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百六十五章 送亲

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六十五章 送亲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连蔓儿家在罗家村有庄子,他们要打听,罗家村就没什么可以瞒过他们。

    “…···泡出去一头猪,还卖了几只鸡。”小庆很快就将打探到的消息,告诉了连蔓儿。

    猪和鸡,是庄户人家现银子的主要来源。而且,一般庄户人家的猪和鸡都会赶在过年或者过节的时候卖,可以卖上更好的价钱。二郎和罗小燕这个时候卖猪和鸡,自然是为了连枝儿添妆。

    原来二郎和罗小燕真的没有向人借钱,而是卖了猪和鸡,才置办了这份添妆。

    “人比人啊,”张氏就和连守信唠叨,“要说日子过的紧,二郎他们不比老宅紧多了,就是他三伯家,也没有老宅那些家底。可你看看人家给的添妆,再看看老宅的添妆。”

    “罗小燕不管咋说,人家不抠。是正儿八经把枝儿这件事放在心上了。”

    “就是这又是卖猪又是卖鸡的,让人有点过意不去。其实她不用花这些钱,自家的东西准备两件,有那份心意就行了。”

    老宅、连叶儿家,二郎和罗小燕家,三份添妆,折射出对连蔓儿家三种不同的态度,还有三种不同的为人处世。

    不说老宅,只拿连叶儿家和罗小燕这两份添妆做比较,两家都是心意很足,连叶儿家是量力而行,罗小燕这边则是让人有些过意不去。

    “娘,你不用过意不去。”连蔓儿知道张氏的想法,就劝她,“礼尚往来的事,以后将礼还回去不就行了。咱们还能让他们吃亏吗。”

    “是这个理。”张氏就道。她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难免将罗小燕这边和老宅的添妆做比较。“我就是说这个人和人不能比,咱是给了二郎他们东西,还给二郎找了个活干,可咱给老宅的更多啊,咋就一点好都没得着。明知道不能让他们吃亏的事·还特意给在哪填点堵。”

    “娘,你就别再想这个事了,你不也说了吗,老宅那边·就那样了,这辈子也改不了。咱就别过心,你赶紧,帮我姐收拾东西吧。”连蔓儿就笑道。

    张氏也就是跟连守信唠叨唠叨,听了连蔓儿的话,就去帮着连枝儿整理添妆去了。

    晚间,大家吃过饭·围坐说话,连蔓儿就将五郎叫到一边,兄妹两个略压低了声音说话。小七看见了,也凑过来,挨了连蔓儿听哥哥和姐姐说话。

    “…···是感激咱也好,以后有事要咱帮忙也好,能送出这么一份礼,我看这个人就还行·能用。”连蔓儿对五郎道。

    “是挺有魄力的。”五郎就道。

    对于一个庄户人家的媳妇,以她的家庭条件,罗小燕此举是算得上很有魄力的。

    “有心眼·只要不是坏心眼,那就不是坏事。

    她这么着,一来说明她有魄力,能办事,二来,起码她分得清好歹、知道轻重,敬重着咱们。她所求的,也在咱能力之内。”连蔓儿又道。

    “只要别心太大,以后她们那边,咱能帮的就帮。”五郎点头道。

    “哥·老宅那边,迟早有一天还得分家。以后咱爷要是没了,就更没人辖制芽儿她爹娘了。这些日子,我细品着罗小燕,我觉得她应该能行。”连蔓儿又将声音压低了一些说道。

    “也就只有她了。”五郎深以为然。

    “功利了一点,不过心眼还算挺实诚·是个正经过日子的人。就算不考虑以后的事,咱也可以帮一把手。”连蔓儿就道。

    “蔓儿,你估计下次她开口,会是啥事?”五郎就问。

    “那还不是明摆着的。”连蔓儿就笑。

    “那到时候就应下?”五郎也笑了笑。

    “应吧,不算啥大事。”连蔓儿就道,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就又笑道,“大舅妈就说她挺会办事的,咱姥说她是过日子的人,比赵秀娥强。”

    说到会办事,赵秀娥并不比这个罗小燕差。不过,罗小燕比赵秀娥多了一份朴实、实在。对连守义这一股人来说,罗小燕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媳妇。当然,因为罗小燕的家累,不止连家,外面的大多数人也不会认同这个看法。

    日子在忙碌中过的飞快,吴家送了正式的聘礼过来,连蔓儿家大大的热闹了一天,之后,转眼就到了冬月二十七,这是连家往吴家送家具、铺设新房的日子。

    五郎和小七作为新娘的兄弟,都穿戴齐整了,一个人骑了一匹披红的大青骡,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后面跟着几辆敞篷的马车,装的满满登登,是连家给连枝儿陪嫁的几房家具。每辆车都用大红绸子装饰的喜气洋洋。

