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五十五章 告诫

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五十五章 告诫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老太太还说啥了?”张氏就追问道。

    “肯定没好话呗。”连蔓儿就道,“娘,我看你也别问了,省得知道了还生气。”

    “我不生气。”张氏就道,“她是啥样人,能说啥样的话,这老老些年了,我还有啥猜不出来的。叶儿,你听见啥了,你尽避说。我就当个乐子听听。”

    连蔓儿就看了张氏一眼,她知道张氏说的这是真话。虽然,知道周氏说了什么难听话,张氏难免会有一点不痛快。不过,那一点不痛快都会很快的消失。

    不仅张氏,连蔓儿一家上下,都已经学会了不跟老宅的人置气。

    “咱奶说啥了?”连蔓儿就戳了戳连叶儿,让她说。

    “她、她说……四婶是死乞白赖嫁给四叔的。说当初定亲的时候,就是四婶的娘家看准了四叔以后有出息。”连叶儿只好道。

    连叶儿说完,张氏就笑了起来。

    大家伙也觉得好笑,都跟着笑了。

    “她说这话,我一点都不生气。”张氏就道,“说我做了孺人这事,是借了孩子他爹的光。这有啥啊,谁家不是这样。孩子他爹有出息,我跟着享福,那就是我有福气。她也不是不知道,孩子他爹能得这个官职,大多半还是因为五郎他们几个。要不,咋是五郎进京,不是孩子他爹进京那。”

    “她心里明白,她非要歪着说,那还不就是因为五郎是我生的。她这是想法,把功劳往自己个身上揽那。……还说起当初定亲时候的事来了,真有意思,她稀罕咋说就让她说。”

    “不管她咋说,啥事也变不了。大家伙都长着眼睛,是非黑白,不是她说了算的。”

    “对。”一屋子的人就都点头。

    赵氏看着张氏,一脸的羡慕。她心里倒不全是羡慕张氏有这样的福气。她觉得这个她根本就羡慕不来。她更羡慕张氏在对待周氏的问题上,想的这么通透、明白,张氏是完全摆脱了周氏的影响。

    还是有儿子所以有底气,尤其是儿子还这么有出息。而闺女,到底差了许多。想到这,赵氏不由得看了一眼连叶儿,眼神中颇有一些黯然。

    “对了,我爹、我爹恐怕得跟我四叔说。让我四叔早点去老宅,看老爷子和老太太。”连叶儿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就对连蔓儿说道,“昨天晚上我爹带我们过来。就是这个打算。”

    “我和我娘都跟我爹说了,这个事,不用我们说,四叔、四婶肯定有安排。又不是我们不说,四叔、四婶就不去老宅了。四叔、四婶平常往老宅那边送东西啥的,哪一件也不是我们说了才送的啥的。”

    “我爹他就是那个脾气,他不会说话。也就在四叔、四婶这,都不挑他的礼。”连叶儿有些不好意思。

    “他三伯是啥脾气,我们都知道。”张氏就道。因为相互之间了解。所以才能够包容。“昨天事太多,走不开。后来天就黑了,黑灯瞎火的,就没往老宅那边去。打算是今天去,也省得搅扰老两口子睡觉啥的。”

    “其实啊,也就是如今我们日子过成了这样。要是一般庄户人家,也没有这些。老宅那边。也不会有这些说。”顿了顿,张氏又道。

    一般的庄户人家,奔日子才是最主要的。分家之后,父子之间那也是完全独立的两家人。有事情相互帮忙的情况不算,平常就是各自奔日子,哪有许多工夫温柔小意儿、嘘寒问暖,来来回回的,这些在庄户人家眼里。就是虚套。

    “是这个理。”赵氏就点头,“你们做的就够可以的了,十里八村的,大家伙都知道,没一个不夸的。说到你们对老爷子和老太太,那真是谁也挑不出啥来。”

    “就这样。也难得好。”张氏微微叹了口气,“我们啊,反正就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别的就啥也不求了。”

