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百六十六章 席面

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六十六章 席面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至于吴家这边,自然坐的是吴玉贵和吴王氏,另外还有吴家族中的两位长辈。连枝儿新房的外间也摆了一桌,坐的是新娘娘家的近亲女眷,连蔓儿、张采云、连叶儿、赵氏,张王氏、吴王氏,连同小龙、小虎等坐的都是这一桌。

    庄户人家办酒席,屋子不够用,一般还会将酒席摆在露天的院子里。不过如今是冬月,天寒地冻,吴家办这次喜事又力求讲究,因此,除了借用了邻居的几间房屋外,还临时搭了简易的棚子,才将席面都摆下了。

    这几十桌的席面,招待的是吴家这边的来客,还有三十里营子给连枝儿添妆的乡亲们。另外酒楼安排的席面也都坐的满满的,有王举人一家,王幼恒、老黄等都做在这边,另外还有五郎的同窗、朋友,连、吴两家结交的县城衙门里官面的人,还有各商铺、锦阳县各村镇的乡绅等。

    蒋掌柜和吴玉昌两个就在酒楼这边做知客,武掌柜也没坐席,帮着前后照应,连家这边五郎带着小七就坐了酒楼这边的席面陪客。

    又是一阵震耳yù聋的鞭炮声中,各处一起开宴。吴家兴自然是要到各个桌上敬酒,连枝儿则安安稳稳地坐在新房里。几个吴家这边打发来陪着说话的媳妇都让张王氏和胡氏劝着去吃酒席了,只剩下娘家的人,连枝儿越发的自在。

    早上大家都没咱们吃好饭,连枝儿也吃的极少,这个时候就有些饿了。娘家人面前,也没那么多规矩。等着菜都上全了,连蔓儿干脆就将连枝儿拉出来,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了,一桌子的人说说笑笑地吃席

    吴家的席面办的极为丰盛,什么炸丸子、鸡鸭鱼肘子等自然都有,另外还有好几样冬天少见的jīng致菜肴其中的菜蔬有一部分是连家供给的,另有一部分是吴家特意花大价钱从县城买的。

    席间,大家少不得都夸赞吴家的席面办的体面、丰盛。

    同一时刻,连家老宅上房屋里

    炕上两张桌子并排放着挨挨挤挤的摆满了盘碗,各样菜肴香喷喷地冒着热气,桌子旁边还放着两个大号的盆子。

    吴家打发来送席面的人将东西都放好了,笑着了几句客气话,又说后晌来拾掇家伙事儿,就走了。

    连老爷子和周氏坐在炕头上,看着送席面来的人走了连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就一点点的消失了。周氏盘腿坐着,看看满桌子的饭菜,又看看连老爷子,然后低下头,狠狠地闭了闭眼睛。

    老两口子都不说话,连守义几个却等不及了。

    “呵!这席面,可真硬!”连守义站在地下,眼睛看着桌上的菜肴几乎移不开视线,“爹,咱还等啥啊开吃吧,不然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可不是咋地,赶紧吃吧。继祖媳妇,还不赶紧地把碗筷拿来。”何氏看着席面吞口水,一面大大咧咧地使唤蒋氏,让她去哪饭碗和筷子。

    其他的人虽然都没说话,可也都站在桌子前面,就等着连老爷子一发话,就要上桌吃饭。

    不得不说虽然现在连老爷子和周氏的话不像过去那么顶用了,但是一直以来的威严和定下的规矩威力尚在,不管怎样,没有这老两口子发话,大家伙谁也不会上桌、动筷子。

    连老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说话眼神略微有些呆滞。

    “娘!”连守义就喊周氏。

    周氏看了一眼饭桌前站着的众儿孙,又看了一眼连老爷子,她决定替连老爷子做这个主。

    “老二媳妇,继祖媳妇,去拿碗筷来。”周氏挥了挥手,吩咐道。

    氏巴不得这一声,比蒋氏还利落地就往外走。

    “干啥啥不行,平常叫她就跟聋子似的,叫半天都不应声。就是看见吃的亲!吧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东西。”周氏挺直了腰板,冲着何氏的背影骂了一句。

    连守义站在炕沿旁边,就偷偷地伸出手,想要掀开盆子,看看里面是什么。

    周氏眼疾手快,蹭上前去,抬手就打在连守义的手背上。连守义哎呦一声,讪笑着缩回了手。周氏这才打开盖在盆子上的盖帘,两个盆子,一个是满满的一盆白米饭,另一个盆子则是宣腾腾的白馒头。

