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五十六章 要求

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五十六章 要求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

    自打连守信一家进门,除了连老爷子,其他的人谁都没敢说话。这个时候,虽然心中不满,可依旧没人敢说话。

    连蔓儿将老宅众人的神色都瞧在眼里,心里明白,这是连守信和张氏那一身补服的功劳。正因为有了这身补服,老宅众人对连守信和五郎的话只能听着,他们甚至不敢抬头正眼去瞧连守信、张氏这几口人。

    连蔓儿不由得暗自叹气、摇头。其实,她并不喜欢这样。而且,她也知道,连守信、张氏他们也不喜欢这样。但是,他们却不得不这么做。因为老宅的人,就吃这一套。

    连守信做了这个从七品的闲官,张氏做了孺人,这与当初连守仁捐的县丞还不一样。

    比如说连守义,当初连守仁做官的时候,连守义是根本就不怕连守仁的。理由也很充足。因为一直以来,连守仁就是被全家所供养的,连守仁能够得到县丞的官职,除了有宋家出力,再就是举连家全家之力的结果。而且,连守仁素行有亏,有许多把柄和短处在连守义的手里。

    所以,当初连守仁做了官,连守义对他只是巴结,更多的是理直气壮的要求一起跟着去享福。

    但是,连守信得了官,却和老宅没有分毫的关系。即便是嘴上不想承认,他们心里也都明白,连守信这一股人能有今天的日子,并没有从他们这借到任何的力。而且,连守信素行严谨,也没有任何短处在老宅任何人的手里,更没有亏欠他们任何的东西。

    相反,是老宅的众人亏欠了连守信这一家人的。

    连守信做了官,他们虽然也想着跟着借光。但却无论如何,摆不起当初在连守仁跟前那种债主的姿态。

    但连守信这样,不给他们任何的好处,还说明了要对他们严加约束,他们心中的念想破灭,一时间怨气冲天,但在做了“官老爷”的连守信面前,却无论如何不敢说出口。

    只盼着连老爷子和周氏能够为他们做主。

    连蔓儿看着连守仁、连守义几个躲避着自家几口人的目光,眼睛意意思思地扫瞄连老爷子和周氏。就知道,他们此刻心里在想什么。

    只不过,这些人再异想天开,如今也是没有用处的了。

    连老爷子不管心里怎么想,表面上是不会说什么无理、过分的话的。而周氏。胡搅蛮缠、骂街是把好手,但从来就不要指望她能处理大事、正事。

    “爹,你看我说的这些,对不对?”连守信说完了对老宅众人的告诫,就又郑重、诚恳地询问连老爷子的意见。

    连老爷子低着头,半晌没有答话。

    “……老、老四啊,”连守义见别人也都不开口。奓着胆子道,“咱爹、这是不是让你的话,给气着了。老四,不是我要跟你说反话。这谁家当官。一家人不跟着享福,还给多上几套规矩。那、那不是对待仇人的法子吗。”

    “爹,你老也这么认为?”连守信没有理会连守义,而是向连老爷子追问道。

    “老四。你、你说的对。”连老爷子终于抬起头,两只浑浊的眼睛里竟含了泪水。

    “爹。”连守义就有些急了。他本心是不敢跟连守信对着来的,但是事关自家未来的福利,连守仁因为他自己的原因,不能开口,连继祖等人在辈分上就比连守信低,也只有他,凭借是连守信的二哥这个身份,能够说上几句话。

    “老四他就算做天大的官,那也是你们二老的儿子。你老,心里咋想,就咋说。老四他做多大的官,在这家里,他不还得听你老的吗?”。连守义的大眼珠子叽里咕噜地转着,“你老咋想的,就咋说呗,不行,咱还能慢慢商量。老四他还能、他还能跟你老翻脸?”

    “老二,你闭嘴!”连老爷子被连守义说的有些不耐烦,“你懂的个啥?你大哥当年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官,要不是你跟着瞎搅合,也不能落现在这个地步。”

    “咋又怨上我了!”连守义听着话头不对,就翻了翻眼睛道。

    “那个时候,也怨我……”连老爷子眼睛里含泪,无限悔恨地道。

    连守信刚才说的那一番话,确实触动了连老爷子,让他想起了旧事。如果,当初,在连守仁得官的时候,他也能及时地立下这样的规矩,告诫一众子弟,那么,后面的那些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吧。

    连老爷子这样由喜转悲,大家就都有些愣怔。即便是连蔓儿,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果然,不管怎样,只有事关连守仁,才能最真切的打动连老爷子。任何别的人、别的事,都排在连守仁之后。

