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七百三十二章 夜半

重生小地主 第七百三十二章 夜半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二更,求粉红……第一,138看書蛧

    “反正钱是都花出去了,看这几天的钱花的。这人影子还没见着一个。”周氏就道,语气中隐隐有些不满。

    “着啥急。”连老爷子其实心里也有些急,但是作为张罗这件事的人,他却不好表现出来。“也得容人家点工夫。……这近边的,怕是没啥合适的人。得往远处找,这就耽误工夫了。”

    所谓的近边的没合适的人选的话,不过是遮掩。事实的情况是,近处的人知道老宅的名声,知道连守仁的名声,因此没有人愿意上门。

    晚上吃饭,周氏看四郎就有些变颜变色的,连老爷子却是神态如常,甚至看四郎的脸色更加柔和,就像根本没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

    “四郎啊,多吃点,正长身子的时候。”连老爷子特意给四郎碗里夹了一筷子炒菜,那是每顿饭周氏给他开的小灶。“赶年你年纪也差不多了,趁着我还硬朗,正好把你的亲事也操办起来。你和你大伯一样,他说填房,差不多就行。到你那个时候,肯定得给你好好操办”

    “看着有啥合适的人,你们就告诉我。到时候,我请媒人去说和。”连老爷子又对连守义道。

    “啊、啊。”连守义并不是很热衷,只含糊地应了两声。

    四郎先是一怔,不过很快他的脸上又恢复了一贯的有些阴测测的表情,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垂下眼皮,大口地将碗里的饭菜扒进嘴里。

    入夜之后,连老爷子辗转难眠。他嘴上说这回武二狗和武三狗应该能够靠得住,但是在心里,他其实并没那么确信。

    “这个时候。他们俩应该到哪了?”连老爷子睡不着,就跟周氏说话。

    周氏此时易筋经睡了一会,被连老爷子的说话声音叫醒,意识还是模糊的。

    “爱到哪到哪。你不放心,你咋没跟着去。”周氏没好气地道,然后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周氏就是这样的人。她从来不在心里搁事。但凡有点不痛快,她会立刻地发泄出去,让别人不痛快。因为心里没事,她的睡眠特别好。身上也没有病痛。

    连老爷子却和周氏是两样的人。连老爷子总是满腹心事,有的时候一夜一夜的睡不好。

    周氏不搭理他,连老爷子感觉也没趣。他也翻了个身。紧紧地闭上眼睛想要睡觉。

    然而。他想要睡觉了,却并不能睡着。

    白天的时候只是隐隐有些作痛的伤口,在这个时候突然发作起来。连老爷子只觉得伤口处又热又烫,疼痛让他无法入睡。

    忍了一会,终于再也忍不住,连老爷子哼哼着呻吟了起来。他哼哼了半天,周氏那边鼾声依旧。睡的极为香甜。

    “点灯。”连老爷子大声道,叫醒了周氏之后,又强忍着怒气说道,“我死你旁边,你都不带知道的。”

    周氏起身点了灯,将灯靠近连老爷子重新查看他身上的伤。白天看着只是有些青紫的伤痕,如今却红肿起来,摸上去直烫手。

    “哎妈呀。”周氏就被吓到了,“这可咋整,赶紧叫郎中,这得吃药啊。”

    连老爷子虽然将周氏给折腾了起来,但还是咬死了不肯请郎中来。

    “哪就那么娇性,挺一挺,过两天就好了。这一年请的郎中,都比这多半辈子请的还多。人家表面上夸我有福,背后还不知道咋说那。”连老爷子叹气道。

    “那你自己个挺,你折腾我干啥?”周氏气道。

    “……烧点水,给我敷一敷。”毕竟疼痛难忍,连老爷子就像周氏要求道。

    周氏嘴里不停地埋怨、咒骂,不过还是穿衣裳下了地,出去叫人。她没叫蒋氏,而是站在打开前门,扶着门框招呼何氏和连芽儿。

    半夜三更的,连守义一屋人早都睡下了。何氏睡觉也特别沉,连芽儿倒是最先醒了,她坐起身,却被四郎低声呵斥了一声,只好又躺了回去。

    周氏一连喊了好几嗓子,都没人应声,连老爷子在屋里听见,就有些不耐烦起来。就烧点水,一把柴禾的事,周氏自己完全可以做,却非要叫起别人来。连老爷子本来的心意,就是不想惊动别人。可这个时候,他又不能呵斥周氏,下周氏的脸。

    “得了,别叫了,都睡熟了,我自己个来。”连老爷子有些怄气地道。

    周氏在外面却急了,干脆破口大骂起来。她嗓音洪亮、中气十足,在这静夜里,她的咒骂声几乎传到了村口,就有远远近近的狗被惊醒,吠叫起来,接着就有鸡鸭也被惊动起来。

    何氏那边依旧没有动静,上房西屋的灯却亮了。

    周氏这么大的动静,这一院子的人早就醒了。蒋氏就穿戴好了走出来,劝周氏进屋。

    “奶,是要烧水不,我来烧。你老回屋歇着。”蒋氏上前扶住周氏,低声劝道。

    “不用,我就不信了。”周氏甩了甩胳膊,“我要是让你烧水,我不会叫你?我就是叫老二媳妇来,我就不信,我就叫不动她了!”

