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百六十七章 计较

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六十七章 计较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周氏给众人分完了,才给自己盛饭同样是一碗两掺合的米饭,但是有的人就是一碗满的冒尖,有的人则是平平的一碗还有些虚。儿孙的碗里,都是满的,连朵儿那一碗则是最少的。周氏自己是一碗满的冒尖的两掺合米饭,还有一个白面馒头。

    “都吃吧。”周氏拿起筷子,发话道。

    众人等着连老爷子夹了一筷子菜,就都开始闷头扒饭吃菜。吴家送来的席面即便是被留了一半,还是相当的丰盛。

    老宅平常的饭食单调而且极少荤腥,这一桌饭菜自然让大家胃口大开,只一会工夫,连守义已经一碗饭下肚,一边吃着馒头,一边递过饭碗来要添饭。

    即便不全是白米饭,但毕竟掺了不少的白米饭,还是比家常吃的高粱米饭更香甜。若是平时,这个时候添饭的活都会交给蒋氏。但是今天不同,都是好饭菜,所以即便是添饭,也是周氏把着的。

    周氏将嘴里一块肥肉片嚼了两口吞下肚子,用手背抹了抹油乎乎的嘴角,这才接过连守义的饭碗,又给连守义添了满满的一碗米饭。

    “…···我老天拔地地,还得伺候你们。”一边将饭碗递还给连守义,周氏一边就白了一眼连守义。这句话抱怨的意味略淡,邀功示恩的意味颇浓。

    连守义讨好地冲周氏笑了笑,又低头扒饭吃菜。

    一家人都吃的很是香甜,周氏手里的筷子也频频伸进菜碗里·将一块块的肥肉片子夹进嘴里,混合着米饭吞下。

    周氏自己吃的香甜,但并不耽误她一双眼睛时不时地瞪向何氏和连朵儿。每当这两个人的筷子伸向菜碗里的时候,周氏的目光都会跟过去,阴森森、沉甸甸的。连朵儿大多数时间都垂着头,偶尔从最近的菜碗里夹一筷子菜,何氏却顶着周氏阴沉的目光·手里的筷子频频地伸向菜碗。

    “老二媳妇,去拾掇两根葱来。”周氏见何氏一碗饭就要见底,忙吩咐道。

    “娘,这菜就够吃·还要啥葱啊。”何氏一边吞咽,一边含糊地道。

    “见着吃的你就走不动道了。”周氏沉着脸,“大嘴连马地,有多少东西能够你吃。赶紧去,我是使唤不动你了。”

    说到后来,周氏吧嗒一声将筷子撂在了桌子上。

    何氏又扒了一口饭,夹了一大口菜进嘴里·这才又下地去拿葱。桌上众人对此早就见惯不怪,都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地继续吃饭。

    周氏见何氏走了,就拿起自己的那个白面馒头,用手揪了一块放进嘴里。周氏一边吃着白面馒头,一边用羹匙连续舀了好几羹匙的酸菜鸡汤进嘴里。接着,周氏又用手背抹了抹嘴,将手里的馒头掰做两半,一半递给了蒋氏·一半递给了连芽儿。

    “你俩吃。”周氏让蒋氏和连芽儿道。

    连芽儿接了半个馒头,埋头继续吃,蒋氏也将馒头接了·却没吃,而是放进旁边大妞妞的碗里。

    “给你你就吃,不用给大妞妞留,那盆里还有。”周氏对蒋氏道。

    “奶,还是给大妞妞吧。有这些,她也就够吃了。我吃啥都行。”蒋氏忙就陪笑道。

    周氏见蒋氏这样说,只是又看了蒋氏一眼,也就没再勉强。

    何氏拿了两根葱从外屋小跑着回来,正要上炕,就被周氏给拦住了。

    “让你拿葱你就拿葱·这葱你都不拾掇干净了就拿来。拨拉一下转一转,懒的跟猪似的。赶紧把葱拾掇干净了,······两根不够,再拿两根来。”周氏挥了挥手,又将何氏赶了出去。