    不过,告诫的话已经传达到了,他们今天来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连蔓儿就忙让人将带来的点心和果子端了上来,一一地指给连老爷子和周氏看。这些点心和果子都是府城最好的点心铺子里最上等的,连守信自知无论怎样也难得到连老爷子和周氏的欢心,就一心想让这老两口子享足口福。

    小七从点心匣子里挑了一块白生生的花生糕,又拿了一个大红苹果,招呼六郎过来,将花生糕和苹果都塞进六郎的手里。

    “小六哥,这是给你的。”小七很友爱地道。

    六郎木木呆呆的,也有些受宠若惊,四下看了看,才犹豫着将花生糕和苹果收下了。

    “小六哥,我爹和我娘如今做官了,是朝廷命官。”小七就嘱咐六郎,“谁要是敢骂朝廷命官,那是犯法,要打板子,下大狱。小六哥,你平时替我们听着点,要是听见谁骂我爹我娘,你就告诉她这个话。她要是不听,你就来我家说一声,让我家管事待人抓她。”

    “小六哥,你帮我这个忙,我记得你的着,又抓了一把饴糖,给了六郎。

    “俺、俺肯定帮。俺替你听着。”六郎连连点头答应道。

    连蔓儿抿了嘴,眼神往旁边一瞟,就看见周氏一张脸又青又紫的,眼睛也恶狠狠地瞪着六郎和小七。

    六郎浑然不觉,小七感觉到了,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反而又嘱咐了六郎几句,气得周氏直翻白眼,却又发作不得。

    一家人瞧着连老爷子的情绪慢慢地平复下来,但显然还沉浸在对往事的悔恨之中,就都起身告辞。他们知道,今天无论再说什么话,连老爷子怕也是听不进去了。

    好在,关于约束老宅众人的事,他们也没有将希望都寄托在连老爷子的身上。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表明立场。等过些天,在连枝儿的婚宴上,肯定十里八村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到场,到时候将话透一透,就算老宅里哪一个想狐假虎威,大家伙知道她家的态度,不买账,也就是了。

    一家人起身往外走,周氏坐在炕当间,就忙往炕沿上挪了挪。

    “老四啊……”周氏招呼连守信,等连守信下意识地走上来几步,她立刻就抓住了连守信的手不放。

    “老四啊,让他们先走,你别急着走。娘有话跟你说。”周氏语气难得的柔和,一双眼睛看着连守信,充满了期待。

    周氏这是想要张氏和几个孩子先离开,她跟连守信单独说话。

    “娘,有啥话,你老就说吧。”连守信就道,“我这听着那。”

    张氏和连蔓儿几个也站住了,都看着周氏。

    “我就跟你一个人说。”周氏说着,一边眼神含怨地扫了张氏几个一眼,一边还用力拉扯了一下连守信的胳膊,使得连守信不由自主地弯下了身子。

    周氏的这个眼神和动作,颇有些撒娇的意味。这是周氏对付几个儿子的撒手锏之外的撒手脚。

    在没分家的时候,只有连守仁偶尔有这样的待遇。而在分家之后,也只有最近,连守信这一股的日子过的越发的红火,连守信再不受周氏的拿捏了,才有幸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连蔓儿瞧着周氏抓牢连守信不放,嘴角不由得抽了抽。周氏这么大的年纪了,面对一屋子的儿孙,还做出如此小女儿的姿态来,她是想做什么那。果然是一辈子过的太顺遂,被连老爷子宠爱到老,被儿子们顺从到老,所以才会如此吧。

    非要避开她们,跟连守信单独说话。周氏想干什么?是想向大家表明,连守信还是跟她最亲,最听她的话,别人都是外人。

    还是真的有什么要求,不好当着她们的面说出来,只能对着连守信说?

    应该是两者皆有,连蔓儿想。

    “奶,你跟我爹还有啥悄悄话,不能让大家伙知道啊?”连蔓儿就故意笑道。

    “娘,你有啥话就说吧。你老有啥要求,我不方便,枝儿、蔓儿,还有孩子她娘都比我方便的多。”连守信就拉了张氏到跟前来,对着周氏。

    周氏的脸呱嗒一下,就落了下来。

    “我奶肯定还没想好,咱别催我奶,让我奶慢慢想好了,再跟咱说呗。”连蔓儿就又道。

    “对,让咱娘好好想想。”张氏就附和道。

    “娘,那我们就走了。”连守信和缓,却又坚决地将手臂从周氏的手里抽了出来。

    童鞋们,急求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