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百四十九章意外之喜

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四十九章意外之喜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

    “是什么好消息?”连蔓儿忙问道。

    “……这买田庄用的,是赏银。”五郎就道。

    “赏银?!”连蔓儿眨了眨眼。

    这果然是好消息。想也是了,利于农桑的大事,即便五郎这次不跟着沈六一起进京,也会有赏赐下来。皇帝亲自召见了五郎,怎么也不会吝于赏银这样的恩典。

    看五郎拿回来的银票,他这次进京,也就花了两千多两的银子,不是用在买庄子上面,那就是都用来打点了。

    “……皇帝给了两千两的赏银,我就都用来买了田庄。另外从家里拿的钱,一些用来各方面打点,我还给鲁先生在翰林院后身儿买了个小宅子。”五郎就告诉连蔓儿道。

    鲁先生并未在京城做过官,虽然是皇帝亲自征召,但必须的一些打点是不能少的。另外,也因为鲁先生不曾在京为官,所以并没有住所。五郎就自己做主,给鲁先生买了个宅子暂时住着。

    “本来想买的更好一点,鲁先生拦着没让。”五郎又笑道,“鲁先生说,他家眷一时也来不了京城,身边的人少,事也少,大宅子反而不方便。……鲁先生这翰林院大学士估计做不久,等入了阁,上面会赏赐宅邸下来。”

    给鲁先生花钱,一家人都觉得很正当。

    家里如今在银钱方面,真是不缺。五郎说是好消息,还是天大的好消息,就是说赏银,虽然这次是皇帝当面赏赐下来的,但这还是不符合连蔓儿对那个“天大的”好消息的预期。

    而且,五郎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夸大其词的人。

    “哥,你说的天大的好消息,就是皇帝赏了咱们两千两银子?”连蔓儿就问五郎。

    “当然不止。”五郎就笑。

    “哥,你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到底是什么事?”连蔓儿继续追问。

    “除了赏银,陛下还有另外的封赏给咱们。”五郎笑了笑,慢条斯理地道。

    “是什么封赏?”连蔓儿只好又问。她发现,去了一趟京城,五郎的杏子变得更加沉稳了,而这种沉稳中隐隐地透着腹黑。明明说是天大的好消息,可他却能这么不慌不忙,吊着大家伙的胃口。

    “……除了赏银,陛下还赏了官。”五郎终于道。

    “真的?!”一家子都睁大了眼睛,官职,那确实是比赏银更加珍贵,对他们还说是算得上天大的好消息的。毕竟,要等五郎以后高中为官,那还得好几年。

    “五郎,陛下赏了你什么官?”张氏连忙就问,“这官封在啥地方啊,是不是马上就得让你去上任啊……”

    “我儿子当官了!”连守信刚刚心情平静了一点,又激动了起来。

    “五郎,你真的当官了?”连枝儿也问。

    “哥,是啥官?”小七也问。

    唯有连蔓儿此时却不着急了,她看着五郎似笑非笑。

    “……是中书舍人,从七品的官。”五郎从众多问题中,只挑了最重要的来回答。

    “那就比咱们知县大老爷低了一级,对不对?”连守信就问。

    “对。”五郎点头。

    锦阳县的知县,一县的父母官,也不过是正七品。而有些小县的知县,还不够七品,同样为从七品。从七品的官,还是皇帝亲自赏赐的,这是难得的体面和尊荣。

    “当初大当家的那个官,好像是才八品?”张氏就小声说道。

    “娘,可别拿咱们这个跟那个比。”连蔓儿就笑道。

    “是不能比。那是他们花钱捐的,咱们这正经是皇上封赏下来的。”连守信就赶忙附和道。

    “对,对,不能比。”张氏也点头,“五郎,你那官服那,赶紧穿上给娘看看。……这官是封在哪了,远不远?”

    张氏一面高兴五郎得了官职,一面又怕五郎要到远方去做官。

    “哥,你还有什么消息,赶紧说吧。你看你把大家伙给逗的。”连蔓儿就看着五郎笑道。

    “你哥逗咱?这封官是假的?”连守信和张氏正在高兴得不知道怎么好,听见连蔓儿这样说,就都转过头来看着连蔓儿。

    “当然不是假的。”五郎就道,“不过,这个官职不是封给我的,是封给我爹的。”

    五郎一句话,石破天惊。

    “这咋能那!”连守信和张氏都懵了,两口子都喃喃自语道。这也不能怪他们不相信,毕竟,他们就从来都没有想过,连守信能做官。

    连守信并没正经念过书,识字也不多。他从没有自命不凡过,甚至自我评价有些低。能够过上今天的好日子,他已经认为是大福气了。对未来的期望,也就是五郎和小七两个能出息,而他,就是守着田地,做一个富家翁,含饴弄孙。

