦恼之中。

    炕上坐着的这几个人,模模糊糊地听见了连老爷子的喃喃自语,但是谁也不知道连老爷子现在正在想什么。大家伙都认为,连老爷子还是在因为没能去坐席而羞恼。

    连老爷子虽然羞恼,却似乎并没有打算对四房连守信那一股人采取什么行动,因此,炕上坐着的这些人,对连老爷子的羞恼也就不感兴趣了。

    “老吴家这席面,真是……”连守义还在啧啧地赞叹吴家送来的席面的丰盛,“老吴家有钱啊,人家家底子就厚实。这些年,吴玉贵那爷俩也没少捞钱。人家人口也轻,是好日子啊……”

    人口轻,是三十里营子的乡村土语,意思相当于人口少,负担小。

    “他也该办这样的席。老吴家这回算是发了财了。”四郎就道,“我四叔给的那些陪嫁,好几辆大车都装不下。还有啥地啊、磨坊、作坊啥的,咱家全部家当加一起,都不够人家一个小手指头的。就我爷当年最有钱的时候,估计也没枝儿姐的嫁妆多吧。”

    说到这,四郎还特意看了连老爷子一眼。

    连老爷子沉浸在自己的苦恼中,并没有注意到四郎投过来的眼神,他也错过了四郎说的话。

    “没有。”连守义回忆了一下,就肯定地道,“老四家这财发的,邪性啊。他发这么大的财,当初酿葡萄酒那会,他还那么独。现在也这样,老四太独了。咱也不指望跟他一样,他手指缝里漏一点,都够咱吃用的了。他宁肯便宜老吴家啊!还有啥兄弟的感情!”

    “嫁妆不算,还有那老些给添妆的。”四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就没再往下说。

    “说到添妆了,三郎那边也让人给捎东西过来了。”何氏突然就道,“听说,是给送了俩尺头,还有一对镯子。值好几两银子那。”

    “俺这是个啥命,。儿子生了不老少,算上罗小燕,娶了仨媳妇了,俺就一点福都没享着。哪个媳妇都不拿俺当回事。那个王七,也是傻的还是咋地,胳膊肘净往外头拐。离这么老远,有那几两银子,咋就不能孝敬俺们点啥。”

    送上一更,求粉红,稍后争取二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