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百六十二章 吵闹不休

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六十二章 吵闹不休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连叶儿则是送了一对银镶红玉的戒指,还有她自己绣的四个绸缎荷包。按照常理,家里已经送了不错的添妆,连叶儿并需要单独再送上一份。可连叶儿还是送了,而且都是用她自己的私房钱置办的。

    连枝儿见了,就有些过意不去,想只收荷包,戒指则让连叶儿拿回去。对于庄户人家来说,金银的东西是相当稀罕的,尤其是连叶儿一个小泵娘,家境也不是多么的富有,她自己攒些私房钱并不容易。

    连叶儿当然不肯收回戒指。

    “枝儿姐,这是我的一份心意。你要是不收,我就当你不认我这个妹子。”连叶儿故意虎起脸,对连枝儿道。

    “姐,你就收了吧,是叶儿的心意那。”连蔓儿暗地里给连枝儿使眼色,笑着劝连枝儿道。

    若是心疼连叶儿花光了私房钱,以后有的是机会贴补,连叶儿的这份心意是推拒不得的。

    连枝儿被连蔓儿一提醒,立刻就明白了,也就含笑将礼物收下了。

    “我那天还听说,为了挑布头,你差点和人打起来,是不是?”连蔓儿拿起一个荷包,看了看,就用胳膊肘轻轻碰了碰连叶儿,笑着问。

    “没打起来。”连叶儿就笑道,“就是拌了几嘴。是那个人不讲理,我先挑好的布头,她非得要。……大红色的就是这块,是最好看的,我挑来给枝儿姐绣荷包的,哪能让给她。”

    “……我没那么多的钱,买不起大块的尺头,只能挑着好看的布头买了几块……”说到这,连叶儿还稍微有些不好意思最强改造。

    “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连蔓儿觉得心里暖暖地,捏了捏连叶儿的手。“你要是不顾自己的家底,特意摆阔,那才是做差了那。”

    说到连叶儿买布头,连蔓儿就想起来,她们刚刚赚了第一笔钱的时候,也是买不起大块的尺头,那次也是在布庄挑小块的好看的布头买,给一家人每个人都缝了块帕子。

    张氏和连枝儿当然也还记得,说起旧事。难免就有些唏嘘。

    “……你们这日子刚刚过起来一点,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给枝儿添妆,有这份心意就行了,咱都不是外人。”张氏就对赵氏道。

    连守礼和赵氏在银钱上都很仔细。自己过日子,一文钱恨不得掰成两半儿那么地花。但是人情往来方面,却并不抠唆,不肯少了礼数,占别人的便宜。

    “……有三伯自己箍的这一套盆桶就足够了,不该特意花钱……”连枝儿也道。

    连叶儿一家,因为连守礼的手艺。虽没有田地,但日子却是一天天的好起来了。可毕竟家底太薄,连守礼大病一场之后还盖了房子,一家人手里的银钱并不宽裕。

    虽然如此。这一家人还是省吃俭用,先将盖房子借的银钱还上了。当时连守信和张氏都说不急,然而连守礼执意要还。他说一天还欠着债,他就一天睡不好觉。只有把债还清了。他才心里才能痛快。

    如今又花钱给连枝儿置办添妆。

    “枝儿就这一回大事,我们做三伯、三伯娘的。咋地也得表示表示心意,要不然这心里头就过不去。”赵氏就道,“我也不会说啥好听的话,你们待我们的好处,我们这心里头都记着……”

    “三伯娘,你别说了,再说,咱们就外道了。”看赵氏要絮叨连蔓儿家如何善待、帮助她们的事,连蔓儿忙就笑着拦住了赵氏的话头。

    张氏等人也都附和,赵氏只好笑着住了口。

    “这人啊,不能比,这一比,就见人心了。”看着连叶儿一家三口送的礼,张氏就又想起老宅送来的那份添妆。这件事跟外人或许还不好说,但是跟赵氏妯娌之间,却没什么好隐瞒的。

    张氏就将老宅送来的添妆拿出来,让赵氏看。

    “……这是不得已的,送了这点东西过来。心里指不定多不痛快那,就想给我也添添堵。她当我们娘儿两个,就是她的仇人。她送这些个,我宁可她啥都不送,我最少能得个清静。”张氏就跟赵氏抱怨道。

    在关于周氏的话题上,张氏和赵氏这妯娌两个相当的有共同语言。

    “老爷子手里不是没钱啊。”赵氏就道,“老太太的针线,那是落不道咱们身上的……”