    几个人在屋里说话,前面连守信就打发人过来传话,说是要往老宅去,问张氏她们要不要一起去。

    连蔓儿看了一眼连叶儿,心知连守礼肯定是催连守信去看连老爷子和周氏了。

    “娘,要不,咱都去看看吧。再往后,就该天天忙着我姐的事,咱就没工夫了。”连蔓儿就对张氏道。

    “那就去看看呗。”张氏想了想,就点了头。

    “娘,你把你那身补子穿上吧。这么一件大喜事,好歹让我爷和我奶也看着高兴高兴。”连蔓儿就朝张氏眨了眨眼睛,说道。

    “嗯,穿上。”张氏点头答应,“让你爹也过来,换了衣裳再去。”

    张氏要穿补子,连守信自然不好家常衣裳过去,当然也得将补子穿起来,让连老爷子和周氏好好高兴高兴。

    赵氏和连叶儿见她们准备要去老宅,就都起身告辞。

    “他三伯娘,不一起过去看看?”张氏就邀请赵氏一起去。

    “不了,我那屋还有事。”赵氏就道,“她四婶,我跟你说实话,去那边,我犯怵。”

    张氏听赵氏这样说,也就不勉强,只让赵氏和连叶儿有空就过来坐,让人送了这娘儿两个出去。

    一会工夫,连守信就从前院回来。张氏自己换好了衣裳,就帮连守信换。

    “他三伯回去了,还是一会跟咱一起去老宅。”张氏一边帮着连守信换衣裳,一边问道。

    “走了,跟叶儿她们娘儿俩一起走的。”连守信就道。

    “小核桃刚才在门口,看见我三伯往老宅去了,他没和叶儿姐她们一起回家。”小七从外面走进来,说道。

    “……肯定是给老宅报信儿去了。”连守信和张氏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道。

    大家都无奈摇头。

    “怪可怜的,只可惜啊,老两口子这心是偏不回来的。”

    “爹、娘,一会咱们去了老宅,有些话咱得提前说清楚。”连蔓儿就道,“当初,大当家的一个八品的官,结果这鸡犬升天。闹成那个样子。我爹这虽然是个虚衔,可在老百姓眼里,也挺能唬人的。咱自家的下人,咱都训诫过了,老宅那边,也不能放松。”

    “这个我也想到了。”五郎就道,“今天过去,咱把这话说一说。过几天。到我姐的婚宴上,咱再把话给大家伙透透,不给那别有用心的人留空隙。”

    “对,平时再让人勤打听点。应该就出不来啥大事。”连蔓儿接着点头道。

    “这个应当的。”连守信很郑重地点头,“皇帝赏咱这个没官做,咱没给老百姓、周围的乡亲们造啥福,更不能借着这个势欺负人家,祸害人家。真有这样的事,我第一个就不让他。”

    “对,到时候就这么说。”

    一家人收拾利落,商量妥当的,就往老宅来。

    刚到老宅的门口。就见老宅大门大开,连老爷子穿的整整齐齐地出来,紧跟在他身后的,左手是连守仁,右手是周氏。连继祖和蒋氏两口子一人一边,搀扶着周氏。

    后面,整整齐齐站着的是连守义、何氏、四郎、六郎、连芽儿。连朵儿、大妞妞。

    老宅的人全都出来,在大门口迎接连蔓儿一家。

    连老爷子真不是一般人,连蔓儿看了眼前的架势,心里不由得想到。

    这个时候,连老爷子已经带着人迎出门来。连老爷子看见连守信,紧赶着上前两步,作势就要拜倒。

    连守信哪里会让连老爷子拜他,忙上前去。在连老爷子拜倒之前,屈膝将连老爷子给扶了起来。五郎和小七也都赶上前,一起扶住了连老爷子。

    连老爷子身后的老宅众人,也跟着连老爷子作势拜倒,不过当然也都没有真的拜成。周氏更是将腿和腰都挺得直直的,脸上也绷得紧紧的。一脸的不情愿,就差明白地告诉大家伙,如果不是连老爷子强迫,她根本就不会出门来迎接连守信这些人。

    “爹,你看你,这是干啥。”连守信就道。

    “爷,我爹和我娘特意穿了补子过来,让爷和奶看着高兴高兴。”小七扶着连老爷子的一只胳膊,笑呵呵地道。“爷,你高兴不?”