    另外还有两辆带棚的马车,里面坐的是新娘连枝儿的女性长辈,也是负责过去铺设新房的人。

    张青山一家在大清早就到了,他们请了人看家,一家几口都来了。张王氏和胡王氏都穿着崭新的衣裳,坐在前头一辆马车里,她们是给连枝儿铺设新房最主要的人。

    除了这两位舅妈,连家这边请来铺房的人还有春柱媳妇,老黄的媳妇等几个与连家交好,且父母健在、儿女双全的媳妇。

    迫于规矩的约束,连蔓儿虽然心里很想跟去,但最后还是只能留在家里。好在三十里营子和镇上离的很近,让小核桃几个来回传递消息非常方便。

    到晚间,大家吃过了饭,等到安歇的时候,张氏就到西屋来。这是连枝儿出嫁前的最后一个晚上,这一晚,张氏将会陪着连枝儿,并像连枝儿传授一些为妻为媳之道。

    原来连蔓儿和张采云是和连枝儿睡一个屋的,这一晚,李氏就让她俩出来,跟她一起睡外间。°两个小泵娘心知肚明,偏笑嘻嘻地赖在里屋不走,非说要跟张氏和连枝儿挤着睡。连枝儿羞的不行,张氏拿她两个没有办法,最后还是张氏看时辰不早了,笑骂着将两个小泵娘给赶了出来。

    躺进被窝里,张采云和连蔓儿都没有立刻就睡。连枝儿明天就要出嫁,她们也跟着激动的睡不着。张氏在里间低低的声音跟连枝儿说话,连蔓儿和张采云都听不真切,更听不见连枝儿的声音。

    张采云什么都没听见,却趴在被窝里闷笑,见连蔓儿不笑,她还伸出手来戳连蔓儿。

    连蔓儿没有笑,她想叹气,但又知道,这不是叹气的事,而且也没什么好叹气。连枝儿的这门亲事,绝对是门四角俱全、如意的婚事。连蔓儿为连枝儿高兴,但又舍不得。

    舍不得连枝儿出嫁。

    但是,舍不得,也得舍。时光如流水,不会为任何人而停留。小泵娘、小少年有一天都会长大,就如同初夏房檐下那一窝小燕子,兄弟姐妹几个亲亲热热地挤在一个窝里,似乎岁月悠长。但是等它们长大了,就得离开。

    连蔓儿并没有发出她的叹息,张采云犹自闷笑,只有旁边睡着的李氏,似乎感受到了连蔓儿的情绪。李氏伸出手来,轻轻地拍着连蔓儿的背。

    “舍不得你姐是吧,总有这一天的,是好事。”李氏低低的声音,“都是这么过来的,一辈一辈。……你姐嫁的近,以后虽不能像原来似的,也差不多。啥时候想见都能见,姐妹们相互想着,离的远点也不怕。等你姐给你生个小外甥,你那时候就剩下高兴了······”

    连蔓儿本有些不舍、离愁,被李氏这么一说,忍不住就笑了。李氏的话,还有那有节奏的拍打似乎有某种安抚的作用,连蔓儿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家人都起了一个大早,连蔓儿收拾妥当,略吃了一些东西,就和张采云、连叶儿一起陪着连枝儿。等到迎亲的轿子来了,催妆的乐卢再三响起,连枝儿就哭了,张氏更是又哭又笑。

    连蔓儿、张采云和连叶儿也在旁边跟着掉眼泪。

    浓浓的喜庆与浓浓的离愁,最后还是喜庆盖过了离愁。连枝儿坐上吴家来迎亲的轿子,新郎官吴家兴骑着大青骡在前面,后面是五郎和小七,也都骑着大青骡,然后就是装着细软嫁妆的四辆大车,请来的班子吹吹打打地,车队从连家门口出发,经过御赐牌楼前面,拐上了官道,直奔青阳镇而去。

    前面的车马起动,后面连守信、张氏、连蔓儿,张家众人,并一众亲朋也纷纷坐上马车,往青阳镇来。

    吴家大门口早就披红挂彩,看客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新娘的车队刚在街口露头,鞭炮声就响了起来。

    作为新亲,连蔓儿一家今天并没有太多需要操心的。等连枝儿和吴家兴在正堂拜过了天地,连蔓儿、张采云和连叶儿就拥进了新房。

    庄户人家成亲的规矩,婚礼要在上午举行,婚宴则是在晌午。婚宴的首席就在正堂,坐的是新郎和新娘的亲长。连守信和张氏就坐了这一桌,因为连家并没什么亲族,连老爷子因病不能来,周氏从不出门赴席,众人商量着,另外又请张青山、李氏、连守礼也在这一桌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