    “枝儿这,多少还给了点,这还是你们做爹娘的得力。到我们叶儿的时候,恐怕就啥都没有了。”最后,赵氏还叹气道。

    赵氏的这种预测,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

    “叶儿,我这几天忙的抽不出空来,你帮着我打听打听,这是咋回事。”连蔓儿就悄声对连叶儿道,她指的自然是老宅添妆的事情。“给我姐添妆,老宅那边肯定是有啥事。”

    “嗯,”连叶儿对连蔓儿交代的事情,历来伤心,立刻就点头答应,“蔓儿姐,你等我给你回信儿。”

    连蔓儿这边和连叶儿猜测着,老宅送的添妆里,到底有什么细情。同一时刻,老宅里,蒋氏刚送了同村的一个媳妇出门去,屋里,连老爷子和周氏就吵吵起来了神级天赋。

    那媳妇今天也去了连蔓儿家给连枝儿添妆,和蒋氏是前后脚,还听见了下人们都两句嘀咕。这媳妇极机灵,而且都机灵在面上,她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偏巧,她又是个嘴极快的,就跑来老宅,说了这件事。

    这个媳妇的本心是一片好意,也是为了讨好。想要给老宅通个信儿,连蔓儿家那边对她们给的添妆有意见。她还说了几句劝和的话,想提点老宅快点做出补救。老宅及时做出补救,连蔓儿家就可以转怒为喜。大家和和美美,她自然是做了一件好事,两家还都要感激她。

    这世上从不缺少这样的“机灵”人,她们做事还往往出于好意,但是结果却往往事与愿违。这就是所谓的好心办坏事。

    “不是让你花钱,把礼备的厚实点吗?”。连老爷子训斥周氏,“你就舍不得那点钱?看看你办的这个叫啥事,又让人背后指你的脊梁骨。你这不是越活越回去了,你呀,你还不如一个三岁的毛孩子懂事!好好的事,都是让你给办糟了。你呀,你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连老爷子指着周氏的鼻子,因为生气,手指都有些颤抖了。

    周氏盘腿坐着,两只手扭在一起,嘴也抿了起来,被连老爷子这一通指着鼻子训斥,将她贬的一文不值,她的火气也上来了。

    “……你就知道腆着脸说我,你要是像人家别的老爷们,黄的白的大把挣回来给我,我还能不知道咋花?穷的叮当响,就上嘴唇一碰下嘴唇,你就啥也不管了,那不还得我张罗吗?”。

    “你个老王八犊子,一有事,你就贬斥我,把我贬斥的啥也不是,就显得你好了?呸,我看你也别在我跟前装那大瓣蒜,你还不就是看人家老四家有钱当官,你怕人家了!你就拿我送人情!”周氏不甘示弱,也抬起手,指着连老爷子的鼻子骂了起来。

    “你……”连老爷子几乎被周氏气歪了鼻子,“你就歪吧,就你胡搅蛮缠,歪理多。不说别的,那柜里的那不是钱,咋就没钱了,别的钱没有,给枝儿添妆的钱还没有?”

    “就那几个大钱,够干啥的?”周氏略噎了一噎,不过马上又挺直了腰板,梗着脖子跟连老爷子吵吵道,“你当那钱能下崽,花不完是咋的。你当甩手掌柜的,说完就拉倒,下次再用钱,让我让哪给你生去。到时候,你不还是得凶我?”

    “你……”连老爷子指着周氏,气的有一会说不出话来。

    周氏却似乎是把住了理一样,滔滔不绝地数落开来。

    “就那些礼给她添妆,就够够的了。她有啥脸还嫌这个、嫌那个的,呸,”周氏朝地上吐了一口,一脸的激愤,“她也真有脸。我自己个还舍不得用的,都给她送去了。她不念我个好,还腆着脸,从鸡蛋里挑骨头。”

    “她不是她原来那个样了,这才抖起来有几天,她就谁都不认得了,真以为她就上了天了。丧良心,忘本的东西,给别人,我还没给过那老些东西那。她嫌这个、嫌那个的,她咋不给我送回来,我还省下了。”

    “装裹料子咋啦,那还是她们给送过来了,不是说是上好的料子吗。她有钱了,这讲究那讲究的,我就不讲究。我这脚上,我还新做了一双。兰儿还哪一块回家做衣裳穿去了。兰儿不比她知得多、见的广,兰儿都没说啥。她这癞蛤蟆吹大气……”

    周氏骂的顺嘴,正要接下去骂,就见蒋氏挑门帘子进来,周氏嘎巴嘎巴嘴,又扭头朝窗户外头看了一眼,下面骂人的话就咽了回去。

    “外头有人没?”周氏问蒋氏。

    “啊?”蒋氏略微一怔,眼珠略动了动,随即就答道,“刚才二婶好像在院子里站着。”

    送上一更,稍后有二更,求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