    “高兴,高兴。”连老爷子连忙道。

    “爷,咱有话屋里说吧,外头冷,别在把你们二老冻着。”五郎就道。

    “好,好,屋里说话,都屋里说话。”连老爷子笑着答应,一大群人这才都往院子里走去。

    到了上房,大家纷纷落座,连老爷子和周氏依旧是上炕坐在了炕头上,连守信和五郎在地下的椅子上坐了,张氏、连枝儿和连蔓儿娘儿三个坐在炕沿上,小七两边瞧瞧,最后笑嘻嘻地挤到连蔓儿身边坐了。

    这屋子,明显是刚刚收拾过,柜子上擦拭的水迹还没完全干,炕也烧的比往常热。在看老宅众人,看着连守信一家人的样子,分明还有些小心翼翼的。

    “……昨天就打算来,事情多,耽搁了,天黑了就没过来,怕打扰二老睡觉……”连守信和五郎先就说道。

    “没事,咱们一家人,有啥说。还是你们办正经事重要。”连老爷子非常的通情达理。

    “爷和奶这些天身子都挺好吧?”五郎因为出了一趟远门,特意向连老爷子和周氏问候道。

    “好,我们都挺好的。五郎啊,好像又长高了。五郎是出息了。”连老爷子一边赞叹,一边就询问起五郎进京的情形,对于五郎被皇帝召见的事情,更是问的极为仔细。

    五郎都耐着性子回答了。

    “五郎啊,给咱老连家长脸了,这可得是多大的福分。祖坟冒了青烟了,做梦都没敢想的事。”连老爷子颤巍巍地说着,很是激动。“老四做了这个官,把我这辈子这个念想,算是给全了。这得好好庆贺庆贺。”

    连老爷子说着话,就让周氏拿钱,说要买酒买肉,置办酒席大家一起庆祝。

    “爹,你老先别忙活。”连守信忙抬手拦住,“这个事,我们正有话要跟你老说。”

    “爷,这个事,咱们自己心里高兴就行了。至于庆祝,还是免了。”五郎就道,“……皇恩浩荡,咱们心里感念皇恩,好好地本分过日子是正经。”

    “爹,得了这官,这些天,我一直都睡不好。”连守信很诚恳地对连老爷子道,“不是高兴的睡不好。我是担心。这几天,我总是想起太仓的事。”

    连守信话音刚落,包括连老爷子和连守仁在内,屋内很多人都变了脸色。

    “老四啊,那、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如今大家伙替你高兴,就别提了。”连老爷子就道。

    “爹,你没明白我的意思。”连守信就道,“我不是要翻旧账,我就是在想,咱们不能再犯过去的错。”

    “对,咱们不能够重蹈覆辙。”五郎就道。

    “……什么一人得道?θ??欤?且惶自谖颐钦庑胁煌ān艺飧龉僦埃?簧妒等ǎ?稍圩??思叶际党稀5ㄗ有。?Π盐艺飧龉僦暗笔隆?稍圩约焊霾荒芫筒恢?雷约菏嵌嗌俳锪搅恕9?ィ?凼巧堆??院笤刍故巧堆??故堑帽颈痉址止?兆印!?

    “爹,我把这话说在头里。不管是谁,都不能借着我的名义,出去横行霸道,也不能占别人一丝一毫的便宜。以为我做了这个官,大家伙就都要跟着咋地咋地了,那不行。我们家那里也好,还是老宅这也好,这个家教要严,比过去要更严。”

    连守信的话掷地有声。

    连老爷子先是愣了一会,才点头。

    “……就这两天,我们会商量出一个家规出来,我们家要执行。老宅这边,不用跟我们完全一样。毕竟早就分家另过了,可有的规矩,照样不能犯。”五郎就道。

    “老宅这边,别的不用我管,那有国法村规管着。但凡有借我这个芝麻官的名,做那不厚道的事,我都管。这方面的规矩,比国法、村规都严。”连守信又道。

    连守信和五郎一番话,让老宅的人面面相觑。他们都听明白了,五郎出息了,连守信做了官,但是他们却跟着借不到光。相反,他们还会受到更严格的约束。

    送上二更。

    粉红榜第九,求大家粉红支持好一些的名次(n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