    周氏叫上了劲儿,又有蒋氏出来,她身边有人,胆气更壮,干脆就从上房屋里出来,踩着两只小脚到了东厢房门口,气势汹汹地一边砸门,一边咒骂。

    “……在屋没,养、汉、老婆黑更半夜的出去呱啦还没回来?……老母猪托生的,睡死了……”周氏越骂越毒辣,越骂嗓子越豁亮。

    这黑灯瞎火的,蒋氏不敢丢下周氏,只能在旁边扶着。听周氏咒骂,她极尴尬,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垂下头不吭声。连老爷子坐在上房屋里,明白周氏这是心里有气。他并不愿意让周氏这么闹腾,伤口又疼,心里又气,干脆赌气下炕,自己烧水去了。

    连老爷子心里也有气,手下就重,外屋里顿时响声连片。

    而东厢房连守义那几口人,最后还是顶不住周氏的斥骂,屋门打开,连芽儿怯生生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奶,啥事啊?”连芽儿的语音带着颤音,身子也瑟瑟发抖。那显然并不只是因为夜里冷,而更多是因为吓的。

    “你这个小xx,”周氏气头上,也不顾念这些天连芽儿鞍前马后的服侍的情分,劈脸就骂,“招呼你这半天,你没听见,你耳朵里堵棉花套了……”

    连芽儿哪敢应声,被骂的哭了起来。

    周氏一巴掌将连芽儿拍到一边,继续冲着屋里骂,直到将何氏也给骂了出来。

    等到周氏像赶羊一样将何氏和连芽儿赶进上房的时候,连老爷子已经将水烧好了。他很和气地让蒋氏、何氏和连芽儿都回去睡觉。这让周氏立刻就将矛头又转向了他。

    “我也不用你,我有手有脚。”连老爷子赌气道。

    何氏巴不得的一声,立刻转身走了,走出去两步,她又回来,把连芽儿也给拉走了。蒋氏见连老爷子和周氏吵吵起来,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也只得扭身回了屋。

    一会,连守仁从屋里出来,不过也被连老爷子给打发了回去。

    “你歇着你的去,要用热水不,爹这有烧好的。不要,不要就回屋睡觉去。”

    “我是为了谁,我是为了啥?”周氏一**坐在灶台上,拍手打掌地道,“我是那懒人吗,我是不愿意干活?我这还不都是为了你。你个没囊没气的老王八犊子。”

    连老爷子此时也不愿意跟周氏纠缠,干脆自己用锅里舀水,就进屋去了。周氏委屈地在外屋有咒骂了一会,最后因为没人搭理,她也进了屋。

    进了屋,看见连老爷子本手地烫手巾往伤处上热敷,周氏又一边骂,一边抢了过来,很用心地帮连老爷子热敷起伤口来。

    自然,整个过程中,周氏的嘴就一直没闲着。

    连老爷子装聋作哑,这一折腾,就一直折腾到快要天亮,老两口子才又睡下了。

    第二天,连蔓儿他们就得知了这件事。当然,具体是怎样她们并不清楚,只知道周氏半夜起来叫何氏干活,因此骂了一夜的街。

    张氏往酸菜作坊去了一回,更是将周氏都骂了些什么都了解到了。对于周氏骂人的功力,张氏依旧怀着恐惧。

    “……一点余地都不带留的,就顾着她自己骂的痛快。脸皮薄点,都能让她骂跳井了。我不是向着芽儿她娘说话,那有些话,她做婆婆的,咋就骂得出口!”张氏跟李氏唠叨。

    李氏很慈爱地摸着张氏的头发。

    “……当初你爹就夸你公公那个人,是个好人,有涵养。你婆婆那人,咱也没好好了解了解。就知道是个挺干净、利落的人。也听人说她嘴上不饶人。可也听说,她对大儿媳妇还行。那时候我们都还往好处想,想着咱嫁妆给的多,你又能干、和顺,她就算不稀罕你,也不能糟践你。谁承想……,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

    张青山和李氏,虽然都大字不识,但是却从不打骂孩子,更不会用肮脏的词句侮辱自己的孩子。没分家的时候,张氏对周氏那么顺从,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怕周氏骂她。

    为了少被侮辱,张氏宁可吃别的苦头。

    “总算熬出来了。”李氏和张氏同时叹道。

    武二狗和武三狗兄弟走了几天,连老爷子的嘴上又长出一圈新的火泡。就在大家伙都认为,武家兄弟是骗了拿钱躲出去了的时候,这兄弟两人竟然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他们还带回来一个姑娘。

    月末倒计时,求大家粉红支持,求1600票。

    ♂♂