    张氏也从来没肖想过连守信会做官。

    “就是封官,也是该封给五郎。……再说,我也做不了官。”慢慢地回过一点神来,连守信斩钉截铁地道。

    “爹,这就是陛下赏赐的一个虚衔,不用去衙门办差的。”五郎就笑道。

    在大家的追问下,五郎才又将皇帝赏赐官职的事情又详细的说了一遍。因为是农桑大事,又正赶上皇帝四十大寿,再加上迎沈谨进宫,可以说,这喜事好事都赶在一起了。皇帝也特别的高兴。他这一高兴,就觉得上次五郎金银还不够,还应该赏五郎一个官做。

    但是五郎如今已经是秀才,而且科举之路前途看好。五郎这个年纪,正应该专心读书,以后好做大用。当然,连家还有一个小七,但小七的年纪更小,也更应该走科举仕途的路子。

    总之就是,这个时候赏赐官职给五郎或者小七,都不合适。五郎和小七,以后会有更好的发展。

    但是,皇帝觉得这个官职还是应该赏,那么自然就是封赏给了连守信。

    连守信有了这从七品的官职,自然能够惠及妻子。说白了,这就是给连蔓儿一家的赏赐。

    “……这消息一直让人瞒着没说,就是为了回来,给大家伙一个惊喜。圣旨和书册都在六爷那里,这次皇帝的封赏极多。本来是打算,再晚些告诉你们的。”

    等五郎将前因后果都仔仔细细地说了,过了半晌,连守信和张氏才相信了。

    “以后咱爹就是中书大老爷,咱娘就是孺人了。”连蔓儿拉了连枝儿、小七,笑嘻嘻地给连守信和张氏道喜、讨赏。

    “我那工钱,再支一年的,分给你们四个。”连守信就道。

    如今家里虽然有钱了,但是从前的一些规矩还是延续了下来。比如说,谁也不能私自动用公中的银钱。家里不管是谁,自己有什么私人的花销,那都要从自己的私房里出钱。

    当然,如今他们的工钱也不再是原来的几文钱一天了,他们每个人每个月都可以从几个铺子的收益中获得一部分份额,可以当月支取出来,也可以存在账上。

    连守信依旧是赤贫,无他,小儿子小彪女有各种花销,总抱怨说自己的钱不够,三言两语地,连守信就高高兴兴地说走他的帐。另外,连守信每次出门也要给张氏和几个孩子买礼物,这个钱也是走的他的私人账目。

    “好哎。”连蔓儿和小七欢呼一声,“爹,这是大喜事,你一年的钱是不少,可分成四份就少了。要不,就再多支一年的吧。”

    “支吧。”连守信故意苦着脸道。

    虽然偶尔也会抱怨一下,但是闺女儿子乐意“盘剥”他,他其实也很乐意这么被“盘剥”,你来我往,大家都乐在其中。

    “爹,你就那些钱,好像不够用了,这都不知道预支了多少年了。”连蔓儿见连守信这样,又故意道。

    “这咋办?”连守信苦恼,他的银钱来源,也就是家里的铺子和地,除此之外,就没别的了。以他现在的身份,他愿意去给人家做给伙计或者短工,也没人会雇佣他。“对了,这这官,不用去办差事,那俸禄有没有?”

    “俸禄有的。”五郎答道。

    皇帝亲自封赏,虽说是荣誉官职,可俸禄却一分一毫也不会少。从七品的中书舍人,每个月有俸米约八百斤,那么一年就差不多是九千六百斤的粮食。

    从此以后,连守信每年又多了这样一项收入。虽然,这与连家现在的资财相比,实在算不上什么,但是连蔓儿和小七两个对视了一眼,都两眼放起光来,随即转向了连守信。

    其实,小姐弟俩真的不缺钱,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俩都觉得花连守信的银钱,感觉特别好。连守信也曾经和张氏抱怨过,连蔓儿和小七从来不去挖张氏的私房!她们也不会追着张氏要礼物!

    连守信看见连蔓儿和小七两眼放光地看着他,他马上就预见到自己每年的俸米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

    “那就再支一年的俸禄吧。”连守信只好道。

    “好哎。”连蔓儿和小七再次欢呼。

    “娘这也有赏钱给你们,娘这的都是现银子。”张氏见状,主动地道。

    若是平时,连蔓儿和小七可能不会要张氏的钱,但是今天不一样。

    “娘,你是孺人了。”连蔓儿和小七扑到张氏身边,双双伸出手,“要大红包。”

    一更送上,求粉红,稍晚会有二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