    如今两次,何氏才被默许又上了炕坐到了桌子边上。她飞快地将碗底的饭吃了·就要求添饭。周氏耷拉着眼皮,只装没听见。

    今天的饭菜都好,何氏当然不会这么容易放弃,连着叫了好几声,还没等周氏发作,连老爷子就放下了饭碗。

    “我这碗饭给你拿去。”连老爷子说着话,就从桌子旁边退了开去。

    众人这才发现,连老爷子碗里的饭还剩下多半碗,那两个白面馒头更是动都没动一下。大家都吃着嘴角油乎乎的,只有连老爷子的嘴角是干的。

    周氏将唇边的大白肥肉片子和片粉吞进嘴里,一边扭脸看了连老爷子一眼。连老爷子背冲着窗户,留给大家伙一个侧脸。

    周氏接过何氏的饭碗,恶狠狠地从饭盆里盛了小半碗的两掺合米饭递给何氏,连老爷子没吃完的白米饭和馒头则被她从饭桌上端下来,放在了自己的腿边。

    连老爷子的中途退席并没有影响到大家的食欲,最后一大盆的米饭还有饭桌上所有的菜肴都被吃了个jīng光,连守义和何氏还嘟囔着说没吃饱。

    周氏看着光溜溜的碗底,暗自庆幸她留了一半的饭菜出来。

    何氏、蒋氏、连芽儿、连朵儿忙着撤饭桌,到外屋去洗刷碗筷。连守仁、连守义、连继祖、四郎、六郎都坐在炕上没有走,很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

    连老爷子饭菜都没怎么吃,坐在那一言不发,显然心情不好。周氏看了连老爷子两眼,就将脸扭开了,也不上前询问。

    “这老吴家这席面,这可真阔,真是大财主啊!”连守义一边剔着牙,一边回味着刚才的席面,“这席,都顶上城里那些富户的席了。听说准备了将近一百桌,这钱可得花的海了去了。”

    “收的礼肯定也不少。”连继祖就道,“他家这老些年都没办事情。别人家谁有事情,他都去随礼。人家的交际也广。”

    “酒楼都给包下来了,听说是专门招待老四那些贵人朋友的。”连守义歪着脖子,有些神往地道,“那酒楼的席面,估计比这个还得好。”

    连继祖就没接话。

    “继祖啊,你不是早就说,今天要跟你媳妇赴席去吗,咋没去。要是去了,兴许就能坐酒楼的席了。”连守义斜睨着连继祖,不怀好意地道,“我们爷几个,那是姥姥不疼,舅舅不待见,哪哪都没我们的事,摆不上台面了。

    这家里,也就你和你媳妇了,你们应该去啊。”

    连继祖和蒋氏当然想去,当新亲坐席多体面,还可以趁这个机会与连守信那一股人将关系拉近一些,在十里八村的人前露个面,那才是重要的。

    然而,这种事,不是他们想去就能去的。他们是想去,原先连守信和张氏也发了话,让他们去。但是可惜的是,连守信又改了主意,躺他们在家里好好照顾连老爷子,不让他们去了。

    而连老爷子,本来是板上钉钉要去坐席的人,而且坐的还是首席的上座。

    连继祖有些丧气,下意识地看了连老爷子一眼。连老爷子为什么吃不下饭,为什么不说话,这一屋子的人心里都知道。可连守义偏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少说两句吧。”一直没说话的连守仁小声地说了一句。

    “爹,不是我说啊,这事你就该去,病了咋地,又不是走不动爬不动,就是走不动爬不动,我背着你老,也得去坐席。”连守义似乎没有听见连守仁的话,又直接对连老爷子道,“还得坐上席。咱就都该去,就是今天搅闹他们,那也是应该的。咱辈分在那摆着,今天他们谁都得哄着咱们。”

    谁都没说话,连老爷子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也没言语。

    连守义就越发来了劲儿。

    “老四啊,这是一天比一天不拿咱当一回事了。”连守义也盘起腿,一边晃着腿,一边大大咧咧地道,“他抖起来了。嫌咱们出去给他丢人。这么大的事情,不把咱们摆前头,不让咱们去坐席,就给送这一桌席面过来,就把咱们给打发了。”

    “我就算了,人家一直都没把我当人看。可我大哥那,还有继祖,那可是老连家的长子长孙啊,也跟我似的见不得人了?他说啥也应该把我大哥和继祖给摆前头啊。”

    “别说我。”连守仁垂头道。

    “老四这小子,胆子肥了。早就不把我大哥和继祖放在眼里,这回可好,连咱爹他也给撸下来了。他这是无法无天了,把亲爹都踩脚底下了。爹啊,这个事,你就不该忍。你就该想想法,别看老四他咋能耐,你跟他豁出去,他就得怕你……”

    连老爷子依旧一言不发。

    “这给送饭菜,一口酒都没给送。不行,一会人来了,我得朝他们要酒。他要是不给,我就上他家要去。老四当官了不把咱当回事,他老吴家是啥人家,也瞧不起咱们!”连守义胆气越发地壮了,挥着胳膊很有要大干一场的势头。

    但凡办事情,都最怕人闹事。如果有人闹事,为了不把事情闹大,影响了喜气,主人家多半都会做出妥协。

    这个时候,就听见大门响,有人走了进来,在院子里就跟外屋的何氏和蒋氏打招呼,是吴家打发人来收家伙了。

    连守义一脸的跃跃欲试。

    “你给我消停点!”连老爷子突然醒过来似的,怒道,“没喝那马尿,你就撒酒疯了!”

    送上二更,求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