    屋里一阵吸气声。

    周氏面sè不变,眼睛里却有喜sè一闪即过。

    何氏和蒋氏拿了碗筷来,摆在桌子上。

    “还愣着干啥,请佛那。赶紧上桌吧。”周氏将两个饭盆都搂到自己个身边,然后又拉了连老爷子一把,有些不耐烦地道。啊”与周氏的jīng神抖擞不同,连老爷子有些发蔫,被周氏拉扯一把,还仿佛是在梦里似的,就顺着周氏的手劲,坐到了桌子旁边。

    连守仁、连守义、何氏、四郎、六郎、连芽儿、连朵儿、大妞妞、连继祖、蒋氏这才纷纷上炕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老二媳妇,你去刀碗酱去。”周氏看着何氏的**落在炕上,就沉着脸吩咐道。

    “啊?”何氏的**在炕上挪了挪,她不愿意去,就支使连芽儿。“芽儿,听见你nǎi的话没,刀碗酱去,赶紧的。”

    “我让你去,你没听见?”周氏立刻瞪起眼睛,“咋地,你金贵了,我使唤不动你了。

    你还会巧使唤人了。芽儿,你别动换,就让她去。”

    周氏金竹了连芽儿,一边沉着脸看着何氏,也不说话。这是摆明了,何氏不听她的使唤,那么大家伙就谁也别想动筷子吃饭。

    老宅现在实行的依旧是饭菜的分配制度,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周氏都将饭菜分配的权力牢牢地把在自己的手里。如今这一桌丰盛的席面,正是周氏展示和行使手中权力的大好时机,她当然不会错过这样拿捏人的好机会。

    “去,赶紧的,还怕回来赶不上吃饭咋地?”连守义就冲何氏努了努嘴,告诉何氏,“快去快回。”

    何氏无法,只好又下了炕,跑出去刀酱。

    蒋氏就将饭碗都摆在周氏的面前,那些白米饭和白馒头,当然要由周氏分给大家吃。

    周氏拿起碗,要给连老爷子盛饭,一边扫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她突然又将饭碗放下。

    “继祖媳妇,去拿几个大碗来。”周氏吩咐道。

    吃饭的时候,蒋氏历来都不上炕,只是斜着身子坐在炕沿上,这样来回照应着方便。她听了周氏的话,虽不知道周氏要做什么,还是顺从地到外屋,又拿了几个大海碗进来。

    周氏就拿了筷子,将饭桌上最好的几样鱼、肉菜肴和丸子等夹了多半到几个大海碗里。饭菜如此丰盛,一顿都吃下去太浪费了,周氏将好饭菜留了一半出来,打算接下来几顿慢慢地吃。

    难得有这样一桌丰盛的席面,连守义几个以为今天可以好好打打牙祭,敞开了吃个饱,没想到周氏会这样,顿时有股名为不满的情绪就在饭桌上蔓延开了。

    “娘,人送这一桌席来,就是让咱好好吃一顿的。”连守义忍不住开口道,“你有啥稀罕的饭菜,你打发人跟老四说一声,让他在另外给你送。反正他有钱,老吴家也有钱。…···我们这苦哈哈的,肚子里一点油水的没有,就这一顿,还是人家送来的,就不能让我们好好吃?”

    “你还想咋好好吃?”周氏头也不抬地训斥着,一边将菜肴留出来,让蒋氏送到外屋的碗架子里。如今天寒地冻,这些菜放在外屋,能够保存好几天。

    “你长了多大的肚子,就这些还不够你吃的。要不地,就让你一个人吃,我和你爹我们都不吃,你看行不行?”等蒋氏将菜肴都拿了出去,周氏才抬起头来,瞪着连守义,不yīn不阳地道。

    连守义嘴巴蠕动着,在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太惹周氏。

    “…···我爹该去坐席,还有继祖和继祖媳妇,你老也该去坐席……”连守义嘟囔着,言下之意,如果这几口人都去吴家坐席了,这送来的席面,那就是家里留下的几口人吃,自然更宽松。

    “吃饭、吃饭,还都等啥那?”连老爷子突然说话,打断了连守义的嘟囔。然后,他端起面前的饭碗,却发现碗里是空的,就冲周氏道,“咋还不给我盛饭?”

    “这就给吃盛。”周氏忙接过连老爷子手里的饭碗,满满地盛了一碗的白米饭,放到连老爷子跟前。

    “继祖媳妇,把早上咱煮的那盆饭拿来。”周氏又吩咐蒋氏。

    等蒋氏将一盆高粱米饭端来,周氏就又忙活开了,她将白米饭和留了一半下来,又将白面馒头一个个地拿起来数了一遍,也留了一半下来,然后将高粱米饭掺到白米饭里,这才给一家人盛饭。

    连老爷子分到了一碗白米饭,两个白面馒头,连守仁、连守义、连继祖、四郎和六郎都分到一碗两掺合的米饭和一个白面馒头,其余的人,除了大妞妞得了一个白面馒头,都只有一碗两掺合的米饭,并没有白面馒头。

    大家端午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